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择天记 猫腻

第五十九章 一名少年在黑色巨龙前的独白

    这是三千世界里最高贵的的生命,这是天地间至寒的存在,拥有着难以言喻的威势——除了那些已经超越凡俗的大修士,渺小的人类如何能够在这条黑色巨龙的身前站住?

    陈长生再如何意志坚毅,也无法承受住这股来自远古的威压,他紧紧抿着唇,不让牙齿格格的撞击声传出,却无法阻止身体的颤抖,每根骨头都仿佛在悲鸣。

    啪的一声闷响!他没有跪倒在黑龙之前,却也无法站立,直接摔坐在坚硬冰冷的地面上,摔的极重,他的神思有些恍惚,未想着疼痛,只是不停地在心里重复着几句话。

    “传说是真的!”

    “皇宫里真的有条龙!”

    “一条最高贵的玄霜巨龙!”

    在推开那扇沉重的石门之前,他想过很多种可能。

    他想过石门背后那道恐怖的威压可能是落落提到过的那位拥有从圣境界、闭关已逾百年的宫中老供奉,也可能是这座皇宫的机枢大阵,甚至想过可能是某条巨龙留下的骸骨,却怎么也想不到……

    石门后竟然有一条活着的龙!

    远古之后,大陆上已经很难看到龙族的踪迹,那些高贵而强大的生物,渐渐快要变成只存在于书中的神物,没有人亲眼见过,陈长生曾经无数次想象过龙的模样,想要亲眼看看。

    今夜他终于亲眼见到了,却宁愿自己这辈子都不要看见。

    这条黑龙此时正飘浮在他身前空中,居高临下望着他。

    穹顶千颗夜明珠洒落的光辉,尽数被它身上的黑色鳞片吸收,纯黑的龙身就像是活过来的深渊一般令人心悸,但真正恐怖的还是黑龙的那双眼睛,那双眼睛里充满着冷漠与残暴的意味。

    陈长生懂得这眼神的意思,那就是一个人类孩子看着树下的蝼蚁。

    那是一种格外纯净的冷漠残暴,不需要原因,也不需要道理。

    孩子可以看树下的蝼蚁看半个时辰,然后用鞋底把它们尽数踩死。

    这就是高级生命对卑贱者的态度。

    陈长生终于明白了莫雨离开之前说的那几句话。

    是的,没有人能够从桐宫里离开,因为桐宫的生门就在那片寒潭之下。

    寒潭是真正的龙潭,这里生活着一条黑色的巨龙,任何人类遇到它,都会死。

    只不过莫雨没有想到,他竟然有勇气,或者说愚蠢到能够坚持走到黑龙的身前。

    陈长生睫毛上的冰霜忽然落了下来,就像是梅花瓣上的雪被风吹落。

    地下空间里起了一阵微风。

    那是黑色巨龙准备呼吸。

    陈长生知道,下一刻自己就将死去。

    推开那扇石门的时候,他准备了很多对策,哪怕真是那位闭关的从圣境老供奉,他也不认为自己必死无疑,他相信只要能够交流,自己便能改变自己的命运。

    但石门后是一条黑龙。

    传说中,龙是高贵的,是强大的,但从来都不是仁慈的。

    龙不会与人类交流,不屑与人类交流,至少是不屑与像他普通的人类交流。

    对此,他没有任何准备。

    对死亡,他倒是准备了好些年,可现在死亡真的即将到来,他才明白,自己依然没有准备好。

    原来,死亡是一件无法准备的事物。

    地底空间一片死寂,夜明珠洒落的光辉,像雪一般,落在他的身上。

    他有些寒冷,忽然觉得很累,知道再做什么都只是徒劳,于是他不再挣扎着试图站起,甚至不再思考将要发生的事情,他抬起头,看着空中那只像山一般的恐怖龙首,平静而释然。

    “看来师父说的没有错,我的命真的不好。”

    他不知道这只黑龙能不能听懂人类的语言,但在他想来,如此高贵的生物,即便能听懂,也不屑于听,所以他把自己从来没有对人说过的话,对着黑龙说了出来。

    “我有病,治不好。”

    “我活不过二十岁。”

    “师父是整个大陆最好的医生,我医术也不错,可是,我们都治不好。”

    “这病比绝症还要绝,所以不是病,是命。

    “我的命不好。”

    “来到京都后,我费了很大的气力,终于进了国教学院,有了参加大朝试的资格,虽然离凌烟阁还很远,但终究是向那里走出了第一步,然后遇见了落落,我以为自己的命正在变好。”

    “没想到今夜遇见了你。”

    “我的命,原来还是这样不好。”

