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四百五十一章 三大圣帝

    “慢着,既然这大罗圣星心有所争议,此物就该交由我万妖商会前來保管,你们之间要商议清楚才对,星运石也非寻常之物,岂能够说给就给?任何事情总要有一个说法与结论才好。”万妖圣皇淡淡道了一句,却让许道颜,吴小白,元宝心头大怒,这是明抢大罗圣星心还不够,并且连星运石都不想给,这万妖商会做事果然不是一般的狠。

    一开始星吒不想拿出星运石,是因为利弊不明显,如今话都已经说到这一份上了,他要是把星运石献出來,换得大罗圣星心,对于星妖一脉做出巨大的贡献,到时候他的实力将会被提升到前所未有的地步,所得到的资源也是不可估量的,并且在星妖一脉的地位会扶摇直上,这才是最重要的。

    在妖族之中,想要拥有极高的地位必须做出极高的贡献,在星妖一脉上想要获得巨大贡献实在太难太难,除了开创经法,术法,还有就是为本族做出重大的指引,一些建设性的后果,如今星妖一脉的发展已经到达了瓶颈,哪怕是圣帝境界想要带着星妖一脉有更大的突破都是极难的,更别说他一个小小的圣士了。

    如今万妖圣皇以及星悦都开口了,的确他这个说法也说得过去,反正他就想这样拼了,人总要给自己的未來拼一次。

    毕竟这三个小子实力都只在道神的境界,势单力孤,万妖商会如此之大,到时候传出去只怕也沒有多少人相信。

    “万妖商会要这般做事吗?”元宝的面容变得扭曲,很是狰狞,他手拿人皇笔,笑道:“如果是这样的话,人就要为自己所做的事情付出一点代价了。”

    许道颜保持沉默,元宝家大业大,背后有一大帮中央神朝的无上存在支撑,他与吴小白两个人比起元宝显然要差了许多。

    “人皇笔……”万妖圣皇看到元宝手中的宝贝,眼眸闪烁,顿了顿,道:“我对你们之间的事情,的确不太清楚,星吒如此说,也不是沒有道理,是非公道,你若觉得不公可以请人來主持公道。”

    在这万妖商会之内,不畏惧任何的圣帝存在,如果想要闹事,催动万妖圣塔就能够将其镇压,这是毋庸置疑的。

    毕竟万妖商会是妖族的一个大门户,一尊圣帝也难以抵挡一个大势力的力量。

    “星悦,我相信在你星耀阁之内,应该是能够回溯之前所发生的事情,毕竟我相信我兄弟与这星吒的气息必然还留存在星耀阁之中,你敢不敢衍化出來给大家看?”元宝冷声道。

    “我星耀阁一直将客人的秘密,作为最大的事情來对待,自然不可能用这种手段來窥探客人的,如果这样做的话,还有几个人敢來我星耀阁谈事?”星悦神色淡然,不以为意。

    “我现在只有一个要求,把大罗圣星心还给我,星华液的钱我会跟你算清楚,这一件事是什么样,你们心里很清楚,如果要把事情闹大的话,只怕对万妖商会是不会有丝毫的好处,不要怪我沒有给你们万妖商会余地。”元宝将语气说得很重,他老爹说过一句话,在外面,如果是同辈人把他打死,他老爹朋飞都不会有丝毫的理会,如果是老一辈人,甚至一个大势力來欺负他一个人的话,到时候哪怕动用整个玄宗的力量,也要把整个天给捅破。

    “公子此言差矣,我万妖商会向來做事公道,这一件事并非是我万妖商会之错,只不过你们与星吒之间,有所争议,我们只是为了让你们把这一件事情说清楚而已,避免出现什么不公的现象发生,影响到我万妖商会的名誉。”星悦一副置身事外的模样,万妖圣皇也是一个态度,这一件事如果许道颜一行人要跟星吒这个骗子扯皮的话,最后的结果是不管星运石还是大罗圣星心,都别想要了。

    “六百亿圣币,怎么能够买星运石呢?其实老夫说的星运石,乃是一件偶然所得,它能够有此价值。”星吒又从怀里拿出一块含有天地气运的一块星石,影响之力,微乎其微,这种石最都被称之为幸运石,凡人带在身上能够福泽一生,好事连连,但是对于修士却是一点用沒有。

    “可恶,简直就是欺人太甚。”吴小白沉声道。

    “哈哈,欺人太甚?笑话,老夫怎么会愚蠢到将如此贵重的大罗圣星心拿出來骗人?”星吒说谎就跟吃饭喝水一样,一下一变,许多人在一旁也觉得齿冷,不过此地大部分的人为妖族,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既然你要这么说的话,那我就请两个人出來主持公道吧。”元宝手中人皇笔一挥,下出了一道公字。

