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择天记 猫腻

第七十二章 请赐教

    退学,是件大事,从天道院退学,这事儿就更大了。

    庄副院长反应之所以如此强烈,是因为他很清楚,一个离开天道院的学生,哪有别的学院敢再收进去?是的,宗祀所,离宫附宫、摘星学院、青矅十三司都各有背景,但在京都,天道院终究是特殊的……

    他哪里会想到,这件事情到最后竟会发生这样的转变?国教学院居然站了出来。

    庄换羽看着庄副院长担忧的神情后,只觉嘴里一阵苦涩,看着陈长生说道:“他毕竟是我天道院的学生,就算国教学院现在没有院长老师,不清楚这些规矩,但总不能你说收便收了。”

    正如庄换羽说的那样,陈长生不清楚那些不能言诸于众的规矩,根本没想过国教学院不能收唐三十六,对落落吩咐道:“回去后把他的名字加到名册了,别忘了让他按手印。”

    听着这话唐三十六的神情有些怪异,总觉得这好像是卖身的节奏。

    落落清脆地嗯了声,毫不迟疑地应了下来。

    殿内的人们有些吃惊,尤其是离他们近些的座席上的师生,看的清楚,从开始到现在她对陈长生的态度真的就像是学生对先生一般,人们越发震惊不解,这个姓陈的少年究竟何德何能,让落落殿下如此尊敬?

    “可惜有些晚了。”

    既然已经说好加入国教学院,唐三十六自然不会反悔,只是看着落落对陈长生的态度,有些遗憾,心想,如果自己提前就进了国教学院,这件事情会更有趣,为朋友两肋插刀,去一个破败的学院撑场面,何其潇洒,而现在整个大陆都知道落落殿下在国教学院求学,他这时候再加入国教学院,哪里能撑得起什么场面,反而容易给人一种抱大腿的感觉。

    陈长生知道他在想什么,觉得他想的太多,说道:“这些细节不用在乎,他人的看法不用理会,现在学院里就我们几个人,胜在简单,把事情弄复杂了没有意思。”

    唐三十六心想确实有道理,但觉得被他说教很是恼火,嘲讽道:“这就开始提前上课了?”

    殿内的人们看着这陈长生三人旁若无人说着国教学院的事情,心情各异,感觉相当复杂,人们很清楚,今夜之后,破败了十余年的那个墓园将获得真正的新生,被遗忘多年的国教学院正式回到了世人的眼中。是的,现在的国教学院只有四个学生,没有院长也没有老师,连杂役也没有一个,依然冷清至极,但今夜之后,谁还敢像从前那般无视国教学院?

    殿里忽然响起掌声,清脆而平稳,没有一点急促,不显敷衍,没有刻意拖缓,不是嘲讽。

    掌声响起来,苟寒食的声音也响起来。

    他看着陈长生三人,认真说道:“恭喜国教学院。”

    众人神情微凝。

    这是今夜青藤宴上,苟寒食说的第二句话。

    先前陈长生拿出婚书,令整座大殿沉默无语的时候,他说的第一句话,是希望陈长生能够更多的考虑徐有容的意见,那句话平静恬淡而直指人心最柔最弱处,如果不是白鹤北来,今夜的局面会向何处发展都还说不准。

    这时候,他再一次开始说话。

    殿内的人们有些紧张,知道有事情即将发生。

    莫雨姑娘曾经想过直接中断青藤宴,让这场已经变成闹剧的提亲赶紧结束,却因为小松宫的出手以及金玉律的震撼登场而被打断,那么接下来又会发生什么?

    唐三十六退出天道院的事情,是周人内部的争执,其后加入国教学院,也与南人无关,南方使团的沉默不代表他们就此接受了现实,青藤宴没有结束,才刚刚开始。

    苟寒食的神情很淡然,看不到任何先前被陈长生等人连番打击的痕迹。

    “在来京都的旅途上,便得知了国教学院重开的消息,我一直在想,十几年时间过去了,国教学院这样拥有非凡历史的地方,确实也到了复兴的时候,对此我很欢喜,只是很好奇,究竟是什么样的人能够承担这样的使命。”

    他看着陈长生三人说道:“今夜才知道,原来落落殿下便在国教学院,才知道,原来殿下的授业先生,居然也是国教学院的学生,如此看来,国教学院岂有不复盛的道理?”

