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近身兵王 青光楚辞

第1698章 苍浩是一代兵王,你不是

    伊赛普还是没明白:“既然苍浩要放走阿芙罗拉,为什么最后还是开枪了?”

    “因为克拉集团外面肯定有眼线。”底波拉觉得伊赛普脑子不太灵光:“以赛亚把你放出先知会,是为了让你把信息带给苍浩。苍浩把阿芙罗拉放出克拉集团,是为了让别人看到自己枪杀了阿芙罗拉。”

    “原来如此。”伊赛普终于明白了:“如果苍浩没有因为我杀了阿芙罗拉,那么我就放心了,否则我的罪责太大了。”

    “你只是如实提供了自己掌握的信息,谈不上有什么罪责……”底波拉有点感慨的说了一句:“就像我刚才说的,苍浩是一代兵王,你不是,本来就不能指望你有苍浩一样的智谋。”

    “我们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你稍等一下……”底波拉其实不太托底,一切都只是自己的分析,如果苍浩真的把阿芙罗拉给杀了怎么办,于是给苍浩打去了一个电话:“你刚才是不是演了一出戏?”

    “什么戏?”苍浩此时正坐在阿芙罗拉的对面,拿起枪来对着阿芙罗拉晃了晃,笑着问底波拉:“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阿芙罗拉是不是没有死?”

    “如果已经死了呢?”

    “这……”底波拉有些尴尬:“以你的智谋完全可以看出来,从头到尾这都是挑拨离间,是以赛亚这个老狐狸设的计。”

    苍浩一本正经的回答:“我没看出来。”

    “这……”底波拉有点怀疑:“你为什么没看出来?”

    “我为什么要看出来?”苍浩理所当然的道:“伊赛普既然说阿芙罗拉是叛徒,那么我就把阿芙罗拉杀了,这有什么问题?”

    底波拉一时无语:“这个吗……”

    “难道我杀错了?”苍浩装得非常认真:“是不是阿芙罗拉根本没叛变?”

    由于苍浩的语气太认真,结果底波拉有些相信了:“我……我没这么说!”

    “如果是,你最好直说……”苍浩一字一顿的道:“如果我发现杀错了人,那么下一个就杀了你!”

    底波拉急忙道:“你已经杀错了一个人,不能继续杀错!”

    “既然已经错了一次,再错一次也无所谓,用新的错误祭奠过去的错误!”

    “你不能这样。”底波拉一个劲摇头:“我也是刚刚才明白过来,我真的不是有意欺骗你……不对,欺骗你的不是我,而是伊赛普。”

    苍浩失望的叹了一口气:“伊赛普对你可是尽心尽力,你就这样把伊赛普出卖了?”

    底波拉再度无语:“我……”

    开玩笑应该适可而止,苍浩见底波拉已经完全相信,很轻松的一笑:“好吧,你说对了……”

    底波拉急忙问:“我说对什么了?”

    “伊赛普刚说出这件事的时候,我就已经觉察到了是以赛亚的诡计……”苍浩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所以我跟阿芙罗拉联合演了一出戏。”

    “那就好。”底波拉终于松了一口气:“谢天谢地,感谢耶和华,你不愧是一代兵王。”

    “我对自己从没失望过,但这一次我对你挺失望,你作为先知,并没有预先知道什么,竟然刚刚才回过神来。”

    “抱歉,我先前慌了,真的就没有反应过来。”底波拉非常欣慰的道:“只要阿芙罗拉还活着就好,请向我转达歉意,我对她真的没有任何恶意。”

    “你的歉意我会转达。”

    “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以赛亚挑拨我和阿芙罗拉的关系,不过就是想要看到血狮雇佣兵跟契卡开战,我应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底波拉猜到苍浩要干什么了:“你该不会是想要……挑拨先知会内部矛盾吧?”

