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择天记 猫腻

第二十九章 一言惊风雨

    星光从夜空里洒落,经过那道无形的屏障时,发生诡异的折射,落在这名中年魔族男子的脸上,显得他的脸色更加苍白,看上去就像是北方那些不化的冰雪。

    落落抬起手臂,擦掉唇角的血水,看着他问道:“你们是想要掳我还是杀我?”

    魔族男子平静说道:“掳您,我无法离开京都,所以抱歉,我只能当场杀了您。”

    落落盯着他发间隐隐可见的那两只魔鬼角,问道:“看来,你等了我很长时间。”

    魔族男子微微躬身,说道:“从殿下离开故国的那天开始,更准确地说,从殿下渡过那道满是血腥味的河流开始,我便一直在等待,等待今天的到来。”

    落落说道:“那真是已经很久了。”

    “我离开家乡已经数年时间,随您开始这趟旅程也已经有一年多的时间,在京都里像老鼠一样躲藏了大半年时间,生活对我来说就是在夜色里默默地注视着您,很枯燥也很危险。”

    魔族男子平静地述说着自己这些年的生活,很淡然,实际上很残酷,甚至可以说悲壮——在人类世界最核心的都市里隐藏了这么长时间,他必然付出了极大的代价,尤其是精神上。

    他沉默了会儿后,转身望向湖那面遥远的北方,感慨说道:“我很怀念家乡的风雪,也很怀念妻子儿女,谢谢殿下垂怜,今夜终于给了我完成这个伟大使命的机会。”

    听完这两句话,落落心里出现了一些悔意。

    她没有想到,魔族一直窥伺着自己,居然从家乡一直跟着来了京都,谋虑深远,用心深刻到这种程度,一旦被魔族抓住机会,肯定不会出现任何意外情况。

    她后悔的是,这个机会是自己给魔族提供的。如果不是为了找到那个人,她用尽心机手段摆脱了族人的保护,对面这名魔族男子,大概依然只能继续藏匿,在人类的世界里消磨生命,直至老去。

    她望向夜空,看着那些明显折射的星光,知道那个法器成功地隔绝了里外两个世界,虽然族人就在国教学院院墙的那面,但肯定无法听到自己的喊声。

    此时此地,没有人能够来救自己,除了自己。

    落落确定了自己的处境,反而平静下来,望向那名魔族男子,眉眼间的稚意,尽数被战斗的意志所取代:“通幽上境很强,但不够强,我不认为你有资格杀我。”

    “京都居,大不易,这里的人类强者太多,如果我太强,容易惊动莫雨这种级别的大人物,大周皇宫随便来几位供奉,我便死了,所以我不能强。”

    魔族男子看着她说道:“我的功法擅于隐匿,虽然不是特别强,但也不是特别弱,刚好够把殿下杀死,所以我是最合适的,所以今天出现在您面前的才是我,而不是别的人。”

    落落说道:“我要知道知道你的名字。”

    她这句话说的很平静,自有一种居高临下的感觉。

    “我叫摩河。”魔族男子很听话地回答道。

    落落说道:“摩河是姓,不是名字。”

    魔族男子微微一笑,苍白的脸像白纸一般皱起,显得有些恐怖:“殿下,拖延时间没有意义。”

    落落笑出声来,笑声很清脆,随着夜风可以传到很远的地方,如果没有那道屏障的话,至少墙那面的人可以听的很清楚,而那名魔族男子没有任何阻止的想法。

    “我以为你不在乎我拖延时间。”她不再尝试,认真说道。

    魔族男子说道:“杀死殿下,我肯定也很难逃出京都,那么这段时光,大概便是我这一百多年生命最后的时间,能够与殿下这样的尊贵血脉说说话,想来我的灵魂可以更容易安息。”

    落落睁着大大的眼睛,睫毛微眨,好奇问道:“你不担心被人类发现?”

