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五百一十八章 金少阳

    许道颜此刻并不知道,在整个十帝城发生了那么大的动荡,还是因为他的缘故。

    他寻了一处单独的修炼室,静静地体会,这些日子与月恒日月交谈,他有不少的领悟,并且从中进行改进,使其形成自己独到的术法。

    他在一点一滴的摸索,接下來就要投入到实战当中了,并且都要跨越一次又一次的大境界而战,显然对于他來讲,是不小的负担。

    虽然对方沒有无上阳灵的加持,但却也不是那么好招惹的,许道颜静下心來,一边感悟神通,一边引极品五行神石融入到自身当中,凝练更多的五大神道,他深知道接下來如果摆下擂台之后,自己体内所继续的五大神道之量,将会成为获胜的关键。

    因为很少有人体内能够像许道颜这般,可以储蓄近乎海量的神道,每个人所承载的力量有限,而许道颜如今只是圣神境界而已,自己的五脏就好像五道无底的黑洞,不停地吞吐,要知道极品五行圣石寻常人來讲至少都要到达圣士境界的人才能够以其修炼,然而许道颜却可以在德神境界的时候就引五行圣石的力量修炼,可想而知,他肉身可承载的能力,远远超出寻常人。

    三天,一晃眼的时间就过去了。

    这些日子,月恒,吴小白以及元宝,星咤都在外面打探诸多的消息,尽量给许道颜提供一些有利的信息。

    许道颜的力量又增长了许多,伴随着他距离圣神大圆满境界近了一步之后,众人都能够感觉得到,在他身上那一股圣的气息,变得更加的明显。

    “情况怎么样了?”许道颜闲庭信步,走出了自己修炼的空间。

    “娘的,你小子这修炼空间可是每天一百亿圣币,贵死了,接下來本佛爷要设一场大赌局,要是你敢输的话,那你就死定了。”元宝对许道颜一阵恐吓,花了钱他就心痛,一心痛就想要赚回來。

    许道颜根本沒有搭理元宝,简直就是废话,他的目的是阳眸,无论如何都要赢的,否则的话,來金乌殿就沒有丝毫的意义了。

    月恒显然也沒有帮上什么忙,在金乌殿他也是一点关系都沒有,星咤已经成为名副其实的包打听了。

    “公子,你的第一个对手很有可能就是金少阳,他乃是一尊老阳帝最小的血脉,一直以來都很少暴露出自己所修炼的经法,术法,所以根本打听不到有关于他所修炼的手段,但是此人性情谨慎,心思缜密,绝对不可轻视。”星咤他的脑海里,将所有搜刮而來的关于金少阳的信息,娓娓道來:“他基本上都沒有自己动手,而是培养下属让他们去执行,曾经有一次见过无上阳灵,但并沒有得到阳眸,为此一直耿耿于怀,在圣者境界停留很长的时间,他想要再找一次机会,看能不能在圣者的境界,去得到无上阳灵的认可,而他身上所穿着的乃是极品圣器,是其父亲炼制给他的。”

    “……”许道颜知道,这金少阳也是很执着的人,从他的性情能够让许道颜对其做出一个预判,身上的法器乃是一尊圣帝境的存在炼制给他的,虽然不能说一定就比吴小白所炼制出來的要强,但至少威力必然是巨大的,许道颜沒有言语,但心中却已经思忖了良多,大概知道该如何去应对了。

    “公子,我只能知道这些。”星咤一脸的歉意,觉得自己沒有办好事。

    “有这些就已经足够了,在十帝圣阳庙摆擂的规矩是什么?”许道颜问了一句。

    “因为你是外來者,金乌殿阳帝下令,一切规矩都由你來定,毕竟你要跨越三个大境界对敌,金乌殿已经不好再占你什么便宜了。”星咤也沒有想到,金乌殿的阳帝会做出这样的决定,不过似乎还不错,至少对许道颜來讲是大大的有利。

    “嗯,金乌殿有大家风范。”许道颜沒有再多说什么,他们一行人直接出了万妖商会,受到无数人的瞩目。

    这一天,许道颜要摆擂战整个金乌殿的年轻一代,早就已经传得沸沸扬扬,无数人都翘首以待,每个人都盯着万妖商会,等着许道颜出來。

    “就是他。”许道颜的身份,沒有人知晓。

    “我看他连金少阳那一关就过不去。”有人冷冷一笑。

    “这不好说,在他身边乃是妖月殿的月卫传承者,据说就败在他的手上……”

    许多人都费尽心思去打听消息,世界上沒有不透风的墙,虽然金乌殿偏居一隅,与外界近乎隔绝,但比较有些人还是可以从周天官的手上,买走一些消息。

    在星咤的带领之下,众人來到十帝圣阳庙之下,这里是一片空旷的土地,沒有建筑,脚下是九阳神炎玉,在这十帝圣阳庙所蕴藏的力量滋养之下,这一片土地似乎更加的坚固,会流淌出一股不可思议的力量。

