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四百二十三章 天命?

    蜃楼的一处神秘的空间,这里是整个蜃楼至高存在的人,才能够到达,是一处绝对的密地,知道这里的人寥寥可数。

    蜃楼灵女便置身在其中,在她身前,一道水镜上面显化着许道颜一行人,这些日子她都在暗中观察通过他们所修炼的经法,做出判断。

    对于吴小白很简单就是器宗的人,是最好判断的,元宝不仅与玄宗有极大的关系,身怀佛道两种经法,相对來讲会模糊一些,然而对于许道颜的猜测不出一个真正的结果,因为他所修炼的经法,见所未见,闻所未闻,极难判断。

    “这些年,不少人想要借天蜃圣帝的力量,遮蔽天机,踏入一个更高的境界,再去硬撼劫罚,提高自己生存的几率,要知道这蜃楼可是连圣境的劫罚都能够遮蔽掉天机,然而这言武只是在突破命神的境界,以天蜃圣帝的力量,竟然无法遮蔽住天机,并且我感觉到天蜃圣帝的力量,尝试着要将这一股劫罚给消除,但却沒有对其造成丝毫的影响,所以我在猜测他很有可能是……”有一名男子的眼神始终盯在许道颜的身上,沒有转移,他低声自言自语,声音不大,在一旁的蜃楼灵女却是听得清清楚楚。

    “很有可能携带天命之人,难道是他,碑文上的预示会成真。”蜃楼灵女心头一颤,在她的脑海之中,是一段铭文显化,那些铭文的内容不多,但却让她永生难忘,字里行间所渗透出來的力量与画面,仿若真实。

    “所谓天命之人,行至哪里,天之所向,无法隐藏,天之福祸,都难以躲避,对于他來讲,以后的路会越來越难走。”那男子看了蜃楼灵女一眼,在心中思量了起來。

    “天命……那一块石碑,到底是何人所遗留,我鸿蒙起源如此之大,然而那石碑竟能够道出其中玄机。”蜃楼灵女眉头紧皱,如果是这样,那眼前这男子的來头就更加了不得。

    “很有可能与永恒神庭有极大的关系,这些年來,永恒神庭内斗不断,时不时会有零碎的力量散落到各大起源,难不成眼前这人所修炼的,乃是从永恒神庭所流传下來的经法,这也不是沒有可能,嗯,他又提升了,此人悟性极高,举一反三,一点就通,看來道神已经离他很近了,看來近百年來,又回有一尊绝世天骄拔地而起,言武,如果他所修炼的不是永恒神庭所流失的经法,那到底是出自于哪一个大世家。”神秘男子有些咂舌,如果不是出自于一个大世家,是根本不可能修炼如此强大的经法,如果说是言武自创的,那根本是不可能。

    在言武身上所修炼的经法,谁都能够感受得到与天地五行有极大的契合,但又不流俗于众,极为玄奥。

    “他应该在运神境界积蓄了一段时间,在他身上有圣雷灵本源之力,也不知道他与紫电圣母到底是什么关系,之前那紫电圣母耗费了极大的力气才收服圣雷灵,差点让自己陨落了,不久之后,在这言武身上就有圣雷灵的本源之力,虽然内部强,但对他來讲,却有极大的裨益。”外界发生那么大的动静,蜃楼灵女不可能不知道,她也在低头沉思。

    “携天命之人,一切都有可能,我们不要去得罪就好,如今就当结一个善缘,这言武日后的成就如何,我们拭目以待便是,如今他与器宗,玄宗扯上关系,显然背景也不会小到哪里去。”那男子摇了摇头,一声轻叹。

    “你说,预言有可能会成真吗。”蜃楼灵女眼神之中,流露着凝重。

    “预言准不准我不知道,但蜃楼降劫,天命所至,的确就在眼前了,第一次有人能够打破蜃楼遮蔽天机的力量。”神秘男子站起身來,看向蜃楼灵女:“接下來你有何打算,公输氏年轻一代已经快要到了,只怕在那公输涟的挑衅之下,这些年轻人不会善罢甘休,公输氏一脉我们也不好去得罪,对事不对人。”

    “我让人去拖延一下时间吧,做个顺水人情,其他的事,由不得我们去操心了。”蜃楼灵女深吸了一口气,心中虽然担忧,但眼前也只能够这般行事了,而且她也想确定,眼前这个言武到底是不是天命之人。

    “嗯,也好。”神秘男子颔首,下一瞬间便消失了。

    一晃眼,就是三天的时间过去。

    许道颜内视自己的五脏,肝脏之中的婴儿生着一对龙角,心脏之中的婴儿生着一对肉翼,脾脏之中的婴儿怀中抱着一卷书,书上刻画着一尊麒麟,肺脏之中的婴儿长出了一条尾巴,四肢的指头上都带着尖尖的利爪,肾脏之中的婴儿背上烙印了一道八卦玄纹。

