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二百章 兵家之风!

    远远望去,偌大的罡风柱在整座杀神寨犁庭扫穴,所过之处,近乎无人能挡。

    《风神诀》乃是极其厉害的经法,这些都是野路子出身的悍匪,少有人修炼强大的经法。

    哪怕是在境界凌驾于风神卫之上,但是面对如此强大的战阵,基本无法抵挡。

    当然这跟他们中了天霜寒神水的毒也有莫大的关系,不然一人一击也能够造成不小的阻碍,只见成片成片的悍匪死于非命,都在瞬间被毒毙。

    山体最终还是沒有继续塌陷,不过却歪了一边,已经很不稳固了。

    杀神寨在短短不到一个时辰内,分崩离析,如今只剩下三大当家。

    “拼了。”独角大王冲出护神罩,想要引动这一尊魔相的力量,就在这时,一道冷光一闪而逝,一股凌厉的杀意笼罩而下,让三大当家心头齐齐一惊。

    众目睽睽之下,独角大王的后脑,被人一剑贯穿。

    利剑上混杂着血浆,流淌滴落在地,要离一剑抽出,独角大王的身躯一软,直接倒在地上,死于非命,至死之前,他还不相信,自己的生命竟然是以这种方式结束。

    一尊慧神境界的存在,就这样死了。

    要离身体轻盈,落在那一尊魔相的头顶,他的实力在气神巅峰的境界。

    以他的实力,如果想要刺杀独角大王的话,还是有一定的难度,不过在这种场合之下,再加上独角大王中了天霜寒神水的毒,倒是容易不少。

    “只有你一个。”白面书生看向要离,眉头紧皱。

    “当然。”要离手中的利剑斜刺而下,锋芒凌厉,他的目光淡然,却给人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那你是如何瞬间斩杀十八名暗哨的,那都是我亲自布置下來的,首尾兼顾,如果有一人被杀,其他十七人必然有人能够发现。”白面书生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

    “我乃刺家要氏。”要离轻轻一叹。

    “……”在这一刻,白面书生一下子明白了,感觉浑身被抽空,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

    “你们若是作茧自缚,还能够活命,不然的话,这第二轮诸葛破神弩下來的话,你们可真是连肉渣都找不着了。”要离淡淡一笑,却让白面书生与大鹏妖王毛骨悚然。

    “好,好,好,马上。”只见大鹏妖王迅速将自身的力量尽数封印,气息迅速消散,根本沒有丝毫的反抗之力。

    “罢了,胜者为王,败者为寇。”白面书生看了身边的大鹏妖王一眼,心中无奈,识时务者为俊杰,他们原本就是落草为寇的散人,只要不死就还有希望。

    许道颜,诸葛神华,吴辰,元宝,醉蒹葭,率领着三百多名精锐,从天而降。

    风神卫的战士一个个脸色苍白如纸,刚才结罡风阵,把他们体内的仙道之力消耗一空。

    他们纷纷服下石蛮准备的丹药,正缓慢地恢复,这一次,是一次不小的考验。

    尤其是毒罡风,如果风向一个控制不好的话,就很容易流窜开來,毒到自己人,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所以他们一个个小心翼翼,无比谨慎,这是第一次动用毒罡风。

    经此一役,虽然那一日,在诸葛家的军营,风神卫被狠狠虐了一次,但是诸葛家与吴家的战士,看着他们的眼神,都很敬佩,是一种发自骨子里的尊重。

    也许他们的境界不高,但真的很强,百人齐心,行军之间的那一种默契,如果不是众将士感情极深,常年一起并肩作战,吃苦耐劳,是根本不可能有这种手段的。

    毕竟他们出身于边戍之地,条件清苦,沒有在兵家那么好的条件,实力不如他们,也都是可以理解。

    “哈哈,这一次收获颇丰啊,这些时日以來,杀神寨罪行累累,不知道截杀了多少游商,只怕累积了不少的财富,兄弟们,好好清扫一下,一根毛都不能留下,等回到九州神朝,咱们大口吃肉,大口喝酒。”诸葛神华哈哈大笑,一声令下。

    醉蒹葭从头到尾,都沒有出过手,对于她來讲,历练不在于自己动手杀敌,而是亲身体验,感受整个过程就足够了,这一次,对她來讲,受益匪浅。

    以弱胜强,与众将士同在临阵杀敌的那一种心情,的确是有一种独到的体悟。

    元宝看得都红眼了,兵家敛财的手段,显然不比盗墓差多少,他都有一种想要投入兵家的冲动了。

    “白面书生,说一说,这魔相是从哪里來的,有何作用。”要离知道,这魔相非同寻常。

    “这是我们在波斯神朝与魔族的交界处,无意间得到的,若是对其进行足够的血祭,能够衍化出一道门户,用來攻伐敌人,威力不凡。”白面书生如实道。

    “这等魔相,与魔族之中的诸多法相,还有些不同,将其带回,也许能够发现其他也说不定。”要离看向了诸葛神华与吴辰。

    “好。”吴辰意念一动,偌大的魔相就被他收入囊中。

    诸葛神华比土匪还土匪,将白面书生与大鹏妖王身上的东西,扒得干干净净,一个不留。

    “老实交代,有沒有人在背后支持你们。”扒完之后,诸葛神华意犹未尽,既然一次出來,当然要在外面玩久一点,能够在外面多历练一下是好事,诸葛家可是费了不小的力气,才得到这一次波斯神朝之行。

