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二百五十章 天晶血泪

    聂沛儿的话,让许道颜心中悠然神往,如果能够进入这天晶之湖中,不知道该有多好。

    许道颜轻抚了一下自己的长发,略微销魂地看了聂沛儿一眼,深沉道:“你看我,像不像有缘人?”

    聂沛儿的嘴角抽动了几下,顿了顿,道:“不是很像,可能有那么一点点像,你可以尝试一下。”

    听到两人的对话,大虫在半空之中,蜷着身体,吱吱吱地大笑了起来。

    许道颜眉头一挑,偏偏不信这个邪,万一自己真是有缘人呢,他走近天晶之湖,手轻轻地触摸在湖面之上,这些天晶液体,触手生温,但不得不说,每一滴都极重。

    原本按道理来讲,在这如此恶劣的环境之中,天晶液体应该会冰寒无比才对,可是竟然是温的?他心中感到不可思议。

    “大虫,我问你一下。”虽然这奇兽长得丑了一些,但许道颜发现自己要正视它。

    “吱吱……”大虫趾高气昂,摆出一副大爷嘴脸。

    许道颜看得想抽它,但也只能够忍了,无论如何要弄清楚它的能力是什么。

    “你除了感知比较敏锐,可以避开危险,是不是比较擅长寻宝?”

    “吱吱吱……”大虫雄赳赳,气昂昂的模样,显然承认了。

    “那你可有必杀敌人的手段?”许道颜又问。

    “吱……”大虫迟疑了一下,摇了摇头,否认了。

    “那你是不是拥有比较强的抗性,能够抵挡敌人的攻伐?”许道颜知道,这一只大虫乃是融入自己的精血,孕育而成,不承认也得承认,天石公说过它是天生欠揍。

    “吱吱吱……”大虫又一副傲娇的模样。

    “你是不是以后都会是这一副德性,还是伴随着你实力的提升,会进一步的蜕变?”许道颜问了最后一个问题,这是重点。

    “吱吱吱!”大虫一副这是当然的表情,这让许道颜松了一口气,无论如何,不会一直保持这个德性就好。

    “不会变得更丑吧?”许道颜眼珠子一瞪。

    “吱吱吱吱吱吱……”大虫差点抓狂。

    在一旁的聂沛儿看得额头冷汗直流,这许道颜跟自己的奇兽,简直就是一对奇葩组合。

    “算了,不逗你,跟我说一下,你带我来这里想要干嘛?不会想要让我进入这天晶之湖里面吧?”许道颜感受着手中这天晶液体,密度极高,很是厚重,手上只是捧起一点点,就感觉都快抬不起来了,自己要是进入天晶之湖的话,还不得被挤成肉酱?

    不过他能够感觉到,在这天晶液体上带着柔和的气息。

    “吱吱……”大虫点了点头,一副就是要让你进入到天晶之湖里面的表情。

    “……你是不是想害死我?这天晶湖水如此之重,哪里是我能够承受的。”许道颜有些无语,不会被这大虫给坑了吧。

    “吱吱吱……”大虫见许道颜迟疑,在一旁不停地叫唤着,仿佛在催促他,它一对大眼睛瞪着许道颜手上的镯子,让他不必担心。

    “好吧,那我就试一下!”许道颜瞬间恍然大悟,自己已经把手上的镯子给忽略掉了,这是母亲所留下来的遗物,乃是当年自己父亲送给她的嫁妆,大罗圣银。

    虽然看起来很简单,没有丝毫的花纹,但却蕴藏着不可思议的力量,许道颜缓缓地步入天晶之湖中。

    只见天晶之湖竟然向两旁分开,似乎为其开道。

    “什么,怎么可能,怎么回事?”聂沛儿看到这一幕,感到难以置信,难不成许道颜真是有缘人?