    魔族男子指了指身前草枰上那些铁杵般的事物。

    “这里离皇宫很近。”她很好心地提醒道。

    魔族男子面无表情说道:“我相信,就算圣后正看着这里,也发现不了我们在做什么。”

    “好吧,我真的确认不会有人来救我了。”

    落落叹了口气,明明愁眉苦脸,却显得有些可爱。

    “那么,你确认真可以杀死我?”

    说完这句话,她的眼睛忽然变得极其明亮,像两颗明珠一般,右手从腰间解下一道皮鞭,那鞭子非常长,长到在她的脚下最终堆了起来,也不知道先前是怎么收在腰间的。

    “这就是传说中的落雨鞭?”

    魔族男子显得很感慨,不知是因为看到了传说中的神兵,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

    然后他望向落落,非常认真地说道:“无论您身边带着多少罕见的法器,殿下您今夜都必须死,因为这是军师大人的安排,那么便不会有任何意外。”

    听到这句话,落落握着鞭柄的小手微微用力,有些苍白。

    魔族军师,这是大陆最可怕的几个名字之一。

    便是她的父母,都极为重视此人。

    当年大战结束,魔族惨败在人类与妖族的联军手下,但并未就此覆国,还能在寒冷的北域苦苦支撑,甚至近些年还有复苏的迹象,除了那位冷酷强大的魔君坐镇雪老城稳定大势之外,最重要的原因便是有一位军师替魔族出谋划策,无论是那些匪夷所思的阴谋还是堂堂正正的民生政策的幕后,都有那人的影子。

    是的,是那人的影子。

    魔族军师,是一个人类。

    没有人知道,为什么一个人类愿意背叛自己的种族,替魔族卖命。但全大陆都知道,这个人类在魔族里极受尊重,只从这一点看,便知道此人究竟有多么了不起。

    魔族军师布置的阴谋,从来没有失败。他的思维仿佛没有漏洞,他对人心的掌握以及利用,早已超越所谓炉火纯青的程度,已然变成难以言说的能力。

    无数年来,不知道有多少次人类的北伐因为此人的阴谋诡计而失败,甚至大军尚未开拔便无疾而终,此人给人类带来的损失,甚至要比魔族恐怖的八大山人加起来还要多。

    无数人类强者,以及妖族的勇士,都曾经试图找到这名魔族军师,然后暗杀他,但从来没有人成功过,除了长生宗一位剑道强者,甚至再没有人找到过他。

    到今天为止,依然没有人知道这名魔族军师姓什么,长什么模样,是哪里人,有怎样的过往,才会让他选择背叛人类,投身魔族,甚至有传说,当年魔族惨败之后,这名军师根本没有随魔君回雪老城,而是选择就地隐匿身份,现在在人类的世界里生活,他有可能是你身边的邻居,有可能是你的老师,甚至有可能是一名教士。

    这正是魔族军师最可怕的地方。

    人们只知道他经常穿着件黑袍。

    魔族很多强者,提起他时,都会敬畏地称之为:黑袍大人。

    ……

    ……

    落落看着树旁那名穿着黑袍的魔族男子,心渐渐沉下。

    如果这是魔族军师的计划,那么自己可能真的很难幸免。谁都知道,那名魔族军师的计划看似简单,甚至随意,但从来没有任何漏洞,没有任何意外的情况会发生。

    树旁那名魔族男子穿着黑袍,应该是那名军师的直接下属。

    他身前草枰里那根铁制的法器,很直接地将所有的变化拒绝在世界之外。

    她一个人来到国教学院。

    再没有人能够看到她。

    她自然便会死去。

    这个局很简单,从逻辑上来说却无可挑剔。

    她知道自己只能凭自己的力量争取活着。

    但她更知道,那名传说中的魔族军师,对双方的实力一定做过最精确的计算。就像那名魔族男子先前说过的那样,他不算太强,但也不弱,刚好能够杀死她。

    一定能够杀死她。

    她能看出对方的实力境界,是因为她的天赋,不代表她能战胜对方。

    按照人类的实力划分,她现在应该是坐照初境,以她的年龄来论,这个境界已然惊世骇俗,然而在与成年强者的生死搏斗里,这种境界并不足以让她活下来。

    “能够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与尊贵的殿下说这么多话,我很满足。”

