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四百四十五章 惊天大秘密

    年轻一代都把幽州当成一处磨砺自身的战场,在这期间,匈族神朝,金族神朝,土族神朝,虎视眈眈,因为见天石公一直按兵不动,他们也没有人敢轻举妄动。 。

    田甜已经从母亲的事情跳脱出来,取而代之是对整个田氏家族进行肃清,她的成长孟尝君看在眼里,手腕越来越厉害,一大批的田家罪人被连根拔起,这一次的肃清对于田家来讲,可以说是伤筋动骨了。

    但是孟尝君的决心却得到了九州神朝各大势力的支持,黎民百姓都在为他而欢呼,田甜花了几个月的时间,将田氏内部清洗了一遍之后,主动请缨,率领田家精锐兵马,神武军前往幽州各大城平乱。

    田甜累积自身威望,孟尝君心中欣慰,虽然这一次使得田家受到前所未有的创伤,但这些毒瘤不要也罢,黎民百姓依旧非常拥戴田氏来治理幽州,这些年来,一切的改变都能够看在眼里。

    石云心怀孙灵,一直想着建功立业,提高自身,总有一天到中央神朝去提亲,这一次他历尽艰辛,九死一生,立下诸多战功,哪怕是天石公都有些惊讶。

    石蛮则是借这一次动乱,使得整个石龙商会得到前所未有的扩张,大乱之下,对于资源的需求越来越大,她与田甜两人有极好的配合,以及知道动乱旷日持久,所以积蓄并且向外收了许许多多战争必备之物,以相对实惠的价格销售给各大平乱兵马,使得石龙商会迅速成长起来。

    “混账东西!”在一处神秘之地,那是田山所逃离的地方哪个,他被一尊神秘的存在一巴掌抽飞了出去,浑身破碎,奄奄一息。

    “饶命……上尊!”田山心中万分惊恐,如今他已经没有丝毫的退路了。

    “本座辛辛苦苦布局这么漫长的岁月,没有想到却被你们这些蠢材毁于一旦,简直废物!”那一尊强大的存在,万分震怒,他看着水镜之上,整个幽州各地的动乱都被接二连三的镇压:“也幸好本座重要培养的各大心腹都没有妄动,否则的话,他们这一次也要被连根拔起了,这天石公的确非同寻常,他没有派兵镇压,而是暗中监察,就是想要让幽州动乱愈演愈烈,把所有人都给引出来!”

    “请上尊让我戴罪立功!”田山五体投地,心中颤栗,他没有想到,田甜一件事竟然会闹得如此之大。

    “好,你自己制造出来的麻烦,自己解决,杀了田甜还有田文,不得有误,这一次如果你在失手的话,应该知道会有什么样的下场……”那一尊神秘的存在,声音嘶哑,他一挥手,使得田山身上的伤势顿时好转,重获生机。

    “是。”田山连忙起来,转身离去,他一脸的愤怒,心里早就已经把田甜跟田文给恨透了。

    那一尊诅咒起源的上尊,看着水镜,他之前给与田山一定的权力可以号召一部分他所布下来的人,可以在关键的时候,制造动乱,转移注意力,但没有想到田山竟然没有好好使用这一股力量,使得他们暴露出来之后,没有发挥出太大的用处,还暴露出诅咒起源的信息,也幸好之前他早有准备:“田山这个废物,这样一来的话,对九州神朝动手又要延迟很长一段时间了,最好的时机都被他给错过了,嗯?天石公现在才想要出手收拾残局吗?什么!”

    水镜之中,只见天石公率领各大精锐,从天而降,开始朝着几个按兵不动的王城出手,没有丝毫的罪名,瞬间就开杀了,斧光横扫四方,擒贼先擒王,短短的一天时间之内,天石公横扫三大王城,使得那诅咒起源的上尊看得睚眦欲裂,他瞬间明白了天石公的用意,这几个月以来动乱之时,天石公让自己的人观察着诸多王城的动向,有的都做出了援助,有的也派兵去镇压,唯有这几大王城死守不出,并且还有传递出一些信息,看来应该是暴露被发现。

    “看来应该是有天巫殿的人出手了……”那一尊诅咒起源的上尊衍化出另外一面水镜看了一眼,果然有一道轮盘在幽州一处秘密之地运转,监控着一切,使的一切信息都能够被其所掌握。

    那一尊诅咒起源的上尊只能够看着自己辛辛苦苦布局这么多年在幽州的棋子,被连根拔起,他心中痛恨,全怪田山这个废物,将自己的计划打乱了一部分,之所以能够在幽州几大王城布下自己的耳目,培养这么多的存在,是因为幽州属于九州神朝最乱最不发达最经常发生战争,而九州神朝对于王侯将相的提拔从不看对方的出身,只要对方战功卓越,受黎民百姓的爱戴,就能够提拔,所以在这十几万年以来,他都在精心布局,使得偌大的一个幽州一半都有自己的人安插在其中,谁都没有想到,因为田甜这一件事,被法家顺藤摸瓜将自己的布局全部打乱。

