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四百八十五章 星帝兮瑶

    天河圣帝引出偌大的第一代玄武残骸,单单只是散发出來的气息,就完全不一样,哪怕是吴小白的玄武,比起它都犹如云泥之别,这是一种从本质上所透露出來,给人的感知就是如此,天差地别。

    “此物虽然破旧,但所蕴藏的力量非常强大,寻常空间法器难以承载,这大罗圣镯才可以。”话音一落,天河圣帝他看向许道颜手上的圣镯,用目光去征求他的同意,吴小白连连点头,东西给他跟给许道颜都是一样的,见如此,天河圣帝这才将自己所得到的第一代玄武的残骸,引到许道颜的大罗圣镯之中。

    如今吴小白都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想要找一个地方去好好研究一下,他想要打造出一尊墨家独一无二的至尊玄武。

    许道颜心中一叹,身在其位,便是如此,自己的父亲为什么会叛出许氏家族,就是因为他不想自己做一点事,都要受到自己身份的限制,如果当年天河圣帝将第一代玄武还给墨家器宗,固然能够与墨家交好,但毕竟这是在妖族的地域当中,他会得罪更多的妖族,使得星妖殿的站位变得尴尬,影响到全族,毕竟他星妖殿之主,要考虑的问題太多太多了,一举一动都能够影响到很多人。

    “不必多谢,诸位今日能够來此,就是与我有缘,有几句话,想要对你们说,也算是临终之言。”天河圣帝的形体开始虚化,想來传授给星葵诸多东西,对他來讲,消耗巨大,如今大限将至。

    “爹…”星葵知道,天河圣帝就要从她的面前消失了,但她不敢打扰,只是默默流泪,静心聆听。

    “我这一生,从无到有,从弱到强,以自身一力,历经无数苦难,得天地福泽,到达圣帝之境,一生以振兴,守护星妖殿为己任,不敢有一日之懈怠,这些时日,沉寂在这墓葬之中,日夜反躬,自问不曾虚掷一日,对自己,对星妖殿的芸芸众生,也算是有了交代,所遗憾者,因势单力孤,对发妻身陷囹囵却不能去拯救,爱女降生我却不能去陪伴她一天,生前我不敢有只言片语,死后希望星葵能够解我心之隐衷。”天河圣帝言语淡然,嘴角却噙着一丝的苦笑,星葵呜咽抽泣得更加厉害,她沒有半句言语,只是站着静静地听。

    “哪怕成就圣帝之境,亦不能万事如己所愿,本想渡永恒神庭大劫,寻求突破,以救出一生挚爱,不曾想却陨落,留下发妻爱女,使得一路追随自己的人痛心疾首,人生有太多太多要做的事,一旦消亡,就要辜负很多人,故而希望你们能够好好珍重,对于心中所爱之人,要不留余力去守护,沒有比她们更加重要……”天河圣帝的形体,从有到无,最后消失在众人的面前,只见一道门户出现在许道颜一行人的身后。

    星葵跪在地上,抱着许道颜大声哭泣,他也只是静静地任由星葵去发泄自己内心的情绪,天河圣帝能够自主的意志,只怕再也不会出现了,只留下冥冥之中,守护星妖殿的力量,许道颜轻抚着星葵的长发,道:“能够与自己的父亲见上最后一面,已是万幸,死者已矣,他的逝去,就是你新生的开始,不要辜负他对你的期望。”

    星葵将许道颜抱得更紧了,他不再多说,任由星葵去哭泣,她一个人熬了这么多年过來,也是很不容易,哪怕到达圣贤境界,在她心里始终有一处最柔软的地方,修炼者人虽然强大,但也都是有自己的感情,在这一刻,她只想尽情的去发泄。

    过了一段时间,星葵的心情这才慢慢平复了下來,她的眼泪蒸发化为星芒流散四方,神情平淡,好像什么事都沒有发生过一样。

    许道颜一行人临走之时,向那一尊沉寂的王者行了一礼,这才转身走向那一道门户之中,星葵知道,这一离开,除非是有朝一日,她能够成就现任星帝,否则的话,绝无可能再踏入此处,在这一刻,她心里已经暗暗做出了决定,天河圣帝沒有做到的事,她要替自己的父亲去做到,被困的母亲也要将其救出來。

    许道颜知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等到离开了星帝城,到时候再与星葵问个清楚,看她有什么其他的决定。

    现任星帝看着许道颜一行人从里面走了出來,也十分好奇他们到底从天河圣帝那里得到了什么,在星葵的带领之下,他们很快就走出了星空大葬,并且降临在星帝城之中。

    原本他们应该就此离开,但是当日的老者星剑却出现了,他看着许道颜一行人,嘶笑道:“诸位公子,星帝想要见你们。”

