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千四百八十六章 生死自负

    来自青樽楼的诸多大人物,不停都在回忆着许道颜之前与这些年轻天子对战的场面,因为这一术法爆发得太不可思议了。

    显然渗透得极深,可是青帝道开施展出来的要求极其严格,必须对于农家许氏的至尊经法《万物生》有极深的理解,并且还有不少硬性要求。

    虽然说因人而异,但许道颜在天子境就能够施展出青帝道开,着实让人感到不可思议。

    “怎么回事,此子到底是用了什么手段施展了青帝道开?”

    “居然能够瞒过我们的眼睛,莫不是将其彻底融入到天地五行之中。”

    “不对,一定有哪里不对,是了,他的治愈术法,那种浓郁的生机……”

    这些青樽楼的大人物聚合在一起,将许道颜与诸多年轻天子对抗的时候所记忆下来的画面,不停地重组,捕捉那些没有留意的细节,最终才会发现。

    “的确如此,这些年轻天子都受到这五大帝君所散发出来的古皇之威的压迫,自然不会留意这许言武这自愈术法是否还隐藏了一些什么,并且这些力量都是融入到天地五行之中,悄无声息的渗透……”

    “看来他是故意去受伤了。”

    “……我觉得不对,他知道自己会受伤,也想借这些人的手段打磨自身,刚好这一切水到渠成,让人无法寻找出破绽。”

    青樽楼老一辈人就将许道颜的战术给分析得头头是道。

    他们都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气,如今看来,许道颜不仅不会死,反而这些少年天子危险了。

    不过接下来有一个比较严重的问题,这些少年天子会死吗?

    “这许言武,会杀死这些少年天子吗?”

    “如果是这样的话,各大世家只怕都不会善罢甘休吧?”

    “我觉得他应该没有那个胆量吧,毕竟得罪那么多超级大世家。”

    “嗯,我觉得他不杀死刚才那些年轻天子,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诸多世家的少年天子陷入前所未有的惊恐,青帝道开是农家许氏的大杀术,但凡中了这一招的人,很少有人幸存。

    除非施术者愿意放过他们,可是许道颜会放吗?

    不管他会不会,他们都想要凭借自己的力量去挣脱这青帝道开的限制,这才是最稳固的。

    在他们想要用自身天子道进行镇压的时候,许道颜则是在第一时间用月眼阳眸结合大迷天树,施展幻术:“阴阳迷天术。”

    施展出这一道术法,许道颜的脸色苍白如纸,身上的天子道连半成都不到了,如果不是他孤注一掷的话,真的很有可能会被磨死。

    虽然在外界空间没有丝毫的改变,但在这年轻天子的意识里面,他们已经跌入到自己一处幻境当中。

    动作凝滞,神色各异,体内的天子道再也没有动静,反而成为滋养青帝道开的养分。

    因为许道颜施展青帝道开,以一敌多的情况之下,如果对方不惜一切代价,极力斩掉与他们自身的维系,他也没有掌控的,毕竟自身实力所限。

    月眼阳眸与大迷天树,结合魂魄之中的极乐古纹,这是许道颜当日炼制极乐圣祗所得,能够使人跌入极乐之境,难以挣脱。

    三者结合,一时间,诸多年轻天子身上生长出密集的枝条,被紧紧环绕住。

    身体的触感,脑海中的幻境结合,在他们识海之中,仿佛被紫林公主环抱住一般,暖玉温香,每个人都想要沉醉其中,不得自拔,他们的神色都带着痴醉与迷离,甚至是发出诡异的声。

    每一名被缠绕的年轻天子的身上都生长出青翠的树干,树枝,枝叶,除此之外,还有一尊帝影呈现。

    这一道帝影若隐若现,并不真实,许道颜如今施展出青帝道开根本还不是完全成熟,但已经颇具神韵。

    帝影双眸紧闭,但手中却结一个镇压之印,哪怕是这些年轻天子醒来的话,也没有办法在反抗了,因为他们的天子道被疯狂汲取,自身无论是从魂魄还是从肉身都被彻底镇压。

    紫林看得眉头直皱,许道颜给他们布下来的幻境,实在太可恶了,气得她牙痒痒,白眼差点翻到天上去了。

    满天接二连三的声,这些年轻天子有的不少胯下一块块湿润的痕迹,让青樽楼不少老一辈人也感到一阵恶寒。

    但不得不说,许道颜所施展的幻境,足够有效。

    这些年轻天子,虽然都出自于大世家,自小在永恒帝庭城中争权夺利,更多是在权术上造诣较深。

    实战经验相对较少,比起许道颜来讲,自然是大大不如,毕竟在永恒帝庭城中,最多就是正常的比武,很少有人会外出磨砺,或是前往诸天墙,万界城去清扫一些无垠之地当年所渗透进来的余孽。

    所以他们的心志不是那么坚定,对于许道颜来讲,片刻时间的不抵御就已经足够使他们深陷其中,难以逃脱。

    与许道颜激战的这些少年天子一个个从九天之上砸落而下,摔到地上后一个个这才清醒过来。

    这一刻,几乎每个人都是又羞愧,又愤怒,许道颜笑容灿烂:“怎么样,刚才那一场极乐梦境如何?”

