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二百四十九章 天晶之湖

    许道颜与聂沛儿两个人跟奇兽大虫朝着北地继续深入的时候,完颜雷战一身狼狈,逃回到金族神朝。

    完颜阿古,完颜炎龙,两大皇子的生命玉牌破碎,让整个金族神朝陷入了惊怒交加的状态。

    金族王在第一时间派出高手前去寻找,只不过北地广袤无垠,最后派人推算完颜雷战的下落。

    正好他在逃回来的半路上,就把他给接回来了,不然的话,以他的修为,一路破空飞行,还要一段时间才能逃回。

    完颜雷战带着三千精锐出去,如今只剩下一个人回来,金族王心中怒不可遏,但他依旧没有表现出来,只是淡淡问了一句:“到底怎么回事?”

    “我们被九州神朝的人给暗算了……”完颜雷战知道,如果自己照实说的话,只怕会被骂得狗血淋头,自己就编了一套故事,就是他们想要去北地深处猎杀怒熊王跟战虎王想要送给金族王当礼物,九州神朝的战士与完颜烈一战被俘虏几百,他们怀恨在心,一早就派高手暗中跟随,在他们大战的时候,暗杀掉了完颜阿古与完颜炎龙,然后救走了俘虏。

    “是这样吗?”金族王看向一旁的巫师,问道。

    “我占卜了一下,也派人去现场查看了,的确如此,怒熊王巢穴不远的葫芦谷,堆满了凶兽的尸体,经过激烈的大战,二皇子做事向来谨慎,如果不是敌人派高手暗算的话,决计不至于落得如此下场,正所谓兵不厌诈,九州神朝什么事都能够做得出来,绝对不能够姑息!”那一尊巫师开口了。

    “张天师,你怎么看?”金族神朝之中,教派分为巫教与道教,两者争端极为激烈,金族王看向了一尊面容矍铄的道人。

    “此事,乃是九州神朝年轻一代的精锐所为,暗算是真,但不是老一辈的人动手,所以如果想要报仇的话,我们就让年轻一代去解决,我不希望匈族神朝的事,在金族神朝重演。”被称为张天师的男子,年龄并不大,言语之间,流动着一股高深莫测的气机。

    “哦,何以见得?”巫教这一脉的人,是支持二皇子的,如今张天师这么说的话,显然言语间有二皇子不如九州神朝年轻一代的意思,又说让年轻一代去解决,显然说的就是完颜烈。

    如果真的让完颜烈去处理这一件事,又能够有所收获的话,那么二皇子的威望将会一泻千里,到时候完颜烈就会实实在在成为皇储,这些年来,巫教在金族神朝之中,已经被削弱了不少。

    “如果是九州神朝派高手暗中跟随早有预谋的话,二皇子还能够活着回来吗?正如你所说,兵不厌诈,杀人灭口,这是最好的方法,他们哪里会给自己找麻烦?”张天师淡然道。

    那一尊巫师语塞,金族王顿时明了,原来完颜雷战连敌人都没有看清楚。

    不过的确是遭到别人的暗算,年轻人受到挫败很正常,也算是一种磨砺,而且三个皇子的确也是想要取悦自己,才会去猎杀怒熊王与战虎王,他也不好见怪什么,也就没有斥责。

    但是这一种推卸责任,没有担当的行为,着实不可取,二皇子在他心里已经被判了死刑了,他眉头一皱,道:“行了,事情大概我已经知道了,雷战,你下去休息吧,这一件事,就交给烈儿来处理,就依张天师所言,让年轻一代来解决这一件事。”

    金族王一声令下,完颜雷战神色一片苍白,心中大恨,但也只能够退下了,原本此番去北地就是想要让自己在金族王的心中印象更好,却没有想到,最后落得如此的下场。

    满朝文武百官,没有人多言,之前匈族神朝被屠一百零八城,就是因为匈族王后出手,破坏了规则,遭致了巨大的厄难。

    这一次金族神朝自然不会步匈族神朝的后尘,弄出那样的结果,对大家都不好,虽然还得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想要去百家圣地去讨个公道都没有说辞。

    九州神朝实力远远超过金族神朝与匈族神朝,这是毋庸置疑的。

    平时小打小闹就当是历练年轻一代,都没有什么,但是在一些大是大非的问题上,九州神朝是一步都不会退让的。

    当然也有很大程度上,九州神朝面对更强大的敌人,不想与人族之间,有太大的内讧,更多的是把心思一直对外,比如魔族,妖族,神族,还有其他诸多太古万族,甚至是其他起源的入侵者。

    金族,匈族,土族等,都是属于人族的旁支,在百家圣地之中,他们的先祖也有一席之地,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

