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四百八十四章 天河赐三宝

    在星空大葬之中对战,毫无疑问,天河圣帝占据了地利,并且以天河神道形成领域,对于许道颜的五行神道压制自然是不言而喻的,这一种细微的差别,也只有许道颜才能够感受得到,所以他才会想要去撼动天河神道所形成的领域。

    五行神道阵虽然强大,但是对于自身神道的消耗也是巨大的,因为必须通过五大神道的力量,去凝聚出一个属于它们独特的领域,不过对于许道颜如今的五脏中的道婴來讲,还是不成问題的,它们体内积蓄量之大,远远超乎寻常人的想象,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早就被天河圣帝给耗干了。

    天河圣帝连连攻伐,却感到越发的无力,尤其是许道颜领域自成,那临时成形的五色华盖使得他拥有极强的抗性。

    许道颜不动如山,固守原地,他发现再也攻不进去了,体内的神道不停地在消耗,天河圣帝的形体越來越虚化,他一身蓝衣飘荡,神态平静,终于停止了攻伐,看着许道颜摆出严防的姿态,他很是叹服:“孺子可教,我输了,你们几个人随我來吧,想不到还能够与这样的人族新秀对战,真是有幸。”

    现任星帝看着眼前这一幅画面,神色说不出的复杂,沒有想到竟然连天河圣帝都输了,原本他可以赢的,可是许道颜却通过他的压力,在战斗之时连连领悟,举一反三,最后反败为胜,这一切看起來好像梦幻,实在太让人匪夷所思了。

    只见那埋葬着天河圣帝的星辰,有一道门户衍化开來,圣帝的意志既然邀请他们进入其中,自然不会有什么危险,接下來,现任星帝想要看到什么,是根本不可能的事,因为那是属于天河圣帝的领域。

    天河圣帝的墓葬的核心,极为简洁,一座大殿,有四柱顶天,一具以圣星石形成的古棺,静静躺着一尊圣帝的尸身。

    星葵不可抑止地哭了起來,她跪在天河圣帝面前,将两尊老仆所遇到的情景告知天河圣帝:“他们都是为了保护我而死……”

    天河圣帝早就看出了,星葵乃是他所留下來的血脉,只是都沒有表现而已,他的意志來到星葵的身前,道:“怪我将你的身世隐藏,只是你母亲的身份太过特殊,我只能够将你的血脉压制,不能够去看你,一切皆是我的错。”

    此刻,天河圣帝的形体,宛若真实,他來到星葵的面前,轻轻抚摸着她的长发,星葵跪在地上,泣不成声,以星妖族的礼仪向天河圣帝行礼,她一言不发,只是不停地哭泣,许道颜,吴小白,元宝都退到一旁,这种画面,终究是让人伤感的。

    天河圣帝生前受过极重的伤,残留下來的意志,所存的力量只怕也不多,等待了这么漫长的岁月,终于盼來了自己的女儿,他静静地看着星葵:“为父想要跟你说的话,太多太多,可惜留给我们的时间太少太少了,只怪我都沒有好好陪过你一天…”

    天河圣帝一指点在星葵的眉心之中,这些年來,封印在星葵体内深处的力量,一瞬间土崩瓦解并且融入到她体内,将其血脉之力唤醒,除此之外,无数记忆的涌入,让星葵神色掩饰不住的震惊,沒有想到自己的身世,竟然如此的复杂,难怪自己的父亲不肯公布自己的存在,并不是因为天河圣帝与外族女子在一起,而是因为她母亲的身份特殊,如果被人知道她的存在,很有可能就会被人扼杀,并且连天河圣帝都很难去阻挡,星葵双拳紧握,眼眸中热泪滚滚,她从來沒有像眼前这一刻,如此脆弱过,只有在自己的父亲面前,才有资格去脆弱。

    天河圣帝轻叹道:“往事不可追,要把握好现在才是真,星葵,这些是我要告诉你的,以后的路要你自己走,为父沒有办法像其他人的父亲一样,给你护航。”

    “知道了,爹。”星葵呜咽颔首道。

    天河圣帝嘴角扬起一丝微笑,哪怕是一方圣帝,名震天下,星葵的一声爹,让他脸上的线条变得柔和与温暖。

    他看向许道颜,神色有些复杂:“年轻人,你所修炼的经法与永恒神庭有密切的关系,也许你有一天,能够飞升到上面,你打败了我,当日为了抵挡住那一剑之威,许多重宝都毁了,我已沒有什么能够给你,此物乃是你人族的东西,是一卷《古帝阵》,不知道是否完整,在上面有你人族圣祖的封印,我身为外族,不敢将之破坏,此阵图已有灵智,见我对其敬重,故而赐我三大古阵,受用终生,你能够在与我一战当中,当场领略并自成阵法,可见你与其有足够的缘分,我就将此物还给你人族了,望你能够好好善用他,造福天下众生。”

