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千四百六十四章 真言镜

    荀逄,在永恒帝庭城,也有一定的名气。

    于斗战天君榜,他排行在万名以内。

    天君榜不比其他榜单,竞争非常的激烈,很多人终其一生都无法踏入到天圣境。

    所以,能进斗战天君榜百名之内,大多都是些老一辈的人。

    想要在斗战天御榜与斗战天子榜拿到第一并不难。

    因为很多人都不会在这两个境界停留太久,毕竟大家的目标全部都是天圣境。

    天圣境虽然并非是尽头,但是有望初代级别的境界。

    所以在天君境,聚集了非常之多的人,无数岁月。

    很多人在天君境巅峰很强,但始终跨越不到天圣境。

    在天君境第一,不代表他就有望进入天圣境。

    所以荀逄能够在文曲天斗战天御榜排行万名以内,已经算是很了不得的一件事。

    毕竟整个文曲天,中央集权。

    来自紫氏皇族统御各重天的精锐,都会往文曲天集中。

    可想而知,有多少人会汇聚来这里。

    紫流离虽然能够代表紫王军府,但对于儒家荀氏,也不能够轻易得罪。

    如果荀爻犯了重罪,紫流离也无法包庇。

    一想到这里,荀逄就更有信心了。

    “紫王军府自然不会插手荀氏家族内部之事,只是如今荀爻已经成为我紫王军府的人,做事自然要讲究证据,你说荀爻暗害你荀氏同族兄弟,证据确凿?”紫流离笑容和煦,那一张英俊的面孔,曾经让整个永恒帝庭城无数少女疯狂。

    “这是自然,我儒家荀氏向来处事公允,如果没有证据,又怎么会轻易发追缉令。”荀逄言之凿凿。

    在一旁也有来自法家韩氏与商氏之人颔首。

    “你们都没有审过荀爻,凭借着那些人的一面之词,就敢定罪,恕我不敢苟同,这样我请老友前来,相信你们都不会有意见。”紫流离意念一动,一道华芒破空而出。

    谁都知道,紫流离与法家的商青云关系极佳。

    商青云实力在天圣境,得到法家商氏一件至宝的传承。

    可鉴人言语真假,名为真言镜。

    自古以来,从来没有人能够逃过真言镜的鉴定,故而自其手上从来就没有冤假错案。

    “既然荀爻已经成为紫王军府之人,为了表示对你们的尊重,当面对峙也好。”荀逄的儿子在不久之后也会赶到,因为他们是先行一步,先来稳固局势。

    荀爻没有丝毫的畏惧,他目光坚定,因为在这一件事上,他就没有勾结他人,暗害荀膑。

    “这样对大家都有好处。”紫流离笑了笑。

    就在其话音一落,荀膑却已经到了。

    他脸上的肿还没消,荀爻知道,歧隐并不想要他的命,只想要给他一个教训而已。

    没有想到荀膑竟然如此咄咄逼人,要致自己于死地。

    明明这一件事就与他无关。

    “荀爻,你竟然敢勾结外人来害我!”荀膑一口咬定,目光仇恨,他觉得那天对自己出手之人,必然是荀爻事先安排。

    “不错,我们都看到了!”在一旁,有来自于荀氏家族的弟子附和。

    “休要血口喷人。”荀爻冷斥道。

    “哼,我们这么多人都看到了,你还想狡辩?”荀膑目光杀机流淌,不管是谁动的手,他都要让荀爻死。

    “来人,把荀爻给我拿下。”荀膑显然没有理会紫流离。

    然而却没有人愿意响应他,因为原来那些荀氏弟子一个个被镇压,身上都受了不轻的伤,并且力量都被镇压起来。

    荀逄所带来的这些法家强者,自然不可能听他这么一个毛头小子差遣。

    紫流离很平静地看了荀膑一样,让他仿佛被踩到尾巴的毛,心里发虚得厉害。

    这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恐惧。

    荀逄微微蹙眉,他多多少少也感受到了,但紫流离这种从尸山血海中走出来的人,就是有这样的气息,小辈难以承受都是理所当然之事。

    荀膑悻悻然,不再多说。

    片刻之后,有一名老者,须发洁白,一身素衣,面容棱角分明,眉宇间自有威严,可判天地间一切是非黑白。

    “青云兄,此事还要劳烦你做一下公正。”紫流离躬身行礼。

    在荀逄两边的法家商氏,韩氏的强者也纷纷行礼,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嗯,大概的事情,我已经清楚了。”眼前的老者正是商青云,他手持一面古老的铜镜,对着荀爻,问道:“你可有勾结他人,谋害同族荀膑?”

