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千四百八十章 以酒传信

    有情天,无限天,鸿蒙天。

    皆不受紫氏皇族的管辖,平时这三重天也根本不会对外进行太多的交涉。

    外人很难进得去,里面的人也不是很想出来,很显然他们志向并不在永恒神庭。

    这三大天有其他天都不具备的一个条件,就是拥有独立一条通往诸天墙,万界城的门户。

    虽然永恒神庭,文曲集权,但更多是权力上的争斗,对于这三大天的子民来讲,他们根本不在乎是不是能够在文曲天获得什么成绩。

    鸿蒙天有姬氏皇族,无限天有一批初代的家族,群雄割据,各占一方,有情天则是诸多强横的散修聚集之地。

    在有情天,有一个古老的宗门,情宗。

    虽然向来不与人为争,但在有情天,不少散修门派皆是以其为首。

    青樽楼,则是情宗的第一代宗主所开创出来。

    每过一阶段时间,都会有情宗之人降临在青樽楼,与她们进行交涉,并且传下情宗的诸多手段,甚至是挑选一些优秀又不想在文曲天的漩涡当中挣扎的弟子前往有情天。

    从某个程度上来讲,有情天也能够给与青樽楼极大的支持。

    所以各大世家都很在乎,青樽楼的意志。

    如果能够得到青樽楼的支持,对于任何一方来讲,毫无疑问,就相当于多出了一个超级大世家的底蕴支撑。

    紫氏皇族,文曲集权。

    当初设立五帝,也是想要起到制衡的作用。

    青樽楼,在当时看似不起眼,但如今却是起到关键性的作用。

    对于有些初代来讲,他们都能够放眼未来,看到一些别人看不到的东西。

    紫林带着许道颜,进入紫凤阁。

    在里面,平整,干净。

    地上一层层柔软的兽皮,都是非常凶悍的异兽皮毛,也相当珍贵。

    许道颜以月眼阳眸进行查探,发现有不少的机关,一旦有人引动机关,进行突袭,哪怕是天君境,甚至是天圣境都难以逃脱。

    在这紫凤阁内,装饰并没有太多,几许陪衬,皆有画龙点睛之妙。

    “这般看来,紫林公主还真是绵里藏针,笑里藏刀,处处杀机啊。”许道颜心中感叹。

    紫林微微屈身一礼,引许道颜到一处厅堂。

    “此为紫凤堂,位居于凤首之位,可见紫府世界之景。”紫林话音刚落,一时间,许道颜发现自己所在之地,近乎透明,能够看到紫凤阁之外的一切所有。

    他还在惊讶的时候,突然感觉自己所在的空间开始变幻,这一头偌大的机关凤凰动了,缓慢飞行。

    “来人,上酒。”紫林声音很轻。

    很快,之前那两名侍女便在两人面前的长案,放上一壶酒,两只杯。

    酒具皆是玉质,晶莹剔透,异常温润。

    “此酒,名为紫龙酒,乃是以紫运战龙之血,调配紫帝战龙涎还有诸多工艺酿造而成,虽然不算珍贵,但而已勉强能喝。”紫林拿起酒壶,就想为许道颜倒酒。

    “等一下,这上界之酒,我还从未喝过,我倒是有带些许下界之酒,如果公主不介意的话,倒是可以喝一喝下界的浊酒。”许道颜将自己所剩下唯一一坛墨问天给拿出来。

    “哦?相传农家许氏,不仅擅长种植,对于酿酒一道,也是颇为精通,能够得言武公子收藏之酒,必不寻常。”紫林放下手中的酒壶,眼神里颇为好奇,下界的酒她从来都没有喝过,至少在很多人看来,必然都是一些不上台面的酒。

    “哪里,我可不擅长酿酒,只是曾经在下界行走过一段日子,这些时日,心中怀念,刚好这酒,有故人的味道,依旧有很长时间没有喝过酒了,刚好可以与公主一起分享,酒与茶一般,独饮的话太过无趣了。”许道颜如今有些头痛,紫王为自己争取了两个名额,前往那空间战场。

    可是元宝与吴小白皆不在自己的身边,除了紫萧,好像自己就没有其他的选择了,眼前的紫林在他的感知,并不简单。

    不过以紫林的身份,如果她想去的话,必然也能够争取到名额,许道颜心中诸多念头一闪而过,也许可以凭借着青樽楼这一个平台,达到自己的目的也说不定。

    “那一位故人,可是送你红豆之人?”紫林并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些什么,当即问道。

