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近身兵王 青光楚辞

第1997章 巴别塔对世界的影响力越来越弱

    “现在也没有外人,你不需要装作无辜的小白兔,这个世界上最关心北美事务的人,除了我也就只有你了。”既然莫德雷德骑士不肯正面回答,达戈尼特骑士就直接说了出来:“表面看起来,以赛亚是被苍浩杀了,事实上苍浩和以赛亚都被利用了。”

    莫德雷德骑士意味深长的问了一句:“挑拨矛盾?”

    “就是为了挑拨矛盾,主使者是圣杯会成员大长老”达戈尼特骑士不无忧虑的道:“在以赛亚死后,大长老接管了以赛亚遗留的财产和势力,本来他只是一个聪明人,如今不只聪明还很强大。”

    莫德雷德骑士不咸不淡的应了一声:“是吗。”

    “这一次召开圆桌会议,重要议题就是讨论当下局势演变” 达戈尼特骑士拖着长音,缓缓说道:“多年来我们认为,这个世界的局势被我们充分掌握,然而实际情况并非如此,我们对这个复杂纷扰的世界影响力越来越弱,尤其是新势力崛起竟然我们一无所知。”

    “你我至少在一件事情上可以达成共识,那就是稳固巴别塔的力量,并且进一步强大。”

    达戈尼特骑士讥讽的笑了笑:“我对巴别塔才有归属感,至于莫德雷德骑士你吗,其实只是利用而已。”

    “我利用巴别塔,也需要巴别塔足够强大,对我来说才有利用价值。”莫德雷德骑士理所当然的答道:“对我来说巴别塔可比那个该死的什么圣杯会更有意义!”

    “那么你会准时参加?”

    “没问题。”莫德雷德骑士还是第一次,对圆桌会议如此拥戴,痛痛快快就答应了:“很多事情我们确实需要讨论。”

    达戈尼特骑士呵呵一笑:“你该不会是得了什么绝症吧?”

    “为什么这么说?”

    “华夏人有一句话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达戈尼特骑士笑了笑:“你第一次没有讨价还价,而是如此爽快答应了我的提议,这让我很怀疑你是不是即将告别人世。”

    “我知道你一直盼望我的绝症,不过然你失望了,我健康的很。”顿了一下,莫德雷德骑士试探着问了一句:“你刚才暗示我身边的人很危险,接下来又说崛起了新的势力,你为什么不干脆一点,直接问我身边是不是有圣杯会的成员?”

    “圣杯会这个组织非常危险。” 达戈尼特骑士没有正面回答:“根据目前掌握的情况,他们有自己的一套计划,原本只是一个高智商者的俱乐部,现在要发展成为一支强大的势力,具体做法则是渗透进入强大势力内部,将之夺为己用,以赛亚是第一个受害者。”

    “你还是没回答我的问题。”莫德雷德骑士摇了摇头:“你为什么不直接问我?”

    达戈尼特骑士反问:“你会回答吗?”

    莫德雷德骑士笑了笑:“这个吗”

    “你我之间认识这么多年,没有一次交流是顺畅的,也没有一个问题你会直接回答。”达戈尼特骑士缓缓摇了摇头:“所以我干脆就不问了。”

    “好吧。”莫德雷德骑士轻呼了一口气:“等到圆桌会议再说。”

    同一时间,在运河城。

    何西亚正在向底波拉汇报工作:“总体而言,我认为把先知会总部转移到运河城还是非常正确的,这是一个相对比较中立的地区,我们的安全有保证。虽然说运河城事实上是被苍浩影响和控制,但我觉得苍浩可比其他势力要理智的多,通常不会强迫我们做什么。而且,运河城被苍浩一个人控制,总好过北美那种错综复杂的环境,各种势力之间的争斗很容易把我们卷入”

    何西亚正滔滔不绝的说着,有人通过内线电话,给底波拉打了过来:“有人要见你。”

    “什么人?”

