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真是大明星 尝谕

第1088章【你们真想听吗?】

    现场沸腾!

    “这就是张烨!”

    “这就是他啊!”

    “张烨!我爱你!”

    “小丑,你是最棒的!”

    “你还有我!”

    “对,你还有我们呢!”

    “这条路,我们都陪你走!”

    “算我一个!”

    “还有我!把我们都算上!”

    “哪会怕有一天只你共我!!”

    仍然自由自我!

    永远高唱我歌!

    几句歌词让所有人都热血澎湃!

    这是Beyond的一首歌,这是张烨那个世界上曾经最经典最伟大的一首歌。

    它的名字叫海阔天空。

    体育场外。

    附近某个小区。

    “听,什么声音?”

    “要下雨了,赶紧家。”

    “呃,那边什么喊声啊?”

    “体育场那里?今天是不是有比赛啊?”

    “这么热闹?这声音也太大了吧?谁在喊啊?”

    “你们忘了,那边是蒙面歌王演唱会录制现场啊!”

    “我靠,发生什么了?”

    “不知道啊,全是尖叫?”

    “要不要这么火爆啊?”

    天越来越沉。

    乌云堆积,小雨已经稀稀拉拉地下起来了。

    昨天的时候还没有报今天有雨的,所以导演组这边的准备也不是很充分,赶紧让工作人员搭起了几张临时的遮阳伞在设备上。

    这不是专业开演唱会的场地,因为时间太紧,他们没有租到,只能租下一个体育馆,整个现场除了看台的一小半地方是有遮阳避雨地方的,其余大部分看台和乐队演奏的舞台都是露天的,很多设备都怕水,只能采取紧急的临时措施。然而,前提是雨不算很大的情况下。

    可今天却遇到了麻烦楸

    起风了!

    雨也越下越大!

    观众们都急忙打起伞,穿上雨衣。

    “下大了!”

    “赶紧躲躲!”

    “这什么天气啊!”

    有人穿上雨衣坚持坐在那里。

    有很多坐在靠前座位的观众,都急忙退后到了后排,那里的大片区域都是可以临时避雨的。

    老爸老妈也没带伞。

    老妈抱怨道:“怎么说下就下啊!”

    老爸道:“这天气预报,越来越不准了!”

    旁边的吴则卿却从包里拿出了一把伞,“阿姨,叔叔,伞给你们,你们俩用一把吧。”撑开,给他们递过去。

    老爸忙道:“不行不行!”

    老妈也不答应,“你打,你自己打!”

    吴则卿微笑道:“我不用,不行我去后面。”

    “那怎么行!”老妈也没想到吴局竟然这么客气。

    好在,那边的小吕冒着雨跑过来,“阿姨,我这儿有雨衣,先给您一个,我再去找找,有富裕的我再给您拿!”别人她不管,她也管不过来,但张老师的父母她肯定得照看好,感情在那儿呢。

    老妈道:“哎呦,那谢谢了小吕。”

    吴则卿笑笑,“那正好,给我叔儿穿雨衣,阿姨咱俩打一把伞。”她就朝张烨母亲的身边靠了靠,贴在一起,撑起伞来。

    老妈要接,“我举着吧。”

    吴则卿道:“不用,您不用跟我客气。”

    舞台后面。

    录制已经暂停了。

    歌手和栏目组的人也都在找地方避雨。

    胡飞大声问,“怎么样?还能录吗?”

    侯哥跑过来道:“录是能录,摄像机没问题,都有防水措施,但乐器不防水啊,歌手也不防水啊,这又是风又是雨的没法唱啊!”

    范文丽看看天。

    赵启全摇头,“这雨恐怕短时间停不了了。”

    那边的张霞AMY和李小娴等人躲在一个临时棚子里避雨。

    张烨上来了,“还有几首歌?”

    胡飞打着伞道:“还有三四首呢,演唱会预定的进程刚过一大半,后面还有咱们请来的合唱团,还有你们一首收尾的合唱。”

    小吕来,“胡哥,越下越大了。”

    胡飞咬牙道:“再等等!”

    又等了五分钟。

    天气情况还是不好。

    奇葩大王摇头道:“唱不了了,这天气没法唱。”

    赵启全(时光)也道:“我看就别录了,乐器都上不了,而且这么大的雨,怎么唱?赶紧散了家吧。”

    AMY叹气,“是没法录了。”

    张烨看了眼观众的方向,竟没有一个人离开。

    胡飞说道:“那”

    张烨打断道:“再等等。”

    胡飞看了张烨一眼,点头道:“好,再等五分钟。”

    赵启全蹙眉,这还有什么好等的啊,肯定停不了啊!

    奇葩大王也微微摇头,这鬼天气,谁上去也唱不了啊,看台那边还有一些地方能避雨,舞台上可连个避雨的地方都没有!

