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千四百八十二章 轻薄

    法器有三种。

    一种是先天级,结天地契机,自然成形,聚合天地大道之威,类似于先天八卦炉这一类的无上法器。

    一种是后天级,类似于墨家炼器的手段,威力巨大,虽然无成长性,也不会有器灵,但于当前境界,威力不小,一旦突破,要么进行一步步炼制,使其往传承级成长,要么就是直接抛弃,进行替换。

    一种是传承级,大多都是老一辈极强的存在,得到造化,或是以先天级或是以后天级法器,与自己相伴多年,在上面浇灌自己的生命本源,精血,意志,精神,使其有了灵性,可一代代传承下来,像这种传承级的法器,大多都没有太大的境界限制,主要看持有者的实力。

    并不是所有的先天级的法器,都非常的强横,有些先天级的法器也是需要由人来打造,进行雕琢,不然的话,它还是有自己的局限性。

    类似于许道颜身上的五帝器,虽然被称之为先天法器,但并非是真正意义上的先天,只是在后世的人会这般去称呼,其实最多只能够算得上传承级而已,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五帝器受过先天八卦炉的煅烧淬炼,沾染上先天之气,故而五帝器是介于传承级与先天级之间。

    除非有朝一日,许道颜能够使五帝器蜕变成与先天八卦炉般存在,才能够称之为先天级。

    传承级的法器,大多都是非常挑人的,如果许道颜将五帝器传承给自己的后代,如果不是五道同修之人,是很难将其力量发挥到极致的。

    故而虽然他身上有一些传承级的法器,类似于羽化天剑,斩术帝剑,孔雀羽扇等物,但他对于这些法器的本身精髓没有理解到位,故而也无法真正发挥出力量。

    至少距离这些传承级法器本身的极限,还很远。

    破阵剑,是当年兵家孙氏被称之为破阵小霸王所留下来,乃是与其相伴从战场上一起磨砺出来。

    霸下兽面盾,是龙生九子之一,霸下蜕变的甲炼制而成,雕出其容颜,暗合其气势,能够给人极大的震慑之感,主要是它的防护能力,堪称惊世骇俗。

    剑与盾的结合,孙破敌所修炼的经法都是与这二宝契合,攻守兼备,如果一旦战争,他就是冲锋陷阵的杀将,于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而非智将。

    “我从来不找死,不然也不会站在这里了。”许道颜站在机关凤凰头顶,紫林依偎在其身旁,他言语平静,很自信,由内而外,看着诸多年轻天子,他心中淡然。

    “成为我的男人,自然要承受诸多的考验,去吧,让我看一看你的真正实力,证明给所有人看,我选的没有错。”紫林在一旁添油加醋。

    然而她这一句话刚说出口,来自于各大世家的弟子一个个脸色发青,异常愤怒,瞬间就将许道颜推到风口浪尖。

    就连紫林背后那两名侍女都惊讶得说不出话来,青樽楼不少老一辈人,其实都知道今日之事。

    紫林向来都是极有分寸的,但今日说这话,实在让她们感到不解,只是她们也无法说什么。

    青樽楼主交代,今日年轻一代的对决,不能够让他们背后的人出手,一旦出现查词,她们难辞其咎。

    “什么,难道紫林公主已经跟他发生什么了吗?”不少来自其他世家的年轻天子脸色大变,变得异常的狰狞与不甘,好像自己最心爱的玩物被夺走的感觉,不知道多少人想要一亲芳泽,虽然有青樽楼的缘故,但紫林对他们的吸引力也是非常之大的。

    “就算发生什么又如何?就让紫林公主重新选择不就可以了?”有人目光露出浓烈的杀机,觉得就算他们两个人有什么实质性的关系并没有什么,只要许道颜死就可以,对于修炼之人能活无尽岁月,紫林公主有什么曾经,对他们来讲,都不是很重要。

    “不错!”

    许道颜对于紫林的表现并不意外,他们在聊天的时候,紫林就曾经说过,她的身份,就注定了,会有无数人揣摩她的想法,她想要多留意谁一眼,谁就会有极大的灾难,于年轻一代,根本没有人敢喜欢她。

    敢追她的人,彼此之间,都是实力相当,背景相等,稍微弱势一点的人都会遭到强烈的打压。

    所以这些年来,虽然这些来自各大世家的子弟对她疯狂追求,但她却是心中厌烦到极点,无形中对她所造成的影响极大。

    她曾经很多年轻一代的魔咒,谁都不想被紫林多看一眼,谁也不敢跟她走得近一些,因为随时都会有可能受到一些无妄之灾。

    紫林毫不避讳表示,想要借许道颜的手,狠狠打压一下各大世家的年轻天子。

    因为他能够看得出来,许道颜想要在整个永恒帝庭城搅出更大的动静,两者之间,各取所需。

    他于众目睽睽之下,勾起紫林公主的下巴,目光灼热:“你就在这里好好看着吧!”

