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五百零九章 大德圣光

    自许道颜的四周,一颗颗满月起落沉浮,剑气吞吐,光芒将八方照得犹如白昼,让人睁不开眼,冷冽的气息让人不由自主感到心惊胆战。

    他深吸了一口气,保持着前所未有的冷静,体内的五大神道不停引出,自这一座皇城之中,那些星魂烙印吞吐着淡淡的光辉,之前许道颜并沒有将自己所掌握的领域完全施展出來,还有所保留,他沒有想到,一直都在试探的月恒一下子杀心暴涨,失去了他原本所该有的冷静。

    许道颜多多少少能够体会,天河圣帝是一座高山,哪怕是剑月圣帝只输给他一招半式,但输了就是输了,剑月圣帝一生潜心修炼,就是想要战胜天河圣帝,然而自己却战胜天河圣帝年轻时,再加上妖月殿他也树敌颇多,众人议论纷纷,将矛头对准月恒,一下子就引爆了他心中的戾气。

    只见九天之上,万星的力量被勾动,与许道颜的少帝领域交相呼应,使得少帝领域的防护能力提升了不少。

    这让许道颜有了些许喘息的机会,他立即凝聚出五行禁卫,再度支撑起巨大的五色华盖,这一次,从五大殿堂之中,走出了五尊少帝,他们手握五大圣物其形,坐镇其中,让整个皇城变得越发的巩固,已经有一座皇者的气息初显。

    现任月帝看着眼前着一幕,心头一震:“此子所凝练出來的领域,竟然如此的强大,其中的布局,更是精妙,可见其目光之高远,传承底蕴之浓厚,在其背后必然有了不得的存在,这等领域力量一旦等他成长起來,将会非常可怕。”

    在一旁的月将,也不由得眉头紧皱,远远地看着许道颜所形成的神道领域,他都能够想象得到,许道颜一旦到达他们这一个境界,实力会强大到何等地步,简直太让人匪夷所思了,自古以來的人族少帝,也很少听说过有这等天赋的:“看來这一次月恒只怕是凶多吉少了,那月眼可是非凡的存在,只有无上月灵才能够赐予,到时候落到外族的手中,只怕对我妖月殿不利。”

    “放心,月眼不是每个人都能够将其炼化的,到时候大不了我出面用其他的至宝,跟此人族少年换回月眼就是。”月帝显然对于月恒的输赢并不在意,似乎还更希望他输,这样一來他就可以光明正大得到月眼,虽然对于现在的他來讲,意义已经不大,但他却可以留存起來培养下一任的月帝。

    月眼是可以伴随着一个人的成长而提升的,只不过代价就是那一个人提升境界会变得更难,并且平时所需要消耗的天材地宝只会更多,因为很大程度上要去滋养月眼,而月眼要吞噬的天材地宝实在太多了。

    月恒看到这一幕,眼眸一冷,他心中惊叹于许道颜的造化与悟性,深知绝对不能够给许道颜缓过來的机会,再度全力催动二十四道圣剑,每一次催动对月恒來讲都是一个不小的消耗,毕竟他对此阵还不是很熟悉,无法运用到如臂使指的地步,但这已是他能够掌握的威力最强的剑阵。

    二十四道圣剑冲天而起,二十四轮满月齐动,只见剑华劈在许道颜的领域之上,五大少帝手持圣物,指挥着各自的五行禁卫,使得他们的力量更具备凝聚力,五色华盖神光大放,在上面出现了五行圣物的烙印,使其变得更加的坚固。

    轰…

    惊天动地的轰鸣之音,不绝于耳,只见许道颜的少帝领域剧烈地颤抖着,那一道加固之后的五色华盖依旧难以抵挡剑海闻月声的凶威,表面出现了一层层的裂痕,虽然沒有像之前那般瞬间被粉碎,但却已有剑气倾泻而出,只怕无法承受太久了,如果许道颜沒有掌握五行神道钟,以钟波抵抗月声的话,只怕已经受到重创了。

    许道颜深吸了一口气,此刻已是万般危及了,但他依旧不动如山,心中沉寂,他感觉自己好像被逼到绝路的皇者,独守着皇城。

    那些五行禁卫身躯破碎,使得五色华盖的力量大减,他不停地调动着体内的五大神道,融入到此少帝领域之中。

    这一场攻坚战,打得极为辛苦,他以意念引动五行神道钟发出浩瀚钟鸣,不绝于耳,让五行禁卫的士气大振。

    轰…

    月恒再度引动一击,二十四轮满月在剑海之中,被高高托起,正所谓剑海生满月,二十四道圣剑的威力被再度提升到一个高度,狠狠地劈落在少帝领域之中,那被刚刚修复的五色华盖,瞬间被撕裂开來,摇摇欲坠。