    百家圣地乃是人族正统所在之地,诸多人族各大派系的强者,都集中在那个地方。

    是人族正统的象征,只有得到他们大部分人的承认,这个人族的神朝才是正统,能够代表人族。

    九州神朝的正统象征,也是得到百家圣地大部分人的承认,才有今日的地位。

    人族正统,是不能够对自己本族之人,进行大肆杀戮的,当然一些小规模的战争,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尺度由各大神朝之间自己掌握,只要不太过火都不算什么。

    比如像金族神朝,类似于巫教,道教,大多是从百家圣地所派过来的人,他们平日里为金族神朝的黎民百姓消灾解难,在一些大事件上也会提供意见,进行调停,从某个程度上,他们代表百家圣地一部分的意志。

    金族神朝,只有一个巫教,还是巫教的旁支,没有像金族神朝这样,有巫教与道教之间互相抗衡,做事就显得比较独断了,对于匈族神朝没能够做到一个旁观者,中间人的角度去分析一件事。

    像九州神朝,孔子渊就是从百家圣地被派过去的,他身为帝师,一心做学问,教导黎民百姓,不参杂入其他心思,若是九州神朝有大事,他也会以旁观者的角度,提供自己的想法,最后让帝王自己去做决定,不会左右一个神朝的意志。

    这就是区别!

    此刻,许道颜一行人,继续深入。

    北地的边缘深处,越来越寒冷,如果不是许道颜心脏之中暗藏着火神舍利,哪怕以他的身躯,也难以长久支撑。

    火神舍利无时不刻,激荡出一阵阵暖流,融入到他体内的四肢百骸。

    聂沛儿的体质虽然得到提升,但依旧有些承受不住,许道颜引火神舍利的力量,融入到她的体内,使其不受寒气侵袭,不过迎面吹来的寒风,割在肌肤之上,那一股刺痛,让人难受,但此地环境就是如此严峻,专门磨砺他人的意志。

    反而大虫看起来白白嫩嫩,皮很薄,就像蚕一样,一捅就会破掉,但在这一片冰天雪地,它却是一点事都没有,并且一脸的舒坦,让人看起来很欠揍。

    “它怎么会一点事情都没有?”聂沛儿有些惊奇。

    “它可是把怒熊王,战虎王的尸骨所蕴藏的精华,全部吞噬得干干净净,还嫌不够的主,如果连这一点抗性都没有的话,那我不得亏死了。”许道颜看着大虫还是有独到之处,心里总算是有点安慰了,不过长成这模样,实在是带不出去。

    一路上,他们都没有遇到其他凶兽,让许道颜感到有些奇怪,北地无比凶险,为什么都会碰不到?

    之前他们一路尾随金族神朝,遇到凶兽不计其数,不然也不会推进那么长的时间,都是走走停停,突然就有一波凶兽出来袭击,一路染血,最后杀得凶兽节节败退,连杀七天,这才使得其他凶兽不敢靠近。

    “大虫,你是不是一路上特意避过有凶兽的地方?”许道颜突然问道。

    “吱吱……”大虫连连点头。

    “果然,你这孙子肯定怕打不过,然后就用躲的……”许道颜握拳,心中早已是泪流满面。

    “吱吱吱!吱吱!”大虫彻底愤怒了,它朝着前方破空而行,眼神充满了挑衅,意思好像是在说,有本事的话,你们就跟我来。

    许道颜没有想到,这大虫长得虽然丑了一点,但自尊心还挺强的,不过坑了自己这么多年,好歹也要考验一下它的实力,看看自己这几年的心思有没有白费,他又好气又好笑:“呵呵,那我倒要看看你能有什么本事!”

    “你别这样,人家可能就是长得寒碜了一点。”在一旁的聂沛儿感叹了一句。

    “吱吱……”大虫彻底愤怒了,气得一大团肉都快在抽搐,如果有脚的话,只怕都要被气得直跳脚了。

    半个时辰之后,他们来到了一片湖畔。

    这一片湖畔的水如同冰晶般清澈,荡起一道道涟漪,他心头一惊,失声道:“怎么可能,在这种气候竟然还有湖水,不会被冻结成冰?这是什么地方?”

    “吱吱吱……”此刻,这大虫的表情一脸的得意,朝着许道颜挤眉弄眼,意思好像在说,现在知道我厉害了吧?

    “相传,在北地有一片湖泊,名为天晶之湖,相传乃是在极为久远的时候,因为一场大人物的战斗而形成的,这湖水乃天晶被消融之后所形成的液体,寻常寒气很难将其冻结,每一滴天晶所化的液体都极重,密度极高,想要进入这天晶之湖,难度也很大,相传在天晶之湖的深处,藏有至宝,如果有缘人就能够获得!”聂沛儿对于北地还是有一定的了解,这一个地方能够磨练他人的意志,是她向往的历练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