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四百三十六章 出尔反尔

    公输涟的脸色一片惨白,他知道哪怕自己逃回公输氏也没用了,这一次招惹了大祸,哪怕回到公输氏,不死也要掉层皮,这三大天骄都是公输氏这年轻一代中资质极高的一部分,极为难得,赔付赌注都只是小事而已。

    “三位公输氏的天骄,已全部战死,如今应该由公输氏来兑现赌注。”蜃楼作为赌局的担保人,自然要主持起来,做得公正,鲛龙女将蜃界所发生的一切,衍化成一道道画面,引入三尊圣王的识海之中。

    “事情的前因后果我已经知道了,犬子技不如人,死也就死了,不过要让公输氏来赔付这些赌注的话,简直就是痴人说梦,但这一件事,我会给大家一个满意的交代,事出有因,解决了那一个因就足够了。”那鲲鹏机关兽的中年男子乃是公输煞的父亲,有六分相似,他不怒自威,所散发出来的气息极为迫人。

    “放你娘的屁,输了还想赖账?”元宝被蜃楼灵女带了出来,指着中年男子大骂道。

    “……”中年男子知道元宝牙尖嘴利,以他的身份也不愿意跟元宝置气,他也知道,元宝背后那一名父亲实在难惹,哪怕公输氏于遇到他父亲也会倍感头疼,所以假装没听见,他看向公输涟,道:“此事皆因他而起,我公输氏三大天骄也皆因被其蛊惑所致,才会有这等行为,所以今日我会将其处死,让这一件事结束,这一次只是私仇行为,而非公输家行为,所以不会承担这一次的赌注,希望大家可以理解。”

    话音一落,自中年男子一道意念涌动而出,众人能够感受到一股可怕的力量冲击而出,在众目睽睽之下,那公输涟身躯一震,被中年男子的意志冲碎了魂魄,自其是双目神彩逐渐消散,只见公输涟的身躯直挺挺地倒下,再也没有一丝的生机。

    一尊圣者,就这样杀死了,元宝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发现似乎也没有意义了,主要挑衅的人都死了,公输氏果然是手段狠辣。

    “这样也算是给大家一个交代。”中年男子对着众人行礼,片刻之后,他看向吴小白,道:“你们此番已战胜了,希望你们能够归还我公输氏子弟的尸身以及他们的机关。”

    “呵呵,若是我们败了,你们公输氏会归还吗?不要说笑了,这一尊圣者的尸体也是我们的。”吴小白目光很冷,他还记得那些公输氏天骄是怎么对待自己的,出了无比恶毒的计谋,让自己进退维谷。

    许道颜拿出大罗圣银,将公输涟的尸身引进其中,他知道等到吴小白到达一定的境界,将公输涟的身躯炼制成傀儡,也会有不小的威力,再加上公输涟身上,想必也有不少的天材地宝,怎么能够错过。

    “既然如此的话,那你们就要好好珍重了。”中年男子撂下一句话,转身离开没有多说什么。

    吴小白知道,公输氏与墨氏之间素来有不小的瓜葛,冲突不断,这一种威胁对他来讲,没有丝毫的意义。

    “彼此彼此。”吴小白笑了笑。

    许道颜沉默着没有说话,但知道这一次是跟公输氏结下不解的死仇了,三尊圣王非同小可,在众目睽睽之下,他们不敢这样动手,但一离开了蜃楼,一切就变得不好说了,原本出来是避难的,却没有想到还是同样招惹了不少的麻烦,如今也只能够走一步看一步了。

    蜃楼灵女看着眼前这一幕,她也没有说什么,因为公输氏当众将自己族中一尊圣者斩杀了,并且不承认这是家族行为,她知道公输氏这么做的目的,如果公输氏赔付了,那就是真真正正在告诉各族,公输氏不如墨氏,如果只是私仇行为的话,代表公输氏并不知道这一件事,也没有给与支持,一切都是在公输氏毫不知情的状况下发生,败了就败了,虽然难听一点,但却是不会造成太大的损害,无数年来,公输氏弟子与墨氏器宗弟子征战不断,死伤时有发生,早已是见怪不怪。

    蜃楼灵女见三大声望离开,知道那十二倍赌注已经是要不回来了,将许道颜一行人带入到他们之前所修炼的那一片大堂,她轻叹道:“可惜,我无法向公输氏要那十二倍的赌注,他们会这么出尔反尔,我也想不到,这一件事我也只能够与你们说抱歉了。”

    “无妨,这样一来,公输氏的人名声也就臭了,以后想要打什么赌的话,还有几个会相信?”吴小白并不在乎。

    “你没事,我有事,娘的,本佛爷废了多大的力气,才弄死公输氏那三个孙子,人皇笔里面的浩然正气消耗到所剩无几,你们蜃楼作为第三方没有保证好我们的利益,这一件事不算完。”元宝理直气壮,看着蜃楼灵女,他骂骂咧咧地叫嚣着。

