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四百七十九章 星帝

    许道颜凌空而立,五大神道凝聚,他依旧沒有避让,一拳击出,圣雷灵本源之力翻滚,五大意志,五大神通凝聚,五行乃天地之始,万物属性,循环相生,生生不息。

    两拳对碰,卷起了惊涛骇浪,神道波动横扫四方,逼迫得一些圣者境界着人都不得不远远避开,许多在周围的人被余波扫中,连连吐血,仓惶逃窜。

    许道颜不动如山,在他五脏之中,五大道神少年,意气风发,眼眸清亮,似可辟杀天地万邪,他们无惧一切,并且众志成城,五大圣物意志融入其中,使得五大神道的力量,更加的强大…

    几乎在这一瞬间,五大圣物的力量涌入神道之中,这一股强大的圣韵使得天罡帝子有一种不可抗力的感觉,但他依旧调动三十六天罡星的力量同时降临,硬撼住许道颜这一击,但对他的消耗却已是不小,然而许道颜却是气定神闲,呼吸平稳,体内的力量似乎一波强过一波,朝着他冲击而來。

    他心头一震,感觉似乎许道颜体内隐藏着一尊怪物,两者力量碰撞,但却能够细微地吞噬他的力量,并且能够从自己的本源之处抽离,这让他内心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惊恐,他知道在这般耗下去,对自己是大大不利的,许道颜的五行神躯大成,如今的抗性,强大得无以复加,《黄帝天经》的力量开始体现出來了。

    许道颜终于明白,老乞丐所说的,只有让自己活着,提高自己身体的抗性,才是最重要的,这是天地间最万人敌的术法。

    天罡帝子抽身而退,他并沒有受到太多的伤,但他却发现自己无论如何都伤不了许道颜,而在许道颜体内深处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却可以从他的生命本源当中抽取出力量,据为己有,这一战已经沒有丝毫意义了,如果持续下去,对自己弊大于利,他咬了咬牙,道:“我认输,你们可以前往星空大葬了…”

    “……”星悦沒有想到,竟然连天罡帝子都不是许道颜的对手,要知道天罡帝子的实力可是非常的强大,所能够调动的天罡星之力,也不是寻常人能够抵挡的,然而许道颜竟然可以完全抗衡下來,如果不是她亲眼所见的话,根本是不会相信的,事到如今,她知道也沒有更好的办法,的确自古以來,一旦能够在星妖殿神之境界,打遍同代无敌手,就有资格可以进入到星空大葬之中。

    许多观看的人,感觉天罡帝子明明与许道颜势均力敌,但为什么天罡帝子会突然间会认输,太让人匪夷所思了。

    星悦也沒有看明白,但她知道,天罡帝子认输,必然是有他的道理,但星悦深知,天罡帝子有一招绝杀,沒有施展出來,并不算尽全力,当然那一招绝杀一旦施展出來,只怕连天罡帝子自身也都会牵连其中,在这种场地比武,终究还是给天罡帝子不小的限制,利弊皆有,不过如今说什么都沒有办法了。

    在一旁的地煞星帅,似乎从许道颜与天罡帝子这一战之中,领略到什么,他输得口服心服。

    “进入星空大葬,只怕你还沒有这个资格让我们进去吧?你刚才所说的是否属实,还只是想要引我以你一战的谎言?”许道颜看向天罡帝子,这一战,多亏了有自己体内那噬命圣祗的力量,在无形之中,对天罡帝子产生巨大的压制,否则的话,打起來只怕还会有不小的消耗,他也能够感觉得到,天罡帝子还有绝杀手段沒有出來,只是他不愿意施展而已,毕竟只是一场切磋,谁都不愿意因此搭上自己的性命。

    “我自然不会去欺你,这个不成文的规定,已经很久很久沒有人打破了,曾经在几千万年前,有一名姓歧的人打破了,自那以后,也有不少人來挑战,几乎一一都败了回去,如今的话,只怕得先禀报现任星帝才行,经过她的同意之后,会派人來接你们进入星空大葬,那个地方我们都沒有资格进入。”天罡帝子感叹道。

    “我觉得想要打败星妖殿一大境界无敌手,百家圣地十公子都能够做到吧?”许道颜知道自己说出这话很不客气。

    “但是能够像你这般,跨越两个大境界无敌手的却是沒有多少,至少我是输得心服口服。”天罡帝子也明白许道颜的话,知道他沒有什么恶意,的确以自己的实力要与百家圣地十公子一争高低还是有不小的难度,他看着许道颜:“已经有人将这一件事禀告星帝,不久之后,应该就会有消息了。”

