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五百三十九章 圣祗诅咒

    骨骼碰撞的声音,如同金戈交击之音,不绝于耳,

    肉身的力量所产生的音爆,更是骇人心神,许多战士都是退得远远的,不少刑天巫殿的强者都围观过來,

    他们都是一些实力比较强横的存在,深知苏惊圣的可怕,这么多年來,第一次有人敢跟苏惊圣叫板,并且还能够面对面硬撼还并非是刑天巫殿的传承血脉,就连他们也都觉得有些匪夷所思,

    不仅仅是众人有这样的感觉,就连苏惊圣自己,也感到特别的讶异,一尊圣神境界,哪怕修炼的是无上经法,但竟然能够与她硬撼到这等程度,实在太让人匪夷所思了,

    在苏惊圣看來,这应该跟许道颜是许天行的血脉有很大的关联,要知道许天行是一尊不弱于邪皇苏若邪的老牌圣帝,他的实力沒有人知晓,但他帮助了很多人,也得罪了很多人,基本上沒有听过他战败的消息,就足以说明他的实力,

    但哪怕如此,这等强悍的肉身,也是让人非常难以理解的,

    苏惊圣第一遇到,有人在圣神境界,与自己如今的肉身纯粹硬撼竟然还不会骨断筋折的,要知道《刑天巫诀》的本质就在于霸道的肉身强度,并不是每个人的肉身都能够承受《刑天巫诀》这一经法的爆烈,所以挑选修炼《刑天巫诀》的人,无一不是横练肉身,根骨壮硕,血脉强大之辈,底子都会比寻常人好上太多太多了,

    与许道颜的那些手下一战,她甚至都不敢用太大的力气,否则的话,很有可能会闹出人命,然而跟许道颜却要打得如此胶着,这就是差距,

    “沒有想到道颜肉身搏杀的能力,竟然如此的强大,”

    “是啊,苏惊圣一拳打在身上,我感觉全身骨头都快要散架了一样,”

    “毕竟道颜的身份非同小可,乃是圣帝之子,我们都是最普通的人,怎么去跟他媲美,”

    “这是圣帝子女的一场比武,不过苏惊圣占了很大的优势,如果道颜到达圣王之境的话,肉身强度绝对会比她强,这可是有几个大境界的差距,”

    苏惊圣也明白,自己占了极大的便宜,从圣王境界对于力量的运用以及肉身本质上的强大对于许道颜绝对的压制,

    许道颜也知道这一点,所以他每一次反击都是浅尝即止,哪怕是自己看穿了苏惊圣的动作,但是在力量方面,依旧难以与其媲美,只能够尽力去规避,苏惊圣如今力气还是圣神境界时候的力气,但她懂得如何把圣神境界时的力量发挥到最佳,完美,对敌人造成最大的伤害,

    两个人打得非常的胶着,苏惊圣发现自己每一次最刁钻的角度,最狠辣的攻击总能够给许道颜轻易躲避,不得不说,许道颜的身法远超寻常人,并且不管在攻伐还是防守上,基本上都有寻常年轻人所不具备的老辣,沉着冷静的判断,每一次都到最后再做出应变,使其根本无法根据许道颜的反应做出变化,

    一拳击出,手臂伸展开來,力尽的刹那,再变化是沒有丝毫的意义的,

    还有更让她惊讶的一点,就是许道颜肉身每一次碰撞,她都有感觉到,自己体内就会有一股生命本源的力量被莫名抽离,在消耗自己最原始的力量,每个人都能够清晰地感觉到,许道颜并沒有催动什么经法,术法,这是一种他肉身本能所具备的能力,只要两者肉身产生强大力量的碰撞,就会在不知不觉中将对方的生命本源之力夺取,似乎形成了一种体质能力,

    两个人足足打了三个时辰,这种感觉非常的明显,就连天石公也不由得眉头一皱,不知道许道颜这到底是什么样的手段,还是体质自带的,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就连天石公也沒有弄清楚,他觉得这件事有必要找苏若邪问清楚,因为在不久以后,许道颜将会在百家圣地与许无道对战,到时候将会有众多之人观看,如果许道颜自带这种能力,很有可能到时候会被当成是穷凶极恶之徒,这种体质一旦成长起來,将是非常可怕的,

    天石公连犹豫都沒有犹豫,就引动了苏皇令的力量,片刻之后,一道虚影出现在其身旁,他躬身行礼:“见过邪皇,”

    “嗯,你说的情况,的确存在,这并非是许道颜体质所自带的,”邪皇苏若邪的见识自然要比天石公來得广博,他一看就能够分辨,苏惊圣被吞噬那点生命本源之力是根本无伤大雅的事情,

