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五百四十章 凝练武道

    每一次与苏惊圣进行正面碰撞,就要承受巨大的肉身痛苦,并不是自己不可以承受,而是可以更加灵活的将敌人的攻伐给化开,只有这样才能够使得自己的力量得到最大的发挥去打击敌人。

    否则的话,要武道招式就沒有丝毫意义了,大家都你一拳,我一拳的乱打就可以了,以前的许道颜是根本沒有自己的武道可言。

    有些招式纯粹都是运用别人的,就沒有真真正正属于自己的,除却凝聚裂神手或是像五行神道钟一流。

    但这些都不足以称之为武道,最多只是术法攻伐。

    武道是一种融入自身的攻伐,融入到自己的骨血当中,使得自己的攻伐威力可以最大化,可以更加巧妙的运用自己身上的力量,将其发挥到极致。

    在纯粹肉身攻伐的状态,只能够从招式去分高下,一旦可以运用圣则圣道,其威力也是非常可怕的。

    与苏惊圣一战的过程当中,不再一味的以蛮力去硬撼她的力量,许道颜穷则思变,不停地想着要怎么样才能够有自己的招式。

    什么才是自己的风格,刚猛霸道,显然不是,再如何刚猛霸道自己都不可能有苏惊圣來得那么爆烈。

    毕竟这乃是刑天巫殿一脉的攻伐特征,许道颜如今都沒有形成自己的武道,只是很简单,很平凡的,他就等于一张白纸,空有一身的力量,以及能够看穿敌人招式的眼睛,是属于千变万化的。

    而他准备给自己染上一些属于自己的颜色,形成自己的风格,显然苏惊圣也看出來了,许道颜的双眼,透着一种圣灵的力量,在看穿捕捉自己的招式,并且在从中学习,融入到自身当中,但又会形成既有自己招式影子,但又有他自身特点的招式,苏惊圣能够感觉得到,自己所施展的每一个招式,都会被许道颜所窃取,然后丢入一个大熔炉当中,去提炼,去完善。

    许道颜与苏惊圣不停地产生强烈的碰撞,你來我往,互不相让,在这过程当中,他终于学会了怎么样要去卸去对方的力量,就好像当日星蜂王的尾针一样,虽然无法从正面硬撼,但却可以从旁攻伐,使其力量偏离击于空处。

    就在许道颜感悟的过程当中,苏惊圣一拳攻伐而來,他心中演化两个人的攻伐之道,一改之前硬碰硬的风格,化拳为掌,在苏惊圣手臂还未伸展开來的刹那,手掌拍出,猛然一抽,如同长鞭抽甩出去,一声炸响,啪。

    苏惊圣这一拳的力量被瞬间打断,许道颜顺势整个人以肩顶撞在其身上使她差点重心偏移,然而苏惊圣岂是寻常,在第一时间收力,一脚踩实,身躯斜冲,与许道颜的身体碰撞,在力量上的差距,始终都是难以弥补过來。

    然而只见许道颜的手柔若无骨,如同一条灵蛇缠住苏惊圣的一条手臂,在他即将被撞出去的刹那,又将他自己给拉了回來,借助苏惊圣的余力将其一推,使其身体一个趔趄,差点摔了出去。

    但苏惊圣毕竟是苏惊圣,她近乎在刹那间便掌握了自己的身体平衡,一个翻身使得自己稳居平地。

    邪皇苏若邪眉头一皱,看到这这一幕,心中惊叹:“道颜竟然自己领悟出太极的运化之道,此子天赋,真是不可限量。”

    苏惊圣似乎掌握了许道颜这一技巧,再度展开攻伐。

    砰,两股纯粹的肉身碰撞,冲击在一起,只见许道颜被撞飞了出去,骨骼发出咔咔的声响,许道颜嘴角溢出血來,他发现同样的招式对苏惊圣是完全不起作用的,与苏惊圣一起对攻,完全都可以用來磨砺揣摩形成自己的武道。

    自两个人互相攻伐的那一片土地之上,地陷三尺。

    尘埃飞扬,地上尽是脚印,纯粹的肉身碰撞而产生的力量波动砰砰炸响,不少刑天巫殿的人目光全部都被吸引了过來。

    许道颜稳住了自己的身形,立于原地,他看着苏惊圣,道:“果然如同传说中的一样,一身怪力,只可惜啊。”

    “可惜什么。”苏惊圣长发散落,她看着许道颜,眉头一皱。

    “可惜你还是沒有办法,能够奈何得了我。”许道颜淡淡一笑,在他身上似有一种阴阳的力量在轮转。

    在一旁,天石公却是看得双眼放光,许道颜的战力简直给他开了一个大眼界,在圣神之境能够与苏惊圣战到这等地步,已是相当难得了,尤其是最后那一招卸力瞬间所形成的韵味,给他也有一些启发。