    “正解。”苍浩缓缓点了一下头:“我知道在先知会内部有很多人支持你,只要你还活着的信息公布出来,并且声称是以赛亚谋杀你,就会有很多人反对以赛亚,接下来先知会必然内乱。”

    底波拉意味深长的点了点头:“没错。”

    “先前以赛亚某杀你,我们让你装死,是为了让以赛亚放心,可以进一步实行自己的计划。你躲在运河城,目的是趁着以赛亚没有防备,突然给以赛亚一击,很遗憾的是,目前为止我们没有找到这样的机会……”顿了一下,苍浩又道:“现在情况不一样了,其实这一次以赛亚就是自己把机会送上门来,你应该公开站出来对外界发表声明,反对以赛亚的一切做法。”

    “我也觉得应该站出来了。”底波拉非常焦虑的告诉苍浩:“根据伊赛普提供的信息,以赛亚目前准备重选弥迦,并且修改先知会章程。选出新的弥迦倒是次要,但如果新的先知会章程获得通过,就会彻底摈弃我底波拉的权力,从今往后我底波拉在先知会无足轻重。我不能让这个新章程顺利通过,刚才我考虑过,我这个时候本来也应该站出来说话,证明自己还活着,反对以赛亚的做法。”

    “很好。”苍浩表示满意:“那么事情就这么决定吧。”

    “但有一个问题……”底波拉有些不放心:“你跟以赛亚的关系已经缓和,虽然只是表面的塑料花友谊,但至少以赛亚救了你的命,而且在一些事情上也给你帮过忙。你现在支持我站出来反对以赛亚,是不是有点恩将仇报的感觉,只怕对你的个人声望会有影响。”

    “我很高兴你能为我的利益考虑。”苍浩满不在乎的道:“不过,我只是需要你站出来,让全世界都知道你还活着,我可没让你说,一直都是我在袒护你。”

    “但以赛亚用脚趾头也能想到真相。”

    “那又怎么样?”苍浩冷笑了一声:“有一件事情我还没告诉你,目前墨师科技遭遇的知识产权诉讼,幕后推手正是以赛亚。”

    “什么?”底波拉还真不知道:“是以赛亚背后给了你一刀?”

    “背后给了我一刀,这个比喻很恰当。”苍浩冷笑着点了点头:“暂时我跟以赛亚形成同盟,其实只是为了对付巴别塔,我们双方在暗中会有很多较量。血狮雇佣兵只要变得强大,就会让以赛亚感到不安,所以必须采用各种手段予以削弱。这一次虚拟世界上线,给血狮雇佣兵带来滚滚财源,同时也让以赛亚寝食难安。必须承认的是,以赛亚终归是一个很有脑力的人,竟然找出了虚拟世界的漏洞,那就是知识产权问题。不管是我还是墨师,都只是关注技术层面的问题,却没有想到虚拟世界涉及到的很多内容,事实上已经侵权了。以赛亚发现了这件事之后,暗中联络这些企业组成同盟,对墨师科技进行联合诉讼,这样一来,对虚拟世界就是一记重击。”

    “没错。”底波拉缓缓点了一下头:“M国那边可是相当重视知识产权的,如果这场官司墨师科技打输了,就需要赔偿惊人的费用,那么以赛亚也就借此削弱了血狮雇佣兵。”

    “以赛亚确实很有智谋,不过这一次是损人不利己……”苍浩说到这里,声音变得有些愤愤:“就算墨师科技真的赔偿天价,以赛亚并没有得到什么好处。”

    “以赛亚就是这样,他的很多思维,真不是我们能理解的。”

    “所以,我也想好了,你就在运河城发表声明,告诉全世界自己还活着,是以赛亚试图谋杀自己。我会保持沉默,不会声称事情跟自己有关,也就是说,至少在表面上,我还没有跟以赛亚撕破脸皮。”顿了一下,苍浩又告诉底波拉:“但是,重点是你在运河城发表声明,就算用脚趾头也能想到,你是得到了我的庇护。”

    底波拉会意的笑了:“表面看起来,以赛亚跟这次知识产权诉讼没有任何关系,同样是从表面看起来,你跟我的事情也没有任何关系。那么你跟以赛亚还能继续维持塑料花友谊,大家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反正心中各自有数。”

    “没错。”苍浩点了一下头:“事实上,就算你不用公开站出来说什么,以赛亚发现你已经活着的时候,就已经猜到跟我有关了。别忘了你可是在运河城,运河城又是我的地盘,先知会在运河城拍摄到你的照片,我想要撇清关系已经不可能了。”

    “话说你是怎么知道这次知识产权诉讼跟以赛亚有关?”底波拉一直都不了解经过:“你确定吗?怎么先前没听你提过?”

