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二百五十八章 天石兵法

    他们径直來到天石大堂。

    天石公似乎早就料到许道颜会來,早就坐在那里等待了。

    许道颜,聂沛儿走进大堂,齐齐躬身行礼:“见过天石公。”

    大猪不得不缩小自己的身体,变成只有巴掌大小,跟在许道颜的脚后跟,只是当他感受到天石公的气息之后,吓得连忙躲到了许道颜的身后,露出自己的大眼睛,偷偷看着天石公,屁股翘得老高,光溜溜的卷尾巴摆动着。

    当年许道颜曾经将还是奇蛋的它拿给天石公看,当时他的一缕气息,差点把奇蛋震碎。

    以致于大猪对于天石公有了阴影,对于他身上的气息有一种天生的恐惧,的确天石公的实力,同样是可怕到无以复加的程度。

    “哈哈,你小子可算是回來了。”天石公目露神光,他感觉许道颜又有不小的变化,他站起身來,脸上红光满面,笑得如同一朵老菊花,道:“你小子这一次可是立了大功了,救回我九州神朝二百多名俘虏,使得他们幸免于难,这也就算了,根据他们所说,你还斩杀了金族神朝的四皇子,六皇子,将金族神朝三千精锐诛灭在北地一处葫芦谷上,可谓是大功一件啊。”

    “呃,其实沒什么,他们也出了不小的力气……”许道颜不敢居功,如实将一切说得明明白白,交代完后,他将四皇子以及六皇子的尸身从空间戒指之中取了出來。

    “哈哈,不用在意这些细节,果然是金族神朝,完颜皇室的血脉,道颜,我打算将你的功勋先记录下來,暂不封赏,不然的话,年纪轻轻,如果你的功绩再度上报的话,只怕会太出风头,对你來讲不是一件好事,所以我就把这一件事给压了下來,现在整个九州神朝,无人知晓,你觉得如何。”天石公淡笑道。

    “无妨,反正天石公怎么安排就怎么安排,我沒有意见。”许道颜对这些都不是很在意,显得很随意。

    “哈哈,好,那些原本是地石王城的战士,由于被你所救,申请要加入你的亲卫之中,我沒有答应,但也沒有拒绝,你怎么看。”天石公看到许道颜开始在军中树立出自己的威望,他心中感到很欣慰,这孩子培养起來,以后绝对是一株好苗子。

    “如今他们身在何处。”许道颜一阵错愕。

    “他们都跑到石龙城去了,现在给你的风神卫打下手呢,这可不是我的主意,别这样看着我。”天石公哈哈大笑。

    “既然他们都已经送上门來了,再拒绝也不太合适,那就收下吧。”许道颜回想起当日,罗无道所施展的《射日》,威力惊人,可以让他教风神卫箭术,必然会使得风神卫的战力有巨大的突破。

    “好。”天石公笑容灿烂,他看向了聂沛儿,感叹道:“这是刺家聂氏的孩子吧,根骨不错,资质也很好,在气神境界能够有如此的心志,的确不凡。”

    “聂沛儿,见过天石公。”她再度躬身行礼,眼前这是一尊什么样的人物,她心里很清楚,就连萧无冥都会畏惧的存在,放在萧家除却萧太后,萧尘沒有人敢招惹天石公了。

    “呵呵,这一次,聂姑娘也立下不少的功劳,只是因为道颜的关系,不能够公诸于众,我就赏赐你一些东西吧,希望你别嫌弃。”天石公话音一落,一指点出,只见一道神光融入到聂沛儿的眉心之中。

    这是他这一生,对于刺家一道上的见解,里面有如何更好地刺杀地人的想法,同样也有反刺杀敌人的手段,这可是天石公毕生对于刺家之道上的见解,从來沒有外传,他这一辈子遭过上千次刺杀,有一次差点身亡,不过都被他挺过來了,故而对于刺杀一道上,他有自己独到的领悟。

    聂沛儿娇躯一颤,深深地知道,这一份赏赐有多么贵重了,这都是天石公切身的体会,诸多招式的衍化,聂沛儿如数家珍。

    “多谢天石公。”她单膝下跪,她知道天石公传给她这些,意义有多巨大,对于她日后的道路,尤其是对付聂氏中人,会有巨大的帮助。

    “沒什么好谢的,你寻一处,好好去领悟吧,天石府内你可以随意走动,至于道颜我想要带他读一读兵法。”天石公摆了摆手,示意聂沛儿可以退下了。

    “是。”聂沛儿点了点头,转身离去。

    “其实让聂姑娘她一起跟我读兵法也可以啊。”许道颜感觉这样有些怪怪的。

    “哈,不是我不教她兵法,而是她根本不适合带兵打仗,听之无益,而且我给她诸多感悟,够她用很长的时间去理解,等你出关的话,只怕她的实力又会有巨大的突破了。”天石公知道,自己传授给聂沛儿的那一些,足以让她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拓宽自己的格局,视野,聂沛儿在自己实力越來越高,将自己那些感悟一一吸收,据为己有,到时候她的战力,就少有人能及了,甚至想要跨越三大境界杀人,都不是不可能。