    “哼,谁强谁弱,还沒有分出一个胜负,尚未可知。”苏惊圣一身练功服毫发无伤,许道颜赤膊上阵,身上早就有众多伤口炸裂,只不过都恢复过來了。

    “好啦,好啦,小丫头你别不服气了,你自问在圣神境界能够打得过这小子吗,如果不是依仗你圣王境界的肉身底子,你早就被这小子给欺负死了。”天石公眉开眼笑的,正所谓不是冤家不聚头,苏惊圣这丫头战力惊人,整个九州神朝上下沒有几个男人能够入得了她的法眼,只有让她记着,惦着,引起她的注意才可以。

    所以他一开始有意在中间挑拨,听到天石公的话,苏惊圣眉头一皱,许道颜的战力谈不上可怕,哪怕是她在圣神境界与他也不会差距太大,关键他有一双奇特的眼睛,似乎能够将自己的动作完全捕捉,这才是让苏惊圣很是不服的地方,难道自己有必要去大羿氏修炼一下自己的眼睛,瞳术。

    之前她觉得这是沒有必要的,而且依眼前的情况,是自己的动作被许道颜给看穿,而许道颜的动作根本骗不过自己的眼睛,但她都能够快到最后做出反应,或是躲避或是卸开自己的力道,只是一个很巧妙的动作就足以对付自己。

    “要更快,更强,让他难以捕捉,可惜我将自己压制到圣神的境界,速度各方面都无法提升,难道真的已经是极限了。”对于苏惊圣來讲,她更愿意在自己圣神境界的时候与许道颜一战,她如今只是占据了肉身强大的便宜,但有利有弊,她却无法将这一尊拥有圣王本质的肉身给完全发挥出來,以致于处处受限。

    “哼。”苏惊圣沒有多说什么,沒有真正战过谁都不知道鹿死谁手,她盯着许道颜:“我在圣王境界等你。”

    “那只能够拜托你帮我把人训练到我圣王境界。”许道颜很是无赖。

    “什么。”苏惊圣眼珠子一瞪。

    “如果我输了,他们就是你的禁卫。”许道颜又补充了一句。

    这个结果,不管对于前途未卜的许道颜來讲,都是有好处的,赢了,他就能够带着自己的人离开,输了,自己人也能够有一个很好的归属。

    “你的如意算盘倒是打得很响。”说实话苏惊圣训练的战士当中,比他们底子好,底蕴比他们深厚的多了去,但比他们讲情义,比他们讲忠心,比他们还能吃苦的,真就不多,这是一支很难得的队伍,不然的话,天石公也不会大费周章想要将他们全部都送到刑天城來,这也是付出不小的代价。

    “那是,就看你愿意不愿意了。”许道颜看了风华与罗无道他们一眼,都沒有多说什么,他们对许道颜有自己的了解。

    “那就这样决定了。”苏惊圣眼眸一眯,双拳紧握,恨得牙痒痒的。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就跟着你们训练官吧,在刑天城的时候,都归她管。”许道颜对着自己一群亲兵一顿训斥。

    “是……”这一群亲兵这才屁颠屁颠地跟到苏惊圣的旁边。

    凭心而论,以往來到刑天城训练的战士,都想成为苏惊圣身边的战士,但只有许道颜这一批人不想,三天两头找人打听许道颜的下落,无时不刻都想要回到他的身边与其并肩作战,虽然他们的实力不高,但这一份心却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够拥有的,这也是为什么苏惊圣愿意训练他们的原因。

    如今许道颜一声命令,这一句话的效果,使得他们对苏惊圣的态度,有了不同的转变,她能够有明显的区分。

    许道颜也感觉到苏惊圣有一小部分的生命本源之力被自己身上那一股莫名的力量抽取,对于敌人來讲,他自然不会介意,但苏惊圣乃是九州神朝邪皇之女,久战对其是不好的,他也想去磨练出自己的武道,但绝对不能够以伤害对自己有恩之人的前提之下,所以许道颜知道,接下來他只能够自己去揣摩了。

    显然邪皇苏若邪也看出了许道颜的心思,他突然衍化出一尊与自己一模一样的武道傀儡,从天而降。

    “道颜。”那一尊邪皇所衍化而成的武道傀儡,口出人言。

    “邪皇。”许道颜心神一震。

    “这只是我衍化出來的一尊实力在圣神境界的武道傀儡,有利于你衍化自己全新的武道,你可准备好了。”这一尊邪皇所衍化的武道傀儡淡淡道了一句。

    “自然。”许道颜应了一声。

    嗖,武道傀儡留下无数残影,许道颜心头一震:“好快。”

    他的双眼全力捕捉,双臂一挡,整个人瞬间就被轰飞了出去,双臂骨骼裂开,许道颜倒抽了一口凉气。

    苏惊圣双拳紧握,她也曾经与苏若邪的武道傀儡对战过,也是非常狼狈,在这一刻,她嘴角上扬:“这倒霉孩子,我吃过的苦,你一次都不能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