    “你无耻。”

    “下流,有辱斯文。”

    “哦?你们若是心中没有那样的想法,这样的幻境又怎么会侵蚀得了你们呢?”许道颜目光很冷,在说话的同时将他们身上的传承级法器全部都收入囊中。

    “你卑鄙!”这些年轻天子近乎疯狂。

    “还给我!”对于这些年轻天子来讲,失去这些,等于死,孙破敌为什么要自绝,就是因为失去了传承级法器,这比他们的命还重要,这是象征着一个古老大世家的尊严,如果连先祖传承下来的法器都保不住的话,那只能够死了。

    “简直天真。”许道颜根本不理会他们,看向紫林,道:“公主,这结果可满意?要怎么处置?”

    “我说过的,秋杀世界,生死自负。”紫林笑容灿烂。

    “那好,就全死吧!”许道颜话音刚落,那些年轻天子脸色苍白如纸,忍不住浑身颤栗,有一种说不出的惊恐。

    因为许言武真的能够做得出来。

    “你不能够杀我!”

    “你如果敢杀我的话,你绝对会死无葬身之地。”

    “你敢杀我们,必死无疑。”

    这些年轻天子一个个神色扭曲,狰狞,双目透露着前所未有的疯狂。

    “本来想要让你们死得快一点,既然你们都这样说的话,就让你们慢慢死吧。”许道颜意念一动,只见自他们背后身上其中一条枝桠,化为一道利剑,一点一滴破入他们的眉心。

    每一名少年天子都可以感觉到自己眉心的皮被割裂,头骨盖被慢慢钻开,延伸到他们的脑中。

    这些少年天子一个个真的畏惧了,恐惧了,开始疯狂求饶,然而却没有用。

    来自于青樽楼的话那些老一辈人一个个眉头紧皱,许道颜的杀性,不亚于紫王,难怪紫王会看上他。

    “我们要阻止吗?”

    “别忘了,我们要守规矩,不管许言武做什么,都是他的自由,秋杀世界的规矩就是这样,生死自负。”

    “也罢,我是怕这个年轻人承担不了后果,毕竟这些年轻天子可都不太好招惹,紫王军府的底蕴并不足以支撑吧?”

    “这就是许言武自己的事情了,跟我们都没有关系。”

    这些青樽楼里面的老一辈人物静静地看着这一切,十六名少年天子彻底葬身于秋杀世界,他们身上的财富被许道颜洗劫一空,什么都没有留下。

    每一名死去的少年天子最终都化为一棵种子,扎根于秋杀世界之中,增添一抹绿意。

    许道颜做事非常的决绝,就连紫林也感到心中震撼,没有丝毫的犹豫,手段非常的铁血。

    可以说,这些年来紫林觉得最真男人的,只有许道颜。

    不会有丝毫的顾虑,想杀就杀。

    “公主,告辞了。”许道颜自然知道紫林想要借他的手除掉这些人,对于他而言,并不会随意去得罪谁,并且与这些少年天子激战,消耗了他极大的力量,其实体内的伤势不轻,许道颜一直压制着伤势。

    但紫林把他们所犯下来的罪过,桩桩件件说给自己听,证据确凿,毫无虚假,那么许道颜觉得自己惩恶扬善一下,也并无不可。

    这一次前来的少年天子并没有全部动手,有人在暗中观察,看得目瞪口呆,刘瑞,彭清,刘骁校,彭风秋看得目瞪口呆,哪怕是他们都不敢这么做,许道颜怎么就这么敢?他哪里来的底气与自信。

    “英雄难过美人关,这紫林真不是一个简单的货色,许道颜被人利用了,却还不知道。”彭青一声感叹。

    “看来我们也要抓紧了,经此一役,他树敌只怕要多出很多。”刘瑞神色有些阴沉,不管这些人知不知许道颜的底细,但一下子必然会多出很多人想要杀他,那对于他们来讲就有些棘手了。

    刘骁校与彭风秋两人神色凝重,许道颜到底是哪里来的底气,他到底有什么后手,根据他们的了解,许道颜为人相当低调,不打没把握的仗。

    于秋杀世界中,突然一股气息从天而降,此人不是别人,正是紫定鼎。

    许寒食踏入天君境后,他排行第二,一直以来,他都要与墨酬争锋,不停闭关,如今的实力自然比起当年排在第三的时候更强了。

    “许道颜,在秋杀世界杀我诸子百家如此之多的年轻天子就想离去,你想得太美了。”紫定鼎非常强势,这个时候他杀死许道颜的话,收取那些各大世家的法器,可以收获很多人情,对于他来讲会有不少的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