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二百四十一章 归属

    “我很吓人吗。”聂沛儿一身红妆,以红纱蒙面,眉间一点朱砂,目光冷淡,看着他。

    “沒有,我本以为你会在上品神仙的境界停留一段时间,沒有想到你竟然突破了,短短时间之内,到达上品力神的境界,这未免也太快了。”许道颜感受着聂沛儿的力量,心中震撼,只怕她的身法有了更大的进步,神出鬼沒。

    “我积蓄了那么漫长的岁月,厚积薄发,自然很正常,正法不是也到达气神的境界了,比起我來可是强多了。”聂沛儿不以为然。

    “也对,你找我有事吗。”许道颜问道。

    “……”聂沛儿一时间无言了,顿了顿,她缓缓道:“我想找一个地方修炼,但却沒有地方可去,我想跟你回伏龙学院,子颜先生应该会有比较好的建议。”

    许道颜颔首,他也想找一个地方修炼,不然的话,在人族之中,勾心斗角,对自己注定不会有太大的提升,虽然他很想将萧彦镇压,但绝对不是这个时候:“跟我走吧。”

    聂沛儿略微低下头,沒有去看许道颜。

    两个人來到伏龙小筑,孟子颜盘膝坐于棋盘之上,自己在摆弄棋局,在他的对面,坐着高子期。

    如今已然入秋,小筑两边的树叶开始泛黄,田甜正为自己的两个师父煮茶。

    她正好看到,许道颜带着聂沛儿,走进伏龙小筑,拿着仙铁壶的手轻轻一颤。

    “子期师兄,田甜,你们回來了。”许道颜倒是一脸的淡然,不以为意。

    “嗯,道颜师弟,你倒是艳福不浅啊,给我们介绍一下这位姑娘吧。”高子期其实已经知道聂沛儿了,他与孟子颜有过交流,只不过田甜还不知道,他这么问自然是帮田甜问的。

    “这位是刺家聂氏,聂沛儿,是我的朋友,我们两个都想要外出历练,正想向子颜师兄讨教有何可去之处,如今我五脏之中,四大丹成道形大圆满,只差肾脏,要找一处于水有关的地方,看有沒有什么意外的收获,聂姑娘,你呢。”许道颜看向她,很稀疏平常,就如同对待普通朋友一般。

    “我无所谓,你要去哪,我跟着就可以,不然孤身一人,茫茫人海中,自己却无可去之处,沒有方向,这种感觉实在让人难受。”聂沛儿幽幽一叹,眼神透着冰冷与淡然,其实这也是为什么她会找许道颜的原因。

    自己已经沒有地方可去了,可能在他身边,会有一点归属感,这些时日,她去了不少的地方,但总感觉心中空荡荡的,除了修炼,还是修炼,前所未有的乏味。

    以前在绝命崖的时候,完成任务之后,她至少还能有个归属之地,如今却是无处可去。

    就像鸟儿,可以展翅高飞,但总要有归巢落地的地方,而她根本沒有。

    聂沛儿一心想要救出父亲,知道凭借着自己的实力,想要救出父亲都不可能,谁都不会愿意为了她去得罪一个刺家聂氏,只有许道颜说要帮她。

    也许许道颜实力微弱,但却给了她很大的希望,所以聂沛儿心里一直都惦记着。

    似乎只要在许道颜的身边,就会有家的感觉,当然这都是深藏在她心里,不可能说出來。

    许道颜每一次,在外历练归來,总会回伏龙小筑与石龙商会一趟,这里就好像自己的家一样。

    他能够明白聂沛儿心中的感觉,孟子颜淡淡一笑道:“既然这样,容我想想,如今正直秋季,在我人族的地域,有一些不受四季影响的地方,既然道颜想要找一处与水有关的地方,就去北地吧。”

    “北地。”许道颜眉头一皱,根本沒有听过。

    “北地,乃是在九州神朝正北方向,与金族神朝擦边,占地一亿两千六百万里,常年风雪覆盖,天寒地冻。”聂沛儿显然有一定的了解。

    “你去过。”许道颜愣了一下。

    “沒有,但听说过,我们如果去的话,最多只能够在边缘地带,无法继续深入,相传在北地边缘深处,可以冻杀神之境界的存在,在那里极为凶险,但却很适合历练。”聂沛儿认真道。

    “那就去看看。”许道颜想起在炎荒之海的时候,也不知道自己在北地是否能够支撑得住,他看向田甜,问道:“田甜,你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去。”

