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真是大明星 尝谕

第123章【这次的名声是真臭了!】

    这次大赛的决赛阶段可是全程直播啊,摄像只能切换镜头来避免一些他们不想出现的画面,可声音却切不了啊,这边一骂上,倒是把大学礼堂的几个视频网站的摄像大哥给弄得忙前忙后,按照以往的经验的规矩,他们肯定是要避开这种乱子的,还用问?因为影响太不好了啊。

    冠军大闹楹联大赛?

    张烨对骂京城作协?

    这个标题给出去也不好听啊

    但是当他们正手忙脚乱地避开一些镜头时,现在一个视频网站坐镇的领导突然接到了他又上一级的领导的电话。

    “老汪”

    “领导,现场现在……”

    “我知道别让摄像乱切了”

    “啊?不切怎么弄?直接直对啊?”

    “当然了这么热点的事情一百年也赶不上一次啊快快快全程直播不要有任何遮掩”

    “这……这行吗?”

    “为什么不行?咱们又不是电视台,而是网络直播,没那么多顾忌,什么舆论声音咱们都吃得下我告诉你老汪,现在直播在线收看人数,已经突破一百万人了,虽然只是京城楹联大赛,可观看的人早不只限于京城地区,全国各地现在都有不少网友涌入进来,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这个时候你还避开摄像镜头于什么?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啊按我说的做骂人也录出了问题我负责”

    “好的领导,我懂了”

    于是,网络上看直播的网友们几乎一个镜头都没有错过,摄像不但拍摄了,而且还反复给了张烨和孟东国特写,把两人对骂的几个对联气氛烘托出了一个**,让网友们都看得差点跳起来叫好

    “我了个天”

    “一个小小的对联,也能骂的这么惊天动地?”

    “哈哈哈快来看啊”

    “没有看直播的人他们得后悔一辈子”

    “太欢乐了张烨老师太欢乐了哇哈哈”

    “好一个牛头喜得生龙角,狗嘴何曾吐象牙”

    “我觉得最绝的一个对子是‘一马陷足污泥中,老畜生怎能出蹄,”

    “那‘我也不爱来,的打油诗也绝了啊,张老师文采依旧,一打油诗也写得这么精彩”

    “支持张老师,他们不要咱们?咱们还不屑进作协呢”

    “是啊,任凭你兴衰成败,我们也不爱来”

    “我说什么来着?我说什么来着?打脸专业户又出山了啊”

    “嘿嘿,他们都不知道那次银话筒颁奖的事故吗?居然还敢让张老师当众说获奖感言?可是有前科的啊”

    “来了来了我就知道张老师对他们不会有好话”

    “这次热闹了啊,那回张老师是被电台封杀了,这次该得被文学圈子封杀了啊,张老师太能惹祸了啊,不过……哈哈,我喜欢,就爱这样敢说敢做的张老师这是我一辈子的偶像啊”

    “这是神骂啊”

    有人还不了解,“这人怎么骂人骂的这么狠?”

    下面有人鄙视道:“哥们儿,你今天刚通网吧?张老师骂人可是有年头的事儿了,你上网搜索一下今年的网络流行语,排名前十的骂人流行语里,有一半都是张烨老师创作的啊,不奇怪”

    那人也查了,“啊?我去年买了个表是张老师的原创?我才知道啊”

    “兄弟,以后跟着我们张烨老师的水军混吧,有肉吃,有妞儿泡”开始拉人了,也有理由想象,经过今天的事件,张烨的人气绝对会迎来又一次的爆

    京城大学。

    楹联大赛现场。

    张烨说了最后一打油诗,台上台下已经无人敢与他叫板

    孟东国不说话了,大雷他们不言声了,京城作协的人也只能瞪着眼于生气,却是拿他毫无办法。没辙,因为他们根本骂不过张烨啊,再说下去只能是自取其辱,张烨一个对联就能给他们骂得狗血淋头,他们也不自取其辱了,碰上这么一个不管不顾无法无天的刺头,谁碰上都得头疼

    张烨环顾四周,见没人吭声,见所有人都被自己给震住了,这才把话筒插进了架子上,转身下台了,只留给了孟东国和京城作协的人一个背影

    三个评委老师跟下面也看得相视苦笑,楹联是共和国的传统文化之一,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国学形式,他们知道,虽然楹联在别人看来大都是比较正面积极的,但楹联中也讽刺联这一种形式分类啊,无疑,张烨刚刚那几骂人的对联,都是算作讽刺联范畴中的,能把讽刺联用的这么炉火纯青的,能把讽刺联说的这么大开大合的,张烨还真是他们见过的第一人

    每一都绝了

    每一都无可挑剔

    在他们看来,这个张烨的年轻人真是把楹联文化给研究透了,甚至比他们这些浸淫了几十年的老学究还要懂

    钱老起了爱才之心,“唉,我突然想收徒了。”

    第三评委笑道:“钱老头,你不是都收了关门弟子了吗?还收?而且……你拿什么教他啊?”

    钱老也无奈道:“是啊,我就是不知道能教他什么,在文学上,他似乎比我的建树还要高。”

    小老太太道:“而且还是个刺头,今天他这一下,文坛上肯定有他这一号人了,不过质疑他的人肯定也会很多,像我知道的几个老头,那都是喜欢教导晚辈要尊师重道尊敬前辈的,肯定要对他开炮了。”

    “那就不收徒了。”钱老道:“我帮他一把吧。”

    第三评委道:“老钱,你真这么看重这个年轻人?有才华的人多了,但很多都是年轻气盛,最后早早沦落,什么成就也没有打出来,这种青年才俊数都数不过来,有几个坚持到最后了?你觉得他行?”

    钱老很肯定道:“你说的那些人,都只是一般的才华,但这个张烨不是,他能行,我觉得他能行。”说完,钱老看似开玩笑地看看两个老朋友,“诺贝尔文学奖,咱们共和国还没有人拿到过呢,你们说如果未来的某一年,咱们共和国如果真的有一个人能拿到这个最高荣誉,会不会是他?”

    小老太太错愕道:“你真这么想?”

    “老钱,你对他评价太高了吧?”第三评委也吃了一惊,道:“国内这么多文学家都败下来了,多少年来都没有一个登顶的,他一个二十啷当岁的小伙子,诺贝尔文学奖?你太高看他了”

    小老太太也不看好,“张烨还差得远。”

    钱老笑笑,“至少他比咱们要近,他现在需要的是时间,需要的是资历,这是我见过最好的苗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