    神化成婴,都完成了第一步,五尊婴儿眼眸紧闭,在静静地呼吸着,似乎都沒有觉醒,正在孕育,象征着一个新生命的开始。

    许道颜的寿命上限突破到三千万岁,只差一步,就能够踏入道神之境,在他身上涌动着澎湃的生机与活力。

    五大神则都有一种化道的趋势,使得他的战力提升到前所未有的地步,极品五行神石环绕在其周身。

    在他五脏之内的婴儿,每一次呼吸,都会有浓郁的五行神气涌入他的每一个毛孔之内,然后涌入五脏道婴的体内,孕育着他们,看着他们静静地呼吸,这是自己神道的雏形,让许道颜体会到生命的奥妙。

    然而不管许道颜怎么去温养他们,似乎都填不满,他意识到,想要让这五大道婴苏醒并沒有那么容易,他们好像五个永远都填不满的黑洞,只进不出。

    不过如今也只能够全力去温养,积蓄自己的实力,待到公输氏的天骄杀至,能够从容迎战,这才是当务之急。

    元宝在那些风水奇术需要用到的天材地宝上面刻画着道纹,就在许道颜身边不远处,看着他身上的气息节节拔高,眼珠子不由得一瞪:“娘的,这小子突破得也太快了吧,在短短几天之内,竟然就能够到达时命神的巅峰境界,会不会太过逆天了,真想进入他体内看看,到底都有一些什么玩意儿。”

    虽然元宝这么想,但是他自己突破得也不慢,从小到大,他不知道吃了多少天材地宝,并且所接触的人群都是一些至高无上的存在,潜移默化,日积月累,他掌握着许道颜完全不具备的知识,以及沉淀在他体内的药力都会一点一滴的爆发出來,还有他自身的积蓄,在这几天刻画道纹的时候,也都在突破。

    又是两天的时间过去了。

    许道颜感觉自己体内的五大道婴不停地吞噬,不停地吸收着极品五行神气,似乎再多都填不满,五大道婴一点变化都沒有。

    蜃楼灵女再度出现在这空间之中,许道颜睁开双眼,他知道该來的总会來,如今自己已经做好了准备:“灵女,是不是公输氏的子弟杀到了。”

    “不错,我可以再让人为你们争取一点时间。”蜃楼灵女轻柔道。

    “不必,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我也很想与公输氏一脉的天骄战一场,看是否真的那么强大。”许道颜站起身來。

    这时,玄武表面上那一层淡淡的雷光彻底收敛起來了,本质上又有了极大的提升,也不知道这阶段时间,吴小白在玄武身上耗费了多少的天材地宝,之前在天之海,暗算了那三尊神族残氏的子弟,从他们身上获得诸多天材地宝都是极为珍贵,吴小白自然不会将它们浪费,他从玄武内走了出來:“道颜,这公输氏是因为见我墨家中人才会出手挑衅,这一件事就让我來应对吧,相信我。”

    吴小白知道,无论如何,自己都要为器宗争一口气,他也想验证一下,墨家与公输家之间,到底孰强孰弱。

    “哈哈,看來小白对自己充满信心啊。”元宝收起了自己那些刻画的天材地宝,龇牙咧嘴一副准备看戏的模样。

    “既然如此的话,那言武公子,我就帮你们对接,到时候会让你们公平一战的。”蜃楼灵女问了一句。

    “好,有劳灵女了。”许道颜不知道这灵女到底有什么阴谋,但目前看來应该是沒有什么恶意。

    “灵女,问一下是不是蜃界。”元宝眼前一亮,心里蠢蠢欲动。

    “看來公子对于蜃楼也有不小的了解,正是蜃界,到时候那里将会是你们的战场。”蜃楼灵女见元宝年纪轻轻,应该不像是來过蜃楼之人,不过元宝所知不少,想來其父亲必然也是一个强大的存在,从元宝身上就可以看出他背后之人有多高。

    “好,小白你可要争气点,蜃界是在蜃楼当中的一个武斗界,广阔无垠,许多人都会在里面决斗,这不是一个虚幻的世界,而是连通着真实的世界,里面一样有诸多的天材地宝,以及风水大局,天然禁制,或是强大的凶兽,在里面比武的话,是很考究一个人的综合能力的,因为到时候会出现很多意外,到时候会有许多人都能够看到你们的战斗,本佛爷就不参与了,好好下注,也能够赚一笔,这蜃界可不是谁來都能够开启的。”元宝很是兴奋,在他身上有不少的宝贝跟财物,只要赌赢了,等蚕妹妹是蜕变完成到时候凭借着自己手上的东西,只怕可以换到不少真正的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