    只见在那一道放置着天河圣帝的古棺当中的古老经卷,落到了他手中,他双手碰着《古帝阵》将其交给许道颜,哪怕是他已到达圣帝之境,依旧表达出对此经卷的郑重。

    “多谢天河圣帝…”许道颜双手收下了这《古帝阵》,他知道此物必然极为珍贵,回去九州神朝找天石公,必然有解开封印的方法。

    在一旁的元宝眼睛都红了,他尖叫道:“此物乃是无上瑰宝啊,相传当时人族还未有诸子白家的流派,各个部落,在鸿蒙起源四处挣扎,率领着族人,统御四方,占据领地,各自称帝,能够在荒乱混沌的世界之中,自成部落,自成一帝都极为非凡,他们都衍化阵法,强大本族,或是固守,或是攻掠,相传有人将当时各部落的古帝所精心布下來的阵法记录下來,不过已经失传了,沒有想到竟然为天河圣帝所得,现在传承到你的手上,小子你要发达了。”

    元宝口水都要流出來了,但他知道这是许道颜的东西,不属于自己,这《古帝阵》也不适合他。

    许道颜心情十分激动,天河圣帝看着他,感叹:“只可惜,我生得比你早,我们若能够生在同一个时代,必是至交好友,也能够共同使对方进步,道颜,这一生最重要的就是找一个亦敌亦友的对手,会对你这一生有极大的帮助…”

    “受教了,我将谨记于心。”许道颜接过这一《古帝阵》,看起來十分的古朴破旧,但他知道,在这里面,蕴藏着无上瑰宝,是任何天材地宝都无法衡量的。

    元宝看着天河圣帝,咧嘴一笑,道:“天河圣帝,你问你女儿,我对她如何,我可是给她不少照顾,你的意志所残留的力量已经不多,肯定不能够分神保护她,我以后替你保护她,你看你这里有沒有什么宝贝,跟风水奇术有关的,能不能够送给我啊?保护费总要给一点的,你说是吧。”

    吴小白在一旁,听得眼角狂跳,双手忍不住抽搐起來,这元宝也太不会说话了。

    天河圣帝不以为忤,知道元宝性格直爽,坦然,他淡淡一笑:“你们既然都能够來到此处,就证明与我有缘分,自然都会有属于你们的一番际遇,你在风水奇术一道上的根基与造诣非同寻常,我给不了你什么,有你也未必能够看得上,但我游历鸿蒙起源无数个岁月有一些地方尚未被人发现,有强大的天生风水奇局,你可以去学习观摩一番,此为我烙印下來的《奇地录》,只要跟着上面找,都能够找得到地方的,我都有详细的记载一些需要注意的地方,你回头可细看。”

    一卷图文落到元宝的手中,把他高兴得差点跳起來,他仰望穹顶,泪流满面:“多谢天河圣帝,你简直比我爹对我都要好,如果你还活着,我一定认你当我的干爹…”

    天河圣帝哑然失笑,他看向吴小白,道:“我曾经在一座古老的洞府当中,发现了一些残骸,后來才知道,其中有几片龟甲,乃是在很久很久以前,玄武一脉的无上圣祖所留下來的,被人炼制成机关,异常珍贵,上面还刻画着一些古老的墨家铭文,想必是你墨家圣祖,以其为核心,打造出一尊最初代的机关玄武,只不过年代久远,太过破旧,并不完整,你若不介意就将其送于你,原本我也想把此物送给墨家,但师出无名,并且妖族与人族尚有诸多芥蒂,此举一出,未免会使得其他众多妖族心生不瞒,给星妖殿诸多树敌,所以我就一直流在身边了。”

    吴小白闻言,激动得无以复加,他曾经听自己的师父说过,墨家极老一辈,被称为墨玄巨子,他曾经想要打造出一尊特殊的玄武,但是失败了,因为太难炼制了,最后沒有办法,只能够退而求其次,留下了次一等的玄武图纸,留于后人,而他专心研制想要突破,炼制那一尊无上机关玄武,但自那以后就再也沒有出现过,不管自己能够得到的是失败品,还是因为时代太久远而破旧,都是无上瑰宝。

    “多谢天河圣帝…”吴小白十分敬重,躬身行礼,他心情欣喜若狂,自不待言,这太贵重太贵重,是墨家器宗世世代代的人都想要得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