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四百三十一章 挑拨

    公输煞被困在其中,可以通过玄武水镜看到鲲鹏被迷失在一片浓雾之中,任由它怎么去冲击,却始终难以所突破这一片山谷。

    每一次他即将冲出山谷的时候,总有风水奇局的力量将他引到另外一边,分不清方向,或是演变出一道传送门户,使其回到原地,这种极速冲刺,使得机关鲲鹏几次都撞击在大山之上,受到不小的损伤,越是中心的山峰,越是坚固,机关鲲鹏这等以速度著称的存在,配合鲲鹏剑羽的话,威力无穷,若要说硬碰硬的话,优势比起帝甲龙兽差了何止十倍。

    公输灭与公输狴两个人在山谷之外徘徊,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就在这时,一道冷箭朝着公输灭的脑门贯穿而来。

    电芒滚动,五色华芒大放,公输灭反映极快,引机关饕餮护住自己,只听见轰的一声炸响,碎神箭炸裂,而那机关饕餮身上的荆棘獠牙也断掉了几根,许道颜手握天踪神弓在群山入口显现而出,他大笑道:“你们的大哥已经快死在里面了,不进来救一救他吗?啧啧,你们可真是狠心呐!”

    “大哥,我来救你!”公输灭脾气火爆,瞬间就被许道颜的话给牵引,他直冲而上,却被公输狴给挡住了。

    “二哥,你不要中计了,对方必有阴谋。”公输狴神色从容,淡笑道:“如果我们大哥真的出事了,他死了我们会知道的,看来你们也奈何不了我大哥,如今也想要将我们引入其中吧?”

    “哈哈,可笑,看来你们公输氏内斗也极深啊,我看你是知道有你大哥在,你注定很难上位,所以想要借这一次,先让他死在里面,方便你自己提高自己在公输氏的地位,以后才能够分配到更多的资源,当上家主吧!”许道颜深知,各大世家,人心险恶,眼前这公输氏三大天骄以兄弟相称,但未必也就是同心,他想要用言语挑拨一下,看有没有希望使得他们互相反目。

    公输灭看向公输狴,目光一冷,没有说话,许道颜却捕捉到了这一个细节,然而从头到尾,公输狴却是无比坦然道:“哼,你休想挑拨我们之间的关系,大哥他生性不喜拘束,从他的机关鲲鹏就可以知道,他有翱翔九天的鲲鹏之志,怎么会拘束在公输氏家主之位上,他也知道自己的性格不适合当家主,他知道我性情求稳,厚重,适合家主之位,早就与我说明了,就凭你也想挑拨我们之间的关系,简直可笑!”

    公输灭并不知情,不过听公输狴说得如此坦然,他也没有怀疑,的确公输煞的性格就是如此,他也了解,当即死死地盯着许道颜:“快把我大哥放出来,我让你们死得好看一点。”

    “哎,公输氏天骄,也不过如此,你们谁敢进来与我一战?”许道颜知道挑拨不成,只能够继续挑衅。

    “我就跟你打上一打。”公输灭怒从心头起,想要冲杀上去,被公输狴死死拦住。

    “嘿嘿,看来你们在里面已经布下了许多大局,一直想要引我们进去,怕我们与大哥里应外合吧,二哥,破局之法,就在这群山之外,凭他的实力根本奈何不了我们!”公输狴见许道颜一直想要引他们进去,就猜测怕他们在外面会发生什么样的变数。

    “既然你们不敢那就算了,眼睁睁的看着你们大哥死吧,到时候可别后悔。”许道颜知道不合适在继续挑衅了,与苍卫回到玄武之中。

    吴小白冷视元宝:“都怪你,那么着急让言武做这些事,这下子可好,如果他们破局了,到时候谁来抵挡他们?”

    元宝嘴角抽搐,他一直很着急,就是害怕对方从外面打碎到自己布局的山峰,会使得的风水奇局的威力下降,如果到时候让他们逃脱的话,一旦将机关修复,就一点辙都没有了,他眼珠子滴溜溜直转悠,片刻之后,他重声道:“本佛爷出去准备一下后手,你们两个用各自的手段,尽量先把那公输煞弄死再说,失去了鲲鹏的速度,他们就很难占据主动了。”

    许道颜看向吴小白,点头道:“事情既然已经发生,再追究这些没有丝毫意义,先对付公输煞吧,外界一时半刻,应该也不知道应该如何去精准破开这奇局,我们抓紧时间了,小白你以玄武展开防护,不容有失!”