    “那是什么,”天石公很是疑惑:“你也知道,这小子成长到这种地步,迟早有一天是会跟许无道对上的,别到时候在百家圣地,众目睽睽之下,要是被人说是大奸大恶会危害人族之辈,会是一个更大的屎盆子扣下來,他跑都沒地方跑,”

    “怪不到许道颜的头上,这是一种圣祗的诅咒,他之前定然遭到圣祗力量的侵袭,大难不死,将圣祗对自己的伤害全部消除之后,便转化成一种类似于他自身的力量,实则只要与其有力量碰撞的人,生命本源都会被吞噬些许,一部分滋养许道颜自身,另外一大部分都是滋养这一股诅咒的力量,虽然这圣祗的诅咒伤害不到他,但却是会伤害到别人,”苏若邪也沒有料到,以许道颜的实力,竟然能够遇圣祗侵袭而不死,简直就是福大命大,逆天生存,

    “原來如此,只要能够说得通就好,不然的话,万一到时候发生了什么事,一群人黑口白牙的,污蔑道颜这小子的话,哪怕是有一千张嘴都说不清了,”天石公非常的谨慎,尤其是许道颜乃是他特别看重的人,是不允许出现一丝的意外,

    “嗯,这些时日道颜长进得非常快,惊圣这孩子从小刻苦修炼,历经诸多战役,非寻常人所能及,如今虽然压制了自己的境,但道颜却能够与其如此抗衡,已是不易,在同一境界的话,惊圣若是先想要胜道颜,很难,”邪皇苏若邪做出很中肯的评价,他轻轻一叹:“自古以來,第一次见到有人能够将月眼阳眸融汇到一起,实在太让人匪夷所思了,相信以后道颜的成长空间会非常之大,双眼代表阴阳,暗合他体内的五行,正好相辅相成,《黄帝天经》,自古以來修炼此术者,都会有异于常人的地方,”

    “难道真的是那一位的,难怪刚才我感觉到刑天城对道颜有一种隐晦的排斥,”天石公在一瞬间,恍然大悟,

    “不错,道颜的传承非同小可,黄帝与刑天圣祖有一场恩怨,所以会使得两种经法相克,我之前传道颜《刑天巫诀》就是希望他有一天,能够将两种经法完全糅合在一起,各取所长,到时候对他会有不小的益处,当然能不能够做得到,还是得看他自身的天赋实力,”邪皇苏若邪思虑深远,哪怕是天石公都沒有想到这一点,黄帝也有属于自己那一脉人,与刑天氏一直都是不和的,但是许道颜修炼了《黄帝天经》,到时候如果他能够将两种经法糅合一体,并且变得更加强大的话,那么也就是代表两族之人是可以言和的,

    因为《黄帝天经》与《刑天巫诀》是两族无上至尊所开辟出來的经法,如果许道颜能够将两者经法糅合成一体,不言而喻,这等经法是蕴藏了冥冥之中,无上至尊的意志,如果沒有得到他们的允许,或是有一个契机是非常难以糅合的,

    “邪皇深谋远虑,看來你在道颜这小子身上寄托了很大的希望啊,”天石公的眉头紧皱,一下子变得凝重了,看着许道颜与苏惊圣两个人打得异常胶着,反反复复,招式都在不停变化,层出不穷,

    风华与罗无道一行人体内热血沸腾,沒有想到自己的公子竟然能够和苏惊圣打到这等地步,肉身不停的碰撞,每一次看到许道颜皮肤表层破裂,毕竟两个人身体的本质还是有很大的差距,碰撞久了之后,皮肤会炸开,骨骼也会龟裂,但是肝脏之中,那一股莫名的力量,就会使其迅速恢复,使得许道颜长久地支撑下去,

    这种强大的自我恢复能力,也是苏惊圣所难以预料的,她从來沒有见过一个人的恢复能力是可以这样强大的,

    许道颜在与苏惊圣纯粹的肉身搏杀过程当中,肉身无时不刻都在承受着巨大的痛苦,只是他的脸色始终沒有丝毫变化,似乎已经忘记了疼痛,他一直都在思考,每一次碰撞如何能够将对方的力量卸掉,自月眼与阳眸之中开始领悟阴阳,理解了一种阴阳运化之道,

    苏惊圣身为女子,打出一拳一掌都是充满霸气的攻伐,力大招沉此乃是刑天巫殿的经法是风格,然而自己的风格是什么,值得深思,一直以來,都是以纯粹五大神道的力量或是以自己肉身强度进行硬撼,要形成自己的招式,风格,许道颜突然发现,这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