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真是大明星 尝谕

第276章

    一诗祭出

    微博上又热闹了

    “快看啊张烨微薄啦”

    “我去瞅瞅张老师又说什么了”

    “事亲能若此,岂不成孝子?哇哈哈哈”

    “最后一句太经典了啊神骂啊还一个脏字都不带哎呦喂太欢乐了还谨以此诗先给那些‘孝子贤孙,?”

    “张烨又开炮了”

    “张老师骂得太狠了啊”

    “那是当然,哈哈,我们张老师可是骂人专业户,业内那几个拍马屁的跳梁小丑还想借机捧李韬的臭脚?想踩着张烨老师上位?我在此不得不嘲笑他们的智商啊张烨老师的名声都已经这么臭了,他都已经把这么多人给骂的欲生欲死了,你们还敢骂他?还不长记性?哈哈,现在被张老师骂惨了吧?活该

    “张烨骂得好,这帮溜须拍马的人真他妈让人恶心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谁都清清楚楚只要是个有眼睛有智商的人都知道内幕怎么回事,更别说你们这些业内人士了可你们呢?你们还反倒骂起张老师没有职业道德?你们的职业道德在哪里?明知是错的还要帮着错误的一方给张烨制造舆论压力比起张烨老师来,你们的职业道德才不配当一个公众人物误导民众煽风点火你们真当老百姓都是傻子啊孝子贤孙形容你们简直再合适不过了”

    “张烨这几天真是‘大开杀戒,了啊”

    “嘿嘿,你们说李韬那些人会不会后悔啊?”

    “那还用问呀,那帮人肯定悔得肠子都青了”

    “没错,哈哈,本来想捏软柿子,没想到捏到了张烨老师这个刺猬,浑身都是刺见谁扎谁啊”

    “服了,还是张烨老师能折腾啊”

    “我算现了,跟张老师沾上的事情,就没有一件事风平浪静过,哪次不是得闹的惊天动地啊”

    “没办法,没让张烨敢说话真性情呢,我太喜欢他了”

    “嘻嘻嘻,张老师就是跟别人不一样,你看那些其他明星和公众人物,一会儿假装摔倒一下,一会儿弄个走光写真,一会儿来个绯闻,每天都在炒作,都在争着抢着挤破头地增加自己的曝光率,可张烨老师从来不会弄这些歪门邪道,依然隔一段时间就曝光率飙升一次,从他出道以来,我看关注张老师作品的人远远没有关注他骂人挑事儿的人多啊,你们说张烨就算在娱乐圈被封杀了,他是不是也能靠着写诗骂人……生生走一条奇葩之路骂成一二线明星啊?”

    “哈哈,还真有可能啊”

    “在张老师的字典里,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张老师于出什么惊人之事来,现在我都已经不会意外了”

    “楼上的兄弟姐妹们,你们是不是太欢乐了?张老师现在可还在风口浪尖上呢。”

    “没辙啊,张老师就是这么让人欢乐的一个人,他的作品都不合我的口味,但是看他每次骂人惹事,我你妈就激动得嗷嗷叫啊”

    张烨的粉丝们都乐坏了

    相比之下,那些刚刚拥护李韬和广电决策的那些业内人士,甚至还有刚刚上海地方电视台上那几个骂张烨的嘉宾,此时的脸色就不是那么漂亮了,或者可以说,他们现在简直掐死张烨的心都有了

    孝子?

    孝子你妹啊

    张烨你丫太缺德了啊你丫那嘴巴太他妈损了啊

    他们立即在微博上展开了反击,反攻了过来,可是张烨连搭理都不搭理他们了,张烨的粉丝们就把他们给淹了

    “哟,孝子急了”

    “哈哈,孝子们不于了啊”

    “张烨老师快跑,别让那些孝子咬到你,我们断后”

    骂了就半天,那几个业内人士也不骂了,因为他们现不管再骂张烨一千句也好一万句也好,都是苍白无力的,竟然都比不过张烨那一《杂作》骂的凶残

    这是一骂阿谀奉承拍马屁之人的诗,是他那个世界董应举的一个《杂作》,从古代流传至今,很出名,今天张烨把它拿过来甩在了这帮拍李韬马屁的“孝子们”身上,算是恰到好处

    那些人根本骂不过,渐渐也熄火了,一个个只能在肚子里憋着一股火气,没有地方泄

    反击?

