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真是大明星 尝谕

第160章【我们没有刺刀这个设备啊!】

    网上闹开了

    舆论压力越积越大

    宋所长家离单位有些远,开车回去的路上也耽误了不少工夫,这时,他电话响了,他以为又是派出所的民警打电话催促的,刚要张嘴就骂,可余光瞥见了屏幕上的来电显示,却是生生闭了嘴。

    “沈局。”宋所长恭恭敬敬道。

    “老宋你搞什么乱子?”沈局声音很低沉。

    宋所长忙道:“这边我会处理的,保证漂漂亮亮地解决”

    沈局怒气冲冲道:“你解决个屁现在网络上都炸锅了全是在质疑你们派出所的分局的官方网站都被刷屏了差点当机这件事已经引来了京城全社会的关注了你还处理好?你怎么处理啊你?不就是一个普普通通地打架事件么?怎么你们派出所连这点破事儿都处理不清楚?闹成现在这个局面?引起这么大的乱子?你知不知道?你们现在搞得连分局这边都很被动上一级的市局纪检部门都给我们打来了电话质问好像有介入调查的意思了”

    “啊?纪检部门?”宋所长傻了,“不至于吧?我们也是公事公办,这个案子还没查清楚,那个张烨也确实把人打得挺重的,而且对张烨的传讯也没到二十四小时呢,这都属于正常范畴啊,我们……”

    沈局道:“你不用跟我说你留着话跟市局纪检委说吧”

    “别啊沈局,别啊”宋所长急了,“咱们就别劳烦纪检委的领导们了啊

    “还是那句话,你跟我说没用”沈局道:“现在网上都在传你们派出所刑讯逼供了,打了人,甚至还动了刀子”

    宋所长几乎晕过去,“没有啊沈局我们对天誓真没有啊那个张烨的诗里是胡说八道的压根没有这种事”

    沈局道:“可民众信了大家都这么传的”

    宋所长哭的心都有了,“我们真是冤枉死了啊这个张烨太缺德了啊他

    “分局的其他领导现在也都知道了这件事,老宋,你要是再一意孤行,连我也护不住你了你自己看着办吧”沈局显然也是了解一些这个案子的,“我就纳了闷了一个耍流氓还试图动粗行凶的人,打了也就打了又不是什么重伤瘫痪?怎么到你这里反倒把见义勇为的人给抓了?派出所办案,是要考虑到法律,遵从法律的指示,但法律是怎么来的?法律从某种角度讲是为民众服务的所以肯定也要考虑到民众的感受和反应行了,我也不跟你废话了该说的我都说了你老宋要是没能力处理不好这件事,那行,你给我滚蛋我让有能力的人去处理”

    嘟嘟,电话断了

    “别,沈局啊,沈局……”宋所长汗都下来了,这才知道自己惹出了大事,不,不是他惹出来的,都是那个张烨搞出来的事啊

    这一刻,宋所长心里已经把王水新给骂了一万遍就像宋所长跟他妻子说的那样,他就是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适当帮朋友一个忙而已,张烨的行为和举动,有些松一点的地方可能就睁一眼闭一眼了,但真要严格来讲,按照法律也确实该拘留他几天的,所以宋所长也一直没太大压力,有压力他觉得自己也扛得住,也无所谓。可如今,宋所长显然是扛不住了

    纪检委要介入?

    全京城都在关注?

    分局领导也全盯住了他们?

    宋所长只觉后背冷汗连连,衣服都湿透了,不行,必须马上处理好,不然他可能真得被撤职了啊,他急忙加快车往派出所赶

    十点钟。

    已经入夜了。

    派出所内却灯火通明,几个大灯都打开了,值班的民警也从之前的三四人变成了十几个人,知道这里又出了事,好多回了家的民警又都回来了,帮着几个值班民警将记者都请了出去,拦在了小院后门的栅栏门处。

    车到,停下一开门。

    “宋所长”

    “所长,您可来了”

    “现在怎么办啊?我看网络上都……”

    “外面记者太多了啊,刚走了一波,结果又来了一波,都把门给堵上了,后门前门都是记者”

    “所长,咱们派出所可‘出名,了啊,我刚才是坐公交车过来的,跟车上我接了一个之前案子的电话,我刚自报家门说我是咱们派出所的谁谁谁,公交车上有几个人听见了,都是那种轻蔑地眼神看着我,那个感觉啊,就不要提了,弄得我一路上都没抬起头来过您说咱们招谁惹谁了啊?”

