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儒道至圣 永恒之火

第1849章 碎冰妖王

    一些大学士轻声叹息,双方由试探演变成意气之争,已经难以收场。

    少数几个大学士不悦地看着萧叶天,因为他们方才偷听妖蛮诸王谈话,那些妖王和大妖王已经做出判断,方运这一次伤的非常重,绝不可能有任何收获,典型的偷鸡不成蚀把米。想来是萧叶天也得知这个消息,所以才要惩罚方运,闹到现在不可开交的地步。

    大帐内的气氛有些凝重,但事情到了这一步,很难挽回,只有等方运病情好转后才能下定论,方运和萧叶天其中一人必然会受到惩罚。

    堂堂大学士在雪地赤着后背被鞭子抽打,已经是极重的刑罚。

    会议继续进行,没了方虚圣,颜家众人格外沉默,几乎不再发言。其余读书人也发现这一点,所以只要颜家人提出意见,都会同意。

    颜家把宝压在方运身上,而现在看来,颜家极可能在生灭之战后失去对十寒古地人族的主宰权。

    现在,萧叶天才是人族争夺十寒古地的最强者。

    在这次会议上,许多人虽然顾及颜家没有直接帮助萧叶天,但做出了一些有利萧叶天和宗圣世家的决定,比如多赐予萧叶天一颗溶冰果。

    这种果子极为奇特,吃下这种果实后,自身可能把寒冰当成空气,自由穿梭来往。只不过,冰中的力量越大,阻力越大,可以穿过各寒城的墙壁,但却无法穿过冰帝宫部分冰墙。

    十寒古地到处都有冰层冰山,一些凶兽或冰族甚至能制造出一座小型冰山困住人,若能在被冰封前口含溶冰果,完全可以逃离或将其击碎。

    不过,溶冰果在野外的数量极少,几乎都生长在第一寒城周围,冰族每年也只卖给人族一颗,而溶冰果采摘之后,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减弱,五年后就会失效。

    人族中的几十颗溶冰果中,除了在野外偶然得到,大都是花高价从冰族大族手里暗中收购。

    方运因为是虚圣,又是争夺十寒君王的第一人选,所以得到两颗溶冰果,现在萧叶天也得到这个待遇。

    商量完基本的事项后,颜宁逍道:“冰族先到此地,占据前三的地位,可以先走三座大门。其中正门本身比侧门大许多,但诸位也都知道,正门的两扇大门很难完全打开,两扇门之间可容纳通行的距离仅仅比侧门多两成。即便如此,也是各族必争之门。临行前,方虚圣说过,他会从正门开始争入冰宫。既然萧大学士同样得到两颗溶冰果,那此次争入冰宫,萧大学士有何见解?”

    宗家人心中暗恨,心道怪不得方才颜宁逍没阻止萧叶天得到好处,原来是留着一手。

    萧叶天立刻正气凛然回答:“方虚圣重伤垂危,已经无法参与此次的争入冰宫,在下决定代替方虚圣,与冰族争夺先入的资格!即便是冰同参与,在下也毫不畏惧!”

    “这你可以放心,冰同并不参与争入冰宫,他的目的是第一寒君,只会在冰帝宫内全力以赴。不过,怕就怕他们出动碎冰妖王。”颜宁逍道。

    听到碎冰妖王四个字,在场的人族无不皱眉。

    冰族在十寒古地居住最久,掌握多种寒冰的力量。碎冰妖王是最强大的力量之一,也是冰族之所以能掌控大多数寒城的主要原因。

    冰族每年都会挑选一些刚出生的冰族人,置放于特殊的寒气之内,不断吸收寒气。随着妖位提高和吸收寒气增多,他们的身体会慢慢冰化,化为无比坚硬的寒冰之体。

    他们的寒冰之体虽然强大,但还不至于让人族束手无策,让人族束手无策的是每一头在成为妖王后,一旦死亡身躯便会炸裂,化为无数的寒冰利刃向四面八方喷发,有天崩地裂之势。

    这种寒冰利刃的威力,若是拿人族大学士的力量来比较,相当于一位大学士献祭所有寿命换取天地正气以碧血丹心和全部力量催发葬剑,再加上其他力量。

    碎冰妖王可以自杀。

    在碎冰妖王前,任何大学士都只能说是九死一生,不是人族太弱,而是碎冰妖王几乎是在用毕生的力量来发动最后的攻击,完全超越自身妖位的极限。

    萧叶天犹豫道:“碎冰妖王很难培养,即便是第一寒城,恐怕也只有四五头,未必会用在争入冰宫,只能用在进入冰帝宫后争夺十寒君王上面。”

    “小心驶得万年船,不可不防。不过,既然萧大学士有信心战胜冰族妖王,带领我人族最先进入冰帝宫,老夫在此代表七十万人族表达感激之情。”颜宁逍道。

    萧叶天却道:“在下只是说过要尽力而为,为了十寒君王,不会在争入冰宫中拼死而战,若是失败实属正常,希望到时候诸位可不要怪罪我。”

    “方虚圣在冰宫山下失败为何就不正常?”一位大学士质问。

    萧叶天狡辩道:“离开大营去冰宫山是他突然提出,并不在计划之列,他几乎在破坏人族计划,对人族造成难以估量的损失。严格来说,我这是在帮方运收拾烂摊子,无论如何都是大功一件!”

    “可笑!”那大学士不再理会萧叶天。

    “现在开始只谈如何争夺十寒君王,不谈方虚圣!”颜宁逍道。

    众人继续交谈,不多时,又召集所有的翰林旁听。足足商谈了一天一夜,才重新商议好没有方运的方案。

    商议好后,众人陆续走出大帐,没有丝毫的喜悦,反而都充满悲观。

    因为有大儒估算过,在没有方运的情况下,人族此次争夺十寒君王的把握不足原本的一成。

    又过了一天,十座寒城的所有人都已经抵达,而十寒古地的温度再次下降。

    二月初六,一直在守护方运的两个侍女兴奋地冲出帐篷,大声叫喊。

    颜宁逍第一时间冲进去,发现方运已经清醒,睁开眼平躺在床上。

    方运双目如星,只是面色依旧苍白。

    颜宁逍感应到方运的生命气息已经不再像是风中的烛火,而是像被保护得很好的油灯灯火,便放下心,虽然这生命气息依旧微弱,但已经不再像一开始那样随时可能死去。

    “方运,你总算醒了!”颜宁逍坐到方运床边。

    外面源源不断有人涌进来,充满喜悦地看着方运。进来的人太多,以至于不得不禁止大学士之下的人进入,即使这样,营帐内也挤满了众多青衣大学士。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