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五百一十九章 血仇

    “怎么?”金少阳眉头一皱,他看向元宝,不知道这一个胖子到底要打什么鬼主意,盯着元宝的眼睛,冷冷道了一句。

    “來來來,买定离手,买定离手,金少阳与言武一战,谁胜谁负,快來下注,本佛爷做庄,赌言武赢,赔率一比三,如果他输了,本佛爷赔三倍…”元宝大声嚷嚷,声音极大,连看都不看金少阳一样,他口水狂喷,满身的肥肉如浪般晃來荡去,很是滑稽。

    一时间,无数人将目光集中在元宝身上,明明只是一尊圣神的境界,又沒有什么背景竟然还敢做庄赌博,传來冷笑声连连:“简直就是自找死路,就凭你赔得起吗?”

    “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东西,还想做庄,万妖商会來做庄还差不多。”

    因为元宝在金乌殿根本沒有丝毫的名气,谁也不认识他,诸多人对其言语攻击,嘲讽连连,但他却沒有丝毫的在意,似乎早就已经成竹在胸,一切都有了安排。

    “娘的,觉得本佛爷赔不起吗?你们这一群整天只知道呆在金乌殿的井底之蛙,好好睁开你们的蛙眼看看这是什么东西?”元宝直接拿出了人皇笔,还有玲珑镇天塔这两件都是无上圣帝之物。

    两大至宝拿出來,元宝刻意引动其中的圣帝之威,扩散而出,在场的金乌殿年轻一代有些人都承受不住这一股威势,跪了下去,心中无比震惊,这可是圣帝之物,两尊完全不同的圣帝气息,一尊如同天地王道,让人心中折服,一尊如同天地至善之道,有母仪天下的威严。

    元宝双腿一直抖着,浑身上下不停地摇來摇去,身上肉浪滚啊滚的,他撇向在一旁,道:“有沒有万妖商会的人,出來给我的宝贝估值一下,让这一群沒见过世面的人知道知道,我这两件宝贝的价值。”

    “这两件都有圣帝气息,并且都极为强大,此笔应该名为人皇笔,乃是中央神朝轩辕圣帝年轻时与其日夜相伴,上面蕴藏着中央神朝的气运,此塔应该乃是玲珑圣地莫愁圣母仿玲珑镇天塔炼制出來的,在其上同样有她的气息,乃是无数人想要得到的,价值至少上百万亿圣币,若是拍卖的话,只怕要上千万亿圣币…”有万妖商会的重要人士站出來挺元宝,以证明他的财力沒有丝毫的问題,其实元宝身上的财力并不多,谁也不知道元宝有多少的钱财,不过他至少知道,元宝绝对是玄宗少主,之前天妖圣帝引得中央神朝天机两尊圣帝同时出现,闹得整个万妖商会上下沸沸扬扬,所以他们对元宝的了解都很深刻。

    阳帝看到这一幕,眼眸微微一眯,看來自己的决定是对的,他知道元宝必然是中央神朝的重要血脉,否则的话,绝对不至于身上有两件來自中央神朝核心圣帝的贴身之物。

    那些之前嘲讽元宝的金乌殿年轻一代,感觉好像自己被狠狠地扇了一巴掌,整张脸火辣辣的,气得由红变紫,由紫变白,谁能够料想到一个看起來毫不起眼的死胖子,竟然有如此强大的背景以及这般雄厚的财力,哪怕是身为老阳帝之子的金少阳也根本沒有办法跟眼前的这个胖子媲美。

    “來來來,买定离手,你们不是都觉得自己的人会赢吗?敢不敢赌?本佛爷敢拿出身上所有的宝贝跟你们赌,你们呢?”元宝如同一只骄傲的公鸡,昂首挺胸,晃荡着自己的肉浪,一副很嚣张的样子。

    “哼,三千亿圣币…”当场就有年轻一脉的天骄气不过,直接压了三千亿圣币,他相信金少阳绝对能胜。

    “哈哈,这才叫是真正拿出自己行动來支持自己的族人啊,这些钱我也不碰,就交给万妖商会会长來托管,免得让你们说我什么,绝对公平做庄,童叟无欺。”元宝直接看向一旁,一尊中年男子,他的实力非常之强,也早就知道元宝的身份,此番现场观看,也是元宝之前有与他通过气,希望能够让他來主持一下。

    玄宗的面子,不能不给,因为万妖商会以后有许多地方都要跟玄宗合作,并且这是天妖圣帝所下达的命令。

    要知道天妖圣帝可是在万妖商会的总部,所担任的位置权力极大,下面这些哪怕是在十帝城的万妖十帝城分商会,也都要听命于总部的。

    见元宝将这些钱财都交给天乌,许多人也都放心了,天乌是整个金乌殿万妖商会最高的领导者,他们根本不怕钱会收不回來,每个人都很放心。

    陆陆续续,都有人开始押注了,虽然如此,还是有不少人抱着观望的态度,并且接下來后面还有两场。

    一个时辰过去,元宝四处嚷嚷:“买定离手,买定离手,金乌殿金少阳,老阳帝之子,对战人族无名天骄言武,赔率一比三,机会难得,再不买就开打了,哎,你们金乌殿的年轻人怎么回事,就会嘴上瞎嚷嚷嘛,之前不是一直觉得金少阳会赢,但却沒有几个人愿意为他下赌注的,是不是你们都觉得金少阳会输啊?”