    宋所长一来,大家就都抱怨上了。

    “张烨在哪里呢?”宋所长直接问道。

    老赵指了指那边,“还在小黑屋呢。”

    宋所长也没回答他们的话,径直走去了那个小屋子。

    一拉开门,就看到了张烨正坐在地上摸着脚上的手铐子,还很悠闲地哼哼着歌曲,一副没事儿人的样子。

    “宋所长?”张烨抬起头。

    几个民警也都跟过来了,想看宋所长怎么处理,现在闹出这么大动静,归根结底都是张烨那两诗闹的,以宋所长的暴脾气,不生气才怪,肯定得飙了果不其然,宋所长当时就吼了起来,可让所有民警都没想到的是,宋所长并不是对张烨吼的,而是对他们吼的

    “谁给张烨老师戴上的手铐?啊?是谁”宋所长一脸地怒不可遏,指着民警们道:“是谁给我站出来”

    大家都蒙了

    一小民警差点吐血,宋所长不是您让我们给他上铐子的吗?

    宋所长气愤地狠狠拍着小黑屋里的桌子,没说一句话就重重拍上一下,“你们要造反是不是?啊?你们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所长了?”随即,他指着地上坐着的张烨大声道:“这是谁你们知道吗?知道吗?这是京城有名的文学家作家还是历史学者这么有威望的一位老师怎么可能打人?你们还给张烨老师上手铐?你们怎么办案的?啊?是不是想把我气死啊”

    老赵:“……”

    女民警:“……”

    众民警都有一种两眼一黑的感觉

    宋所长喊道:“看我于什么啊,还愣着于什么啊,还不快把张烨老师的手铐子给松开等什么呢”

    一个小民警忙上去道:“我来我来”

    等铐子解开,宋所长还在说,“我才离开多一会儿啊你们就给我弄出这么大的乱子来我告诉过你们多少次了对待张烨老师这种德高望重的人那是必须要恭敬客气的可你们是怎么做的?把我的话当耳旁风了吗?不但没对张烨老师客客气气的,你们还把人给拷上了?”宋所长痛心疾地拍拍桌子道:“我很心寒啊我对你们很失望啊”

    张烨德高望重?

    让我们对他恭敬客气?

    我靠,您啥时候跟我们说这话了啊

    看着宋所长简直变了一个人似的,那义正言辞的样子,让坐在那里的张烨也十分无语,那小桌子都快被这宋所长给拍塌了啊,可见有多用力,再看桌子四个腿,都几乎将屋里破败的水泥地给钻出了四个窟窿

    “都走都走,看见你们就烦”宋所长把一群民警轰走了。

    他们一离开,宋所长就赶紧上去扶张烨起来,“张老师,让你受委屈了,是我没管教好下面人啊,快起来。”

    张烨站起,弹了弹屁股上的灰土。

    宋所长瞅瞅他,“不过张老师啊,我觉得你也有点不讲究,你真的有点不讲究,那个什么自白书,什么皮鞭啊,带血的刺刀啊,你凭良心说,你过来以后我们动过您一根手指头吗?我们没有啊可你诗里于嘛写这些名词和形容词啊,还严刑拷打?我觉得你这个真是有点不讲究”

    张烨随口道:“艺术加工而已,其实也没有讽刺你们的意思,我就是有感而,跟你们没关系。”

    宋所长哭笑不得道:“但民众们信了啊,大家都说我们对你严刑拷打了,你说我们是不是冤死了?是不是?”

    张烨摊手,“我就是搞文学的,大家看了怎么理解我就管不了了。”

    “您看您,咱们都可以好好说的,其实我们也没打算给您刑事处罚,这是见义勇为的好事啊这是应该大力提倡和大力宣扬的事啊”宋所长正色道:“我们还会拘留你?这不可能就是做个样子象征性地把您带回来调查一下,给大家看一看而已,你看,你肯定是误会我们了”

    张烨道:“这样啊?”

