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千四百六十七章 叙旧

    永恒商会。

    于无数岁月的积淀下,它底蕴浓厚。

    各行各业都有所涉及,已经形成一个商业帝国,独立于永恒帝庭城。

    永恒商会不听从于紫氏皇族,而是听从于天下利益。

    就跟廷尉寺一样,不受紫氏皇族的管辖。

    商与法。

    商主掌天下贸易,法掌管天下秩序。

    彼此之间,互相都会制衡。

    虽然文曲集权,但许多势力之间,都是讲究一个平衡。

    不然的话,如果真让紫氏皇族一家独大的话,如果有圣明的君王还好,若是遇到一些有野心又刚愎自用之人,很容易就会将永恒神庭带入死地。

    所以当初开辟出五大古皇族,是有一定的考量。

    许寒食,乃是永恒商会的贵宾。

    他与许道颜被邀请到整个永恒商会最高处。

    这里名为永恒天亭。

    并不是每个人都有资格来到这里,于此地可以看到永恒帝庭城的诸多风景,放眼望去,一览无余。

    许道颜没有想到,自己在上界竟然还有这么一个哥哥。

    “这些年,你都是这么过的?”许寒食虽然知道,他是自己的弟弟。

    但许道颜是怎么生活的,他依然很好奇。

    许天行给了他大罗圣镯,一张黄纸,仅此而已。

    他在农家许氏所要面对的,乃是家族内部的权力纷争,许道颜而是在乡野山村,有时候保命都成问题。

    从某种程度上来讲,许道颜所成长的环境,比许寒食还有来得恶劣,对于身体而言。

    然而对于精神上而言,许寒食所要承受的摧残要更多一些。

    “嗯,没有办法。”许道颜一声感叹。

    “说实话,你恨过他吗?”许寒食很平静,直视着他。

    “恨?要怎么恨?连他长什么样都不清楚,如今也不知道有什么样的变化,两个人根本没有接触过”许道颜笑了笑,心中也有些感伤。

    这些话,也只有他们真正是骨肉兄弟才能够说了。

    “也是。”许寒食明白,他没有骗自己。

    在这天亭上,两只杯,一壶酒。

    兄弟二人,开始说当年。

    许道颜这才知道,许寒食的境地比起自己好不到哪里去。

    他的母亲身份不明,是谁也无从得知。

    是许天行把他抱回许氏家族的。

    从他出生的那一刻,体内就被植入古种,许道颜听到这里,与自己何其相似。

    许天行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能够在自己两个孩子身上都植入古种,其中凶险可想而知,都要他们去承受。

