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择天记 猫腻

第七十三章 意难平

    除了天书陵前那面石壁,青云榜、点金榜这些由天机阁评选出来的榜单,最看重的是什么?自然是榜上强者之间的战斗,但凡上榜的人,无论身份地位如何,都会有战斗经验,再少也会有一次。

    陈长生没有这方面的经验,问道:“那么,怎么打?谁去打?”

    落落的眼睛变得更加明亮,右手握住腰间落雨鞭的鞭柄,向前走了一步,说道:“师长有其事,弟子服其劳。”

    唐三十六哪里会让她抢走这种机会,说道:“我是新来的……得让我表现一下。”

    当今大陆,离山剑宗的地位特殊,因为他们的年轻一代很强。唐三十六确实是少年天才,依然没有办法和对方相提并论。不要说苟寒食,便是其余那三名离山年轻弟子,在人们看来,都可以轻松地战胜他。

    神国七律,尽在离山……他们在青云榜上的排名都远远高过唐三十六。

    唐三十六却似乎根本没有想过这些,他看着苟寒食,眼睛越来越亮,很是兴奋。

    畏惧这种词语,从来不在他的字典里——他本想在青藤宴第二夜里挑战青云榜排第十的庄换羽,却被学院反对,今夜刚刚决定加入国教学院,便碰着能与神国七律战的好事,他哪里能错过。

    是的,这是好事。

    “如果我没有记错,今年青藤宴的第三夜……应该是文试。”

    苟寒食没有看唐三十六,只是静静看着陈长生,说道:“你能被殿下拜为老师,自然有过人之处,学识必然渊博,只是听说你未能洗髓成功,那么我想,文试恰好是很好的选择。”

    他没有把这句话完全说明白,但所有人都听明白了。

    作为这场婚事的另一方——且不要提究竟是第二方还是第三方——秋山君未能到场,他作为秋山君最信任的同门,想要请教的对象,名义上是国教学院,实际上当然是陈长生。

    离山剑宗挑战国教学院,便是他要挑战陈长生。

    殿内很是安静,苟寒食这番话听上去很有道理,充分地表明了离山剑宗对弱者的同情,对公平的追求,虽然你没能洗髓成功,但恰好青藤宴第三夜是文试,那么你还有什么道理不下场?

    但实际上这项提议没有任何同情,更谈不上公平。

    苟寒食通读道藏,学贯南北,不要说殿内这些年轻学子,即便是离宫里那些终生与道藏打交道的老教士,也不可能在文试方面胜过他——这是整片大陆公认的事实,如果要论修为境界,苟寒食毕竟年轻,在那些苦修数百载的前辈强者面前算不得什么,但如果要说到学识的渊博程度,他却是真正的最强者。

    他要与陈长生用文试一较高低,哪里公平?这完全是欺负人,这是强者对弱者无情而冷酷的碾压。

    落落的眼神变得锐利起来,盯着苟寒食,神情极为不善,喝道:“荒唐!”

    苟寒食神情不变,对着她先施一礼,然后说道:“敢请教殿下,何处荒唐?”

    唐三十六冷笑说道:“整个大陆都知道你通读道藏,学识过人,能与你相较的人物到哪里去找?你居然要和那个家伙比试这些方面,好意思吗?你居然有此提议,难道不荒唐?”

    苟寒食静静看着他说道:“我也是个普通人,不比旁人记忆力强,或者更有天赋,自幼家境贫寒,也不可能出娘胎便开始读书,我唯一会的便是苦读,读书就是我的修行,知识便是我的能力,就像力气是虎豹的能力,我代表离山挑战国教学院,难道要我放弃自己的能力?我用我自己的能力在世间行走,为什么需要不好意思?我用自己的能力战胜对手,哪里荒唐?”

    “谬论,我最擅长睡觉,那我要和你比谁睡觉的时间长,你也同意?”唐三十六道。

    苟寒食微笑说道:“如果青藤宴的规矩里有比睡觉这一条,我与你比一番又何妨?”

    唐三十六被这句话堵着了,半晌后冷笑说道:“那怎么文试?难道还要主教大人当场来出试卷?何必这么麻烦,恰好,青藤宴第二夜,我们大家都没有参加,直接打一场岂不直接。”

    苟寒食平静说道:“如果你坚持如此,我也没有意见……你们可以决定方法,也可以决定人选。”

    殿内众人微惊,唐三十六也有些没想到苟寒食态度的转变。

    随着苟寒食这句话,关飞白等三名离山年轻弟子,面无表情站起身来,走到他的身后。

    看到这幕画面,人们才知道先前误会了苟寒食。

    所谓文试,确实是离山的必胜之局,但如果想武试,陈长生更不可能有任何机会。

    南方使团里,离山剑宗的人数并不多,除了小松宫长老,便是四名年轻人。

    神国七律里的四律。

    便在这时,陈长生的声音再次响起。

    他看着苟寒食说道:“我同意你的说法,只要是修行所得,便是自己的能力,就像吃进肚子里的饭变成的力气,用它来做任何事情都是我们的自由,很巧的是……我也是个普通人,刚好,我也看过一些书。”