    许道颜心情有些紧张,也不知道在这天晶之湖的深处,会蕴藏着些什么样的凶物。

    在湖面上的大虫极为兴奋,它的双眼发亮,看着许道颜渐渐地往天晶之湖下沉,似乎在期待着些什么。

    许道颜一进入到天晶之湖中,就感觉到自己四面八方有一股碾压之力,只不过都被大罗圣银的力量给分开了,将他护在中心。

    他慢慢地朝着天晶之湖的深处沉下,在深有三千丈的湖底停了下来,已经到底了。

    许道颜看到,在这湖底中心,有一道石台,在上面有一滴类似于泪珠的东西。

    这一滴似泪珠的东西,流淌出晶莹的光芒,美轮美奂。

    就在许道颜接近的时候,突然一道画面衍化而出,那是两尊大人物,在一片神秘的空间大战。

    举手投足之间,都使得天地间风云变幻,让他看完这一道画面之后,终于明白了。

    原来,这天晶之湖,乃是一尊天晶圣灵的埋葬之地。

    这一尊天晶圣灵为了保护自己的主人,牺牲了自己,她的主人流下了一滴血泪,融入到她的身躯之中。

    将她身躯毕生的精华以及她残碎的灵智凝聚在这一滴泪中,保住天晶圣灵一丝残灵不灭,过去了不知道多少岁月,这一滴泪开始逐渐衍化,似乎要开始孕育出自己的灵智了。

    “如此圣洁之物,我哪里敢要!”许道颜心中肃然起敬,不敢心生亵渎,想要将其据为己有。

    于他的肾脏之中,剧烈颤动了一下,冥冥之中,竟然与这天晶血泪有一丝共鸣。

    只见那天晶血泪轻轻浮动,而后径直融入到许道颜的肾脏之中。

    在那黑丹之中,百尊仙道玄武,发出欢愉的长鸣,似乎每一尊仙道玄武所蕴藏的力量变得更加的强大。

    许道颜看向石台一旁,有一张石棺,他缓缓地推开石棺,里面竟然躺着一名女子。

    她面容安详,长得极为美丽,白发如雪,身着浅蓝色的神衣,白发如雪,纤细修长的双手叠放在自己的腹部,静静地平躺在那里,在她身上,每一件小饰品都是了不得的宝贝。

    就在这时,一道意念传递而出:“有缘人,她为我而死,我却不能伴其复生,你能够得到我的认可,就代表你与永恒神庭有不小的维系,希望你能够将她的一丝残灵孕育重生,有朝一日,带着她来永恒神庭找我!”

    “……”许道颜眉头一皱,他施展出自己的善德仙道,突然发现自己的善德仙道有了一种本质上的蜕变,变得如同天晶一般凝练,厚重,并且透着一股冰寒之气,可将人冻杀。

    “我虽然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但你们主仆情深,我一定会尽力而为。”许道颜意念反馈。

    他从湖底浮动湖面之上,就在许道颜脱离湖面的瞬间,天晶之湖瞬间凝结成冰,一股渗人的寒气,直冲而上。

    “这!”在一旁的聂沛儿看得目瞪口呆,道:“相传,天晶之湖里面沉睡着一名神女,似乎在等待着谁,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够找到这里,找到这里的人,也难以进入到天晶之湖的深处,你到底做了些什么?”

    “……”许道颜至今都感觉恍如隔世,仿佛一切都在做梦,那一场大战对他造成的冲击很大,如今在自己的肾脏之中,天晶血泪悬浮其中与黑丹相伴,百尊仙道玄武吞吐着浓郁的善德仙道,滋养着它,而它也用自己的力量反馈给黑丹,融入到诸多仙道玄武的体内。

    他回头看着结成的湖面,心中有所感悟:“看来他应该是想要将其尸身冰封起来,不遭人破坏,放心吧,总有一天,我会将天晶血泪之中的灵智孕育出新生,到时候将她复活,只是能不能带着她去什么永恒神庭找你,那就不知道了……”

    “没做什么,不过,我果然是有缘人,你倒是挺有眼光,居然一眼就看出来了……”许道颜咧嘴一笑,心情极好。

    “……”聂沛儿真的没有想到,彻底无语了。

    “大虫,不错,这一次你立了大功。”许道颜感叹,没有想到这大虫还真是有几分用处,也不枉这些年,自己时不时就融入几滴精血,或者动不动就抽它几下,还给它喂了那么多的内丹,以五大仙道进行温养,总算没有白费。

    “吱吱吱!”大虫一副得意的模样,它扭动着身躯,欢欣鼓舞。

    “走吧!”这一次出来,有所奇遇,虽然如梦似幻,给人感觉很不真实,但善德仙道的力量,是实实在在的,许道颜想要赶紧回到伏龙学院之中,好好请教一下孟子颜,什么是永恒神庭,还有自己手上的镯子到底有什么作用。

    “要去哪?”聂沛儿愣了一下。

    “当然是回去了,如今我们在北地,相距九州神朝几千万里,哪怕日行十万里都要耗费一年的时间才能够到达,这一路上的距离,却是刚刚好,让我好好领略一下,如何让自己的术法威能更大,这样才能够在九州学院的比试之中夺冠!”若是在别的地方,他自然不敢夸口,但是如今只有他与聂沛儿,不知不觉,就把他深藏在内心中的想法给说出来了。

    “你的野心倒是不小,不过就要看看你有没有那个能力了,我相信你一定可以!”聂沛儿知道,许道颜向来谦逊,很少在别人面前暴露自己的心思。

    “聂姑娘,放心吧,答应你的事,我一定会做到,比试完之后,我就跟子颜师兄说,让我去中央神朝历练,到时候请元宝帮忙,看能不能帮你救出父亲。”许道颜郑重道。

    “希望真的可以救出父亲!”聂沛儿有些失神,目光看向遥远的地方,那里是中央神朝的方向!

    还差一点就是1万朵鲜花,大家加油投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