    “不是。”许道颜摇了摇头,目光坚定。

    “我多想了。”紫林笑了笑,不再多言,她知道对方并没有撒谎。

    许道颜拍开泥封,意念一动,色泽如墨玉一般,酒水有莹润之感,落于酒杯之中,酒香弥漫,很是醇厚,这些酒原本就封存有些年份。

    当酒水被引到杯中的时候,只见那两只玉杯轻轻颤动了一下,让许道颜颇为吃惊,没有想到酒竟然也有灵性了。

    许道颜笑了笑,看来这青樽楼当真不简单,就连两个小小的酒杯都有讲究,他举杯道:“无心夺走公主所爱,实在抱歉,在下先干为敬。”

    他一饮而尽。

    紫林紧随其后,她朱唇抿在杯口之上,酒水细如丝线,被引入口中,她闭上双眸,认真品饮。

    “嗯,此酒虽是下界所酿,但这种味道,也是颇为难得,足见酿酒之人,费尽心思,将诸多精神意志,浇筑其中,为极用心之酒。”紫林闭上眼,细细品鉴,似乎在回忆与它有关联的酒,于下界能够酿制出这等级别之酒,必然不是无名之酒:“此酒兼天下之大爱,还有一股冲天傲骨侠气,颇得传说中墨问天古酒几分妙韵,只可惜酒方早已失传,我也没有喝过墨问天古酒!”

    “哈哈,紫林公主当真是见多识广,此酒正是墨问天。”许道颜诧异了片刻,大笑。

    “什么?”紫林神色惊异,不过很快她便恢复平静:“是了,酿酒古方流传到下界也不是没有可能。”

    “我只是没有想到,墨问天古酒竟然会流传到下界,还以为在上界会有呢。”对于许道颜来讲,他也是一时兴起,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去喝酒了。

    喝酒,唯有跟自己推心置腹,亲近之人一起喝酒,他才有那个兴致。

    “能入得了言武公子的嘴,东西自然不会太差,此酒酿制的方法没错,只可惜,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所用的酿酒材料,也许在下界已是上上之选,但在上界,只是普通寻常罢了。”紫林一番点评,无伤大雅,许道颜平时少饮酒,凭借乃太行天农家许氏无名隐脉的传承者,不知道墨问天失传,也是正常。

    因为太行天农家许氏无名隐脉大部分对外界都是一无所知。

    “的确,想必古酒配方应该已经回到墨问天的墨家当中,我看看能不能厚着一张老脸,再向昔日故人要一些,赠予公主殿下,权当赔罪。”许道颜微微颔首,紫林的确在酒之一道,相当精通。

    “好,这可是你说的,绝对不能够反悔!”紫林笑了笑。

    “自然不会反悔,上笔墨,我书信一封,青樽楼于传递信息最为擅长,相信不久之后,你便能够收到故人之酒。”许道颜又向酒杯中引入墨问天。

    紫林直接取出笔墨,放置于长案上。

    许道颜执笔疾书:

    小白贤弟,些许时日不见,为兄甚是想念。

    听闻贤弟于墨问天中,声名鹊起。

    故而为兄前来讨十坛墨问天古酒。

    贤弟差人送至青樽楼即可。

    若有一日,贤弟于墨问天呆不住了,可来紫王军府寻我。

    许言武。

    许道颜,每一个字,充斥着刚正浩然,侠肝义胆,字气透纸而出,弥漫四方。

    紫林心中诧异,看许道颜落笔之间,颇为生疏,显然寻常之事很少写字。

    但每一笔的轨迹,每一划角度皆藏有道韵,似乎对于文字的理解,到达一个寻常人难以想象到的高度。

    这一点非常矛盾,紫林也弄不明白。

    她并不知道,许道颜体内有天文之火,自然不是寻常人所能够理解。

    “来人,将此信送于墨问天,墨家器宗。”紫林吩咐了一句。

    当即,便有侍女出现,取走书信,许道颜略微讶异:“我还未说哪里,怎么公主便知道下落?要知道墨问天异常之大。”

    “言武公子未免也太小看我青樽楼的信息采集了,整个永恒神庭,皆有青樽楼的影子,吴小白,此人来自从下界飞升而来,出身墨家器宗,如今在整个墨问天年轻一代天子境少有敌手,炼化被镇压的无垠至尊身躯,为己所用,无论是从攻伐,防护,还是在炼器手段上皆超乎寻常,为无数墨家器宗长者看重,名气之大,如雷贯耳,言武兄乃人中之龙,所结识的朋友自然又会差到哪里去?”紫林觉得许道颜并非是无的放矢,如果是吴小白的话,还真的能够弄到墨问天,如果能够喝到上界墨家根本酒方古法所酿制出来的墨问天,也是一大幸事,紫林相当好酒,知道的人为数不多。

    许道颜深知,以自己如今的身份,如果很有意的一个举措的话,就会引人无数的猜想,但如果经过这般向吴小白传信的话,哪怕是紫林也无法看出其中的玄机。

    那空间战场如果有吴小白还有元宝与自己同行,那是最好不过了,到时候找元宝的任务交给吴小白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