    “有一件事情是刚刚才发生,我还没来得及说……”苍浩把安吉拉的来访大致说了一遍:“M国的那些企业巨头不是那么容易控制,他们不甘心被以赛亚玩于鼓掌之上,所以才会私下给我达成和解协议。”

    “原来如此。”底波拉呵呵笑了:“只要跟这些大企业私下达成和解协议,最终这场官司就算是输了,墨师科技也陪不了多少钱。”

    “受到虚拟世界侵权最严重的是微软、漫威、DC和迪士尼这些大企业,只要这些大企业私下跟我们达成和解,仍然留在诉讼联盟里的那些企业就不足为惧。要知道那都只是一些小企业,受到的侵权也不是很严重,等到大企业退出,他们会觉得继续诉讼没什么意思,或许同样会选择私下和解。就算他们不想和解,考虑到各方面的情况,最后获得赔偿也不多……”顿了一下,苍浩非常欣慰的说道:“说起来,我还是很感谢微软的,领导者非常有远见,于是达成了这种互利的和解。这对墨师科技来说,是一个非常大的专机,否则搞不好就要被这一次诉讼逼入绝境。”

    “我还真没想到啊,这一次诉讼竟然跟以赛亚有关……”

    “我也没想到。”苍浩苦笑两声:“我早知道以赛亚擅长各种阴谋诡计,但没想到竟然还有这么强的法律意识,也正是这一点说明了以赛亚是一个很可怕的对手,总是能够准确找到对手的漏洞。这一次墨师科技能够平安过关,说起来也是拼人品,碰巧对手微软是有大局观念的超级企业,但不是所有事情都能拼人品。以后再遇到类似的事情,就需要倍加谨慎了……”

    “好。”底波拉点了点头:“既然已经决定了,我马上就开始操作,准备一份讲话,传递给整个犹太民族。”

    “我这边也要准备一下各方面事情了。”苍浩跟底波拉道了一声再见,然后挂断了电话。

    阿芙罗拉看着苍浩的枪口,淡淡然的说道:“你是不是可以把枪放下了?”

    “当然可以。”苍浩把枪放下了,嘿嘿一笑:“跟你开个玩笑。”

    “有拿着枪开玩笑的嘛?”阿芙罗拉多少有些不满:“你从一开始就意识到,整件事情都是以赛亚的阴谋,可你还是装作不是很信任我。”

    “行走江湖,万事小心。”

    “听着,苍浩,我祖父当初设计的那个阴谋,试图引发E国和M国的核大战,已经把这两个大国给彻底激怒了。E国和M国都想要把契卡彻底消灭,世界虽大,但没有契卡容身之处,眼下就只能躲在安达曼海…………”阿芙罗拉说到这里,喟然长叹:“其实我非常感谢你愿意收留契卡,所以我不可能背叛你,否则真的就无处可去了。”

    “你知道这一点就好。”苍浩意味深长的说道:“我把契卡收留在安达曼海,其实也是冒了很大风险,E国和M国知道了,都会对我很不高兴。其实不用说M国和E国了,就算是T国也非常不高兴,毕竟这涉及到主权问题。能够保持运河城的存在已经很不容易,在安达曼海又建了一个外国军事基地,T国这边也不知道多少人反对。”

    阿芙罗拉点了点头:“我非常理解。”

    “所以如果你背叛我,真的就是太没良心了……”苍浩意味深长的说道:“我对你真诚,希望你能回报我真诚。”

    阿芙罗拉多少有点不满:“怎么听起来你好像还是不太相信我?!”

    苍浩微微一笑:“只是提醒你一下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