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真是大明星 尝谕

第1101章【吴长河叫人!】

    四千人。

    五千人。

    六千人。

    房间里观战人数不断飙升。

    很多人在公共区域喊了一嗓子后,无数人都过来观战了!

    “什么?”

    “长河九段真输了?中盘认输?”

    “侥幸的吧?”

    “这是哪个职业选手?”

    “不认识啊!”

    “看YE的下棋方式有点怪,是不是日韩的职业棋手来挑衅了?没见过国内有哪个职业棋手是他这种下棋风格啊!”

    “再看一盘吧。”

    “他们还下不下了?”

    吴长河经常在网上下棋,也经常和一些国内甚至国外的职业选手对弈,棋友们不是没见过长河九段输期,甚至就算在长河九段二十年前最巅峰的时期,他也不可能没输过棋的,影响一盘围棋胜负的东西太多了,实力,状态,运气,甚至场内空气和温度都有可能决定一盘胜负,但是,众人真的很少见过长河九段输得这么惨烈啊!

    对弈房间里。

    吴长河发话了,“再来!”

    YE:“好。”

    四合院。

    吴长河气恼的声音响起来,“我还就不信了!”

    李琴琴进屋,“怎么了?”

    “没怎么!”吴长河哼道。

    李琴琴知道老伴儿肯定是输棋了,于是也好奇地坐在了他旁边,盯着电脑屏幕看,“YE?这是哪位老师?”

    第二盘开始了。

    这次,吴长河执黑子先下。

    “走你!”吴长河落子,还自言自语道:“这次跟你好好下!”

    对方落子。

    吴长河跟上。

    李琴琴也看得出来,老伴儿这是真认真了,每一步落子都思考了很久。可是再看到对方那个叫YE的落子后,李琴琴的脸色也微微有些变化,首先,对方下的很快,几乎是没怎么思考就落子的,其次,对方的棋路好像有点奇怪,虽然大部分都是传统的下法,可是有一部分出招,却真的很怪。但更怪的是,YE的那些在很多人看来都不算是最好的一步棋,竟然在棋盘上展现出了另一番谁也没有想到的风景!

    这谁啊?

    李琴琴惊讶了!

    吴长河也是越下脸越黑!

    终于,当YE做出了一个位置很一般的“尖”后,吴长河终于认出了对方,李琴琴一脸错愕!

    这步棋太熟悉了!

    别人不知道,但他们俩人太熟悉了!

    这个“尖”做的并不那么漂亮,连中规中矩都算不上,从布局上看,从范围内的小局上看,这都不是最上乘的一步棋,然而就在昨天,吴长河和李琴琴刚刚见过有一个人就是下了同样的一步棋,而且就是靠着这一个“尖”打下来的基础,直接逆转翻盘了,将吴长河杀了一个落花流水!

    李琴琴吸气道:“是小张!”

    吴长河怒骂道:“这小王八蛋!原来是他!”

    终于找到人了!

    终于知道是谁了!

    整个围棋界,除了他,没人会这么下棋!

    李琴琴哭笑不得,“你不是不跟人家下吗?不是不让人家来家里吗?瞧瞧,人家找上来了吧?这小张的脾气也是真有意思。”说着,李琴琴忍不住地笑了起来,越笑越停不住,她头一次见过更是头一次听说,第一次上门的准女婿,竟然能和未来老丈人掐成这样。这小张果然如传言的那般,真的不是一般人啊!

    吴长河吼道:“我跟他拼了!”

    啪!

    他一个子就顶了上去!

    PE不咸不淡地再落一子!

    吴长河一怒道:“又来这招?又是这招?无耻!太无耻了!”

    他只能打上去一步!

    结果PE反打了一招!

    吴长河一看,差点疯了,“我靠这小混蛋太阴险了啊!”

    屋里全是吴长河骂娘的声音!

    “卑鄙!”

    “无耻!”

    “你敢!”

    半小时后,胜负已分。

    贴目过后,YE还赢了吴长河七目以上!

    这一下,观战的人群都炸锅了!

    “我了个去!”

    “这YE是哪个大神啊!”

    “这,这太牛逼了吧?”

    “简直是完虐好不好?”

    “这是哪里蹦出来的狠人?”

    “YE那几招下的真是太经典了!”

    一时间,网络围棋平台的公共区域被人刷屏了!

    “快来啊!”

    “这边出大事了!”

    “长河九段被虐成狗了!”

    “什么?”

    “真的假的啊?”

    “真的,快来看啊!”

    同时。

    YE的私聊信息发了过来。

    这个私聊,是只有他和吴长河两个人才可以看到的。

    YE:“叔儿,这您认真了吗?”

    吴长河险些气晕过去,“好小子!你行!你行!”

    YE:“现在,您能收我人品有问题的话了吗?”

    吴长河二指禅飞快敲击键盘,“我不收!你人品就是有大问题你!”

    YE:“可是我赢您了啊。”

    吴长河:“你以为我认真了啊?哈哈哈哈,可笑!你太可笑了!我刚才只用了六成的实力陪你下!”

    YE:“巧了,我用了五成。”

    吴长河:“我用了四成!”

    YE:“我三成!”

    吴长河:“我两成!”

    俩人又较上劲了!

    李琴琴拉了他一把,笑道:“你行了长河,吹那个有用吗?输了就是输了,之前还说闭着眼睛也能赢人家小张,现在让人打脸了吧?你啊,一个你,一个小张,你们俩都什么脾气呀。”

    吴长河瞪眼,“你一边去,别管!”

    然后他打字给张烨:“你小子别得意,你别得意,有本事咱俩再下一盘,敢不敢来?啊?敢不敢?”

    YE:“我等着呢!”

    吴长河:“好,你给我等着!等着!”

    房间也没退,就那么挂在网上,然后吴长河起身就去找手机,一边找一边骂,“气死我了!气死我了!我让他得瑟!看我不收拾死他的!”手机找到了,他拿起来就翻电话本,找了几个徒弟的电话,立即打过去!

    李琴琴一愣,“你干嘛?”

    吴长河没搭理老伴儿,电话已经通了。

    “喂,在哪儿呢?”

    “老师,我在棋院啊。”

    “马上来我家!”

    “啊?我们在训练呢,现在去?”

    “马上给我过来!十分钟之内我要见到你人!你师兄师弟他们在不在?”

    “都在呢啊。”

    “都叫过来!我就不信了!”

    “老师,出什么事了?”

    “哪儿那么多废话,快来!”

    “好,我们马上到!”

    李琴琴傻眼道:“你干什么啊长河?”

    吴长河冷哼道:“我让那小子长长记性,让他知道知道什么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然后到电脑前冷笑着给张烨打字道:“等我十分钟的!”

    YE:“好的。”

    李琴琴翻白眼,“你这是作弊!”

    吴长河不以为然道:“什么作弊啊,我这是给年轻人上上课!我教教那小子什么才叫下棋!”

    李琴琴无语道:“你那些弟子,都是世界等级分排名前三十的,你人家过来欺负小张一个外行,你有意思吗?”

    吴长河大笑,“有意思,特别有意思!”

    李琴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