    “我也不知道”打电话的人是外面负责守卫的雅各战士:“这个人看起来很怪异,来到这里之后只说要见底波拉,除此之外什么都不说。”

    “我看一下。”底波拉通过办公桌上的电脑,接入正门的摄像头。

    先知会的总部算是半公开的,很多人都知道,因为先知会事务太多,如果过度保密的话,会给工作带来很多麻烦。

    而且,运河城这里绝对安全,如果有人袭扰先知会,雅各战士也能应付。

    底波拉从血狮运河城公司聘请了一批武装保安,如果出现雅各战士和武装保安都不能应对的袭击,底波拉还能在最短时间内获得安全部队的支援。

    除此之外,底波拉只是每天不特定时间,在先知会总部处理工作,并不是所有时间都在这。

    综上所述,有人来先知会总部找底波拉不奇怪,但这一次来的人确实非常奇怪。

    这是一个男人,站在那里身体略有点摇晃,表情呆滞,目光无神,尤其必须一提的是,他的面色非常苍白,没有一丝血色。

    几个雅各战士不断用汉语、英语和希伯拉语提问:“你叫什么?来自什么地方?为什么要找底波拉?”

    这个人一概不回答,只是用英语重复:“我要见底波拉。”

    何西亚在屏幕上看到这个人,下意识说了一句:“怎么看起来像丧尸。”

    “丧尸?”底波拉微微一惊,马上在电话里吩咐:“立即对这个人进行生命体征扫描。”

    先知会总部入口,有非常完善的安保系统,那种非常常见的金属检测仪只是最起码的,还有生命体征遥感装置,可以在一定距离上,不接触人体,检测出这个人的心跳、呼吸频率和体温。

    这套装置很快有了结果,这个人的生命体征跟普通人差异非常大,尤其是心跳频率非常快。

    但这个检测结果没什么用,因为先知会没有对丧尸进行过系统研究,不掌握丧尸的生命体征数据。

    如果先知会有相关数据,跟眼前这个人的数据对照一下,结果自然明晰。

    底波拉只能要求:“进一步检测。”

    何西亚提出:“没有必要,你还不如直接跟他对话,当然不是见面。”

    “通过电话?”底波拉明白了,吩咐:“把电话给他。”

    跟底波拉通话的雅各战士,走过去把电话递给这个人:“底波拉要跟你说话。”

    这个人非常机械的接过电话,似乎不知道怎么使用,研究了一下,才非常笨拙的,把听筒举了起来。

    “我是底波拉。”底波拉试探着问:“你找我有什么事?”

    这个人没有回答,而是从口袋里摸出一部手机,递给了面前的雅各战士。

    接下来,这个人把电话往地上一扔,转身就走了。

    雅各战士捡起电话,征求底波拉的意见:“我们该怎么做?”

    “跟上这个人,看去哪了。”顿了一下,底波拉又吩咐:“把那部手机给我送上来。”

    雅各战士很快把手机拿上来了,就是一部非常普通的旧诺基亚,没有安装任何APP,正满电处于开机状态。

    何西亚很好奇:“这玩意儿该不会是吧?”

    也就是何西亚话音刚落,这部手机响了起来,来电号码没有显示。

    底波拉试探着把电话接起来:“你好。”

    “你好。”电话里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能跟你通话,真的不容易。”

    底波拉听到这个声音就愣住了:“你是撒迦利亚?”

    撒迦利亚毕竟是先知会的先知,虽然底波拉过去跟撒迦利亚没什么交往,但两个人毕竟在一起共事多年,彼此还算熟悉,底波拉当然听得出来撒迦利亚的声音。

    “是我。”撒迦利亚缓缓告诉底波拉:“情况紧急,我必须跟你沟通一下,但我不知道你的联系方式,就只能让人送一部手机给你。”

    “你让人送手机?”底波拉试探着问:“那个应该是丧尸被?”

    “没错。”撒迦利亚承认了:“你我都知道丧尸几乎没有思考能力,我对几个丧尸进行反复训练,总算才挑出这么一个,能够完成我的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