    现在九州神朝的韩氏,商氏两家联手彻查,将整个幽州都进行严控监管,所有的人都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生怕自己出一丝的问题,不管有犯事没犯事全部都被查了一遍,扯出了一大批贪赃枉法的倒霉蛋,九州神朝的法家力度由此可见一斑,幽州原本就是要大兴的,所以这一次大乱也是在苏州皇室的预料之中,至始至终,皇室中人都没有参与其中,邪皇苏若邪对这一件事,只是冷眼旁观去对待,他相信天石公有能耐将这一件事情处理好,要知道这可是他极为看好的人。

    天石公出手快如雷霆,瞬间就将那一尊神秘的诅咒起源上尊的布局全盘打碎,没有留下丝毫的隐患。

    法家的人全力配合天石公,将这些人逮捕归案,想要从他们口中套出背后的人到底是谁,看到这一幕,诅咒起源的神秘上尊眼眸露出凶光:“想要从他们嘴里套出一丝的信息都别想了。”

    他意念引动,将之前所布下来的诅咒,都在一瞬间引发,远隔亿万里之遥,却使那些暗藏在那些人体内的诅咒瞬间爆发。

    诅咒的发动,也需要与天地之间的大道产生波动,任何一切的诅咒都是有迹可循的,邪皇之子,萧尘对此事,一直极为关注,他严密监控着整个幽州的大道波动,就在这一尊诅咒起源上尊展开攻伐的时候,他在第一时间施展雷霆般的攻伐,亿万道神光贯穿进一处神秘的空间,一层层禁制被瓦解,冲碎。

    诅咒起源的神秘上尊心头一震,没有想到自己躲得这么远,竟然还会被人给盯上,在第一时间他施展随身法宝进行防护自身,却被亿万华光给冲击得层层龟裂,他心头一震:“万华长河,邪皇之子萧尘!”

    念头还未升起,他就施展秘术进行远遁,想要逃离,然而就在这时,一道身影从天而降,上亿道剑光闪烁,组合成亿万剑光汇聚而成的长流,力劈而下,整片天地都在这一瞬间黑暗了,大片的空间被斩灭的支离破碎,这诅咒起源的神秘上尊面目狰狞,狂吼道:“欺人太甚!”

    “你发动暴乱,使我幽州亿万子民丧生,今日就拿你命来填补。”萧尘一身月蓝色的长袍,一对剑眉竖起,容颜冷傲,比起他父亲苏若邪的绝美亲和,他却是多出了几分冷冽与孤傲,他双手背在身后,只是凌空而立,但却给人感觉仿佛他是整片天地最锋利的剑,似乎都能够将整片天地给捅破:“落!”

    亿万道剑光冲击而下,将整片天地的一切空间全部封锁,让人根本逃无可逃,避无可避,这一计绝杀,哪怕这一尊诅咒起源的上尊承受下来,不死也要重创。

    “替死圣傀!”几乎在同一时间,在他体内冲出一尊玩偶,只见在这玩偶的上面流散出一股永恒的气息,形成独立的通道,丝毫不受剑光影响,只见亿万道剑光冲击而下,那替死圣傀层层碎裂,但它却也让那一尊诅咒起源的上尊从这一通道逃离,免受亿万剑光的攻伐。

    萧尘眉头一挑,想要撕裂那通道,那发现有一股永恒的力量从通道深处冲击而出,将亿万剑光撞得粉碎,两股力量碰撞,产生的波动一旦爆发开来,会使得无数生灵毁灭,就在这时,又一股力量从天而降,将这一股波动强强镇压而下,使得无数生灵躲过一劫。

    “你还是太强势了。”来人不是别人,正是邪皇苏若邪。

    “这一股力量,难道是永恒神庭的人?”萧尘没有正面回答,他嘴角溢血,刚才那一股力量乃是来自上位面的,寻常人根本不可能有这样的手段。

    “这个不好说,可能他得到永恒神庭所遗失下来的宝物也说不定,走吧!”邪皇苏若邪轻轻一叹没有多说什么。

    “看来有永恒神庭的人想要掌控鸿蒙起源,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相传在碧落起源有圣帝被永恒神庭的人抓上去,整个碧落起源人人自慰,接二连三都有圣帝境的存在失踪,难道永恒神庭也打算对我鸿蒙起源下手?”萧尘剑眉上挑,杀气腾腾。

    “闭关吧,唯有提升自己的实力才是王道,我去找鸿蒙圣帝与轩辕圣帝,商议一下。”邪皇苏若邪思忖片刻,这才做出回答,这一件事的确不得不重视。

    “……”萧尘看了自己这一个老爹一眼,没有多说什么,转身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