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近身兵王 青光楚辞

第1617章 学会闭嘴比说话更重要

    谢尔琴科立即把电话接起来,用俄语问候了一句:“你好,总统阁下。”

    “你好。”总统的声音显得沙哑稳重:“我们已经很长时间没联系了,不知道你的日子过得怎么样,离开了联邦安全局,你应该已经过上了自己想要的生活。”

    谢尔琴科笑着点了点头:“是的。”

    闵智孝听到这一番对话,马上明白了:“这是……E国总统?”

    “对。”苍浩点了点头:“你只需要负责翻译,不要去问为什么,这其中涉及到的一些事情你没必要知道。”

    “我知道了。”闵智孝讷讷的点了点头:“我真没想到,你竟然跟E国总统也有联系……”

    真正跟E国总统有联系的是谢尔琴科,而谢尔琴科是苍浩的兄弟,其实苍浩自己并不认识这位总统。

    不过,苍浩也没解释什么,只是微微笑了笑。

    总统跟谢尔琴科的感情还真是不错,两个人用了十分钟的时间,讨论谢尔琴科近期的生活,而闵智孝全部翻译给了苍浩听。

    总统的时间非常宝贵,关心过了谢尔琴科个人之后,把话题切入正事:“叶甫根尼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虽然这只是一个小人物,但毕竟是联邦安全局的人,联邦安全局工作人员在境外被射杀,这实在是太讽刺了,我已经责令进行调查……”顿了一下,总统又告诉谢尔琴科:“我必须告诉你的是叶甫根尼并非唯一一个被杀的。”

    “什么?”谢尔琴科一惊:“还有其他人也死了?”

    总统告诉谢尔琴科,最近几天时间里,莫斯科发生了好几起谋杀事件,死者全部都是联邦安全局的工作人员,有的是在职,有的则已经退休。

    莫斯科警方忙的焦头烂额,然而却始终没有办法破案,倒是发现所有被杀者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曾经接触过克格勃留下来的档案。

    毫无疑问,这一系列谋杀案涉及到了政治因素,根本不是警方能够处理的,目前总统正在考虑,要不要把案件移交给联邦安全局自行调查。

    此外,克格勃留下来的档案大量丢失,目前无法追踪去向,也不知道是什么人偷走的。

    因为克格勃留下来的档案非常之多,没有人全部看过,所以也没人知道丢失的档案涉及到了什么内容。在这一点上,E国和北高丽的情况非常接近,都是因为档案太多而忽视了档案的重要性。

    总统非常无奈:“事情发展到了今天,有一些我过去不愿谈论的话题,现在必须摆在桌面上进行讨论了。你还年轻,苏联对你来说算是一个久远的故事了,我跟你不一样,经历过苏联时代,曾经在克格勃工作过。从苏联一直到今天的E国,我一直都隐约感到有人在暗中干预我们的国家政治,我们的内政外交有很多举措其实并不是国家意志的体现,而是有一些人擅自代替国家做出了决定,比如对朴正金的援助。我希望朴正金能够在远东地区牵制M国的军事力量,但我并不希望朴正金拥有核武器,因为北高丽跟我们领土也有接壤,如果他们那边的核设施出现问题,我们难免也要受到影响。然而,我们有人私下向朴正金提供了核技术,据我了解华夏方面的情况也是一样,有人暗中支持朴正金。”

    谢尔琴科试探着问:“也就是说你并不希望援助核技术给朴正金?”

    “朴正金是一个疯子!”总统干脆果断的说道:“如果一个疯子有了核武器,你认为结果会如何?”

