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千四百六十三章 狠狠打

    “荀爻,看你往哪里逃。 ”

    “罪人荀爻,竟然敢勾结外人,残杀同族,罪该万死。”

    “早知道像你这样的下界杂碎,就不应该让你进入我文曲荀氏。”

    “一开始就发出能够与妖魔共事的言论,就知道你图谋不轨。”

    “犯下大罪,还敢逃亡,应该从重处罚。”

    执法队,共有十二人,他们结着而来,手持法器,杀气腾腾。

    荀爻眉头微皱,在第一时间破空飞往紫王军府。

    还没等他接近,突然间,便有一名名身着甲胄的战士,手持战枪,厉声喝道:“紫王军府重地,外人不得擅闯!”

    “让开,我乃许言武的师兄,让他出来见我。”荀爻厉声一喝,一身浩然。

    “什么?”这些身着甲胄的战士,一个个面露诧异。

    可是又看到有来执法队来追捕他,心里又吃不准。

    但他们都能够明白,紫流离如今非常看重许言武,如果这真的是他的师兄,到时候真让这些执法队的人抓住,他们就得吃不了兜着走。

    在第一时间,荀爻被放过。

    然而这些巡逻战士结阵与即将破空追杀而来的执法队对峙。

    “让开,我们捉拿罪犯。”为首的男子,乃荀膑的族兄,于法家执法队当中,颇有威望,实力在天子境巅峰。

    “是不是罪犯,尚有定论,更何况他乃我紫王军府的客人,就算是罪犯也轮不到你们插手。”为首的战士厉声一喝。

    法家,负责整个文曲天的法制,拥有极大的权力。

    “大胆,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你紫王军府敢包庇谋害同族的罪犯?”荀膑的族兄目光凌厉:“就算是紫王军府,也要依法而行,给我让开,这是追缉令!”

    追缉令,一般是证据确凿,才能够发布此令牌。

    “你们敢再进一步试看看。”那为首的紫王军府战士一声厉喝,枪林如雨,身上的甲胄泛着冷冽的杀机。

    紫王军府的每一个战士,都是万中无一,万中人王,绝非寻常。

    法家名头虽然很大,但还吓不住他们。

    再者出了事,还有紫流离,紫王给他们兜着。

    因为他们曾经说过一句话,紫王军府,谁都不怕。

    荀膑的族兄,荀斯脸色铁青,气得浑身发抖,但他们又不敢真的擅闯,因为这是紫王军府的地盘,万一惹怒了这一批人,死了真的就是白死的。

    “好,劳烦通报,我执法队捉拿罪犯荀络,才为我儒家荀氏内部之事,如今逃到贵地,还请协助。”荀斯郑重道。

    “那你们就在这里等着吧。”那为首的战士冷笑一声。

    紫王军府的外围,都有巡逻战士,这些人都是土匪,紫王军府的兵,是野出名的。

    除了紫王与紫流离,盖萱等人,其他谁都不服。

    紫王军府的强势,已经是闻名遐迩了。

    要不然在当日传送法阵附近,紫王又怎么会让辖下上百名战士独挑三千暗夜卫?

    荀斯只能够在原地等候了。

    谁知道这一等,就是一天一夜,还没有消息。

    他知道,事情没有那么容易解决,如果紫王军府把荀爻给送走,他们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可是如果荀爻一开始就有紫王军府的关系,又怎么会落得那般下场?

    他在第一时间便吩咐身边的人,让他去通知一些儒家荀氏的大人物。

    就算是紫王军府,也挡不住口诛笔伐,他们这一件事上占了理。

    荀爻进入紫王军府,根本无处可去,因为许道颜还在闭关,紫流离则是看了他一眼,知道他也是从下界飞升而来。

    所谓的师弟,师兄,应该也是如同孟子颜,孟念那般关系。

    不过紫流离也能够看得出来,荀爻此人,必不同凡俗。

    故而便让人去知会许道颜。

    闭关中的他,得知有人寻自己,心中诧异。

    许道颜没有继续闭关,因为如今他各方面的修为都已经变得异常的稳固,天文之火与伏龙御土,彼此相生集合,让他的肉身与神志都有不小的蜕变。

    走出紫王给他安排的修炼室,许道颜来到紫王军府大院,一切陌生人只能够在这里,如果没有得到承认,根本不可胡乱走动。

    “言武师弟,好久不见。”荀爻见到他,走上前来,拍着他的肩膀,很是热络。

    “荀爻师兄,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许道颜心中惊喜,其实他原本就是想要见荀爻,因为他性情最为刚直,嫉恶如仇,说话也是直来直往,难免会得罪一些人。

    “如今师弟你名满永恒帝庭城,天御榜第一人,谁人不知,谁人不晓。”荀爻笑容灿烂。

    “来来来,我们两个人好好叙旧。”许道颜颔首,表现得很热络。

    “此事可以稍后再说不迟,师兄遇到麻烦了。”荀爻脸上尽是愁容,将当日比武会场所发生的事,以及这些天所发生的一切都说了一遍:“就是这样,如今法家中一些荀氏子弟想要置我于死地。”