    “就是这样。”宋所长抬头看向墙上的这篇《囚歌》,“还有这诗,哎呦,谁敢不让您出去啊,为您进出的大门我们随时都敞开着的,谁敢不让你走我老宋第一个跟他玩命什么烈火中永生呀,不至于,太言重了,太言重了,张老师,你现在就可以回去了,我让人开车送你回家”

    张烨知道自己的诗已经引起了震动,反倒是不着急了,“没事儿宋所长,我待着挺好的,我理解你们的工作,我作为一个公民自然有义务要全力配合的,你忙吧,我继续等调查结果。”

    宋所长忙道:“别介啊,这怎么行啊,这里环境这么差,真不适合您这种德高望重的老师,我让人送你”

    张烨摆摆手,“这里真挺好的,你想多了宋所长,我跟这边写写字,做做诗,真的一点也不枯燥。”说罢,张烨低头找了找,就看到刚刚被宋所长用桌子砸了的地面上有好多碎水泥石块和土块,于是就要走过去捡起一块

    宋所长一看,立刻有点魂飞魄散的感觉,一下就冲了上去,“别张老师有话好好说咱们有话好好说你可千万别写诗了”两诗已经把他们派出所折腾得鸡犬不宁了,还写?你还要写?

    “来个人快点来个人”宋所长大喝

    那个老民警推门进来了,“所长,出什么事了?”

    宋所长一边拉着张烨,一边指着地上道:“快把碎石头清理于净了都扫掉什么也别留下”

    老民警一擦汗,“好的”

    张烨无语道:“你这是于嘛?我不写诗,我就随便写俩字解解闷。”

    “张老师你这是要我们的命啊可别写了,可别写了”宋所长见那老民警弄的太慢,于脆自己也徒手上去了,把那几个小坑里的碎石头子和水泥块全都给刨了出来,身手矫捷,然后交给了老民警让他扔掉。

    张烨一汗。

    你蓝翔毕业的吧?

    挖掘技术这么熟练啊??

    宋所长也是有苦难言,他可是不敢再让这个张烨动笔了,人家杀人都用枪,人家打人都用拳,可张烨这种人显然是不能用常理度之的,他想整人,那是根本不用枪不用炮的,动动笔就行了,而宋所长和他们派出所显然已经着了张烨的道,已经吃了他的亏,自然不会再犯傻了

    “张老师,咱们坐下好好说话行不?你给我老宋一个面子。”宋所长道:“咱们君子动口不动手”

    张烨道:“我没动手啊?”

    宋所长叫苦道:“你写字就是动手啊我们之前的态度可能有些不妥当,我这里跟你道歉了,张老师,您就快回家吧,别折腾我们了,我们就是个小派出所,庙小,真是经不住这么折腾啊,高抬贵手,高抬贵手。”

    张烨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但实在是之前宋所长等人对他的态度让他非常恼火,屁股太歪了,“那案子怎么办?还没调查清楚呢啊”

    宋所长一犹豫,然后咬牙道:“已经调查很清楚了,你是见义勇为,没有任何过失,那个耍流氓和试图打人的王岑,等他从医院一出来我们就把他带回来调查拘留并且处以民事罚款”

    这还差不多。

    张烨想了想,“好吧,既然查清楚了,那我就回了。”

    宋所长长出一口气,急不可耐地对老民警道:“快送张烨老师回家,路上开车慢一点,别给张老师颠着。”

    老民警也无奈道:“是。”

    看着张烨出去,宋所长还在后面高声道:“张老师,回头麻烦一个微博帮我们澄清一下啊,我们派出所真的没动刺刀啊市局分局里的武器库房压根也没有给我们派刺刀这个设备啊”

    张烨头也不回地朝后面挥挥手,也不知答应没答应。

    宋所长抹了抹额头的汗,总算是把这个扫把星给送走了啊,他是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张烨这个人了

    见过缺德的

    可没见过这么缺德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