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五百二十八章 身份被揭

     许道颜身上血肉模糊。天胄沒有想到。许道颜的肉身强度竟然足以承受自己这全力一击还能够有一战之力。

    他想要乘胜追击。然而圣护羽盾早已破碎。许道颜在第一时间抽身而退。远远地盯着天胄。也幸好自己踏入到圣神大圆满的境界。将体内的五大神道都转化成圣神道。圣韵圆满。接近可以转化成圣则。

    不然的话。被这一击打中。不死也要掉半条命。

    只见许道颜催动慈悲圣神雨。笼罩在他身体的每一个伤口之上。众目睽睽之下。他的伤口迅速愈合。结痂。脱落。只是在几个弹指间。皮肤光滑如新。根本不见有一丝的伤口。

    “什么……这是什么恢复能力。”金乌殿的年轻一代都炸锅了。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们都怀疑许道颜吃了什么要的圣级丹药。

    金乌殿老一辈人的眼神之中。也有一种说不出的震惊之色。要知道天胄的圣则之威。可是淬入了圣者。圣士。圣将三个大境界的力量。然而许道颜却可以轻易将其中的力量消磨。并且使得自己的伤势迅速恢复。让人感到匪夷所思。

    “此子所修炼的经法太过可怕了……”这是许多金乌殿老一辈人的共同感受。

    阳帝眉头紧锁。沒有多说什么。其实这一局的胜负已定了。他最清楚。在许道颜的体内有极其浑厚的五大圣神道。

    许道颜再度对天胄展开攻伐。沒有任何的花哨。只有纯粹的力量攻伐。接连不断。

    刚才那一击。已经是天胄最强一击。都沒有办法杀死许道颜。如今就更加不可能了。许道颜非常的小心。打出一击就抽身而退。

    或是引五行圣神钟进行远攻。钟波滚荡。如海如涛。直贯入他人的识海之中。对其意识。魂魄都能够造成不小的影响。

    天胄死守着。打得非常的被动。同样的招式。对许道颜不可能造成第二次有效的打击。他施展自身的力量与许道颜的五行圣神钟不停地碰撞。

    许多人都感到震耳欲聋。逃离得远远的。一些实力弱一点的。都被震得连连吐血。头晕目眩。从天空中跌落下去。

    这一战。就是三天三夜。许道颜无法攻破天胄的防护能力。天胄也沒有办法伤到许道颜。两个人体内的力量不停地消耗。

    根本难以在短时间之内分出胜负。天胄极具韧性。许道颜也打得不温不火。将一切都化为了本能。

    自到达圣神境界圆满之后。许道颜都不停地在体悟。如何能够让自己体内的圣神道有更大的蜕变。

    如果不是在这十帝圣阳庙的周围都有强大的禁制守护的话。 这里早就被打得一片狼藉了。

    又是七天七夜的时间过去。哪怕是天胄都进入了一种疲态。他打得被动。节奏全部被许道颜掌控。

    许道颜则是不停地衍化着五行圣神钟。将自己之前所领悟的所有的招式全部提炼。融为一炉。并且越打越顺。

    在一旁的人都已经看得出胜负了。古玥一阵轻叹:“沒有想到这言武体内所蕴藏的力量。竟然如此的雄厚。”

    “此子心机太深了。如果从一开始。你來出战的话。也许败得快。但只要抓准机会。胜率也很高。”太浩摇了摇头。他们都中计了。

    “这也是沒办法的事。 天胄的韧性太强了。换成古玥的话。未必能够支撑得这么久。”金少阳一阵感慨。任谁都看出來。这一场战。天胄要输了。

    金乌殿年轻一脉有说不出的萎靡。人族竟然可以强大到这等地步。尤其是那种恢复能力。太让人匪夷所思了。闻所未闻。想必也只有不死神凰跟不死神凤一族才能够与其媲美了。

    轰。

    五行圣神钟再一次被天胄击碎。但他也被这一股大道波动冲飞了出去。浑身力气已消耗大半。身上更是布满密密麻麻的伤口。鲜血潺潺流出。每个人都有一种很明显的感觉。似乎天胄变得苍老了。

    许道颜立于半空之中。见天胄很是疲累。郑重道:“我觉得你还是认输吧。否则的话。只会害了自己的性命。我有一次受噬命圣祗偷袭。侥幸回天。从此以后攻伐之中都会携带噬命圣祗的威能。无形中能够抽取敌人的生命本源。据为己有。非我有意为之。再打下去的话。你会损失更多的寿命。”

    天胄很是不甘。自己高于许道颜三个大境界。竟然会落得这般下场。他深知许道颜是好心好意。绝对沒有丝毫的恶意。

    但他身负重任。在这一刻。天胄进退维谷。就在这时。古玥站了出來。道:“师兄。认输吧。人族有句话叫留着青山在。不怕沒柴烧。输了便输了。敢于面对自己的失败。才能够使金乌殿走到更强大。”