    魔族男子缓步向她走来,缓缓举起右手,指间隐隐可以看见白色的光芒。

    那是真元凝成的光团。

    落落感受着那光团里传来的恐怖气息,微微眯眼。

    魔族男子的脚上穿着一双破旧的靴子。

    靴底踩在草坪上,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白天的时候,青草被剪短,断茬里吐露着令人愉快的味道。

    青草似乎因为剪短所以变得比较有力,竟撑住了那魔族男子的靴底。

    不,那只是瞬间的画面。

    事实上,魔族男子在踏出第一步时,身影便开始虚化,然后消失不见!

    落落的眼睛变得更加明亮,仿佛要照亮夜色。

    她知道这名魔族男子能够在人类世界里隐藏这么长时间,肯定如他自己所说,功法极重隐匿,但没有想到,对方居然能够在战斗里,如此轻而易举地消失。

    下一刻,那名魔族男子出现在她的身后!

    那个恐怖的拳头,直接轰向她的后背!

    魔族男子的实力比她强很多,但即便如此,他出手便是最强硬的手段。

    他将真元尽数握在拳中,尽情一击,即便击中,他的右手也必然会废掉,但他不在乎,只要能够把这个小姑娘杀死,他连生命和灵魂都可以奉献,哪里还在乎一只手?

    落落没办法挡住这只拳头,事实上,她连对方的踪迹都捕捉不到。

    但她的鞭子能。

    她右手握着的长鞭,像灵蛇一般弹起,鞭尾像蛇信似的,在夜色里嗤嗤破空而去,直刺身后魔族男子的咽喉。

    同时,她松开手掌,第三颗纽扣向地面落去。

    魔族男子苍白的脸上神情漠然,理都不理,依然一拳击下。

    嗤的一声轻响。

    他的咽喉上多出一个血洞。

    但同时,他的拳头也落到了落落的背上。

    魔族诞生于群山风雪之中,他们的力量以山为名。

    他的拳头,就是一座山。

    这座山直接轰向小姑娘的身体。

    那画面看着很残忍。

    ……

    ……

    那颗纽扣落到了地面上。

    烟雾微作,未散时,落落已然转身,正面那只恐怖的拳头。

    在那名魔族男子诡异的身法之前,按道理来说,她根本来不及转身,但她却做到了。

    因为她提前又用了一颗千里纽。

    千里纽没有办法帮助她越过那道无形的屏障,但至少能够帮她转过身来。

    但转过身来又能做什么呢?

    那只恐怖的拳头越来越近,手指间溢出的真元光线越来越明亮。

    只是因为尊严,所以在生命最后一刻,一定要直面死亡的到来?

    不。

    落落稚气十足的眉眼间现出坚毅的神情。

    她清喝一声,握住小小的拳头,毫不畏惧地向迎面而来的那只拳头对了过去。

    轰的一声巨响!

    地板掀飞,烟尘大作,草坪上出现无数道如蛛网般的深刻痕迹,刚被修理完的那片树林,迎风而倒!

    夜风轻柔地拂过。

    烟尘渐渐敛去,现出两个人的身影。

    那名魔族男子站在原地,苍白的脸上情绪异常复杂,有数道血水正在缓缓淌下。

    他的黑袍已经被割裂成无数碎片,露出苍白而强壮的身躯。

    他的右拳已经变得血肉模糊,可见森然白骨。

    最恐怖的伤势在他的头部。

    他左边那根恶魔角,已经从底部断裂,鲜血正在汩汩涌出。

    一颗微微发黄的尖牙,深深地钉在他的额头上,微微颤抖。

    如果这颗锋利的尖牙,能够再深入几分距离,或者,便已经杀死了他!

