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二百四十七章 悲悯之心

    第二百四十七章悲悯之心

    怒熊王的洞府,巨大无比。◎雲 來 閣免费万本小说M◎

    洞口高有百丈,乃是从一座大山腹部开凿进去,向里面延伸,黑不溜秋,深不见底。

    许道颜与聂沛儿两个人腾飞在半空之中,看向周围,果然还是有一部分凶兽在守护,而且实力都极为强大,至少都在气神,智神的境界。

    只是在洞府的入口处,毫无守护,他们两个人一路躲避,逼近到洞口的位置。

    “会不会有猫腻。”许道颜感觉这太奇怪了,为什么洞口会沒有凶兽守护。

    “我先去探路……”聂沛儿身躯一动,还沒有许道颜说话便消失了。

    许道颜一阵无言,身为一个男人居然让一个女人去探路,总觉得有些不合适的地方,心里怪怪的,不过想一想,聂沛儿的确比自己更擅长这个,也就释然了。

    片刻之后,聂沛儿神出鬼沒,显化在他面前,道:“跟我來吧,里面无人守护,这怒熊王的洞府,平日里应该只有它居住,其他凶兽不敢靠近。”

    “好。”许道颜心中庆幸,如果再打起來,在四周的凶兽合围过來,不大不小都是一个麻烦。

    他与聂沛儿两个人,悄悄进入到怒熊王的洞府之中。

    在这里面,沒有丝毫的装饰,毕竟是凶兽,虽说是洞府,但说白了,就是一个栖身之所而已,就是一个比较大的山洞而已,像怒熊王这一种存在,如果想要化成人形,还需要一定的机缘,才能够具备更高的灵智。

    山洞被开凿得极深,两个人稳步前行,依旧不敢有丝毫的大意,一路上都很谨慎。

    当他们进入到山洞最深处的时候,却发现有四只小怒熊窝在一起,显然是刚刚出生不久,它们的眼睛闭合着,睡得很安详。

    许道颜看到这一幕,默然无语,心中突然升起了一丝的罪恶感,聂沛儿一看,道了一句:“你是不是觉得心里有些愧疚。”

    “嗯。”许道颜一声轻叹,毕竟失去了家人的照顾,这四只小怒熊只怕就难以存活了。

    在小怒熊的周围,堆满了许多天材地宝,数都数不清,聂沛儿全部收入到自己的空间戒指里面,她缓声道:“弱肉强食,丛林法则,这几只小怒熊的父母也不知道是杀了多少凶兽才到达今日这一地步的,冥冥之中,一切自有因果,你看这些天材地宝,上面不知道都沾染了多少的鲜血,才能够有如此之多。”

    聂沛儿杀人无数,她的心比许道颜要硬多了。

    “你说的也有道理,不过总不能把它们丢在这里不管吧,几只小怒熊嗷嗷待哺……”还沒等许道颜说完,突然,偌大的一个洞府震动了起來,一股狂暴的气息,涌入其中。

    “不好,竟然还有一头怒熊王,怎么办,洞府的通道只有一个,我们被困在这里就出不去了,我有隐匿之法,你却沒有。”聂沛儿神色大变,难怪那些凶兽不敢靠近洞府,原來它们早就知道,另外一头怒熊王就要回來了。

    “來我身边。”许道颜看着这洞府深处,极为宽阔,占地有万丈,他寻了一处角落。

    聂沛儿立即來到他的身边,不知道许道颜到底有什么手段,只见其双手按在地上,自他与聂沛儿的身下,岩层开始下陷,方圆不足一丈,两个人显得有些拥挤,许道颜施展术法,将岩层封闭起來后,一片漆黑,这是为了防止他们气息外泄,不被怒熊王所发现。

    而后他又施展术法,身边四周的岩层加固,不然的话,这怒熊王发现自己藏了一辈子的天材地宝被人横扫一空,也不知道会不会一怒之下,把整个洞府给打崩塌了,到时候要是被压成肉饼那可就倒大霉了。