    谢尔琴科叹了一口气:“我能明白危害性。”

    “我一直在调查到底是什么人暗中干预我们的决策……”说到这里,总统似乎是摇了摇头:“但对方的组织方式太过严密,我下令抓了两个暗中援助朴正金的人,发现他们根本对整件事情一无所知,只是受到别人的收买。至于到底是什么人在给他们下令,他们根本不知道,似乎有一个巨头躲在幕后,通过收买各级官员施行自己的意志。这是一个非常庞大的关系网,想要彻查清楚,短时间内做不到……”

    华夏方面私下援助朴正金的蔡玉昌一伙已经落网,很显然,这件事情没能完全保密,至少E国那边已经知道了。

    不过,华夏和E国的情况有所不同,蔡玉昌属于个人行为,E国那边则是有人在暗中指使。

    E国有大量官员被收买,这丝毫没有什么可惊讶的,E国的国内是相当腐

    败,几乎没有花钱办不成的事情。只要能拿出来足够的钱,甚至可以买到现成的核弹,别说是弄点核技术了,当初老雷泽诺夫在切尔诺贝里的军火生意做得风风火火,正是因为收买了大量E国方面的人给自己提供技术和货源。虽然切尔诺贝利的主权属于乌克兰,实际上在这些方面还是深受E国的影响。

    这一位总统在任上铁腕肃腐,但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过去几十年形成的积弊,不可能短时间内得到斧正。更重要的是,外界一直都有很多传说,这一位总统其实自己就是最大的腐

    败

    分子,不过这些都有什么实锤可以指证。谢尔琴科当然非常了解这位总统,不过涉及到了一些关键性问题,谢尔琴科不会说出来,也不能说。

    总统这个时候问了一句:“苍浩在你身边吧?”

    谢尔琴科点了点头:“对。”

    “把电话开到免提……”总统提出:“我要跟苍浩对话。”

    谢尔琴科立即把手机开到免提,这一次就不需要闵智孝来翻译,谢尔琴科直接做起了同声传译。

    “你好,苍浩……”总统非常客气:“我对你也算是久仰大名了,很高兴能够跟你通话。”

    苍浩笑了笑:“其实你我也算旧识,不需要这么客气。”

    “好,那么我就直接说了,刚才我给谢尔琴科的对话,你应该已经听到了。”总统试探着道:“我相信你那边应该有一些情报可以弥补我的调查!”

    苍浩这个时候面临一个问题,要不要把巴别塔和莫德雷德骑士说出来,其实这个总统可能早就已经知道了,只是装作不知道而已。如果总统确实不知道,苍浩把这些事情说出来,是不是会被这个总统利用去做什么对自己不利的事情。

    就像严月蓉说的一样,这些搞政治出身的人,嘴里基本上没有什么实话,轻易相信他们就等于自寻死路。

    另一方面,苍浩要对付巴别塔,需要在最大范围内形成同盟,如果E 国愿意加入反对巴别塔的阵营,对苍浩来说助益毫无疑问是非常大的。但这就回到了先前的问题,如果总统认为莫德雷德骑士可以利用,搞不好E国还会跟巴别塔形成同盟。同样一件事情,在不同立场的人看来性质就完全不同,苍浩当然恨透了莫德雷德骑士这个人,然而从E国民族角度来看莫德雷德骑士何尝不是一位伟大的爱国者。

    可能有人会问,苍浩这些事情本来谢尔琴科就全都知道,那么就算苍浩自己不说,谢尔琴科可能也会告诉总统。

    现实世界的事情哪有这么简单,一个人如果身居高位做的都是大事,必备的一项技能是学会如何闭嘴。

    很多时候,学会闭嘴比学会说话更重要。

    谢尔琴科从来没对苍浩提过总统那些见不得光的秘辛,自然也不会对总统提起苍浩这边的事情,在苍浩和总统之间,谢尔琴科适度的保持沉默。而苍浩和总统也尊重这种沉默,绝不会去问一些不该问的问题,让谢尔琴科难堪。

    也就是说,关于苍浩这边对巴别塔的调查进展,谢尔琴科没有提起过,总统也不知道。

    苍浩有点纠结,看了一眼谢尔琴科,谢尔琴科则微微点了一下头,表明自己的意见是可以说出来。

    于是苍浩决定告诉总统:“有一个名为巴别塔的组织,由世界各地的枭雄组建起来,你们E国那边是一个被称为莫德雷德骑士的人,有足够的理由怀疑,从苏联时代直到今天一直暗中操纵国

    政的,正是这个莫德雷德骑士。”

    总统很轻松的笑了笑:“应该也是莫德雷德骑士当年挑动东瀛侵华的吧。”

    “你知道?”