    “那就好。”许道颜也沒有多大异议。

    “倒是这小家伙,让它跟在一旁听,还是可以的。”天石公带着许道颜來到当日的房间,里面有战争沙盘。

    “唔哼,唔哼……”大猪闪动着翅膀,卷着猪尾巴,一对大眼睛巴巴地看着战争沙盘。

    “道颜,听说你之前把我教给你的兵法,传了一些给魔族血云宗的薛少帅。”天石公突然问道。

    “是。”许道颜并沒有否认。

    “为什么要这样做,你可知道这样的危害。”天石公故作高深,带着些许质问。

    许道颜倒是不以为然,道:“我觉得利大于弊,只要薛少帅将我人族兵法学个精通,他就想要在魔族之中,大展手脚,谁都不会傻到向九州神朝这等庞然大物下手,我也会适当的去引导,如果真能够教得薛少帅统御一部分的魔族,也算是一件不小的功德,至少他应该还会听我的话。”

    “哈哈,你们年轻人有年轻人的想法,不过既然我打算把兵法传授给你,就是要交给你全权处理,至于纯阳学院或是外界那些人说你什么,你不要理会便是,我已经放话出去了,你爱怎么做就怎么做,各自管好自己的事。”天石公笑了笑,摆了摆手,全然不在意。

    “嗯。”许道颜从头到尾,始终平淡,似乎在天石公面前,已经沒有以前那般拘谨了,显得很平静。

    “來,好好听着,兵之所及,羊肠亦胜,锯齿亦胜,缘山亦胜,入谷亦胜,方亦胜,圆亦胜……”天石公继续跟许道颜讲解兵法,他在圣音传心一道上,略微逊色于孟子颜,但胜在以沙盘进行衍化,将他一切的想法,一一衍化,使得许道颜很快就接受。

    大猪也很享受,它能够听得懂人话,一对眼珠子滴溜溜直转动,独自一猪,细细琢磨。

    许道颜也在仔细思考,看着沙盘之上的演变,果然在战场之上,瞬息万变。

    半年多的时间,许道颜都呆在这天石府之中,在这期间他书信一封到石龙城,希望罗无道可以将《射日》传授给风神卫,而后时不时去见一下聂沛儿,跟她探讨聂氏的身法。

    如今许道颜感觉自己的速度实在太慢了,如果能够得到聂氏的身法传承,必然会使得自己实力大增。

    聂沛儿对许道颜沒有丝毫的隐瞒,将她所掌握的《神行道隐术》的一部分,传授给许道颜:“这是我聂氏至高无上的身法之一,我所掌握的并不完整……”

    许道颜心中震惊,感受着《神行道隐术》所蕴藏的神妙,他开始按照聂沛儿的要求,带着百万斤的钢片,附带在身上,进行修炼。

    除了修炼身法,就是听天石公讲述兵法,每一天,天石公所讲述的都不多,也就三句话,听完许道颜一个人感悟去推衍,有空闲的时间就是修炼身法。

    他每听一个月,就以战争沙盘跟天石公对战一次。

    双方的兵力是完全一样的,在战争沙盘之上,兵种任由自己的挑选。

    许道颜每一次都是挑选与风神卫相近的,但每一次与天石公的推衍,都大败而归。

    每一次大败,许道颜心中总结,战争沙盘之上进行推衍,实力悬殊是沒有区别的,更多是在号令者的想法。

    他每一次总能够从自己的失败之处,找出原因,然后在下一次,让天石公无计可趁。

    天石公心中惊叹,觉得许道颜在兵家这一方面的素养实在太好了,简直就是天生为领兵打仗而生的料子。

    甚至在最后一次战争沙盘上的推衍,许道颜与天石公两个人战得平分秋色。

    当然,许道颜所用一直是自己擅长用的兵种,而天石公则是用自己最不擅长的兵种,就当是让许道颜,但是哪怕是他不擅长的兵种,天石公指挥起來,也拥有巨大的破坏力。

    “哈哈,你小子已经可以出关了,不错,不错,希望你接下來能够在九州学院的比试中,夺得武状元。”天石公对于许道颜这半年时间的表现,很是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