    很多兵家都很喜欢得到这样的差事。

    这一种神朝之人的任务,各大兵家的子弟都极为喜欢,因为能够有不小的收益,也能够得到真正的历练,甚至还可能有奇遇。

    “有,我们的杀神寨,背后就是魔族杀神宗,位于波斯神朝与魔族的交界之地。”白面书生心思玲珑,知道诸葛神华必然还想要有更大的收获,故意设计。

    其实独角大王有意开始脱离杀神宗,因为他得到这魔相,极其厉害,如果能够好好利用,伴随着他实力的提升,只要有这魔相必然能够超越杀神宗。

    对于魔相的用途,白面书生并沒有说尽,显然还留了一手,既然自己毁在他们的手里。

    那么就让他们毁在杀神宗的手上,凭借着这三百多名兵马,想要去攻打杀神宗,简直就是找死。

    “哦,杀神宗我倒是知道,这并非是魔族正统的宗门,乃是由一尊实力在圣神境的存在所开创,已有三千年的历史,实力强大,凭借着我们,只怕难以抗衡。”吴辰低头思忖,显然这一件事,是不可为的。

    “如今即将开春,除夕将至,我想众将士都想要回去与家人团圆,不如点到即止,既任务已完成,就回九州神朝吧。”许道颜和声道。

    “哈哈,道颜兄弟,我们身为兵家中人,眼中哪有什么除夕与家人团聚,对于我们來讲,有更重要的东西,就是守护黎民百姓,使得他们可以和平度日,不受兵灾之苦,过上除夕,与家人团聚,不受外敌侵扰,若是每一个战士人人思归的话,那何人镇守边戍之地,何人保百姓平安。”诸葛神华一声长笑,拍了拍许道颜的肩膀,毕竟师从儒家,与兵家不一样,他倒也能够理解。

    许道颜原本以为,战士与家人团聚,乃人之常情,如今被诸葛神华一说,的确如此,黎民百姓能够过上幸福安康的生活,能够在大年夜与家人团聚,一家人其乐融融,是因为有兵家战士的守护,否则的话,敌人趁虚而入,却无兵家守护,后果不堪设想。

    “呃,倒是我欠考虑了。”许道颜一声轻叹,心里有一种莫名的滋味。

    “神华,道颜兄弟又不是我兵家中人,会那么说,也是为了我们的战士考虑,沒有对错,我们的兵力不够,定然不是杀神宗的对手,如果沒什么事,的确是可以回九州神朝了。”吴辰淡笑道。

    “我们九州神朝每一年,都收到波斯神朝那么多的进贡,不为波斯神朝的黎民百姓多除害,实在说不过去,再说了,这么久才出來一次,如果不多收获一点,实在心有不甘,白面书生,我知道你掌握着整个杀神寨的信息,在附近还有沒有什么匪窝,一并说出來。”诸葛神华质问道。

    白面书生心中无奈,看來是无法引他们去攻杀神宗了,自己落到他们的手中,除了顺从,沒有其他路可走了。

    他从怀中取出了波斯神朝边戍之地,方圆五十万的一些匪窝,不论大小,都在上面。

    “好,白面书生,只要你肯洗心革面,投靠我九州神朝,必然能够给你更好的前程。”诸葛神华看着手中那一份地图,重声道。

    “什么,兵家肯重用我。”在这一刻,白面书生心动摇了,看着诸葛神华,难以置信。

    “这是自然,孰能无过,只要你能够痛定思痛,为我九州神朝效力,斩杀更多的祸害,就是将功补过。”诸葛神华铿锵道。

    “好。”白面书生激动得无以复加。

    “那我呢,我呢。”大鹏妖王连忙道。

    “白面书生被我们擒获,还想设计我们去攻打杀神宗,心思缜密,临危不乱,这几日在杀神寨之中,更是以他为主导,此人好好**可当大用,至于这大鹏妖王说武的话,只能是寻常,仗着血脉的力量而已,自身并无太大建树,心志不坚,难当大任,正好押到波斯神朝的王都,让波斯王发落吧。”要离这几日,在这杀神寨之中,深藏不露,早就将这些人的脾性摸得清清楚楚。

    “好,就听要离的,就由你來完成吧。”诸葛神华笑容灿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