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千四百六十六章 兄弟

    荀爻,作为一个被荀家子弟迫害的人。

    一个从下界飞升上来的人。

    身份地位从原本的毫不起眼,甚至被视之为荀氏叛逆,一下子就成为老家主荀雨的关门弟子,对于很多荀氏弟子来讲,都感到不可思议。

    他们先前看来,并不觉得荀爻有什么稀奇的。

    很多人觉得,荀爻进入了紫王军府,紫流离亲自出面,这才让他要到这么多的好处。

    不管怎么样,很多人都觉得,只要进入紫王军府,自己肯努力,有天赋,利益就能够得到保障。

    虽然说之前想要进入紫王军府的人已经不在少数,但如今整个紫王军府所在之地,近乎人员爆满。

    荀爻也因此而出名,不管他之前如何,如今身份地位已然不同。

    许道颜与荀爻两个人前往儒家孔氏拜访故人。

    在第一时间便被热情接待。

    孔子渊与孔严,两人血脉纯正,再加上他们在下界孔氏一脉颇有威望,一些飞升上来的孔氏弟子对他们心怀敬意。

    故而,儒家孔氏让孔子渊与孔严来管理那些从下界飞升上来的儒家孔氏弟子,物尽其用。

    如今他们在儒家孔氏当中,地位不低。

    许道颜与荀爻前来拜访,对他们恭敬有加,无形当中,又将他们的地位给提高。

    如今,许道颜可是斗战天御榜第一人。

    荀爻也算是整个儒家荀氏的风云人物了。

    至少,因为他,整个荀氏当代家主一脉都受到清洗。

    因为他这一件事,引发一连串让无数人头疼的后果,是商青云回到执法队当中,用真言镜,对于各大超级大世家执法队中人进行审问。

    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

    有些执法队中人,知法犯法,制造了诸多冤假错案。

    整个中央廷尉的六大至尊震怒,对整个法家进行前所未有的清洗。

    荀爻这一件事,只是一个导火索而已。

    原本在文曲天就存在很大的问题,这么多年来,诸多势力彼此之间,纷争不断,不管是明的,暗的,各种各样的办法,层出不穷。

    执法队原本就不干净,商青云对这些事情,心中了然。

    只是一直没有机会,也没有由头。

    儒家荀氏,进行了内部清晰,而商青云自然也要做一些内部的调整。

    一时间,整个永恒帝庭城,风声鹤唳。

    廷尉寺。

    乃是法律的象征。

    中央廷尉寺,是整个永恒神庭最高法律的神圣之地。

    但却没有想到这些年来,藏污纳垢,陷害忠良,不少之事,皆出自于执法队之手。

    只是因为干系太大,商青云觉得要动的话,会牵连诸多之人。

    此番,紫王军府介入其中。

    紫流离虽然表面上是责问商青云,但暗地里两人早就联合在一起。

    一旦有谁进行反弹,紫王军府将会全力协助商青云,对反抗者进行全力镇压。

    儒家荀氏,也进行内部清洗。

    要知道,儒家荀氏象征着天下礼法,门下出现这种诬陷同族中人之事,影响非常不好。

    有了儒家荀氏的内部清洗,商青云那么做就是一种响应。

    这个时间,几乎整个天下之间的目光全部都焦距在这里。

    证据确凿之事,谁都不敢进行包庇。

    不管各大世家内部斗争如何的激烈,他们的目的最终还是坐拥天下,谁都不想要将自己的名声搞坏。

    替罪羊也好,或者一些倒霉蛋也罢,不少参与到其中的人,都只能够进行顶包,还不一定顶得过。

    中央廷尉寺进行了一次前所为有的大换血,从头到尾的执法队人员,几乎都是对其根源有最清晰的了解。

    许道颜与荀爻,在儒家孔氏住了一天。

    与孔子渊,孔严畅谈下界之事。

    根本没有谈及其他,但他们之间的关系,已经进入到无数人的视野当中。

    在儒家孔氏一脉会对两人更加的重视。

    凭心而论,永恒帝庭城十八座军府。

    唯有紫王军府,相对来讲,没有太多的私心,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没有在诸多的权力争斗中进行站位。