    整个少帝领域都被撼动了,那一尊尊五行禁卫发出一道道惨嚎之音,许道颜嘴角溢出一口血來,但他的心始终沒有发生变化,曾经面对天河圣帝的时候,再大的困难都挺过來了,此刻面对月恒,他自然也不会被影响到自己的心境。

    在他体内的天晶血泪华芒流动,他突然想到田甜曾经教他的一句诗,那是描写刺家荆氏的圣祖,风萧萧兮易水寒。

    他此刻面对如此的绝境,心中竟也能够与此诗产生共鸣,自他天晶血泪中,一股属于水寒圣灵的力量,伴随着许道颜意念波动扩散而出。

    “风萧萧兮易水寒……”

    在少帝领域之上,被烙印上的水寒圣灵的大道圣纹,使得整个领域又有了巨大的提升,毕竟对水寒圣灵的炼化还沒有多久,如今在这关键的时刻,许道颜也只能够这样去试看看了。

    偌大的一座皇城,被烙印上寒霜之色,并且有一股水寒之气,以少帝领域为中心,朝着四面八方辐射开來。

    在北方的那一座大殿的上空,竟然显现出玄武的虚影,嘶吼声震天。

    以少帝领域为核心,四面八方那冲击而來的剑气波涛,竟被层层冻结住,无法对少帝领域产生剧烈的冲击。

    在这一刻,元宝与吴小白心头一松,知道许道颜已经转被动为主动了。

    那些圣则所衍化而成的剑气,被冻结得层层崩碎,无法再推进一步,让许道颜压力大减,体内的五大神道迅速凝聚成五行禁卫,将五色华盖修复,在这一刻,许道颜自身的气势骤然节节攀升,体内神道不停地涌出,他静静地看着月恒,道:“其实你又何必如此着急,所谓的宿命,其实不过也是机缘巧合,外人的言语,与你何干,若是你心静一点,都不至于落得这等地步。”

    “你以为这样就可以胜过我了吗?”月恒心中震怒,此刻他并沒有将自己的实力提升到最极致。

    “不,我只是想告诉你,剑月圣帝是剑月圣帝,你则是你,不要拿自己跟剑月圣帝比,也许你能够青出于蓝也说不定,不要被众人的言语束缚住你的心,这样只会让你无法发挥出全部的实力而已。”许道颜的言语孕育着大道圣音,直击人心,偌大的五行神道钟剧烈一颤,如同醍醐灌顶。

    让月恒从焦躁与暴怒之中回过神來,他身躯一颤,看向许道颜,眼神之中,有一种难以置信:“你为什么要这么做,这对你沒有丝毫的好处。”

    “原本就是切磋,我只希望你能够心无旁骛与我一战,至于是胜是败,又有什么区别呢?”许道颜淡淡一笑,神色平静。

    元宝鼻子都要被许道颜给气歪了,他好不容易乱了月恒的心智,这原本就是最好的机会,如今他却让月恒回过神來,入不了魔障,那胜率就会大大降低了。

    “看來你能够赢过天河圣帝并不是沒有道理的,我终于明白原因了,不过别以为你提醒了我,我就会让过你,接下來,让你见识我这一击,也算是对你最好的报答。”月恒被许道颜给一言震醒之后,眼神都清明了许多,里面有孤独,有寂寞,有艰苦,同样也有十年磨一剑的坚韧。

    “好,我也期待着。”许道颜笑了,忽然九天之中,天降圣光,笼罩在他的身上,在这一刻,许道颜的境界突破了…

    圣神…

    “什么,大德破圣…”不管是月帝,还是月将,还有在场的许多人,看到许道颜在这一刻,天降大德圣光,使其踏入圣神境界,每个人都感到匪夷所思。

    “自古以來,能够使得天降大德圣光的人,屈指可数。”元宝尖叫了起來,刚才他还在抱怨许道颜,现在已经羡慕得极为眼红了。

    “他是一个有德行的人,身有大德,天许入圣,有大德圣光笼罩之人,注定能够踏入圣者的境界。”妖月殿的一尊老者声音嘶哑,心中充满惊叹,他深深知道,许道颜修炼到德神境界的巅峰,而刚才与月恒那一战,他并不趁人之危,而是在关键的时候点醒月恒,就不是其他人所能够做到的。

    “苍天有眼,看來是上苍感应到赤子虔诚之心,故而降下大德圣光,让此子踏入圣神之境。”无数人议论纷纷。

    在这一刻,月恒的眼神之中沒有不甘,沒有愤怒,只有一丝淡淡的欣喜与一往无前的坚定,他觉得许道颜能够得到大德圣光的笼罩,实至名归:“虽然你在这一刻,踏入了圣神之境,但也未必能够接得住我全力一击。”

    “是,放马过來吧。”许道颜的神色,无比郑重,胜负就在此一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