    魔族男子伸手想要拔出这颗尖牙,不知为何,却不敢触碰。

    他知道,如果不是军师给自己的这件法器镇压着战场,那么他已经被这个小姑娘偷袭杀死了。

    一念及此,他脸色变得更加苍白,有些恐惧。

    “这……就是大帝的獠牙?”

    他盯着落落的眼睛,声音微颤,痛并愤怒着:“果然不愧是传说中拥有无数宝贝的殿下,居然拥有这种级别的护身法器,我终究还是低估了你。”

    三颗千里纽,一根落雨鞭,还有一颗大帝的獠牙。

    无论哪一种,放在世间都是可以令人倾家荡产……不,是那些强者们宁肯家破人亡也要获得的宝物。

    而这些,都在她的身上,就被她毫不吝惜地用掉了。

    如果让世间强者们,看到今夜的画面,绝对会捶胸顿足,痛惜不已。

    但她不会,因为她是落落,她很大方,那么,她首先对自己很大方,而且这些东西,本来就是她的。

    “我必须承认,殿下您的应对很出色,先天血脉的能力,果然强大,但遗憾的是……这是军师大人布置的计划,他肯定算到了您身上带的东西,确认那些不足以杀死我。”

    魔族男子伸手将血涂遍苍白的脸,在微微弯曲的星光下,看着异常恐怖。

    他最后说道:“我还活着,那您就死吧。”

    落落的情况并不好,先前用袖子擦干净的唇角,再次溢出一道鲜血。

    她看着魔族男子,轻轻抖了抖鞭子,长鞭反射着星光,在夜色里仿佛活了过来,不再是蛇,而是龙。

    风雨里的一条龙。

    落雨鞭,百器榜上名列十七。

    ……

    ……

    魔族男子消失,藏书馆四周呼啸之声大作,里面漏出的灯光如巨浪里的小舟,时暗时明,时隐时现。

    落落低首静立,手里的落雨鞭,在夜风里不停狂舞。

    隐隐有雨点落下。

    偶有阴寒气息破夜色而出,便会被雨点挡回。

    偶有厉光破风而至,风便骤然加急,形成一道屏障。

    落雨鞭,能引八方风雨,用来防身,是最好的武器。

    这也正是为什么她离开家乡的时候,选择用落雨鞭作为武器。

    但她毕竟只是个小姑娘,境界只在坐照初境,与魔族男子的差距太大。

    如果她没有用大帝的獠牙偷袭对方成功,魔族男子甚至可以凭借雄浑的真元,直接硬抗落雨鞭的威力,强行轰杀她,但现在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

    那名魔族男子的身法太过诡异,依循着某种难以理解的轨迹,在夜色里来去自如。

    她的鞭子能够带动八方风雨,将自己保护的密不透风,却没有办法捕捉到对方的行踪,自然也没有办法攻击。

    攻不能久,守又如何能够一直持续下去?

    落雨鞭即便再有灵性,终究也需要她用神魂驭使,每一道风雨起,便要消耗她的一道真元。

    她的呼吸变得越来越急促,不知道能不能撑到对方那个古怪的法器失效,撑到族人赶来。

    她依然以超乎同龄人的冷静与毅力坚持着,等待着。

    她等待着对方真正露出身形的那瞬间。

    她随身的法器已经用完,依然未能脱困,但她还有鞭子,更关键的是,她还藏着手段。

    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手里握的虽然是落雨鞭,用的却是剑法。

    那套剑法里也有风雨二字。

    钟山风雨剑。

    这套剑法最可怕的地方,就是可以将满天风雨凝为一点,攻击对方最薄弱的环节。

    那名魔族男子已经身受重伤,不复先前的强势,她相信如果给自己一个机会,绝对可以杀死对方。

    问题在于,那名魔族男子受伤之后虽然愤怒,却依然没有失去理智,表现的极有耐心,在没有绝对的把握之前,凭借那套诡异的身法,游走在风雨之外,根本不给她出手的机会。

    落落,忽然觉得有些委屈。

    魔族强者的功法向来神秘,掌握不了也罢了,可如果自己能够把钟山风雨剑的剑诀完全学会,如果能明白那招八方风雨的真义,何至于现在这般被动?