    许多星妖殿的族人,虽然心里都很不舒服,但许道颜的实力,的确是强到让人口服心服,别的不说,要知道天罡帝子可是高他两个大境界,他却依旧能够应付自如,只能够说明身为道身的许道颜,真的是强到让人难以想象的地步。

    妖族的生存法则就是弱肉强食,强者永远都是受人敬畏的。

    有人族年轻人,挑战星妖殿年轻一代,从消息传开,就有星帝殿的强者关注了,许道颜的确是如假包换的道神境界,只是体内温养诸多圣物,所修炼的经法也都是强横的逆天,谁都知道那必然是整个鸿蒙起源最为顶尖的经法,或是与永恒神庭相关,虽然不是很愿意让许道颜一行人进入到星空大葬,但这也是沒有办法的事,毕竟输了就要做到,这是星妖殿一脉列祖列宗传承下來的规矩,谁都不敢去破坏。

    “可惜,圣星之子已经踏入了圣之境界,不然的话,让他迎战此子,必胜无疑。”一名女子的声音传出,她乃是星妖殿中的太上长老,虽然许道颜的战力强大,但还沒有到达真的那么无敌的地步。

    “既然事情已经发生,就应该执行,我倒是想要见识一下,他是否能够超越同时期的圣帝境存在。”一名老者嘶哑道。

    “也罢,就让他们进入星空大葬之中吧,以免让外人嘲笑我星妖殿输不起,星剑,你去带路吧,他们的实力都很卑微,也翻不起什么风浪來,告诉与他们同行的星妖族人,让她好好监视着他们,不要出什么问題,毕竟玄宗之子,非同寻常,如果不小心监视的话,一旦发生什么意外,跟玄宗宗主不好交代。”最后,一道声音传了出來,乃是现任星帝,她至始至终都在看着许道颜与诸多星妖殿一脉的年轻弟子一战,她自问哪怕自己在与许道颜那一个境界,两个人只怕胜负都在五五之间。

    “不过有一点,我始终不明白,为何天罡帝子会主动认输?他明明还留有余力…”那一名即将要为许道颜一行人带路的老者开口了。

    “那少年体内,有一股属于圣祗的力量,可吞噬人的生命本源之力,使人衰老,每一次力量的碰撞,那一股力量都能够细微地抽出天罡帝子的生命本源,他知道再战下去,对自己有害无益,就停止了,此人不像正统的人族传承,这种手段被人族视为邪恶,他的背景只怕不一般,这样的人要是出现在人族之中,必然是会被口诛笔伐的。”现任星帝,重伤了照顾星葵的两尊老仆的女子,时隔一段岁月,她已经将此事淡忘了,自然不会产生太大的联想。

    “是。”那被称为星剑的老者,眼眸深处有一种说不出的震惊,难怪许道颜会如此的强大,竟然有人能够历经圣祗的侵袭而不死,尤其还是在道神境界,简直太让人匪夷所思了,现任星帝之所以会答应,也是不想让许道颜身后的人诟病。

    毕竟是星妖殿的人发起的挑衅,此事的话,怪不得许道颜,殊不知,这一切都是他故意给自己设下來的一个局。

    星剑化为一道华芒,降临在这星帝城最中心的上空,淡淡道:“星帝有命,人族少年跨越两大境界,打败我星妖殿诸多年轻一代,特允他带人进入星空大葬之中,向历代圣帝发起挑战,寻自身机缘,同行者请站出來。”

    星吒沒有站出來,他缩进了人群当中,在这种时候他是不适合露脸的,星葵也选择沒有站出來,然而星剑却盯着她,一道意念融入到星葵的识海当中:“星帝有命,你在暗中监视他们,不得有误,此乃我星妖一族帝子的职责,知道了吗?”

    星葵这才站了出來,许道颜淡淡道:“她乃是帮我们带路的侍女,并非与我等同行的好友,不必随我们进去。”

    “呵呵,无妨,既然你们都是同行的,就由她一路给你们指路,星葵虽然年纪轻轻,但对于星空大葬并不陌生,也是怕你们在里面出什么事,有她在,老夫也能够省心许多,毕竟星空大葬之内,有诸多凶险万一出什么事,会让外人以为我星妖殿心胸狭窄输不起,抹杀人族天才,那罪名也就大了。”星剑呵呵一笑,他也不想一直跟在许道颜这些小辈的身后,星葵的实力在圣贤境界,若是有什么图谋不轨的地方,足以对付他们,并且星葵与他们事先就相识,会合适一些。

    许道颜等的就是这一句话,看來对方应该都沒有怀疑星葵的身份,这才让他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