    “很多人都想知道,国教学院现在究竟走到了哪一步,我也不例外……感谢圣后娘娘,允许我们南方所有宗派子弟参加大朝试,今年朝廷更是邀请我们前来参加青藤宴。”

    说这句话的时候,苟寒食离开座席,向着阶下走了数步,明明离殿门处的陈长生等人只是稍近了些,但给人的感觉却是,他正站在他们的身前,对他们温和而平静地说着话。

    “今夜是青藤宴第三夜,也是青藤诸院及受邀请的诸位学子们竞技切磋的最后机会。”

    “我们从万里之外赶来,既然是来参加青藤宴,自然不能错过。”

    “离山剑宗,请国教学院赐教。”

    ……

    ……

    殿内很安静,却不像先前那般死寂,很奇妙的是,对于苟寒食的话语与提议,人们并不惊讶,似乎所有人的内心深处早就已经猜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并且隐隐期盼之。

    只是在苟寒食说出这番话之前,人们其实并没有想到这件事情——今夜是青藤宴。

    对南方使团来说,苟寒食的提议是最好的选择。

    他如果直接挑战陈长生,会被世人认为是离山不忿秋山君婚事被阻,愤而报复伤人,他也不担小松宫长老与金玉律之间的掌剑相交和久远过去的那个故事,不提落落殿下的身份,不提唐三十六辱及师门,只提青藤宴。

    青藤宴上有规矩,学院之间可以互相挑战。

    这个不是大周太祖皇帝定下的规矩,与太宗皇帝也没有关系,青藤宴不是大朝试,但历史其实相差不了多少年,所以青藤宴的规矩依然值得尊重,难道周人准备自己破坏?

    大殿安静无声,人们沉默无语。

    便在这时,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苟寒食再次开口。

    他看着陈长生淡然说道:“是的,刚才我说的都是借口,或者说理由。”

    陈长生微怔,落落微凛,唐三十六微惊,不知道他为什么忽然说这样一句话。

    殿内的人们更是有些愕然。

    “今夜发生了太多事情,无论是与非,对我南人而言,对我离山宗门而言,都不是什么太过愉快的事情,最关键的是,我家大师兄不在,对于此事,他的意见无人能够听见,我以为这是不公平的。”

    苟寒食静静看着陈长生,说道:“作为离山弟子,我有责任维护师门声望,作为师弟,我要代表师兄展现一下态度,所以哪怕明知道青藤宴这个借口或者理由有些无趣,我也要做些事情,因为我们需要平静地离开这座宫殿。”

    最后,他向着陈长生揖手说道:“请赐教。”

    场内一片安静,所有人都看着陈长生三人。

    陈长生看着苟寒食,沉默了很长时间。

    他知道苟寒食的想法,离山剑宗想通过挑战国教学院挽回一些颜面,而且在这个过程里,可以证明自己远远不如秋山君,事实上苟寒食也没有隐瞒自己的想法,将一切心思都放在了明处。

    这就是磊落吗?

    他看着苟寒食说道:“只是看似磊落罢了。”

    苟寒食平静说道:“不是磊落,只是堂堂正正。”

    是的,离山剑宗的心思并不磊落,但苟寒食将一切亮在明处的做法,直接挑战国教学院的提议,却是堂堂正正,没有任何可以被指摘的地方,所以,非常不好应。

    以陈长生的性情,今夜如果不是被东御神将府和皇宫里的大人物设计,对这门婚事,他都不会表现出如此激烈的态度,如果只有他自己,面对苟寒食的挑战,绝对会转身就离开。

    但现在他不是自己,他代表着国教学院。

    对于那座有棵大榕树,有面湖,有满楼藏书和断井颓垣的校园,他已经有了感情。

    离山剑宗挑战的也不是他,而是国教学院。

    那么,他就不能完全按照自己的想法来做。

    他望向落落和唐三十六,想知道他们的想法,却有些无奈地发现,落落和唐三十六的眼睛里都有着强烈的渴望,明亮异常,甚至有些灼人,令人无法直视。

    这两个家伙对战斗的渴望,不怕事的心态,确实令人无法直视。

    “嗯……打还是不打?”陈长生问道。

    国教学院没有院长老师,只有他们这几个学生,这样的大事,自然只好商量着办。

    落落依然乖巧,稚声稚气说道:“先生说打就打。”

    唐三十六像看白痴一样看着他,说道:“别人把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你还好意思不打?”

    看似没有明确的答案,落落表示听他的话,唐三十六用的反问句,但实际上,所有人都清楚他们两个人的意思。

    打。

    (章节名是蝴蝶帮着取的,然后,我们删了四百多字,这章……好多钱,就这么没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