    外界对于许天行褒贬不一,整个下界农家许氏也割裂成两派,一派支持,一派反对。

    许寒食自小在百家圣地的农家许氏成长,但他的身份一直都是无名孤儿。

    比起一些农家许氏庶出的孩子还不如,受尽各种各样的欺凌。

    当他凭借着自己的天赋成长起来,还会面对诸多的打压与嘲风。

    许天行却从来没有管过他,也没有维护过他。

    一切都让许寒食自己来。

    他的天赋极高,在诸多磨砺之下,成长起来自然很快。

    只是他厌倦许氏家族内部的斗争,于是他离开农家许氏,一个人开始在外面闯荡,寻找机遇,碰仙缘。

    最后在因缘巧合之下,才知道自己的父亲原来就是大名鼎鼎的许天行。

    然而他一开始就知道,但却从来都不帮自己。

    许道颜沉默了。

    对于还是少年时的许寒食来讲,不得不说,的确很残酷。

    多多少少能够从许寒食的言语之间,听出他对许天行的冷漠。

    就如同当初许天行对他那般,没有太多的情感,更多的是无奈与愤懑。

    “那这些年,你飞升上来,可有他的消息?”许道颜问。

    “没有,不过我想以他一直以来的行事风格,应该会去诸天墙,万界城吧。”许寒食耸了耸肩。

    “那你恨他吗?”许道颜问了同样的问题。

    “从何恨起?一出生吗?我只见过他,三次都只是背影而已,根本没有面对面说过一句话,他甚至都没有正眼看过我。”许寒食冷笑。

    许道颜至少还有母亲,虽然死在单于雅丹之手,但至少还知道自己是有母亲的人。

    然而许寒食却没有,他都不知道自己的生母是谁。

    不得不说,这对于许寒食而言是很残忍。

    许道颜不再多问,两人所谈话的氛围相对沉重。

    “罢了,不谈这些,道颜,你以后有何打算?”他们兄弟二人相认,自然以真名相对,许寒食心里多多少少对于自己这弟弟,还是有些微妙的情绪在心里。

    “我想要先让自己成长起来,以后再说吧,毕竟我母亲死了,这一笔帐我也想要和他算一算,有些事,还是要当面说清楚。”许道颜言语郑重。

    “我也想要找他问一问,我的母亲到底是谁?”许寒食拍了拍他的肩膀,不管怎么样,两个人在这一方面达成共识。

    “也许他有自己的苦衷吧。”许道颜言语平静。

    “世间父母,有苦衷者,不知有多少,为何唯独他许天行,名震天下,受万人敬仰,却无法照看自己的子女,他给别人的照顾可不算少。”许寒食心里的情绪波动不小,字字锋芒。

    “无妨,虽然你我同父异母,但毕竟血脉亲情就是如此,难以割裂,日后你我二人互相照顾好了。”许道颜取出三对黑红天构,都是品质上乘绝佳,道:“哥,这是见面礼,虽然并不贵重,但应该对你会有些用处。”

    “哦?黑红天构,天子境巅峰,这等品质都可以媲美天君境的一些植被了。”许寒食看到这三对,赞不绝口。

    “你喜欢就好。”许道颜笑容灿烂,难得自己也有亲人了。

    “说起来,实在惭愧,我竟然没想着给你什么见面礼,这是农家许氏的《万物生》真本,比起下界的应该要好不少,你先拿去参阅,若以后有什么需要,尽管跟我开口便是,毕竟以我如今的身份,能够在农家许氏得到一些很正统的传承。”许寒食在第一时间,便将藏于体内的一本古老经文交给许道颜。

    “好。”许道颜没有拒绝,他发现自己能够给许寒食的太少太少。

    “如果你想要回到农家许氏,跟我说一声就是。”许寒食认真道:“以我的实力,你的天赋,你我兄弟二人很快就会成为这文曲农家许氏的双骄。”

    “我觉得如今在紫王军府挺好的,世家之内,诸多纷争,多有流派,我只想简单一点,倒是哥哥想要来紫王军府的话,我可以代为引荐。”许道颜婉拒了,他清楚自己想要什么。

    “哈哈,那自然好。”许寒食连连颔首,他突然间,话锋一转:“你是真的想要去诸天墙,万界城与无垠之地对抗吗?”

    “嗯,无垠之地那些存在,手段太过残忍,一旦永恒神庭崩塌,你我就没有容身之地,就更别说其他了。”许道颜字字郑重。

    “你所考虑的,并不是没有道理,不过眼下还不是你应该担忧之事。”许寒食也只是说了一句,心中思量:“行吧,你我之间,乃是兄弟身份还不宜让外人知道,这样的话对你不利,若有什么需要帮助的话,让人来通知我一声即可。”

    “明白。”许道颜心中一暖。

    他走出了永恒商会,感觉仿佛自己在做梦,竟然会有这么一个兄长。

    他有月眼阳眸,绝对能够评断出真假。

    许寒食体内所流淌的血脉与自己的确同源,再者,他所流露出来的感情以及一些情绪,种种因素综合,让许道颜觉得不会有假。

    于茫茫人海中,如今有了一个亲人,让许道颜的心沉下来,似乎有了清晰的方向,不管如何,兄弟二人一起努力。

    两人也只是刚刚接触,一些共同的愿景与想法都没有提及,更多的是对他们那一位神秘父亲的探讨。

    许寒食没有离开,在那永恒天亭上,看着许道颜离去的背影:“我可怜的弟弟,相信再过一些时日,你就不会对他有心怀希望了。”

    他在想什么,没有人知晓。

    许道颜独自回到紫王军府当中,有诸多年轻人蜂拥而来,然而有一大批人,希望而来,失望而归。

    因为紫王军府并不是一个避难所,而是要训练出一批想要守护这天下每一寸土地的勇士。

    很多人觉得荀爻之事,他获得巨大的利益,也想要用紫王军府为自己讨回公道。

    这些人基本上都无法进入到紫王军府,因为他们对于每一名战士的收录都非常的严格,当然这些人所会得到的资源,所受到的训练,也不是寻常人所能够媲美的。

    “看来进展得很顺利。”许道颜在一处石殿的高台上,看着诸多年轻一辈,纷纷涌入到军府大院之中,接受各种各样的考核。

    紫流离则是站在一旁,这些自然不用他亲自去做,在他辖下的军官早就对这些轻车熟路:“还行,还行!”

    紫流离笑得很灿烂,道:“你要开始做好准备了,接下来就是天子境了,我要让你一层一层的打上去。”

    “我也只能够尽力而为了。”许道颜并不认为,斗战天子榜会像天御榜那般容易。

    “哈哈,我相信你。”紫流离拍了拍许道颜的肩膀,转身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