    “哦?岂有此理,竟然都敢欺负到师兄头上,随我来。”许道颜当即走出紫王军府大院,在其背后,是一支实力在天子境巅峰的战士,共有十二人,不多也不少。

    荀爻很是诧异,觉得许道颜这样做事有点欠妥,但他又不好多说什么。

    许道颜能够听到他的心声,想来这些年荀爻过得并不好,处处受到排挤,不过他的实力能够踏入天子境,让许道颜感到很意外。

    毕竟在没有资源的情况下,荀爻竟然还能够突破,显然有点不寻常。

    但许道颜没有多问,眼下还是要将荀爻的事情处理清楚才是。

    许道颜率领着一支精锐,这些是从暗夜卫里面被回炉重造之后,所挑选出来十二名在天子境最强的人,供他差遣。

    紫王军府所在的范围,都是以漆黑深沉的巨石堆砌而成,就像是一个偌大的监狱,如同禁区,无人能进。

    荀斯的心情很烦躁,但又没有办法,只能够在这里等着,虽然他让人回去通知老一辈人前来,但没有那么快。

    直到他看到许道颜带着荀斯前来,心情这才好了一点,远远地看着他们笑道:“还是言武公子明事理,想荀爻这种罪犯,绝对不能够包庇,否则的话,对紫王军府只怕声望有损。”

    “哦?”许道颜笑了笑,朝着荀斯行了一礼。

    “言武公子,这荀爻勾结外人,残害同族,实在罪不可恕。”荀斯指着荀爻,怒目圆睁,恨意滔天。

    “可有证据?不然我可不交人。”许道颜笑了,继续向前走去。

    “自然有,我族弟已经苏醒,说就是荀爻勾结外人,一同向其出手,证据确凿,有其他荀氏弟子做为旁证。”荀斯言之凿凿。

    许道颜摇了摇头,没有理会荀斯,在两人距离不到十丈距离的时候,许道颜沉声道:“什么执法队,不分青红皂白,没有调查清楚就乱发追缉令,简直可笑,给我打,不要打死了,但是给我狠狠打。”

    执法队里面的弟子,不乏高手。

    但大多都没有经过生死磨砺,比起暗夜卫这种经历过诸多实战,并且又被紫王军府重新打造一番的,自然不能相提并论。

    就算荀斯的战力不同寻常,但一个人却也无济于事。

    十二名暗夜卫的精锐,下手极黑,打得十来名执法队的荀氏弟子,鼻青脸肿,许道颜在一旁看得心情极好。

    荀爻心中吐出了一恶气,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这些岁月在儒家荀氏里面所遭遇各种不公,在这个时候,终于让他感到心头畅快。

    暗夜卫的奇袭非常的突然,荀斯根本没有预料到,许道颜敢向他们出手,可以说是有备算无备。

    “许言武,你安敢如此,在你眼中就没有我永恒神庭的律法吗?”荀斯一顶大帽子当头扣下。

    “哦?笑话,到底是谁没有王法,今日我倒要让人前来对峙一番。”许道颜冷冷一喝。

    荀斯一干执法队弟子,三两下就被撂倒,体内的力量全部都被镇压起来,如同丧家之犬,毫无威风可言。

    然而就在这时,有几道庞大的气息,从天而降,实力皆是在天君境,甚至是天君境的巅峰。

    这是荀斯之前让人去请族中的长辈,想要与紫王军府进行交涉,除此之外,自然也有来自于法家商氏,韩氏中之人。

    “哈哈,许言武,你敢对执法队出手,你死定了,紫王都保不住你。”荀斯虽然被痛揍了一顿,但他觉得许道颜难辞其咎。

    “大胆竖子,竟然敢对我法家执法队成员下手,拿下。”来自于儒家荀氏的老者,一声厉喝,他儒法兼修,声望不小。

    同时他又是荀膑的父亲,名为荀逄。

    在他身旁,有十名天君境的下属同时向许道颜一行人逼近。

    然而还没等接近,紫王军府便吞吐出一股可怖的力量,让他们根本不敢再进一步。

    因为这里是紫王军府。

    “是谁敢在我紫王军府里面拿人?”这个时候,紫流离轻描淡写地走出来,就连荀逄的脸色也不由得一下子变了。

    紫流离这个人的手段,非比寻常,但自己的儿子被荀爻勾结外人打得重创垂死,他自然也要全力追究。

    “荀爻,乃是我儒家荀氏子弟,他勾结外人,将同族打成重创,证据确凿,你紫王军府难道还想插手我荀氏之事吗?”儒家荀氏,虽然在名望上不如孔孟两家,但也非常强横,紫王军府的底蕴与其的确无法相提并论,想到这里荀逄的底气就更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