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五百二十五章 圣神大圆满

    三天的时间,一晃眼就过去了。

    几乎在整个金乌殿最富庶的地区,都传遍了人族天骄跨越三个大境界挑战金乌殿强者的信息。

    如今已经是第三场了,关乎到金乌殿年轻一脉的荣辱。

    一下子就众多人从整个金乌殿各大城赶來,一方面是为了观战,一方面也想來赌一把,据说第三场战,人族天骄败的几率特别大。

    整个十帝不知道有多久,从來沒有像这一刻如此热闹过了,一直以來十帝城都是强者才有资格进驻的区域。

    其他弱一点的人,來到十帝城都只会自取其辱而已,所以其他一些沒有得到强大传承的人都只能够退居到其他的城,待到自己突破之后,才会想要來十帝城试一试水。

    说來,这些被逼到十帝城的年轻一脉,对于这些位居十帝城的天骄,多多少少都会带着些许的怨恨。

    因为虽然他们的实力沒有那么强,但这些在十帝城一脉的天骄竟然连让他们在十帝城的立足之地都沒有。

    之前十帝城的天骄连败两局,让他们心中着实出了一口恶气,但他们毕竟体内流的是金乌族的血,自然还是希望金乌殿天骄能够赢这一场。

    这也是关乎到他们的颜面,如果真输了传出去的话,对于他们來讲,也是脸上无光的事情。

    许道颜在这三天的时间,终于将自己在圣神境界修炼到大圆满,寿命一亿两千万,只差一步就能够踏入到圣者之境。

    如今在他五脏之中的五大神道,终于才有了一丝被填满的感觉,只要许道颜想要继续,还能够继续凝练五大神道。

    他现在感受五脏就跟寻常人吃饭一样,只有七八分饱的感觉,虽然寿命已经突破到了极限,但五脏所承载的五大神道却沒有到达极限。

    许道颜明白,只有自己将五脏承载五大神道到极限的时候,就是自己能够突破圣者的时候。

    这三天的时间里,元宝跟吴小白都有不小的收获,月恒也都在静观其变,他能够清晰地感觉到整个金乌殿年轻一脉的变化,从原本的各自结派到如今都团结起來,就希望能够战胜许道颜。

    他心中惊叹:“果然能够成为一殿之帝的人,都不是那么简单的,阳帝故意不出面就是因为金乌殿年轻一代消极太长的时间,需要外部的力量强刺激,才能够将他们整合起來,他哪怕有心将他们整合,然而这些年轻人却心有不服也不能够达到最好的效果,许道颜到來刚好促成他想要的结果。”

    月恒也从中学到不少的东西,之前他一直在妖月殿之内,与外界也很少接触,这阶段他一直都在学习。

    许道颜走出了修炼室,星咤早已经在外面恭候多时了:“你打探得怎么样了?有沒有一些比较可靠的消息。”

    “在金乌殿,圣将第一人乃是古玥,他的速度无法与你媲美,我想第三回合他们应该不会出一个与太疾一样的人出现,很有可能会选择一尊在防护能力无比之强的人,有几个人选,但我觉得最有可能的人,名为天胄,乃是古玥的师兄,此人非常的神秘,哪怕是金乌殿的天骄都对其知之甚少,他的辈分很大,乃是跟此万妖商会会长天乌一个辈分之人,但他修炼得非常的扎实,在防护能力上,近乎都是无人能比的,他在每一个境界都是自然突破,水满则溢,一点都不追求境界,而只注重自身,所以这一次可能会很难战胜。”星咤经过多方面的打听,这天胄的防护能力的确非常的强大,在他身上的极品圣则器更是为其量身定制,哪怕是圣贤境界对其出手,他都能够抵挡一阵。

    “嗯,那我知道了。”许道颜眼眸之中,神光熠熠,这是一个不错的对手,他很期待,不管输跟赢,他都会全力以赴。

    “你个死老头子,少乌鸦嘴,这一回本佛爷可是要在这小子身上下重注,如果输了到时候就把你的星运石给卖了。”元宝狠狠地瞪了星咤一眼,沒好气道。

    “……”星咤也只能够苦着一张脸,他也只是实话实说而已。

    吴小白在一旁,沒有说话,他相信许道颜绝对有他的把握,在一旁的月恒看向许道颜,问:“如何,可有胜算?”