    他们一直都是坚守自身,磨砺每一名战士,都在为以后对抗外来势力做准备。

    所以孔氏对于紫王军府也相当看好。

    之前紫王军府都是处于封闭的状态,可以说是油盐不进。

    很多人都想要对其进行拉拢,但都被拒之门外。

    如今许道颜的出现,与儒家孔氏一些下界飞升之人关系紧密,他们自然也想要通过这一条线,与紫王军府亲近。

    许道颜与荀爻的到来,让很多儒家孔氏弟子,尤其是那些从下界飞升上来的人,都想要前往紫王军府。

    因为儒家孔氏内部势力盘根错节,他们想要在孔氏内部有什么提升,相对困难,但至少紫王军府会给他们一个相对公平的环境。

    畅谈一日之后,荀爻回到儒家荀氏当中。

    因为他在一些修炼上,要与荀雨讨论。

    许道颜则是独自行走在永恒帝庭城上,如今在上界,人海茫茫,所认识之人,寥寥无几。

    眼下,虽然搅弄起一番云雨,但如果日后没有更大建树的话,也只会归于沉寂。

    文曲天各大势力之间的纠缠,不会因为他的介入而改变,想要正本清源的话,是需要漫长的时间。

    他运转月眼阳眸,看着整个文曲天,繁荣昌盛,琼楼玉宇。

    大街之上,车水马龙,诸多异兽,血脉强横,井然有序,各种大道腾飞,此为整个永恒神庭最为鼎盛之处。

    在永恒帝庭城的中央,并非是紫氏皇族所在之地。

    而是人族宗庙。

    是历代对于永恒神庭做出最大贡献的人,他们的牌位都会被供奉在宗庙内。

    如今宗庙所在之处,祥云浮动,紫气缭绕,运势如同龙蛇,笼罩着偌大的永恒帝庭城。

    在各大世家看来,整个永恒帝庭城是坚不可摧的。

    哪怕是无垠之地的人攻伐到这里,都会被击退。

    诸天墙,万界城再如何的坚固,都不如无数年来,文曲集权,在这里所构筑的一切。

    虽然有一部分的人,对于无垠之地的攻伐感到危机,但有一部分的人,却对于无垠之地不以为然。

    甚至有人会认为,为什么要抵挡无垠之地?爆发战争是最好的权力洗牌,谁都想要借助乱世而崛起。

    许道颜心中的思绪飘飞,他如今走在街上,都会有不少人关注,毕竟是斗战天御榜第一位。

    然而不会有人想要去寻他麻烦。

    因为眼下,许道颜乃是大红人,是各大世家都要拉拢的对象。

    再者有偌大的紫王军府为背景,想要动他之前,也要好好考虑一番。

    他走着走着,发现有人拦在自己的身前。

    这个人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气息,与自己有种莫名的牵引。

    曾经,在比武会场上,就有熟悉的感觉。

    “许言武?”来人不是别人,正是许寒食,他举止儒雅,笑容温和,眼神之间,流露出亲近。

    “你是?”许道颜虽然有所感知,但并不知道,他是谁。

    “许寒食。”他看着自己的亲弟弟,两个人第一次距离这么近。

    许道颜看着眼前这个人,发现他竟然长得跟自己有那么几分神似,而且自己会感到不由自主的亲近。

    “斗战天子榜第一,许寒食。”许道颜再怎么孤陋寡闻,自然也是听过的。

    “虚名而已,如今你不也是斗战天御榜的第一?”许寒食笑了笑,走到许道颜的身旁,用手搭着他的肩膀。

    这种姿势,就好像两人已经熟识许久,自然而然的动作,让许道颜无法心生抵触。

    “也是。”许道颜并不知道许寒食有什么目的,只能够静观其变。

    “你飞升到上界,也是想要寻找父亲的?”许寒食目视前方,说了一句。

    许道颜心中如惊雷炸响,他的神色感到不可思议,许寒食是如何得知?

    至少如今在无数人看来,自己是农家许氏,无名隐脉。

    “你怎么知道的?”许道颜有些疑惑,带着丝丝戒备。

    “难道你还没有感觉吗?因为我们是兄弟呀。”许寒食笑得爽朗,很是阳光,笑容带着些许暖意。

    许寒食引出自己的精血,许道颜感受着其中的力量,体内的血脉也有微妙的共振:“因为我们是同一个父亲。”

    “”许道颜感到心中恍惚,自己突然间,多了一位哥哥?

    “看你这么惊讶,我不奇怪,因为我们的父亲就是如此,做什么事情,从来不解释,也不说,想必你也是被抛弃,甚至都从来没有见过他吧?”许寒食的声音很微弱,但却不停地在许道颜的脑海里回荡。

    与此同时,有许寒食最年幼的记忆,无数人崇拜的许天行,他的背影深深烙印在他的识海里。

    然而许寒食当年在下界农家许氏却出奇的卑微,没有人知他是许天行的儿子,受尽诸多的欺凌与屈辱。

    他将许天行当成自己的目标,却不知道这个人是自己的父亲。

    直到自己逐渐长大,有一天,他才发现其中的秘密,当时农家许氏只有极少数一部分人知道这一件事。

    许寒食也无法将这些事情公诸于众,那些岁月,他吃了多少苦,没有人知道。

    许道颜心尖一颤,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还有一个哥哥,虽然他出身于农家许氏,但境遇比起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

    兄弟二人,竟是同病相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