    “认输吧。我们都不会怪你。”太浩一声轻叹。天胄浑身上下。鲜血淋漓。披头散发。虽然还有一战之力。但却维持得很辛苦。

    许道颜打得顺风顺水。极为流畅。他神色平淡。沒有丝毫的倨傲。面对天胄这样的对手。他内心敬重。

    许多人在这一场比武之中。下了极大的赌注。每个人都看出天胄真的是已经尽了全力。虽然心中不甘。但也只能够接受这一事实。不是天胄太弱。而是许道颜太强了。强得出乎在场所有人的意料。

    如果是带法器而战。许道颜必败无疑。连天胄的法器都打不破。这让他深深明白。平时哪怕是磨砺自身。能够尽量不带法器就不要去带法器。形成太大的依赖之后。对自己会有不小的影响。

    “天胄有负族人重托。这一次。我认输了。”他最终还是做出了决定。看着许道颜。心情很复杂。自己竟然输给了比自己低三个大境界的人手里。

    许道颜长吁了一口气。终于有机会可以进入到十帝圣阳庙之中。阳帝静静地看着眼前这一幕。嘴角带着一丝淡淡欣慰的笑容。不管怎么样。这一次让金乌殿年轻一脉整合起來。在外部力量的刺激之下。已经达到了他想要的效果。至于许道颜让他进入十帝圣阳庙里面观摩一次也无妨。

    无上阳灵想要认可一个人。是非常难的事情。阳眸也不一定能够为他所得。

    “既然如此。我可以进入十帝圣阳庙之中吧。”许道颜看向在场所有人。

    就在这时。周天官从天而降。道:“不可。你身为九州神朝之人。伏龙学院弟子。与我金乌殿世世代代都有血仇。岂可让你进入其中。不将你诛杀。已经是法外开恩了。”

    周天官沒有经过阳帝的同意。擅自行动。对于他來讲。更重要的是金乌殿的一切利益。听到许道颜的身份。在场许多强者。杀气腾腾。

    “沒有想到是九州神朝的人。早就该想到了。这一次前來。就是想要羞辱我金乌殿的吧。”

    “此子实在可恨。其罪当诛。也幸好周天官查清他的身份。否则的话。一旦被传出去的话。我十帝圣阳庙被一尊九州神朝的人进入其中。岂不是脸都要丢光了。”

    “杀了此子。送回九州神朝。”

    天乌立即护在许道颜一行人面前。他虽然猜不透许道颜的身份。但元宝乃是玄宗少宗主。关系非常密切。如果出了什么事。他可担待不起。当即重声道:“抛开他的身份姑且不论。如今他乃是我万妖商会的贵客。你们还请冷静一下。”

    “我家公子的父亲。乃是许天行。培养出你们金乌殿三代阳帝。送你们九阳圣米。此番前來隐姓埋名就是不希望给你们感觉仿佛是來讨这个人情一样。想凭借自己的实力去观摩十帝圣阳庙。你明知我家公子身份还想要煽动众人对我家公子不利。意欲何为。”星咤在第一时间站出來。护在许道颜的面前。

    “什么。他是许天行之子。”金乌殿诸多老一辈人心中吃惊。难怪许道颜会如此的强大。这样一想。也就不奇怪了。

    当年许天行送九阳圣米。有意无意间。想要化解金乌殿与巫族大羿氏的仇恨。但他也深知。这是一时半刻都无法完成的事情。只能够尽尽自己所能。其他一切也就随缘了。对于许天行。就算是现任阳帝都是吃着九阳圣米长大的。

    他在第一时间出现。从天而降。看着许道颜。颔首道:“事情怎么回事。我已经知道了。周天官。去无空界思过八百年。会有人接替你的位置。”

    周天官的脸色苍白如纸。立即有两名身上带着极重威严的金乌族男子带着周天官离开。

    阳帝看着许道颜。笑了笑:“对于令尊。我只闻其名。不见其人。心中却对其很是敬仰。他送给我金乌殿的九阳圣米异常珍贵。我时常想与其见一面。聊上几句话。不知令尊现在何处。可否告知我。或是你说金乌殿荒雪想要去拜访他。”

    “我跟你一样。出生在一个村庄。原本以为自己乃是乡野村夫之子。谁知身份莫名变成圣帝之子。徒负诸多虚名罪名。被人追杀。辗转流离。來到金乌殿。我也从未见过自己的父亲。这应该是他留下來的。”许道颜抬起自己的手。将大罗圣镯给阳帝看。

    “原來如此。既然你跨越三个大境界已胜。我们会按照先祖所立下來的规矩。让你进入十帝圣阳庙之中。有无上阳灵作为监督。有谁不服。可以尽管直言。”阳帝沒有再多问。他看向四方。双手背在身后。自有一股威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