    “不知有多少,但却可尽力而为。”许道颜的右眼之中,一轮圆满流动,在这三天的时间,伴随着自己实力到达圣神大圆满,众多术法都得到极大的蜕变,根本不是以前所能够相提并论的。

    如今在许道颜体内的五大神道随时都有一种化圣的迹象,吞吐着浓烈的圣韵气息,流淌四方。

    “走吧。”

    一行人走出万妖商会,天乌看着这一群人族年轻人,心中全是惊叹,元宝布局更是让他无言,但有些东西他只能照做,万妖商会就是对接外族的第三方,要达到绝对的公正,否则的话,对万妖商会的信誉造成损害,谁都承受不起。

    许道颜如何能够打败天胄,也是天乌自己心中期待的,对于此子,他心中一直给与肯定,知道在漫长的岁月,天胄将会后发制人,大器晚成。

    十帝圣阳庙周边,围满了人,每个人都在等待许道颜的到來。

    “來來來,买定离手,买定离手,赔率一比一……”人还未到,元宝的声音就传开來了,无数人都知道,许道颜一行人來了。

    天乌派一百人,这一次金乌殿各大城的年轻一代几乎都來了,只怕赌池会暴涨,人也会增多,为了节省时间,所以需要有人來帮忙。

    还是万妖商会为担保方,赌金全部都是交给他们來托管,很多人都开始下注,果然不出星咤所料,出战的人,正是天胄。

    几乎所有人都是赌天胄胜,金乌殿年轻一代,情绪高昂,元宝的赔率也跟着降下來了,跨越三个大境界,一比一的赔率已经算很高了。

    天胄的身材魁梧,比许道颜至少高出两个头,他的体格硕壮,浑身上下,热血如同雷鸣之音,轰轰不绝于耳。

    他的年龄稍微大一些,但也都是归纳于年轻一脉,只不过辈分在金乌殿稍高一点,年龄还要长一些。

    修炼不超过一千年,都算是年轻一脉的。

    圣贤是一个大坎,很多人都在圣相之境,求而不得,一停滞就是到死为止,自古以來比比皆是,万尊圣相,有一人进入圣贤之境,就已经是邀天之幸了。

    他看着许道颜,几乎无视外界的影响:“我想要压制境界与你公平一战,但毕竟你要观摩我十帝圣阳庙,所以祖训规定下來,我也只能够高你三个大境界战你,有什么要求,你尽管提吧。”

    天胄身上的金色战甲上刻画满了金乌圣羽的纹络,拥有非常可怕的防护能力,在一旁,就连吴小白都不由得眉头紧皱:“天踪神电弓以及破圣箭伤不到他身上的极品圣则器,档次差太远了。”

    “嗯,我明白。”许道颜看着天胄,躬身行礼,笑容温和:“多谢,我沒有什么要求,就是第三场的话,裸武。”

    话音一落,许道颜将自己身上的不死神凤甲给脱了下來,露出自己古铜色的肌肤,只穿了一条宽松的裤子。

    长发散落,他的体格明显就比天胄小了好几圈,是一种精瘦,线条近乎完美,只是与天胄的体形一比,却谈不上有丝毫的力量感。

    所有人都觉得许道颜都在找死,在场的人都在不停地下注,原本以为许道颜还能够凭借着弓箭去消磨敌人的力量,如今一看,就是自找死路。

    古玥的眉头一皱,重声道:“我们上当了。”

    “看來,近战才是这言武最擅长的,他一直在骗我们,以他的肉身不足以承载我们的破坏力,他对自己的攻伐能力有极大的信心,但却沒有多大把握在近战承受我们的杀力,所以他选择规避掉我们。”太浩在这一瞬间,也恍然大悟了。

    “天胄不穿戴法器的话,防护能力如何?”金少阳看向了古玥,蹙眉问道。

    “防护能力会下降许多,他的经法与法器有很重要的配合,但依旧比我们都要强上很多很多。”古玥对于天胄还是有一定的信心,因为他所修炼的经法非同寻常,再加上他一直以來修炼都是水满则溢,从來沒有去突破,功底非常的扎实,性情沉稳,如果不出意外,也能够稳超胜券,除非许道颜能够爆发出更强的战力与抗性。

    但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太超乎常理了,一个人在攻伐与速度都那么可怕的前提下,还能够有极强的抗性,那所修炼的到底是有多么可怕的无上经法?

    很快,赌池暴涨了一百万亿。

    是之前的两倍多,元宝的眼睛都红了,如果能够把这些钱都给赢过來的话,短期内都可以不用愁钱了。

    许道颜选择了裸武,这让很多生性谨慎的人都减少了赌注,事出反常必有妖,绝对不能够以常理來衡量这一尊人族的天骄,就连老一辈的金乌殿一脉人都在议论。

    许道颜与天胄一战,到底两个人谁胜谁负,以他们的境界都沒有办法敢去确认。

    阳帝看到这一幕,也只能够心中感叹:“这一战,胜负应该是在五五之间,此子的实力,将会完全爆发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