    “你们去吧,这些时日我还要留在幽州,帮父亲处理一些政务上的事。”田甜虽然心里很想去,但不知道为什么,不由自主的拒绝了。

    “好吧,那子颜师兄,你送我们一趟吧,到时候我们自己想办法回來。”许道颜沒有强求田甜。

    “道颜,聂姑娘,你们要注意了,在北地是磨练人的意志所在,所以无论如何,在什么样的危险环境之下,都不要放弃,一旦放弃了就代表你们永远都回不來了。”孟子颜知道,让许道颜与聂沛儿在这个实力境界去北地历练会有不小的危险,但不得不说,若能够有自己的奇遇,也能够有不小的收获。

    “是。”

    孟子颜送走了许道颜与聂沛儿,高子期看着他们两人离开,感叹道:“我说师兄,你也真放心,以道颜师弟与聂沛儿的实力,去北地实在有些勉强了。”

    “道颜需要让他在逆境中成长,越是艰难的境地,越能够激发他的潜能。”孟子颜神色淡然。

    “甜儿,你怎么不跟他们一块去。”高子期笑问大道。

    “算了,一年之后,九州学院之间的比试就要开始,我还是好好巩固一下自身才是正事。”田甜给高子期与孟子颜斟完茶之后,便起身离去。

    看着田甜离开,高子期感叹道:“女人心思,猜不透啊,难道她一点都不担心许道颜会有生命危险。”

    “你不是自诩情圣吗。”孟子颜嘴角噙着一丝笑意,其实安排在北地,他也是想看田甜的反应,却发现她的注意力完全在聂沛儿的身上。

    “情圣也有搞不明白的时候,不过这聂沛儿的身世实在可怜,与道颜差不多,可能是这样,他们之间沒有那么大的距离感,倒是田甜出身高贵,再加上田家之前对他各种态度,以致于心中有嫌隙吧。”高子期抓耳挠腮,有些纠结。

    “道颜情窦未开,做事都不会往男女方面上想,全凭本心,我们也不必多想,如今他一个心思想要提升自己,镇压萧彦,斩杀匈族王后,就由他去吧,只有当他完成自己想做之事后,才会知道自己接下來要的是什么。”孟子颜一声轻笑。

    北地,无比宽广,处处都是银装素裹,风雪成片,寒气凌人。

    许道颜与聂沛儿两人齐齐降临在北地。

    鹅毛大雪将他们的身影覆盖,吸进一口气,感觉仿佛浑身都要被冻结成冰块。

    许道颜心脏之中,火神舍利颤动一下,化去了不少的寒气,让他感觉舒服了不少

    “这里就是北地,沒有想到竟然如此的严寒,以我的体质,差点都要抵挡不住。”许道颜眼力极佳,但是在这里却也沒那么强了,因为视角都会被风雪所覆盖。

    “我们现在所处,应该是边缘中部地带,要小心了,在这风雪之中,蕴藏着无尽的危险,雪地之中,随时都会有凶兽冲杀出來。”聂沛儿显然比起许道颜有经验,她的感知虽然在这种天气之中,也会被减弱,但也能够起到一定的作用。

    “好。”许道颜看着聂沛儿单薄,哪怕是力神境界,但毕竟是主修刺家手段,体质不一定有她强横:“把手给我。”

    聂沛儿的左手动了几下,心中犹豫,许道颜却是一把握在手中,一股暖意透过聂沛儿的手心,渗透到她身体的四肢百骸中,化去了许多入侵的寒气。

    聂沛儿的心在这一刻,感觉暖洋洋的,此刻,虽然在严寒风雪之中,聊无人烟,但似乎只要有许道颜在她身旁,心里仿佛有了归属一般,她不善言语,只能将一切深藏在心中。

    许道颜自然不会感受到聂沛儿微妙的心思,他将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四方随时有可能爆发的危险:“看來想要在这里找一处容身之地,还真沒那么容易,聂姑娘,你可要小心了。”

    “嗯。”聂沛儿眼神那么冷了,声音柔和不少。

    许道颜略微诧异,以前聂沛儿说话总是冷冰冰的,刚才虽然只是应声,但感觉却都不一样了。

    看到许道颜诧异的眼神,聂沛儿冷声道:“怎么了。”

    “沒什么,可能是我的错觉吧。”许道颜摇了摇头,沒有多言,就在这时,他感觉在东面方向,有轰轰如雷的马蹄声传递而來,连忙道:“聂姑娘,有人朝着我们这个方向逼近,快躲起來。”

    聂沛儿显然也感觉到了,与许道颜朝着一座大山的方向隐蔽而去,他们两个人躲藏在暗中观察。

    半个时辰后,果然有大队的兵马,奔腾而來,他们身着金族神朝的战甲,金戈铁马,杀气腾腾。

    每一尊兵马实力至少都在力神境界,许道颜与聂沛儿面面相觑,这些金族兵马來这里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