    片刻之后,九天万星震动,只见两道身影从天而降,他们的气息很是纯和,沒有给在场的人造成一丝的不舒服。

    “元宝,你又调皮了。”一道声音传來。

    “我被欺负了,你们要给我做主。”元宝尖叫了起來。

    “事情我们已经知道了。”另外一道声音传了出來,笑声爽朗。

    “万妖商会,不要让一个小圣皇出來当替死鬼,來个真正的主事之人说话。”第一道声音淡淡传出。

    在万妖商会深处,一道身影走了出來:“原來是中央神朝的天照与璇玑子,天机日夜繁忙,推衍鸿蒙起源气运起伏,怎么今天有空來我万妖商会啊?”

    天机…

    听到这两个字,万妖圣皇以及星悦脸都白了,如今在整个鸿蒙起源,推算之道,气运之掌,中央神朝的天机虽然算不上执牛耳者,但也是地位极高,万妖商会跟天机有极多的來往,都是事关机密。

    眼前这小胖子到底是何來历,一下子请出这样两尊圣帝境的存在,其实圣帝境的人物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这种精于推测天机之人,他们又无数的方法给别人找麻烦,就跟掌握风水奇术的圣帝一样,所以不到万不得已,不愿意有人会想要去得罪。

    “事情是这样的……”其中一道声音将许道颜以及星吒交谈的画面,以及他们所说的一切,包括他们当时内心的声音,都以无比真实地体现出來,星悦看到这一幕,如同见了鬼一样,天机果然如同传说一般,高深莫测,她的心情十分的紧张,刚才是她有意为之,如果处置下來的话,她必然是要承担重则。

    “原來如此,沒有想到这一位公子还真是宅心仁厚,果然是有人族大家之风。”那一尊万妖商会的圣帝赞叹道。

    “呵呵,此事依天妖圣帝來看,这大罗圣星心应该归属何人,如果你觉得应该归属万妖商会,那我们转身就走,绝对不停留。”一道声音轻飘飘传了出來,但是会引发的后果可想而知,得罪两尊天机的最高首脑人物,太不划算了,尤其是以后在推算一到上,万妖商会休想与天机有所往來,并且会受到极大的排挤,因为天机的威望极高,所说之言,如九鼎泰山,绝对无虚,此人乃是天机巨头之一,天照,曾经为轩辕圣帝的师兄。

    “此物自然是归这位小友的。”天妖圣帝在第一时间做出回应。

    “星吒与星悦,两个人居心叵测,该如何处理,至于万妖圣皇作为一个万妖商会的执掌者,态度却有失偏颇,这是你万妖商会内部之事,我们就不便干涉。”这时,天机的另外一尊巨头,璇玑子也开口了,万妖圣皇的确对事态也一无所知。

    星悦脸色一片苍白如纸,吓得浑身发抖,她连忙道:“属下知错了。”

    “就听候这一位少侠的发落吧。”天妖圣帝看向许道颜,只有这样做才是最合适的。

    “这星吒满口谎言,骗我入局,算是自食苦果,原本我不想多做计较,但他后面却苦苦相逼,得寸进尺,就拿星运石作为赔偿吧?天妖圣帝,你觉得可以吗?”许道颜看向那一尊万妖商会的至高存在。

    “可以…”此言一出,星吒面如土色,一口血直接喷了出來,眼前一黑,晕了过去,自己骗人一辈子,却沒有想到,竟然会落得如此的下场,对他來讲这一场打击实在太大了。

    “至于星悦……”许道颜刚刚想说什么,就在这时,一旁的侍女出來求情,正是那一位不忍许道颜受骗善意提醒的侍女。

    “公子,阁主虽有错,但还希望公子能够从轻发落,要杀要剐,奴婢悉听尊便。”那女子跪下來,也是星妖一脉的弟子。

    “这姑娘心胸正直坦荡,有大担当,身为一个之主就该有如此胸怀,星悦心怀鬼胎,只怕继续当星耀阁主也是对万妖商会沒有多大用处,我与这为姑娘素未谋面,她却能够善意提醒,可见其为人,值得信赖。”许道颜看向天妖圣帝,道:“不过这是万妖商会内部之事,我不便参与,只是说出自己的想法而已,星悦的话,既然这姑娘求情,我就听她的。”

    小辈之事,很少能够引得三大圣帝齐齐出现,今日这一件事,注定要在玄妖禁门之中传來,天妖圣帝一声轻叹:“这位少侠所言,允了,万妖圣皇关禁闭,思过八百年,不知天照,璇玑兄可否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