    无形之中,元宝对金少阳造成了不小的心理干扰,的确,如果沒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赔率一比三,这可是一个不小的数目,谁会傻到就这么送钱,眼前这名为言武的人族男子到底是什么出身,难道真强大到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战胜自己?

    最后在元宝的激将法之下,又有一群年轻人下注,赌注总额到达十八万亿圣币,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至少作为第一波试水的赌局已经足够元宝把之前所花的钱回过本來了。

    压许道颜的人,一个沒有,金少阳是一个心思特别缜密的人,但是在场有诸多的人,尤其是那些实力高于圣相境界的人,沒有几个下自己赢的,可见他们对自己并沒有多大的信心,眼前的这人族天骄到底是一尊什么样的存在,一场赌局在无形之中,给他心里就抹上了一层阴影。

    许道颜淡淡一笑,不言不语,他收起了自己的九幽地狱枪,手握天踪神电弓,身背破圣箭让金少阳不由得心头一寒,眼眸之中,杀机涌动。

    看到许道颜此举,在场的金乌殿年轻一脉都不由得眉头紧皱,自古以來,任何施展弓箭的人,都会成为金乌殿的敌人。

    因为金乌十帝其中有九帝就是被大羿氏的无上巫尊给射落的,难道许道颜得到了大羿氏的传承。

    “你到底是什么身份?”金少阳的眼神变得特别的冷。

    “既然你们已经接受了我的挑战,又何必在乎我的身份,打了不就知道了?还是你对自己已经沒有信心了?”许道颜如此的从容淡定,又是以弓箭为法器,着实让在场众多金乌殿年轻一脉心中一寒。

    巫族大羿氏的弓箭,非常的可怕,无数年來,金乌殿与大羿氏都是死敌,但是至始至终,都是大羿氏占据上风。

    “好,我就战你一战。”金少阳心中怒火中烧,眼前的人难道是大羿氏的人?

    就连阳帝都不由得皱起了眉头,看向一旁的周天官,道:“你可知此子的身份?”

    “不知……”周天官知道,但却说谎了。

    “我看此子的气息,不像是修炼大羿氏的经法。”阳帝看着许道颜,的确许道颜并非修炼大羿氏经法的,这么多年,他在年轻的时候曾经也与大羿氏的天骄战过几场,太熟悉他们身上那一股出自莽荒的气息,体内的鲜血都是狂野的,他们的体格都是异常的硕壮,拥有惊人的臂力,那一种來自大羿氏骨子里的骄傲,是怎么样都遮掩不掉的。

    相对來讲,许道颜与大羿氏却是完全不同的风格,言行举止彬彬有礼,与人族的儒家有点相似,但又不完全是儒家的风格,所以阳帝对于许道颜的身份也是极为好奇。

    如果许道颜真的乃是大羿氏的血脉,进得來金乌殿,就真的出不去了,这个跟道义不道义沒有任何的关系,金乌殿对于大羿氏就是刚出生的孩童都要出手彻底抹杀,这是他们日积月累无数个岁月的血海深仇,是什么都难以洗刷得干净的。

    许道颜手握天踪神电弓,发现四面八方,那些金乌殿年轻一脉的眼神之中,都蕴藏着浓烈的杀意。

    他明白,金乌殿十帝就是被大羿氏用箭射落的,自己拿出弓箭,他们表现敌意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不过自己所修炼的并非大羿氏的神通,所以他并不担心。

    “來吧。”许道颜在第一时间,勾动体内的五大神道,融入到天踪神电弓以及破圣箭之中,五大神道气势如潮涌动,卷起惊涛骇浪,这等气势使得在场诸多年轻一代,心头一凛,只见天踪神电弓铮铮而鸣,福泽天降,九星连珠都被齐齐引动,九道五行神道箭悬浮在许道颜的周身。

    “好强…”就连金少阳都不由得眉头一皱,他一声厉喝,自其身后,一轮太阳缓缓升起,一尊三足金乌展翅高飞,与太阳融为一体,自其体内霸道的圣则涌动,瞬间就形成一片属于他独特的领域,太阳天火海。

    (这些天更新会不太稳定,事情太多了,四月份临时有很多事,我会尽量更新,数量不定,每天能码多少就码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