    然而所有工作人员都没有意见,张烨的话在他们眼里,跟胡飞的话是一样的,甚至很多时候,胡飞在有些地方拿不准主意的时候,都会征求一下张烨的意见。

    不久后。

    雨小了一些,但还是没有停。

    陈光也说话了,“这真唱不了了。”

    小吕忙道:“胡哥,张导。”

    董杉杉打着伞,这时还在舞台上跟观众们说话,“请大家稍等一下,之后我怎么样我要问一下导演组。”

    这时,小吕快步走上舞台,在董杉杉耳边耳语了几句。

    董杉杉点头,“好,我知道了。”然后对看台上的观众道:“实在不好意思,这次突降大雨,也是我们没有预料到的,各方面都准备不足,这个要跟大家道歉,节目已经没法录了,演唱会到此结束,请大家安全撤离,不要拥挤。”

    一听这话,很多观众都喊起来!

    “为什么啊?”

    “雨不大啊,才是中雨!”

    “我们还想听啊!”

    “这才唱了几首啊!”

    “再唱几首行不行?”

    “我们没事!”

    “对,我们不走!”

    “太好听了,再唱一首吧!”

    有几十个观众已经陆续开始退场了。

    然而,绝大部分人却一动未动,都一眨不眨地盯着舞台,有人甚至就穿着雨衣或打着雨伞在雨中坐着!

    董杉杉劝道:“请陆续退场吧,今天实在抱歉了,节目只能录到这里了,乐器都没法沾水,没办法演奏了,你们都看到了,舞台根本就是露天的,发生这种情况,也不是我们想见到的。”

    “再唱几首啊!”

    “我们都没听够啊!”

    “我是从上海特意赶过来的啊!”

    “哪怕一首也行,能不能别散场啊?”

    “我们不要伴奏,哪怕是清唱!”

    突然,有人带头喊道。

    “花瓣雨!”

    “花瓣雨!”

    “小丑!”

    “小丑!”

    “时光!”

    “时光!”

    一个个歌手的名字都被他们喊到了!

    观众们都眼巴巴地期待着他们登场,这次的演唱会真的太让他们震撼了,没有几个人愿意就这么走了的!

    董杉杉已经没辙了,“我们真的”

    这时,张烨突然走上了舞台,“话筒给我。”

    董杉杉瞅瞅他,把话筒递过去,见他没带伞,董杉杉就要把伞给他打过去。/>

    然而张烨却摇手拒绝了,因为他看到,看台上有很多人都在淋着雨,却没有伞,那么,他也不想打。

    雨水已经打湿了张烨的衣服。

    董杉杉只好把舞台交给他,自己去了。

    张烨站在雨中,看着众人道:“节目录不了了,摄像机应该都停了,天有不测风云,也有我们的失误,大家给我个面子,赶紧去吧,外面太冷了,而且雨太大了,这个演唱会虽然有遗憾,但是”

    一中年人喊道:“真的还想听啊!”

    一女孩大声道:“我们不怕雨!真的!”

    一个母亲道:“我孩子特别喜欢你们的节目,能不能再唱几首歌啊?”

    张烨大声道:“但现在的天气”

    突然间,一个**岁的小女孩不知从什么地方走上了舞台,可能是旁边的台阶,因为雨比较大,工作人员也忘了去维持秩序。

    小女孩打着一把儿童用的小花伞,就这么走到了张烨身边。

    张烨一愣,没明白她要干嘛,刚要说这里是工作区域闲杂人等退避,可是下一刻,一把儿童小花伞就朝自己伸过来了。

    小女孩个子很矮,她拼命点着脚尖,要把伞举到张烨的头顶。

    张烨怔住,立即蹲下来。

    几个工作人员见状慌忙要跑过来把人轰走。

    然而张烨却一抬手,制止了他们。

    小女孩终于用散遮住了张烨,“哥哥,求求你,你能不能再唱几首歌,我可以给你打伞,不会让你淋雨的。”

    雨伞很小,只能遮住一个人。

    转眼间,小女孩的衣服已经湿了。

    张烨问道:“那你淋湿了怎么办?”

    小女孩坚定:“我不怕!”

    张烨却握住小女孩的手,把伞往她的头上挪了挪,“你真想听啊?”

    小女孩用力点头,“我爸爸,我妈妈,我哥哥,我都喜欢你!还有花瓣雨姐姐,还有菠菜姐姐!”

    然后,张烨笑了,他看向观众,看向台下每一个执着守在那里的观众,突然问道:“你们真要听吗?”

    “要!”

    “要!”

    “要!”

    一瞬间,喊声如雷!

    居然将雷声都盖过了!

    张烨再笑,“淋雨也不怕啊?”

    “不怕!”

    “不怕!”

    “怕个球!”

    众人齐喊!

    张烨第三次笑了,他抱起小女孩走下舞台,把她交还给她的妈妈,然后径直走去后场,四顾寻找。

    小吕愕然,“张导,您干嘛啊?”

    韩琦也道:“您要做什么?”

    奇迹车轮乐队的几个老师也道:“这么大的雨,你”

    侯哥也急忙道:“摄像机已经停了啊,今天不录了!您没必要”

    不录了?

    播出不了?

    这跟他有什么关系?

    观众还在!

    观众还没走!

    他们都不怕,我凭什么怕?

    他们都不走,我凭什么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