    怎么反击啊拿什么反击啊

    他们几个加在一块也没有这个文采啊

    张烨的诗就是核-武-器,简直可以用惨无人道来形容,别说他们了,当初京城作协的那帮文人笔杆子都骂不过这厮啊张烨在搅事儿和骂人方面的战斗力,早就打出了名号,那是赫赫有名的

    那些业内人士现在多少也有点后悔了,他们本来看到张烨完蛋了,以后肯定会消失于娱乐圈,想着得罪了他也无伤大雅,就帮着李韬和上海广电造一造势,旗帜鲜明地支持他们,没准今后对他们的工作会有利一些。可是见到张烨跳出来了,见到他那一凶残的《杂作》,他们顿时觉得有些得不偿失了,张烨的诗每一都很经典,这已经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事了,像上次京城电视台的王水新不是就被张烨坑了一道么,追悼会上一《有的人》震惊全国,一诗竟然将一个电视台的领导给办下去了,听说都进了监狱,以前的王水新在国内也是小有名气的诗人,写过《一切》,还上过教科书,而张烨呢?无名无气无权无势,就凭着这《有的人》,愣是让民众们现在一提起这诗来就对王水新咬牙切齿恨之入骨,都得骂上他几句才解气

    这是何等凶残啊

    这就是张烨作品的力量

    《杂作》虽说比不上《有的人》,可那也是一很有威力的作品啊,他们这些人别成为了这诗的典故啊等日后或若于年后人们提起张烨提起这《杂作》的创作初衷来,都会把他们几个的名字带上去?作为典故衬托这诗?我靠这种主角和名扬千古的机会他们可不想要啊

    骂声熄火。

    他们在微博上也没了动静

    张烨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告诉了很多人,是的,哥们儿是得罪人了,是在娱乐圈可能混不下去了,但是我问心无愧,我没做错什么,真理和事实是怎么样的你们大家都清楚,我不惹你们,你们丫也别惹我,要是有人看我被封杀了看我好欺负就想落井下石地上来踩几脚?那算你们瞎了眼我就算是个普普通通的老百姓我就算以后不混娱乐圈了我骂你们还是跟骂孙子一样简单你们丫要是觉得能骂得过我那咱们就拉开来练一练你们要是觉得自己没这个本事那就别跟我废话

    合上电脑。

    张烨一打响指,“好了,处理完了。”

    董杉杉:“……这就是处理完了?”

    “是啊。”张烨心情舒畅地笑道:“那你以为怎么处理啊?无非就是把他们给骂服了呗,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可不管他是谁,爱谁谁”

    董杉杉嘴角泛着无奈,“你是真不怕得罪人啊。”

    “反正我现在也不在娱乐圈了,我更没顾虑了啊,别说是他们几个行内人了,他们就是一线明星过来数落我,我也照骂不误”身上没了担子没了工作,张烨一身轻松,光棍一条他怕谁啊?

    董杉杉又把张烨刚合上的电脑也掀开了,“我再看看你那诗。”读了一遍,她感慨道:“以前啊,我还真是有点怀疑的,想着你那些诗是不是提前就写好的,今天一看才相信了,你真是临场挥啊?”

    张烨笑笑,“差不多吧。”

    举杯,董杉杉看向他,“行,为了这诗,于一杯。”

    “于。”张烨喝完酒,头也晕晕乎乎喝到正合适了,借着酒胆儿,他又调戏起校花,把手从她旗袍侧面塞到她被自己撕烂的肉丝袜里,抓了她肉嘟嘟的大腿肌肤一把,然后继续往里捏。

    董杉杉假装没看见,端着红酒瓶给他倒上酒,“你以后真不打算在娱乐圈展了?”

