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真是大明星 尝谕

第346章【我没骂老年人啊!】

    晚会散场了。

    说是晚会,结束后其实也才下午六点多。

    “真过瘾呀。”

    “是的啊,这个晚会来值啦。”

    “大老远的过来京城一趟,真是没白跑。”

    “节目虽然就那么回事,长篇一律,哪次晚会都差不多那个样子,但最后张烨老师的闭幕词真是热血澎湃”

    “就冲那闭幕词演讲,就没白来”

    “还是张烨老师懂咱们,比其他老师强多了”

    “回去后我得好好努力了,这个演讲可能改变我一生”

    “我也一样,以后我再也不用老师和家长逼着我学习了”

    各省市来参加晚会的中小学生们,很多人都触动极大,这次的晚会,或者说这次张烨的闭幕词,让他们有了很大收获,这种鼓励式的教育,这种《少年中国说》一般的经典演讲,真的是有多少钱也买不来的,只要亲临现场听过的人,基本都如获至宝,有些中学老师已经打定了主意,回去后就把张烨的演讲掰开了揉碎了地细讲一遍,给那些没来现场的学生听一听

    校外的人都走了。

    北大的几个校领导慢步往回走。

    年纪比北大校长还要大的老副校长道:“吴校长啊,一直都没问你,你当初怎么想到要招一个主持人进来的?”

    吴则卿没直接回答,微笑道:“主持人不一定就当不好老师。”

    另个副校长看看她,“老吴,那可说不准啊,这次你们中文系的小张可又惹出乱子了,这烂摊子怎么收拾啊?咱们几个先碰个头?”

    吴则卿淡然道:“这个闭幕词没什么问题吧?”

    老副校长道:“从孩子的角度看,是没大问题,可从其他角度看,问题又很大,不好收场啊,不行的话还得先问问校长的态度,嗯,不过就怕事情闹起来,万一引起社会上的一些讨伐,那就麻烦了。”

    吴则卿说道:“我已经跟摄像和官网那边的负责人打招呼了,晚会的闭幕词不上传,只上传晚会内容。”

    老副校长道:“那也只是掩耳盗铃罢了,在场那么多记者呢,还有电视台的摄像,瞒不住的,小张这次能不能过了这一关,还得看他运气喽,这件事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关键看上面和社会的态度了,要是度不过去,给小张的处分肯定轻不了,他以后也很难在教育界工作了。”

    另个副校长道:“倒是可惜了。”

    老副校长看向吴则卿,“对了老吴,张烨现在是在你们中文系教《古典名著鉴赏》吧?我看他其实也挺适合教历史的嘛,怎么样?要不然你们中文系先辞了他,当是处分给大家个交代,然后让小张来历史系避避风头?”历史系就是他分管的。

    吴则卿回看过去,温和道:“你这是要撬我墙角啊?”

    老副校长笑着摆手,“我可没有啊,我也是为了小张着想。”

    吴则卿勾起柔和的唇角,“你就不怕小张给你们历史系那边添乱去?”

    “不怕,有才华的人嘛,总是有一点脾气的,总是有点不合群的,俗话说的好,不遭人妒是庸才嘛。”老副校长道。

    吴则卿笑道:“巧了,我也是这么想的。”

    老副校长一摊手,“得,那当我没说吧。”

    在张烨的闭幕词过后,已经有越来越多的目光关注在了他身上,分管其他系的副校长这会儿都开始想抢人了

    不说脾气

    不说人。

    什么招儿我都接着

    大不了就是辞退呗,又不是第一次了

    张烨很光棍,反正楼梦》也讲完了,他也无所谓了。不过说句心里话,这其实不是张烨的真实想法,他不是无所谓的,对于北大,对于学生,张烨虽然才只在这边工作了十几天,可却都有一种家的感觉,他如鱼得水,也特别喜欢讲师的这份工作,心里面是一千一万个舍不得的,如果可能的话,他肯定还是想跟北大继续教书的,就这么走了?张烨也不甘心啊

    吴校长这么信任自己

    学生们这么喜欢自己

    张烨肯定要争取一下,他不想走,况且还跟学生们说好了的明年还会继续教他们《古典名著鉴赏》呢

    “吴校长”

    “这还有什么可考虑的?”

    “这么骂我们老年人,张烨他还有理了?”

    还没进去呢,就听到外面传来闫建涛和一些教授的声音了

    张烨上去敲敲门,咚咚。

    “进来。”是老副校长的嗓音。

    张烨推门进屋,假装一愣,“这么多人?”

    吴校长招手,“来吧小张,你来得正好。”

    闫建涛冷眼看向张烨,“张烨,你闭幕词说的什么意思?”

    张烨眨巴眨巴眼睛道:“什么什么意思?”

    “你别装傻”一哲学系的老教授道:“你也是有父母有长辈的人,你这么骂‘老年人,,你良心能安吗?”

    张烨一脸惊呆道:“啊?谁骂老年人了?您告诉我我帮您大家出气去”

    几个老教授差点晕倒,心说这臭小子也太能装蒜了啊,“你说谁骂的你骂的刚骂完你就忘了?”

    张烨夸张地哎呦了一嗓子,“我什么时候啊?嘿误会了吧?误会了不是原来你们说的是刚刚那个演讲啊?嗨,我没骂老年人啊,那些话只是个上的比喻和修饰而已呀,我演讲时所谓的‘老年人,,就是指的一种理年龄,指的是一种心态,一种老化陈旧的泛指,可不是说的老年人啊,哎呀原来就是这件事啊?你们这不是误会我了嘛几位教授都是教育界赫赫有名的招牌,都是北大的顶梁柱,你们可不是‘老年人,,在我眼中,您大家是充满朝气的少年啊《少年中国说》,指的也是您大家啊”

    闫建涛:“……”

    几个老教授:“……”

    办公室里的一个女秘书也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

    张烨继续臭贫道:“您几位都是搞了几十年教育工作的了,在上肯定也不差,领域和作品里比喻的手法是经常可以见到的啊,比如‘太阳公公微笑了,,太阳怎么可能会笑啊?它要真裂开嘴笑了那就是爆炸了宇宙还不毁灭了啊这是拟人比喻我这个正好相反,我是拿‘老年人,这三个字眼,比喻‘陈旧,啊,不然我怎么说?我就直接拿陈旧说上去?这也不好听啊,也没有感觉啊,太直接了也太浮躁了,闫教授也是搞的肯定明白的对不对?啊,有时候就得装逼一下,弄点拟人拟物的比喻显得牛逼一些,我可真没别的意思啊”

    闫建涛气道:“你这是胡搅蛮缠”

    张烨无辜道:“我没有呀,我就是这个意思啊,难道闫教授以为自己是‘老年人,了?是陈旧和老化了的?”

    闫建涛怒道:“我还年轻着呢”

    张烨一指,“你看看你看看,这不是结了么,我也觉得你年轻着呢啊,所以我怎么可能骂您大家啊这是不懂比喻手法的别有用心的人再往我身上泼脏水啊”转头对吴则卿等人道:“领导啊,您可得给我做主啊”

    几个老教授一听,也都无语了

    这个张烨果然能牙利齿啊辩解的时候还不忘了损人

    还比喻手法?

    比喻你妹啊比喻

    小学生都听得出来你丫就是骂老年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