    “好!”元宝将风水奇局与许道颜,吴小白维系在一起,使得他们不受此局的影响,并且能够看到公输煞。

    许道颜站在玄武之外,他手握天踪神弓用意念锁定公输煞的眉心,抽出碎神箭,再度以五行神则汇聚,将这一箭的威能提升到最高。

    公输煞在迷雾之中,极为谨慎,一切的感知都被迷雾所屏蔽,许道颜一箭射出!

    嗖!

    利箭穿梭在迷雾之中,忽然公输煞感觉到危险逼近,机关鲲鹏的防御禁制,再度被击穿,之前被许道颜一箭击破之后,这防护禁制就有了缺失,以致于防护能力减弱了许多,而今又是被许道颜一箭削弱。

    “无耻,只会躲在暗处的小人,有本事来光明正大与我一战,三招不杀死你,我自己自刎!”公输煞心情很是焦虑,在他的识海之中,幻想重生,使得他难以分辨自己到底置身在梦境还是真实,这风水奇局实在太恐怖了。

    “无耻,只会以强欺弱的小人,有本事压制自己到命神境界与我一战!”许道颜一阵嘲讽,言语中充斥着浓浓的鄙夷。

    公输煞一张脸变得无比的阴沉,如果在这里压制自己到命神的境界,简直就是找死,他冷斥道:“你如果将我放出去的话,我就压制自己到命神境界与你一战,如何?”

    “滚,到时候还想要抓得到你人吗?”许道颜冷笑,对方掌握着机关鲲鹏这中可怕的存在,怎么可能轻易放他离开:“你已经必死无疑了。”

    许道颜的声音,如同幽灵一般,销声匿迹了,公输煞把所有的注意力,放在防卫自身上,精神力无比集中。

    “道颜,还不对他展开攻伐吗?”吴小白时时刻,关注着公输煞。

    “不必,让他处于一个高度紧绷的状态即可,机关鲲鹏对于你来讲,还是有研究价值的,不宜毁坏,只要等他反应到机关鲲鹏的催动核心已经受损的时候,自身上的机关运转不了,就是杀死他的最佳时机。”许道颜静观其变,时不时射出一箭,来试探一下机关鲲鹏被削弱的情况,别的不说,从防护禁制来感觉的话,已经弱了许多,虽然被自己的碎神箭破坏掉一小部分的符文,有不小的关系的,但九天元磁的效果,已经开始在影响着机关鲲鹏了,然而对此公输煞却没有丝毫察觉。

    因为他要一边抵抗幻境对于自己识海的侵袭,又要集中注意力来防护自身,以防许道颜的偷袭,可以说是一心二用了,对于他一个德神境界的人来讲,这已经是极为勉强了,更别说是让他注意机关的细微变化了,许多在机关鲲鹏身上那些驱动的最小磨合都已经在开始出现各种各样的小问题了,如果公输煞发现停下来修复的话,他就没办法一心三用了,既要抵抗幻象侵袭,又要抵抗许道颜的偷袭,又要修复机关,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一天之后,元宝脸色发白,回到玄武之中进行修养,他骂骂咧咧道:“如果不是因为你们,本佛爷也不用耗费更大的力气,最好是不需要用到!”

    许道颜保持沉默,看来元宝真的是动用了不少自己的力量,否则的话,也不会是这样的一个状态,不过元宝做事向来神神叨叨,都不向外透露,他耗费如此之大的力气,应该是最大限度去规避很有可能发生的意外,所以许道颜也不去多问一些什么。

    吴小白知道这死胖子就爱嘴里絮絮叨叨,其实心也没有真的那么坏,如今先一致对外再外,等危机消除怎么闹都无所谓。

    “你们怎么还没有把这公输煞给干掉?”元宝看着水镜之中的公输煞是,原本都累得快趴下了,一下子又跳了起来,大嚷大叫。

    “不知道,既然他们认为我们一时半刻没有办法奈何得了公输煞,那就如他们所料去做,九天元磁的影响是积蓄到一个程度爆发出来的,公输煞已经没有什么值得我们操心了,如今就要看看他们会不会闯进来。”许道颜回到玄武之中,看着另外一道水镜,只见那公输狴,似乎在给自己的帝甲龙兽身上炼制上什么东西,具体他也看不明白。

    吴小白一直都是盯着水晶,看到眼前这一幕,他眉头一皱,看向元宝,这一切只有他最清楚的:“不好,他们要把群山都给撞碎,看能不能破局!”

    元宝看向水镜之中,公输灭与公输狴所摆出来的架势,心中一阵紧张,自己最担心的事情,终究还是发生了,这是他急着要让许道颜将他们三个人同时引进风水奇局之中的原因,一旦有人在外面,可以里应外合,进行破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