    为什么天道院和摘星学院的老师,都不知道怎么教自己?如果自己能够找到那夜的那个人,他是不是能够教会自己?对了,如果不是为了找那个家伙,自己怎么可能会遇到暗杀?怎么会这么惨?

    是的,都怪那个家伙。

    落落很委屈,所以她不想大方了,她决定以后如果能找到那个人,自己不要送他那么多礼物……

    或者,把礼物减去一半?

    想着这些事情,战斗依然在持续。

    危险正在逼近。

    她的颈上多出了一道血口,那是先前魔族男子抓住落雨鞭的漏洞,带来了近乎致命的一击。

    落落不止委屈,更开始伤心起来了。

    她可不想死。

    她始终认为,活着是最幸福的一件事情,是最美丽的事情——你看,天边的云很美丽,京都的云很美,有时候像街上姑娘的头发,家乡的云也很美,有时候像少年马贼的脸。

    而且就算要死,她也不能被人在京都杀死。

    因为那样会让很多无辜的人死去,比如街上姑娘,比如少年马贼。

    落落身上的血流的越来越多。

    落雨鞭也渐渐变得无力起来。

    那名魔族男子依然隐藏在夜色中,不知何处。

    她很疲惫,然后觉得有点困。

    落雨鞭在夜色里无声无息,落下的风与雨也没有声音,那名魔族男子也没有发生任何声音。

    国教学院里一片安静,真的很适合睡觉。

    她除了修行、游戏,最喜欢的事情就是睡觉了。

    她知道自己这时候不能睡着,可是,真的很困呀。

    便在这个时候,一道声音打破了安静。

    夜色下的国教学院醒了过来。

    落落也醒了过来。

    “天星映腑,真元随意,平腕悬肩,风雨敛。”

    落落不知道是谁在说话。

    但她知道这是钟山风雨剑诀里的内容。

    她下意识里握鞭转腕,左膝微屈,真元随意而上,不理剑诀里说的那些经脉,直接依循着身体里的通道,直接穿越脏腑,来到胸腹之间,然后她觉得自己握着鞭柄的手热了起来。

    接下来呢?

    她有些惘然地想着。

    夜色依然深沉。

    那道声音再次响起。

    “斗轸,奎柳。”

    这是两个听上去有些古怪的词。

    但如果拆开,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人们便可以很清楚地知道那是什么。

    斗轸,是分居东西方向的两颗星辰。

    奎柳,是分居南北方向的两颗星辰。

    星辰万古恒定不移,尤其是那些著名的星星,地面上的人们从老到幼,都能清楚地记得它们的位置。

    落落怔了怔,不明白这是意思,这是方位?

    难道要向着夜空里斗星的位置刺出?然后轸星?

    忽然间,她醒过神来。

    斗轸之间,可以画一道线。

    奎柳之间,也可以画一道线。

    两道线交会的地方,便是夜空里唯一的那个点。

    落落睁大眼睛,向着那个地方望去。

    她手里的落雨鞭,已经提前刺向了夜空里的那个点。

    落雨鞭集百束风雨为一线,变成了一把剑。

    钟山风雨剑。

    国教学院里,风雨骤敛,剑意却大盛。

    嗤的一声轻响。

    一道鲜血从如漆般的夜色里喷射出来。

    同时响起的,是那名魔族强者震惊而愤怒的痛呼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