    “别忘了我在克格勃工作过。”总统告诉苍浩道:“有一些话可能让你感到不舒服,但我还是要说,莫德雷德骑士所做的一切牺牲了华夏,但保卫了自己的民族。但这只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我作为E国最高领导者,不能允许暗中有人指手画脚。任何决定都应该由我亲自做出,而不能是任何人代劳,否则会让我感到很不舒服。”

    苍浩试探着问:“然后?”

    “在打击巴别塔这个问题上我们可以达成共识。”

    “那就好。”苍浩一字一顿的提出:“不过我有一个要求。”

    “什么?”

    “如果找到莫德雷德骑士,我希望交给我处理。”

    “这个吗……”总统似乎有些犹豫:“你应该是想要复仇吧,不过如今的莫德雷德骑士肯定已经不是当年那一位了,把他交给你又有什么意义吗?”

    “我不管这些年来莫德雷德骑士换了多少任,总之我要让莫德雷德骑士彻底消失。”

    “我考虑一下吧。”总统长叹了一口气:“我不能马上答应你,希望你能明白,毕竟我是E国人。”

    苍浩点了点头:“我理解。”

    “所以,最好的办法不如这样,看我们谁能够先抓到莫德雷德骑士。如果我们抓到了,你就不要过问怎么处理;同样的,如果你抓住莫德雷德骑士,我们也不会管你要人……”总统笑着问道:“怎么样?”

    苍浩直接答应了:“可以!”

    “看起来你很有信心。”总统又笑了起来:“我会启动全部情报和护法机关对巴别塔进行调查,你认为凭借血狮雇佣兵的力量可以超越E国的国家机器,抢先一步抓住莫德雷德骑士?”

    “我还真就有这个信心,别忘了,如果不是我的话,这会儿E国和M国已经互相扔核弹了……”顿了一下,苍浩更正道:“不,准确的说,这会儿战争其实已经结束,M国和E国全部都变成焦土,正被核冬天笼罩着。”

    “你说得对,你确实有这个能力……”总统长呼了一口气:“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总统又跟谢尔琴科聊了几句,然后挂断了电话。

    这倒让闵智孝松了一口气:“我的任务完成了……”

    苍浩没顾上跟闵智孝说什么,直接问谢尔琴科:“你怎么想?”

    谢尔琴科的话回答非常干脆:“从作为血狮雇佣兵的角度,我当然希望我们最先抓住莫德雷德骑士。但从身为E国人的角度,如果E国抢先抓住莫德雷德骑士,我希望血狮雇佣兵不要干涉……”说到这里,谢尔琴科苦笑着叹了一口气:“作为E国人我必须忠于自己的民族!”

    “我理解。”苍浩点了点头:“我们都要忠于自己的民族。”

    闵智孝这个时候问了一个问题:“听起来E国总统似乎对莫德雷德骑士非常不满,但如果真的抓住莫德雷德骑士,会不会加以利用?”

    “我觉得你这个问题很幼稚。”苍浩轻轻一笑:“这是必然的。”

    闵智孝有些焦虑的点了点头:“也就是说他们确实会利用莫德雷德骑士。”

    “从刚才这些谈话可以听出来,总统虽然没有把话说明白,但对莫德雷德骑士的做法本身是认可的。真正让总统恼火的是,这些决定并不是自己做出的,而是有人暗中操纵……”苍浩说到这里,看了一眼谢尔琴科:“你们当下这位领导者,对权力这玩意抓的非常紧,大小事务都要亲力亲为,怎么可能有人代替自己做出决定。”

    谢尔琴科赞同的点了点头:“是这么回事。”

    苍浩呵呵一笑:“就让我们各显神通吧,看谁先抓住莫德雷德骑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