    蜃楼灵女听着元宝的话,知道这一件事是蜃楼做得不到位,她也有些为难,难道要由蜃楼来赔付,自古以来都没有这种先例,就在这时,突然一道意念从天而降,只见一道圣光涌入到人皇笔之中:“此乃一尊儒家圣帝的浩然正气,如今已蓄满人皇笔,也算是弥补你一些损失了。”

    “嗯?”元宝手握人皇笔,细细地感受一下,果然里面所蕴藏的儒家圣帝的浩然正气,无比纯正,能够与他的孔颉叔叔并驾齐驱,甚至还凌驾于其上,他郑重道:“那好,浩然笏板也需要,也帮我注满吧。”

    元宝脸皮很厚,但这一次的确是蜃楼做得不到位的地方,而且使得他们彻底得罪了公输氏,所以要让他们什么都没有得到,的确也说不过去,只见一道圣光从天而降,浩然笏板的浩然正气也在瞬间被注满了,元宝满心欢喜,因为一开始孔颉也只是在人皇笔以及浩然笏板上注入为数不多的浩然正气,只是给元宝保命用的,不想让他依仗这几件至宝,可以横行无忌,那样会让其得不到历练,如今这一尊神秘的存在帮元宝注满,也就是说,接下来元宝可以将浩然护板以及人皇笔的威力发挥得更好。

    这一尊神秘的存在显然不知道元宝背后之人的所作所为,无意间却是帮元宝注满了浩然正气,表面上元宝还一副有些不甘心的样子,但心里早已经乐开花了。

    蜃楼灵女将之前元宝一行人抵押的至宝,如数归还,在还给许道颜墨问天的时候,蜃楼灵女郑重道:“言武公子,不知你可否能够卖一坛墨问天给与我蜃楼?”

    “墨问天乃是墨家侠宗圣酒,岂能够用价值来衡量,此番拿出来做赌注,乃情非得已,如今既然无须做赌注,自然也不能够拿去贩卖,否则的话就是对侠宗圣酒的亵渎,还请蜃楼灵女见谅。”许道颜说得很郑重,他已经清楚了墨问天的含义,所以绝对不能够将墨问天会如此对待,之前那一战,也是为了墨家与公输家而战才拿出去做的赌注。

    蜃楼灵女见许道颜回答得诚恳,也就不强求了,只是一声轻叹:“这一次,赌公输氏胜的钱,有三万亿,其中一万五千亿圣币,是按照比例分发给那些赌你们胜之人,这一万五千亿,乃是你们的。”

    “多谢。”许道颜接过,一共有十五张晶芒闪烁的卡片,在上面有千龙齐舞,此乃蜃楼千亿圣龙卡,一张代表一千亿圣币,他每个人分发五张,众人平分。

    元宝很难得没有意见,不过他一个人吃下了公输氏三大天骄所有的积蓄,显然里面数额也不小。

    “这是千亿圣龙卡,乃是我蜃楼的烙印,可以整个鸿蒙起源通行,各大商行都会收取,你们尽管放心。”海市蜃楼,乃是一个畅通无阻的贸易核心,可容得下天下万族,也许对于寻常的修士,他们不会来海市蜃楼,但各大商会之人,绝对会来海市蜃楼,因为他们需要采购天材地宝,在这里的得天独厚,批量采购,赚取差价。

    “哦,那各大商会都会来海市蜃楼了?”许道颜问了一句。

    “这是自然,言武公子有什么疑问吗?”蜃楼灵女轻笑问道。

    “没有!”许道颜原本想要托蜃楼灵女将天海圣珠交给石蛮,但细细一想,又觉得不合适,既然自己想要送石蛮礼物,又怎么能够假手于人,未免也太没诚意了,况且的确也很久没有回幽州了,他想回去看看如今幽州演变成什么模样了。

    “好啦,小子,别问这么多了,在这蜃楼之中,宝贝极多,本佛爷要好好地淘一些宝物了。”元宝口水都快要掉下来了,他看向吴小白:“蚕妹妹蜕变好了吗?”

    “还在玄武之内。”吴小白内视玄武,只见一道白色的茧子溢出柔和的光芒,流散四方,一对洁白的蝶翼破茧而出,只见一名女子,身着白衣,黑发散落,眉心之中,烙印着一座宝塔,她的修长笔直,赤足点空,气息空灵。

    吴小白看得嘴角抽搐,看向元宝,许道颜也有一种难以置信的感觉,蚕妹妹竟然化成半人半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