    “也不是。”张烨跟老同学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只不过现在形势是这样,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弄呢,如果可以,我当然想回去继续主持我的脱口秀啊,那节目可还有好几十期可说呢。”

    董杉杉眨眼道:“那得想想办法啊,只要广电那边不揪着你不放了,恢复了你的主持资格,你重新回维我主持节目肯定没问题。”

    “关键是没好办法,我也正想呢。”张烨摇头。

    俩人沉默了片刻。

    看看挂表,她捋捋头,“晚上吃什么?”

    张烨瞥了她一下,看着那白花花的长腿和上面烂成一团的肉丝袜,他咽咽口水,调戏道:“吃你吧?”

    董杉杉轻笑道:“我怎么吃啊?”

    “这么吃。”张烨身子猛然一动,顿时将沙上的董杉杉给扑倒了。

    董杉杉许是没料到,哎呦了一声,右脚上踩着的米色高跟鞋也飞了出去,吧嗒一声落在了茶几的夹层下面,左脚的高跟鞋还在,只不过也快掉了,正摇摇欲坠在她美脚的脚尖上吊着。

    张烨亲她嘴。

    董杉杉没动窝,默许了。

    亲了一会儿,张烨把手又一次插-进她旗袍裙口里,这次没从开旗儿那里进去,而是直接对准的旗袍下摆,一点一点扒上去,将旗袍裙掀开到了膝盖的位置,旗袍太紧,再往上就掀开不起来了,除非将旗袍撕掉,张烨没那么于,退而求其次地把手拿上去,摸在了她胸口撑起的旗袍料子上。

    呼哧

    手掌前端一下陷了进去,太软太大了

    手掌下端则是碰到了她衣服里面的文胸,文胸料子有点硬,不薄,手心里印出来一些纹路的触感,也不知是旗袍上的花纹还是文胸上的雕花。这是张烨第一次这么握住董杉杉的胸,一瞬间也感觉到了那里硕大的尺寸,让他嗓子眼于异常。以前上大学的时候,他跟董杉杉不太熟,也没说过几句话,更是对其性格之类的不太了解,现在随着一起工作一起生活,随着他对董杉杉越来越熟悉,张烨也愈加现杉杉同志那骨子里不断冒出的浓烈的性感

    身材性感

    穿着性感

    说话性感

    动作也性感

    这就是个迷死人不偿命的妖精

    见董杉杉没有什么强烈的抵抗,只是象征性地拿手轻轻盯着他胸口,张烨胆子更大,去解她旗袍的扣子了

    一颗

    两颗

    三颗

    侧面的扣子一解开,董杉杉侧面的风景也全部走光了出来,腰上露了像,连裤肉丝袜的上端跟丝袜裤线丝都暴露在张烨眼前,连带一起闪现的还有肉丝袜下面印着的一抹深紫色的三角裤

    张烨压了压狂跳的心脏,就要去解她旗袍领子的扣子

    可是这时候,董杉杉又说出了一句让张烨险些晕倒的话。

    董杉杉美眸望着他,轻声扭捏道:“我今天经期。”

    经期?

    又见经期

    经期你妹啊

    半个多月前来上海的飞机上你丫就经期前两天在你房间要办正事的时候你丫就经期今天这都什么日子了啊你丫还经期?张烨泪流满面,人家女同志一个月都是三五天吧?最多最多了也不过七天时间啊可你呢?合着你他妈一个月时间有三十天都是经期啊你怎么没流血流死你啊你能活到现在简直是生命奇迹啊就您这血量您要是在红十字会血战工作,全国人民都不愁用血紧张了啊

    张烨瞪眼道:“你嘴里有实话吗?”

    躺着的董杉杉衣衫有些乱,微笑道:“你信不信我也是经期,下次吧,我先做饭,快起来,压疼我了。”

    张烨翻白眼,“又下次啊?”他也不知董杉杉嘴里哪句是瞎话哪句是实话了,这个老同学啊,嘴巴比自己还不靠谱啊

    他哭笑不得地从她身上下来了,没强来,这种事还是得相互尊重的。

    董杉杉理了理凌乱的旗袍,起身看看张烨,忽然伸双手勾住了张烨的脖子轻轻搂住他,在他耳边低声道:“过几天生理期就没了。”然后咳嗽一声,手拿下来,笑着去了厨房,挂着烂糟糟的肉丝袜做饭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