    许道颜并不知道,自己的举止勾动诸多人的杀机,包括青樽楼一些老一辈人,然而她们却也不敢动手。

    毕竟许道颜如今的身份太过可怕,在外界农家许氏都做出表态,虽然青樽楼非常强大,掌握诸多信息源,但谁都不会蠢到去对抗许氏家族。

    三军未动,粮草先行,青樽楼就算掌握再多的信息源的话,打仗还是要靠实打实的粮草,农家许氏在粮食上的储备,足以可以耗死几个大世家。

    紫林显然也感觉到的,毕竟她是青樽楼主的关门弟子,神圣不可侵犯,与寻常青樽楼的弟子截然不同,几乎无人敢轻薄她。

    但许道颜就是这样做了,明目张胆,当众去做,的确是很犯忌讳。

    可在紫林看来,她很受用,至少,他敢!

    虽然她也能够明白,许道颜这是做给其他人看的,可是在这一刻,她内心竟然难以抑制地狂跳着,有一种微妙的感觉自心中荡漾。

    很快,许道颜便转身离开,一步踏出,凌空而立,看向诸多世家子弟,道:“你们想要车轮战吗?”

    “笑话,战你的话,我一个人就够了。”孙破敌战意昂扬。

    “我觉得你们可以一起上,如果一个一个上的话,会死得太难看,别怪我没有事先告诉你们。”许道颜目光很清澈,很认真地看着在场这些世家子弟。

    “狂妄。”来自于儒家孟氏的弟子,一声厉喝,他生得英武不凡,剑眉星目,手持长剑,浩然纵横。

    “不信的话,你们可以试试。”许道颜手持羽化天剑与斩术帝剑,伴随着自己突破到天子境,如今他能够施展出来的双剑威力早已超乎当初,虽然他还是极力的想要捕捉双剑最为本源的力量,希望能够彻底将里面的剑灵唤醒。

    如今他对诸多古术的修炼,自然也远远超出当日,他立于原地,直视孙破敌。

    感受着对方身上的气息,许道颜心中思绪万千,也不知道孙灵如今在兵家孙氏如何了,她与石云两个人应该会分开一段时间,各自成长。

    虽然孙灵的血脉极强,但她又不擅长与人为争,也不知道如今她的情况如何。

    真希望石云可以走出一条自己的路来,将孙灵照顾好,虽然自己是她的哥哥,但却也无法一直在她身边。

    无论两个人关系怎么好,都要选择避嫌,毕竟石云才是她的未婚夫,他也应该去相信石云,一念至此。

    在孙破敌看来,许道颜有些心不在焉,似乎没有将其放在眼中。

    “今日我就要让你知道,你这所谓的斗战天子榜第十名,只是一个笑话而已,我会让你跪在我面前求饶的。”孙破敌脚踏杀贪步,出手了。

    这种来自于兵家孙氏的步伐,异常精妙。

    杀乃七杀,贪乃贪狼。

    两者融汇,还未至,许道颜便感到处处杀机,似乎被包围在其中,难以逃脱,九天之上,七杀星与贪狼星投射而下。

    杀机盈于四野,星芒衍化出一尊尊凶狼,露出锋利的獠牙与寒光,匍匐下身子,蓄势待发。

    面对孙破敌的攻伐,许道颜不退反进。

    显然对方在天子第三个境界,千里天子。

    攻伐发动的刹那,方圆千里的七杀大道与贪狼大道尽皆都被调动,杀机浓郁得让人心神颤栗,双星爆发出刺目的光芒。

    七杀大道与其手中的破阵剑互相呼应,衍化出万道剑气,千里纵横。

    贪狼大道则是与霸下兽面盾结合,形成一股重势,似乎瞬间就能够将许道颜碾压。

    王与天子之间,有着巨大的差距。

    许道颜方圆百里,五行之力聚合在一起,涌入到手中双剑,羽化天剑吞吐着奇光,流散于天地之间,伴随着他实力的突破,如今施展起羽化天剑,方圆百里竟然衍化出成千上万的五色羽剑!

    “在这里,杀人犯法吗?”许道颜回头看向紫林一眼,全然没有将孙破敌放在眼中,即使他已经被千里剑气所包围,以及诸多凶狼所包围,他依旧无惧,大有百里称王,无人可破我疆土之气势。

    “我已经说过了,秋杀世界,生死自负。”紫林笑容灿烂,她看着色彩斑斓的五色羽剑,像极那璀璨的烟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