    陈长生的脸色有些苍白,那是被冰霜与严寒冻的,与恐惧无关。

    他现在无所畏惧,哪怕面对着一只传说中的残暴黑龙。

    他不再关心这条黑龙能不能听懂自己的话,愿不愿意听自己说话。

    他只知道自己马上就要死了,那么这些话如果不说出来,便再也没有机会说。

    “都说命运天注定,就算再糟糕,也不可能改变,但我不甘心。”

    一道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量,支撑着他站了起来,他抬头望向穹顶那些美丽的夜明珠,微微眯眼,就像一只可怜的幼兽望向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充满了向往与欢喜。

    “我想活着,我想活过二十岁,然后一百岁,甚至五百岁,八百岁,活的越久越久,最好能够长生不死……但首先,我必须活过二十岁,所以我活的非常小心。”

    “我每天早睡早起,我每天锻炼身体,我从不挑食,但绝不暴食暴饮,我油盐不进,那不是说性格,而是那样的食物才健康,我按着医书上的要求,用小秤量着肉与菜吃,从来不嫌麻烦,直到十二岁后,把所有这些都变成本能。”

    “我珍惜时间,把所有时间都用来学习修行,我想尽可能在二十岁之前接触到那些最美妙的智慧,更想通过修行来改变自己的命运,这样二十岁之后才会有机会去看更多美妙的风景。”

    他望向黑龙说道:“是的,我做的所有事情,我给自己设定的所有规矩,都是为了活着,活着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活着,我愿意为此付出一切代价,我拼了命地在活着。”

    活着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活着,为此我在拼命地生活——寒冷的地下空间,远处漆黑的夜色,穹顶渐淡的光辉,黑龙之前的少年,平静而内蕴无限悲怆的话语,任谁大概都会动容。

    黑色巨龙看着少年的眼神依然冷漠残忍,或者是因为它听不懂人类的语言,但更多的是不在意,蚂蚁迎着树枝愤怒悲壮地挥舞着前肢,在观察它的孩子眼中只会显得有趣或是可笑。

    陈长生已经不关心黑龙的反应,他只是想说说话,在生命的最后时刻。

    “改变命运真的太难,我这些年活的真的太累,但再累我也想活下去,因为西宁镇的猪头肉切成薄片再蘸了红油与岩盐真的很好吃,因为书上真的有很多有趣有意思的知识,因为生命真的很美好。”

    “我不想死,但我不能保证自己能够活过二十岁,更准确地说,我根本没有什么信心,我不想那个给自己寄竹蜻蜓的小姑娘变成望门寡,所以我来到京都,想要退婚,结果呢?”

    “所有认识我的人都觉得我早熟,不像是个十四岁的少年,都说我稳重,却不想想……我离死只有五年了,我正青春,却已经被黄土埋了半截,能不稳重吗?可是我怎么能甘心呢!?”

    过往的这些年,陈长生很注意控制自己的情绪,因为大悲大喜都对身体不好,但现在一切都不用了,所以他不再平静,他看着黑龙或者是这个世界愤怒地喊着。

    “我不想死。”

    “但现在我要死了。”

    “我很难过。”

    陈长生很悲伤,眼圈微红,他以为自己会哭,却发现这些年一直控制情绪不肯哭,以至于连怎么哭都已经不再记得,于是他更加悲伤,然后难以想象的平静下来。

    “谢谢你没有一口吃了我,虽然这可能不是你的真实想法,但你让我说完这了些话,所以我要谢谢你。但我真的很想活下去,所以哪怕可笑,还是请允许我最后与你战斗一场。”

    说完最后这句话,他举起手中的短剑,迎向黑龙。

    他在心里默默想着:死亡,来吧!

    让我们一决胜负。

    就像过去这些年一样。

    黑龙缓缓向他而来,寒冷的飓风回荡在广阔的地下空间里,它的身躯过于庞大,只是微动便足以令天地变色。

    难以想象的寒冷降临在陈长生的身上。

    他的睫毛上再次挂起寒霜,身体里的血液仿佛都要被冻凝。

    死亡就在眼前。

    他却前所未有的平静,甚至很轻松。

    从十岁之后,一直跟随着他的死亡阴影与那种恐怖的压力,忽然间消失一空。

    他前所未有的轻明,舒服,觉得身体轻了很多,没有任何压力,原来是这样美好的感觉。

    他终于明悟,怎样才能战胜死亡带来的恐惧?只有死亡自身。

    他笑了起来,睫毛上的冰霜像白花一般散开。

    老师,您看到了吗?

    我要改变自己的命运了。

    您说我会二十岁时死去。

    现在我十五未满,便要死了。

    命运,原来并不是不可战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