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千四百九十一章 冤假错案

    《塑》,这是许道颜的理解。

    然而这古术本身,则是天地大道自然生成的经文,每个人根据不同的理解,能够使其有不同的蜕变。

    只不过最初真本为混沌凤凰族所得,自然就演变成《不死逆天术》,拥有那一族的血脉才能够将此术发挥到极致。

    然而许道颜得到《塑》之后,自然是完全不同。

    许道颜如今对于天地间,生命的本质理解,并没有那么透彻,所以也是由浅入深。

    但他能够知道,天地间,诸多事物皆是由阴阳五行交融而成,之前虽然他修炼《不死逆天术》,但也融入自身的手段。

    那就是阴阳五行。

    他盘膝而坐,于自己的生命本源,无数的精华汇聚。

    自其识海之中,太阳圣祗往下沉落,最终与他生命本源中那一尊形成的小人交融在一起。

    太阳圣祗化为一团光点,烙印在那小人的眉心之中,阳气浓烈,吞吐着浩瀚生机。

    这一尊人自上而下,一点一滴被打磨。

    身体的每一个线条都充满大道的妙韵,与许道颜自身有紧密的结合。

    魂魄,魂魄。

    魂与魄,是不一样的。

    魂主神志,魄主肉身。

    如今两者分割开来,各占一方,划分阴阳,遥遥呼应,不仅没有使得许道颜的实力变弱,反而更强了。

    自那魄人身上流淌着七色华芒,吞吐着磅礴的生机,魂人同样也在菩提树下,坚守着自己的位置。

    许道颜仅仅只是想自己的魂魄分离开来,各自衍化。

    却他发现自己的肉身本质上,有极大的蜕变。

    与自己的肉身互相对应,五行华芒,环绕阴阳,静静流淌。

    他在捕捉其中的妙韵,身在这玄天商会最高规格的修炼室之内,许道颜一呆就是十五天,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这等级别的古术不仅要修,还要能悟。

    每个人悟性的不同,所延伸出来的术法,手段自然也不尽相同,许道颜沉浸在其中,不能自拔,对于外界的事情早就忘得一干二净。

    在这十五天发生很多事。

    原本许多人以为,许道颜与诸多大世家的较量就此结束,然而却是没有料到,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而已。

    商青云强势出手,中央廷尉寺,法尊之一,亲自调查一些陈年案件,根据许道颜给的线索,以及当日被他击杀后,那些年轻天子所衍化而成的那些嫩芽上,其实所涵盖的是他们一身的精华与记忆,只是没有人留意。

    商青云将他们的记忆全部都被抽离出来,顺藤摸瓜,直接把一些沉冤的旧案,一件件连根拔起。

    胡戈,天子境界,出自胡家庶出。

    但此子天赋异禀,意志坚定,故而少年就异常出彩。

    一次在青樽楼,紫林公主多看他一眼,不久之后,就有一起奸杀案套在他头上,此案件乃是法家商氏中的年轻子弟一手炮制,当然也有一些老一辈人在支持。

    因为胡戈太过干净,找不出什么罪名套在他的头上,商青云第一先彻查的就是自己家,最后证据确凿。

    所有当年这一件事的知情人全部都锒铛入狱,修为尽费,整个法家商氏上上下下举族震动,身为到中央廷尉寺的法尊,他做事自然都是一视同仁,只有这样才是最大限度维护法家商氏的利益。