    轰,轰。

    怒熊王每一次踏步,传递出來的力量,都极为强大,许道颜与聂沛儿在角落地底岩层之中,两个人紧挨在一起。

    自他身上,金刚甲散发出淡淡的华芒,照亮这不足一丈的空间,两个人面对面,四目相对。

    在这狭小的空间里面,许道颜第一次距离这么近,看着聂沛儿。

    上一次救聂沛儿的时候,他沒敢多看,专心为其疗伤,这一次却是全然不同。

    她换了一身白衣之后,沒有以纱巾遮面,容颜精致,百般难描,让人看了感觉完美无瑕,挑不出一丝的毛病。

    只是她的眼神深处透着一种冷冽,肃杀,还有一种天生的不信任,让人难以靠近,但这却丝毫不影响她的气质,美感。

    聂沛儿胸部剧烈起伏,呼吸急促,在这种环境之下,两个人的姿势显得有些暧昧,她将眼神移向一旁,不敢与许道颜对视,很快她就感觉到呼吸困难。

    许道颜修炼五脏,对他來讲,只要在金木水火土五种物质之中,丝毫都不会影响。

    但是聂沛儿却不一样,修炼的经法不一样,她不可能引如此浓郁的土神之气入体,所以许道颜将岩层掩盖起來,他们处于一个封闭的空间。

    她屏住自己的呼吸,整个人生命陷入静止的状态,心也不跳了,这是身为杀手必须具备的。

    在刺杀敌人的时候,很有可能只是一次呼吸,就会被敌人发觉,她浑身的毛孔紧闭,让许道颜心中惊叹,刺家聂氏的手段,果然不是一般的厉害。

    就在这时,在这岩层之上,传來怒熊王的狂吼咆哮,整个地面都在剧烈震荡。

    许道颜感觉一些岩层都在崩塌,也幸好自己所在的四周岩层都是被他加固过,才沒有受到丝毫的影响。

    但是一阵摇晃,还是让他本能地将聂沛儿抱在自己的怀中,出于一种保护。

    聂沛儿睁开双眼,本能地想要抗拒,但最终还是沒有做出反应,任由许道颜就这样抱着她的身躯,顿时有一种酥软无力的感觉。

    虽然不是第一次被他抱过,但第一次是在她无力挣扎的情况之下,第二次,却是她心甘情愿。

    轰,轰,轰。

    这怒熊王一阵狂吼,朝着洞府外面奔腾而去,许道颜听声辨位,发现这怒熊王已经带着那些守护在洞府外面的凶兽远离了,显然是想要去追击那些偷走它们天材地宝的人。

    “怒熊王离开了,我们快走吧,不然等它们回來就走不掉了。”许道颜连忙松开聂沛儿,打开岩层,与聂沛儿两个人出了那狭小的空间。

    只见那几只小怒熊被吓得瑟瑟发抖,蜷缩在一起,眼神看着许道颜与聂沛儿,很是惊恐。

    许道颜心中复杂,感叹道:“有人照顾它们就好了。”

    “走吧,你的悲悯之心,迟早也会被这残酷的世界给消磨得干干净净。”聂沛儿从小就开始进行刺杀,也遇见过这种情况,斩杀了目标,却发现他还有年幼的孩子,一开始的确她心里也有些不舒服,但伴随着她刺杀越來越多的人,心就已经麻木了,自己所杀之人,都是罪大恶极,死有余辜。

    许道颜沒有反驳,他也不想去多想,一切顺其自然,随心而为。

    二人出了山洞,便朝着东北方向战虎王的洞府前行。

    战虎王的洞府周围,无凶兽守护,两个人进入其中,空无一人。

    天材地宝无数,这战虎王的洞府,简直就是一座巨大的宝库,聂沛儿将里面的天材地宝,全部都收入自己的空间戒指之中,而后两个人便迅速离去。

    毕竟这是在战虎王的洞府之内,难保不会有什么意外发生。

    “我们接下來要去哪里。”聂沛儿沒有去清点那些天材地宝,等有了落脚之地再去看看。

    “先找一处安全的地方,让我将肾脏修炼到大圆满。”许道颜眼力极佳,最后寻了一处较高的雪山。

    选了一处背风的地方,盘膝而坐,开始进行修炼,他吞吐着这一片天地的水神之气。

    只不过寒气太重了,一入体许道颜只感觉自己的四肢百骸都快要被冻结了,忍不住颤栗,自其心脏之中,火神舍利一颤,一股暖流激荡而出,水火相济,使得他能够更好地将这一片天地的水神之气炼化。

    聂沛儿为许道颜护法,她也顺便清点一些,在那怒熊王与战虎王洞府之中所获的天材地宝。

    这一次收获极大。

    四天的时间过去,许道颜将肾脏丹成道形,修炼到大圆满的状态。

    黑丹之上,一尊完整的玄武纹络显化,百尊仙道玄武,气势涛涛。

    五脏丹成道形大圆满,使得许道颜的寿命上限,到达三百六十万岁,已经到了上品神仙的极致。

    五脏圆满循环的刹那,一股神性流淌,他感觉自己的金戈仙道身,大地神仙体,天水仙道骨都蕴藏着浓郁的神性,威能大大提高,双目会透发神光,能够使得自己看穿一些迷瘴,血脉沸腾,每一滴鲜血如同火焰,熊熊燃烧。

    许道颜知道,只要自己五脏境界,有了更大的突破,就会使自己突破到力神的境界。

    如今,举手投足之间,都蕴藏着五种道形的神威。

    许道颜全力催动金刚甲与梵寂枪,金刚护法,韦陀护法,身上吞吐出五色华芒。

    五行金刚,五行韦陀,战力暴涨,可抗衡力神境界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