    “那属下先告退,在外等候诸位公子。”星葵躬身一礼,退了下去。

    星剑此刻也就沒有挽留星葵了,接下來所要谈的事情,事关机密,许道颜也不好去留星葵,淡淡对着老者道:“请带路。”

    元宝与吴小白此刻根本是一点心思都沒有,他们都想要看自己所得到的宝物,想要去好好研究一番,但毕竟是现任星帝的要求,也不好拒绝。

    星帝殿非常的复杂,里面通道有无数,如果沒有人带路的话,很有可能进得去就再也出不來了。

    星剑带着许道颜一行人,穿过一道又一道的门户,最终來到一片星空之中,在这里,星光照映四方,明明脚下是一片星河灿烂,但众人却能够隔空踏地,放眼望去,在不远的地方,有一道以圣星之石炼制而成王座,上面坐着一名女子,她的容颜妖异,可以称得上绝美,身上披着薄薄的星纱,诱人的若隐若现,呼之欲出,她站起身來,看向许道颜一行人,淡笑道:“沒有想到,人族竟然有如此优秀的存在,那一场与天河圣帝的决战,当真精彩。”

    “这也要多谢星帝给我们这一次机会。”许道颜语气平淡,似乎对星帝并不是很热衷,哪怕她是一个绝世大美女,但当他知道眼前的女人做了极其卑劣的事,许道颜从内心就对她沒有丝毫的好感,就算对方是一尊要向自己伸出橄榄枝的圣帝,也不例外。

    “道颜公子似乎对我有些芥蒂?”现任星帝,名为兮瑶,她虽然实力不济于天河圣帝,但不代表她一无是处,许道颜的表现,她一眼就能够看得出來。

    “萍水相逢,从无见过面,谈不上什么芥蒂不芥蒂,只是不喜欢拐弯抹角,有话请直说便是。”许道颜眼眸之中,毫不掩饰他的敌意,毕竟他乃是许氏家族追捕的重犯,兮瑶能够知道他的名字,想必也是在暗中监视,听到了他们的谈话。

    “看來道颜公子这些人被人追杀得很苦,会对我心存芥蒂也是理所当然,你们进入星空大葬,我们自然也要全程关注,不然的话,有什么闪失的话,我不好对族人交代,还请不要介怀,除此之外,还请你放心,如今你既已经答应与许氏家族的约定,我们自然也不会对你有什么不轨的行为,只是觉得你们年纪轻轻,却如此了得,由衷敬佩,想要结识一番而已,希望我们能够曾为朋友。”兮瑶身为一尊圣帝人物,却能够亲自折腰结交,这倒是让许道颜一行人都感觉到很意外,也不知道有什么目的。

    “哈哈,兮瑶星帝愿意跟我们当朋友自然是好,不过正如道颜所说,有什么事就直说吧,我们还有要事,不便久留。”元宝笑了笑,他很想知道这兮瑶的目的到底是什么,难道她已经观察出什么端倪了?

    在一旁的太上长老对于许道颜与元宝的表现,都皱起了眉头,竟然敢这么跟兮瑶星帝说话,简直就是大不敬。

    “元宝公子还真是快人快语,也沒有什么,星空大葬乃是我星妖殿历代圣帝埋葬之所,前些时日,你在墓葬之中曾经提过,你父亲也许会对星空大葬感兴趣,我也有些意向想要请玄宗出手,來布置星空大葬,使得风水奇局能够福泽我族更多的子弟,当然此事有待商榷,若你父亲有意向请告知我一声。”别人向來都会愿意跟兮瑶多交谈,她沒有想到今天跟这几个人交谈,所受到极冷的待遇,她也就不多强求了,便说出自己最终的目的。

    元宝闻言,眼前一亮,嘿嘿一笑道:“这就好说了,等我的消息吧,可以的话,到时候我自然会告诉你。”

    许道颜颔首,拱手一礼:“若星帝沒有其他事的话,我们就先告退了。”

    “好,那我不便多留,星剑,送客…”兮瑶莞尔一笑,拂袖转身,长发及腰,随风飘动,心中极冷,眼眸微微眯起。

    星剑沒有料到眼前这几个年轻人竟然敢以如此的态度与兮瑶说话,但他也不能够多说什么,毕竟是兮瑶有求于人,要是把事情给弄砸了,就不太好了。

    星葵在星帝殿外等待,很快许道颜一行人就出來了,她心中松了一口气,还怕他们出什么事,谁都沒有多说什么,一起回到了星帝城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