    所有人都以为已经结束了,然而这只是一个开始而已。

    念文武,乃一散修。

    同样于青樽楼出现了一次,被紫林赞赏一句。

    不久之后,他就被罗列出十大罪名,除此之外,当日于青樽楼有两名小厮被毒毙,所有罪证全部指向他。

    没有势力的散修自然无法挣扎,直接被处死,而做这一件事的人,正是法家韩氏的少年天子。

    佘羊,出自于道家门派。

    只是与紫林公主近距离接触过,他的道侣被人斩杀,藏尸于一座酒楼之中。

    当时有人模仿佘羊所修炼的术法,将其杀死,最后酒楼不少人一口认定,就是他出的手。

    最后佘羊被斩,做下此事之人,乃兵家吴氏的年轻天子。

    赵海,乃是散修。

    与佘羊一般,只是他被指人谋杀同伴,说两人分赃不均。

    最后被人擒下,定了死罪。

    做下此事之人乃兵家孙氏的年轻天子。

    徐彬,散修。

    在永恒商会一件至宝莫名其妙出现在其身上,被侵入到法家刑牢之中,被严刑拷打,最后被逼疯,神智失常。

    孙万,兵家孙氏庶出。

    被下,与平民女子发生关系。

    最后被儒家孔氏的年轻天子一篇锦绣文章,口诛笔伐,身败名裂,在兵家孙氏当中受到诸多欺凌独打,在日日夜夜高压之下,道心破碎,成为废人,生不如死。

    ……

    陈年旧案,尽是冤屈。

    许道颜只是说出二十件,然而商青云则是查出两百件,各大世家诸多参与到这些事谋划之中的人,全部锒铛入狱。

    商青云没有给大世家留一丝的情面,将当日死去的那些年轻天子所犯下来的罪,一一数清,以及他们那一脉之人所做的勾当,全部公诸于世。

    整个永恒帝庭城都晃了几晃,因为这一件事的影响实在太大,各大世家彼此之间,权力斗争竟然涉及到这种栽赃陷害,一下子就使得他们的名望大减。

    对于各大世家来讲,毫无疑问,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没有想到,竟然有如此之多的冤假错案,商青云也感到触目惊心,他只是将自己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诸天墙,万界城。

    然而中央帝庭城年轻一辈,为了彼此之间的利益,互相争斗,竟然可以糜烂至此。

    各大世家,那些老一辈人,并不乏有名望之辈。

    知法犯法,罪加一等。

    一时间,不少人境界被废除,直接变成平民,从天君境,甚至是天圣境,一朝跌落到平凡之人,可想而知,这等处罚如何的严厉。

    各大世家,为了打击许道颜,可谓是将其推到风口浪尖。

    如今一个个锒铛入狱,风头自然是小了许多。

    他们出了事,各大世家在承担责任之后,自然也会把这些犯事之事,逐出家族族谱,也就是说,他们哪怕活下来,再也不是各大世家中人。

    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够在族谱之中被记录上名字,每一个大世家对于每一个族人的保护都是非常之大的。

    如果自己的族谱中之人受到侵害,将会不惜一切代价,进行追责,这就是大世家的力量。

    紫王听到这些消息之后,拍案叫绝:“好啊,言武这小子,跟紫流离两个人配合起来,真是绝了。”

    “此子智勇双全,也不枉你想要将紫帝战龙血给他了。”盖萱对于许道颜的表现非常满意,其实前些时日,他被推到风口浪尖,紫王军府也承受了不少压力,不过紫王都没有理会,直接强势回绝。

    也幸好紫王军府向来都是自给自足,各方面都非常独立,许寒食又主动找到紫王军府,提供粮草,当然也是需要费用的,比起以前更加有优势,对于紫王军府有莫大的支持,无形当中又提高许道颜在紫王军府的分量。

    谁都没有想到许道颜竟然会来这么一招,绝地反击,用法家彻查,商青云名望极高,累积无数岁月,从来没有错办过一宗冤假错案,不然的话何以能够成为中央廷尉寺的法尊?

    “那许言武,想必是知道有人受了冤屈,故而下了如此狠手,他应该不是嗜杀之人。”

    “杀得好,这些大世家仗着自己背后的势力,就可以指鹿为马,指白为黑。”

    “许言武虽然年纪轻轻,但却敢与这些大世家博弈,实在了不得。”

    “这可是阳谋啊,让对方根本没有丝毫的办法,这些大世家前些时日来说许言武如何的残忍,结果自己做出禽兽不如之事,真是啪啪打自己脸啊。”

    “商青云实在太厉害了,短短的时间之内竟然可以查出这么多,并且罗列罪证。”

    “他可是中央廷尉寺的法尊之一,做事向来秉公处理,绝对不会有错。”

    “许言武如此强势,将他们斩杀,真是大快人心,看来我之前也是被误导了。”

    “商青云真是了不得,前些时日清扫执法队,现在开始盯着各大世家的年轻天子不放。”

    “看来永恒帝庭城能够安静一段时间了。”

    青樽楼内。

    紫林斜躺在紫凤阁,自己当日与许道颜对饮的空间当中,地上的兽皮很是柔软,躺在身上很是舒适。

    她手中拿着酒壶,红唇对着壶口,长颈欣长,她千姿百媚,柔情万种,此刻心情有说不出的愉悦。

    在这个空间,看起来就只有她一人。

    “哎,没有想到,此子竟然还能够有此手段,借力打力,商青云这一步棋走得真好,他想必是抓准商青云为人心情知道这些冤假错案,必然会亲自彻查,紫流离只需要传信就可以了。”一道声音传出。

    “师父,跟你说过了吧,我看中的男人,不会差的。”紫林笑容妩媚,她已经派人去请许道颜,然而却一直没有回音,她也在等。

    不过她也没有想到,当日与许道颜喝酒聊天,她只是想要抱怨一些心中不快,说出来的事情他竟然桩桩件件都记下并且提交法家,她以前都没有想过,因为有些案件还没有到一些主要之人的手中,就会被截下来。

    许道颜倒好,自上而下,用商青云法尊这种级别的人物办这种小案件,的确也是她预料不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