    都是普通人,都看过一些书,真的是刚好,刚好可以比一比。

    “终究意难平。”

    主教大人看着陈长生笑了笑,带着若有若无的深意。

    然后他望向殿外。

    秋风微凉,七夕夜的灯火,只在民间,不在宫内,于是愈发寒凉。

    老人紧了紧衣衫,说道:“不打这一场,秋山君日后知晓,定然意难平,唐三十六没能参加前两夜的青藤宴,也是意难平,你们南人恰好也没来得及参加前两夜,那就打吧,只是夜深了,快些便是。”

    ……

    ……

    宫门开启,夜明珠的光线散落在夜色里,殿前的广场被照的极为明亮。

    皇宫外,京都的街巷依然热闹,远处有人在放长明灯,西南角有一株火树正在燃烧。

    数百人站在殿前的石阶上,看着分立在广场东西方的两派人,神情各异,有的漠不关心,有的幸灾乐祸,有的暗自担心,就是看不到紧张。

    往年的青藤宴,京都诸院之间的明争暗斗从来没有停歇过,总会有些激烈的场面出现,今年的青藤宴,第一夜因为落落废了天海牙儿的缘故草草结束,第二夜也没有什么太激动人心的故事,第三夜,所有人都以为重头戏是南方使团提亲,最后也确实上演了一出大戏,但直到此时此刻,才终于迎来了真正的战斗。

    只可惜,这场战斗在开始之前,就已经分出了胜负,自然无法紧张。

    苟寒食不会亲自落场比试——他的境界已经隐隐高出同侪一大截,和秋山君一样,他也已经离开青云榜,成为点金榜中人,无论与落落还是唐三十六战斗,都有以强凌弱的嫌疑。

    先前他提议与陈长生文试,也有这方面的考虑,文试只动言语,不扰天地,有胜负,但不会有伤亡。

    这场国教学院与离山剑宗之间的较量,由国教学院方面确定方式、挑选对手,离山剑宗的表现看似慷慨,其实也没有什么区别,离山剑宗前来京都的弟子,都是神国七律中人,国教学院想胜谁都很困难。

    “我本来想挑第四律……这个家伙以前就知道。”

    唐三十六指着陈长生,对落落说道:“但既然今夜是学院宗派之间的战斗,我不能由着自己性子来,第四律最强,自然只能交给你,我试着挑挑那个叫七间的家伙。”

    落落说道:“我没意见。”

    陈长生想了想,说道:“这样胜算并不大。”

    唐三十六看着他冷笑说道:“我倒是想用前贤赛马的法子,以下驷对上驷……问题是你这家伙实在太弱,根本没办法让你出场,只好试着看能不能连胜两场,免得你出去丢人现眼。”

    落落对陈长生倒是有极强的信心,虽然她自己都不知道信心从何而来。

    便在这时,离山剑宗的人走了出来。

    走在最前方的是一名少年,眉眼清稚,身形瘦弱,看着还未发育完全,竟似比落落看着还要小些。

    正是神国七律排名最后也是最弱的七间。

    七间是离山剑宗掌门的关门弟子,年龄颇幼,却曾在青云榜上排进前十,直至两年前某次聚会,被庄换羽胜了半招,才落到了第十一位,但没有任何人敢轻视他。

    因为他真的很小。

    他身上的离山剑袍显得很宽松,被夜风吹着呼呼作响,有些可爱。

    唐三十六看着这幕画面,感慨说道:“这怎么下得了手?”

    陈长生感慨说道:“说的就像你能打过对方似的。”

    唐三十六很是恼火,瞪了他一眼。

    陈长生笑着不说话。

    唐三十六忽然沉默了片刻,再道:“如果我们能侥幸赢了这两场,这个家伙就可以不出场,如果我输了,落落你也直接认输便是,连输两场,这个家伙也就不用打了。”

    陈长生注意到他用的是侥幸二字。

    虽然毫不畏惧,但不意味着热血已然冲昏头脑。

    唐三十六很清楚对方的强大。

    落落有些不明白,为什么他输了,自己也就要认输。

    难道先生不出场,比国教学院输掉更重要?

    “是的,国教学院就我们这几只麻雀,输给离山剑宗丢人吗?好吧,确实还是有些丢人,但那无所谓,只要你不出场就行……你不出场,他们便没办法把今天丢的面子找回来。”

    唐三十六看着广场对面夜色里那个神情平静的家伙,冷笑说道:“憋死他们!”

    说完这句话,他手扶剑柄,向对面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