    “没有,我对此一概不知。”荀爻目光坚定,他感觉真言镜有一种无形的力量,在牵引着自己的内心。

    “没有,我对此一概不知。”在真言镜中,荀爻的内心呈现出一道身影,与其一模一样,内里如一。

    “好!”商青云看向荀膑,目光老辣,言语平和:“荀膑,当日害你之人,可是荀爻?是什么样的情况,你跟我说一说。”

    “绝对是他,不然的话,谁会害我?毕竟那天我正好好地在看比武,可能是平时在荀氏家族里面,我对他太严厉了吧!”荀膑色厉内茬,但事情演变到这样,他被打是事实,不可能无故安排一场来谋害自己,总要有人来为此承担后果。

    在真言镜内,荀膑的神色扭曲,目光疯狂:“荀爻这个从下界来的杂种,竟然敢在我荀氏里面传播一些与妖魔共事的言论,有辱我儒家荀氏门楣,那一日他挡住了我的去路,看到他心里气就不打一处来,就想要把他废掉,谁知道他竟然能够承受住我那一脚,后来不知道是谁就对我出手了,他应该也趁机逃走了,以这个废物在儒家荀氏里面,日夜受到欺凌如果有人会帮他也不用等到今天了,所以很有可能是我其他的仇家,但是我不能平白无故被打,总要有人来出气……”

    真言镜里的荀膑,几乎就将他心里所有的话全部都给说了出来,荀逄的脸色非常的难看,虽然他觉得自己的儿子会恃宠而骄,但没有想到竟然会是这个样子,顶多荀逄也是误会而已,可是如今却是恶意污蔑,这个罪名就很大了。

    其他几个来自与儒家荀氏的弟子,纷纷下跪,连忙告饶:“这是公子交代的,我们也不得不从啊。”

    “荀逄,亏你还是一代大儒,却没有想到,竟然如此纵容自己的儿子,藏污纳垢,诬陷无辜,简直罪不可恕。”商青云一声厉喝。

    “商尊明鉴,我真的不知情。”荀逄的确对此事一无所知,真言镜在第一时间便体现而出。

    “就算如此,身为法家中人,对于每一件,没有做到明察秋毫,却妄下定论,简直就是草菅人命,从今天开始你们全部都不再是执法队之人。”商青云一声厉喝。

    “商尊!”荀逄在第一时间下跪求饶。

    “荀逄目无法纪,包庇亲子,念在其被人蒙蔽,撤销其在执法队中的职务,其他不予追究,荀膑等人,目无法纪,蒙蔽执法队,草菅人命,诬陷同族,来人啊,把他们全部都给我押回去。”商青云一声厉喝。

    一时间,有八名天君境的存在从天而降,他们身着白袍,身上刻印着青云纹,这是名震一方的青云法卫,隶属商青云管辖。

    荀膑浑身发抖,知道这一下子,事情难以收场。

    “流离老弟,我实在没有想到,我法家执法队竟然会有如此之大的问题,看来是要好好彻查一番了,只怕有不少的冤假错案,这一件事,像这种事情绝对不能够纵容。”商青云很平静,但任谁都能够听出他话中的愤怒。

    “青云兄,我觉得如果法家想要秉持天下公义,自身就要行得正,站得稳,法家内部之事,我无法敢于,不过我觉得有必要去儒家荀氏理论理论,来我紫王军府诬陷我府中子弟,不讨一个说法,实在说不过去。”紫流离目光极冷,一步踏出,消失在众人面前。

    商青云一声叹息,他辖下的法卫将这些人全部都锁起来,直接带走。

    没有人敢反抗,更不敢哀嚎。

    许道颜与荀爻等人,看着他们离开,此事就这样告一段落,也还他一个清白。

    荀膑如此恶毒,也让许道颜始料未及,真言镜之玄妙,让他大开眼界。

    他们回到紫王军府当中,许道颜相信紫流离会给荀爻要来一些好处的。

    不管怎么样,紫王军府也是需要人才,儒家荀氏也是超级大世家,虽然相对来讲,不如孔孟名望大,但也不容小觑。

    如果能够为紫王军府拉来一批人才,也是一件好事,许道颜显然也能够看到紫流离的谋算,相信有很多年轻一代,都被荀膑这些人所打压,才能得不到发挥,也得不到丝毫的重视,那么紫王军府也愿意接纳。

    只要这些人有足够的天赋,只要他们都能够符合紫王军府的标准,这一件事不算小事,也不知道在平日底下,还埋藏着多少被冤屈死的白骨。

    紫王想要做的事,就是正本清源,然而无法从大的地方进行根治,只能够从旁一些小事入手,虽然以紫王军府的力量无法完全做到,但不去做的话,在他看来,整个永恒神庭只会越来越没有希望。

    许道颜逐渐明白,紫王的心思了,只怕接下来在儒家荀氏会有一场大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