    许多人都在这一片土地上等着许道颜的到來,有一名男子,身着金色羽翼,他黑色的长发随风飘动,眼眸中瞳孔倒映着许道颜一行人的身影,他容颜英俊,身姿高大挺拔,从仪态已颇见皇者威严,此人正是金少阳。

    金乌殿圣者第一人,毫无疑问,除他之外,再也沒有其他人了。

    众人都为许道颜让出一条道來,阳帝与周天官都静静地看着眼前这一幕,周天官知道许道颜还有另外一层身份,他并沒有向阳帝说明,心里一直在犹豫,如果许道颜败了,卖月帝一个面子,他也会保密。

    “你就是要挑战我金乌殿圣者,圣士,圣将第一人的人族天骄?”金少阳盯着许道颜,一股铺天盖地的杀气直接笼罩在许道颜的身上。

    “不,我只是想要见识一下十帝圣阳庙的无上威严,而想要进入其中,需要打破这一规矩才可以,并非有意挑战,还请见谅。”许道颜拱手施礼,不卑不亢。

    “哼,十帝圣阳庙乃是我金乌殿最至高无上之地,哪怕以阳帝的身份都不可以随意进出,只能够在十帝宫中执政,更何况是你?我劝你还是早早退走,现在后悔还來得及,省得到时候命丧此处,外人传我金乌殿以大欺小,以多欺少。”金少阳冷斥许道颜。

    “既然如此,那只能够得罪了。”许道颜摇了摇头,表示绝对不会退步,他丝毫不受金少阳的气息影响,向前行去。

    金少阳居高临下,冷视许道颜:“说吧,什么规矩?”

    “若对方主动开口投降,就算是输了,在这种情况之下,不可再下毒手。”许道颜神色郑重。

    “哈哈,还未战,就已经怕死了?”金少阳生性谨慎,沉默寡言,说的话向來不多,此次也是为了想要试探一下许道颜,并且使其心入魔障,他的声音暗藏金乌圣言,无影无形,能入人心而不自知。

    “不,我是在提醒你们,如果感觉自己支撑不住,就要开口说,免得自己命丧当场。”许道颜的话,让在场诸多金乌殿年轻一代脸色一寒,这简直就是对金乌殿年轻一代赤条条的蔑视,他的声音之中,藏有五行圣音,破除了金少阳的金乌圣言,将其瓦解于无形。

    “还有什么,说。”金少阳沒有想到,自己想要让许道颜心生魔障,却沒有想到被其所瓦解,他不想多费唇舌,知道许道颜不好对付。

    “比武期间,不许有第三方力量介入,动用第三方力量者,算输。”许道颜开始说出自己的一些规矩,在所有人听來,这也是合情合理的事情,都默认了,也算是同意了。

    “还有呢?”金少阳恢复了他原本所该有的表现,神色平淡。

    “比武生死自负,不得狭私报复,比武场地就在十帝圣阳庙的范围之内,不得超出,越界者算输,除此之外,再无其他。”许道颜此刻身着不死神凤甲,手持九幽地狱枪,立于地上,自有一股威势。

    虽然比金少阳低一个境界,但却让人看不出两者有什么大的差距。

    “好,那是想要带法器一战,还是脱掉法器?”金少阳问道。

    “就带法器一战吧…”许道颜淡淡一笑,在这一刻,无数人都觉得许道颜是在找死,星咤也很吃惊,为什么许道颜要这么去做。

    “金少阳身上的法器,可都是圣帝所炼制出來的啊。”星咤对于炼器一道,所知甚少。

    “炼器,虽然说炼制之人的境界有很大的关系,但主要还是看适合不适合,是否能够驾驭得住,就好像一个一岁孩童你给他百斤重锤也是无用,给他一根淬毒针却也能够杀人性命。”吴小白对自己所炼制出來的法器,是经过重重考虑,极为讲究。

    月恒从剑月圣帝身上学到一些人族的东西,并且对于墨家炼器一道更是敬佩有加,所以与许道颜比武他十分忌讳,所以选择裸武。

    “哈哈,这人族少年简直就是自找死路,带法器而战,原本他应该还有赢的机会,这一次只怕会非常艰难了。”诸多金乌殿年轻一代笑得很狰狞。

    “既然如此的话,那就开始吧。”金少阳却不这么认为,许道颜会答应带法器而战,必然是他身上的法器,更加的得心应手,他心中万般防备。

    “慢着。”就在这时,元宝晃荡着满身肥肉,高声尖叫,声音极其刺耳,所有人将注意力全部都集中在他的身上,一时间,万众瞩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