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真是大明星 尝谕

第1095章【张烨相亲?】

    棋社内。

    气氛一热闹了。

    “快看看。”

    “长河出手喽。”

    “好久没看他下过棋了。”

    “我也观观战。”

    “他怎么跟一小伙子下上了?”

    “不知道啊。”

    棋局已经开始了。

    张烨被让了两个子,也没说什么,笑笑,开始落子。

    长河九段下了一步,“怎么称呼?”

    张烨飞了一下,“姓张。”

    长河九段跟棋,“住哪边?”

    “菜市口。”张烨做了个尖。

    长河九段眉头一挑,哦了一声,“不远,我就住这附近,行,水平还真的可以啊,我再试试。”

    嗒。

    嗒。

    棋子落得很快。

    俩人几乎都在下快棋,思考时间很少。

    张烨被让了两个子,当然占据了很大优势,在一开局就体现出来了,然而长河九段毕竟是职业级的,更是登顶过围棋界的大能,长河九段在中盘的时候就已经渐渐搬了劣势,看得周围人一阵阵惊呼。

    “好棋!”

    “这一步真漂亮!”

    “长河老师雄风不减当年啊!”

    长河九段一边下还一边聊,“哈哈,也不行了,比起当年可差了一些,脑子没那么快了,老喽。”

    一个他的老邻居笑道:“主要是脾气大了,棋路没以前稳健了。”

    有人不同意,“但比起长河老师以前的棋风,攻击性也要更强了。”

    一老头看着棋盘,“这小伙子也不错,业余的能和长河下成这样,已经很好了,努力努力,估计能混个职业棋手也说不定呢。”

    “不一定。”

    “对,让着两个子呢。”

    “差距还是挺大的。”

    “小伙子有潜力。”

    评价什么的都有。

    第一盘结束了。

    都不用贴目了,张烨已经输了。

    长河九段却很高兴,“过瘾啊,除了那些职业选手,这几年很少有业余的棋手能跟我下成这样了。”

    张烨笑了下。

    长河九段兴趣也来了,“来来,再来一盘,还是让你两个子。”

    长河九段跟这帮老邻居很熟悉,很却很少跟他们下棋,因为水平相差太大了,让子都解决不了,他平时也就跟自己一些徒弟们下下棋,不然就在网络围棋平台上找那些职业级的老朋友当对手,但网上点鼠标的感觉显然没有真刀真枪摸着棋子下棋的感觉好,这下碰见了一个能和他过几手的年轻人,他当然不会放过。

    又是一盘。

    长河九段又赢了。

    张烨也没当事,好像根本就没认真似的。

    但其他人自然不会往其他地方想,他们都以为这小伙子是把吃奶得劲都使出来了,才能和一个曾经的九段大师打成这样。

    三盘过去,长河九段一拍桌子哈哈大笑,“行了,就你小子了!”然后在一群人不明所以的注视下,长河九段拉着张烨就往外走,“走走,跟我走!”

    张烨一愣,“干嘛去?”

    “去我家。”

    “还下?”

    “不下了,哈哈!”

    “大爷,我还有事呢啊。”

    “有事你也得推了,我等着你救场呢!”

    张烨无语,压根没搞清楚怎么事,就被这老头拽到了一个四合院门口,一进去,院子里也没看到其他人,也不知道是不是一整个院子都是他们家的,然后他就被那老头直接拉到了北房。

    屋内。

    一个中年妇女正在摘菜,抬头一怔,“来了?”

    长河九段笑道:“来了,做饭呢?”

    李琴琴看向张烨,“这小伙儿就是老吕的儿子?不对啊,老吕的儿子我去年见过啊,不长这样啊?”

    长Ο九段一甩手,“别跟我提老吕那家伙,太不靠谱,放我鸽子了,这不,我临时找来了一个小伙子,棋艺水平不错,我跟他过了两盘,算是业余棋手里水平很高的了,他也就是现在岁数大了点,他如果是十六七岁,我肯定收他当徒弟了。”

    李琴琴埋怨道:“你净干这事,瞧人家小伙子都不知道怎么事呢,就让你给拐来了,你可真行。”

    张烨苦笑,“阿姨,什么情况?”

    李琴琴抱歉道:“孩子,你赶紧去吧,没事。”

    “去什么啊。”长河九段摆手,“你别管,咱姑娘快来了,你管做饭就行了,这事我拿主意。”

    李琴琴哭笑不得,“你就瞎闹。”

    长河九段道:“那怎么了?我就不喜欢咱姑娘找的那小子。”

    李琴琴摇头,道:“你都不知道人家是谁。”

    “我知道他什么行业的还不够啊?”长河九段哼了一声,“反正我不同意,我必须得给她搅黄了!”

    张烨一头雾水。

    长河九段下一句话,直接把张烨吓懵了,“小子,一会儿我闺女就来,你就跟她相亲,好好聊聊。”

    啥?

    相亲?

    我相什么亲啊我!

    张烨晕倒,“我有对象了啊。”

    长河九段嗯道:“没事,反正我姑娘肯定也看不上你。”

    张烨再晕,“大爷,您这话我怎么听着不对啊。”

    李琴琴眨眨眼,“小伙子,你什么工作啊?”

    张烨就把口罩摘掉了。

    李琴琴咦了一声,“怎么有点眼熟啊?”

    长河九段看看他,点点头,“嗯,长得一般,气质可以,要不然说下围棋的人气质都不会差呢,你干什么的?”

    汗,真不认识我啊?

    张烨只好随口说道:“教。”

    李琴琴再问:“教什么?”

    张烨道:“数学吧。”

    “老师啊?不错!”长河九段点头:“还是数学老师?怪不得围棋下得不错,数学跟围棋都是相通的,我认识好几个北大的数学教授,围棋都下的不错。”

    大哥,我就是北大的啊!

    李琴琴审视了张烨几眼,道:“就是岁数太小了。”

    张烨却往外走,想溜,“这活儿我真来不了,我先颠儿了啊。”

    长河九段却一把抓住他,“你给我来,你知道我姑娘长得多漂亮吗?啊?你走了你后悔一辈子我告诉你!你也是下棋的,咱们围棋界的传统你不知道吗?一方有难八方支援,对不对?你坐下,再怎么样你也吃了饭再走,万一,我说万一啊,我闺女要是看上你了,那你就是八辈子修来的福气啊!当然,这不太可能就对了。”说着,不禁眉飞色舞起来,“你是不知道我闺女条件有多好,长得漂亮,工作”

    张烨最终还是被留下了。

    或者说,是被活生生按下了。

    张烨坐立不安,都快哭了,我相亲?要是传出去被老吴知道了,我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啊,您这不是害我么!

    这幸运光环也是!

    坑爹啊你!

    你这简直

    突然,院门口响起脚步声。

    李琴琴眼睛一亮,“是咱闺女!”

    长河九段给张烨使了个眼色,“表现好点,自然点,一会儿看见我姑娘长相,你可别吓着啊,就是漂亮!”

    脚步渐近。

    一个身影已经出现在了院里。

    李琴琴笑呵呵地迎出去,“来了?”

    长河九段问道:“车停哪儿了?”

    女人微笑,“停胡同口了。”

    然后,女人看到了屋里的张烨,愣了!

    张烨看到屋外的女人,也愣了!

    我草!

    老吴???

    再来一张,慢慢往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