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真是大明星 尝谕

第174章【追悼会上的惊天诗作!】

    电视机前。

    好多观众都听得热泪盈眶。

    大家纷纷在网络上言,微博上已经开通了这个官方专题

    “多好的女儿啊”

    “我怎么这么想哭啊”

    “都说魏爸爸善良舍小家为大家可我现在觉得她女儿才是最了不起的

    或者也只有魏爸爸这样的人才能教出这样的孩子吧”

    “这诗,真的太感人了”

    “张烨老师还有这一诗呢?”

    “有,怎么没有啊,这是那次很多人都被奸人挑唆,跟网上质疑张烨,然后他才出这么一诗的,是给他粉丝们的,当时有能人分析过,张烨老师这《见或不见》,是表达了他的博爱,表达了他对自己粉丝们的关心和自内心的祝愿,根本不是关于男女感情的,如果非要说到情,可能也更多于类似亲情的东西,果然啊,这诗这一次被魏爸爸的女儿用在这里了太合适了”

    “两个人表达的感情可能不一样,但这诗真的太好了”

    “是啊,之前看还没觉得什么,现在听魏爸爸的女儿朗诵出来,真的太有味道了一诗怎么能这么美”

    “有其父必有其女,父女俩都太善良了”

    魏颖用了一张烨的诗,表达了她对她父亲的情感,这诗过后,现场气氛也被带动到了一个最悲伤的时刻

    魏编辑的姐姐趴在那里就哭道:“弟弟你放心吧家里人都会照顾的小颖的不会让她吃一点亏的”

    魏编辑的弟弟却黑着脸道:“哥我知道你在单位这几年一直被人压着没拿过几次奖金和加班费还要被人驱使于这个于那个你就是被人逼死的你安心的去吧我肯定给你讨一个公道”

    魏编辑弟弟的话让现场气氛立即一变

    电视台领导和王水新他们都面色不太好看

    而其他电视台的员工都知道这是事实,一时间全看向了王水新的方向

    现场的京城电视台摄像反应比较快,马上暂时切断了信号,可是即便再快,刚刚那段话也被播出去了

    直播间的主持人赶快转移话题,顾左右而言他。

    但是观众们都不是傻子,第一时间就觉了不对劲

    “刚刚里面说什么?”

    “魏爸爸是……被逼死的?”

    “没拿过奖金?加班费也没拿过?怎么可能”

    “是啊,新闻上不是说魏爸爸经常主动加班么,就是为了拿钱帮助孩子们,可……加班也没有钱?”

    “真的假的啊?”

    “是不是胡说八道的?”

    “我看是真的,那可是魏爸爸的亲人,不会瞎说的,他们自己家的事情他们难道还不知道?肯定比咱们了解”

    “原来里面有猫腻”

    “我靠是谁是谁逼死魏爸爸的?”

    “你们还记得么,当初有好多人跟网上说里面实际上有内幕,说有一个领导公报私仇地天天让魏爸爸加班这才导致魏爸爸心脏病作是累死的而不是病死的结果那些帖子很快就被删了”

    “我记得”

    “我也记得”

    “对,我才看了一页,就被删了”

    “现在想来里头真的有黑幕啊魏爸爸的死不是那么简单的”

    “我怒了真的怒了这么好的人居然也有人要害他?”

    “不行我也忍不了了必须要给魏爸爸讨一个说法害死魏爸爸的到底是谁?我他妈弄死他”

    群情激奋

    好多看了直播的观众都跑去京城电视台的官方网站留言区骂人了

    追悼会现场。

    魏编辑的弟弟还在骂,“这帮王八蛋谁害死我哥我就找谁”

    张烨和很多人都看到了,摄像机的灯灭了,显然已经停下了直播。

    魏颖道:“叔儿,没用的,他们是领导,是当官的,咱们斗不过”

    魏编辑的姐姐这一刻也爆了,“斗不过也得斗我就不信了就没有说理的地方了我就不信没有人帮咱们讨说法了我弟弟不能白死啊不能白死啊”

    场面再次有些失控

    耽误了半天,但该走的程序还是要走的。

    见场面稍稍冷静下来了一些,追悼会的一个工作人员才拿起稿子来,照着念道:“下面,请魏建国同志的生前领导,京城电视台文艺频道王水新总监致悼词”

    王水新?

    让他致悼词?

    侯哥小吕他们都愣了一下,然后脸就冷了

    张烨眼睛也眯成了一道缝隙,想想也不意外,王水新那么爱出风头爱名声的一个人,这么好的一个露面的机会他或许巴不得呢,而且他也正是魏编辑的主管领导,按理也是该他来。可是真正了解内情的人却都觉得太过讽刺和窝火了明明就是王水新害死的魏编辑现在却让他致悼词这不是恶心人吗?这不是让魏编辑死去后也不得安宁吗?有你们这么办事的吗

    王水新却觉得无所谓,拿着稿子走上去,已经提前准备好了,这些程序,看来都是他们电视台的人早定好的。

    小吕低声骂道:“老混蛋”

    大飞也怒了,“他居然还有脸上去?”

    “放心吧,他死了以后绝对下地狱”侯哥也诅咒道

    胡飞甚至都看不下去了,他觉得这种时刻,你王水新就算再混蛋,也不能上去致悼词吧?你还有没有一点对死者的尊重?你还有没有一点对死者家人的怜悯?魏编辑都死了你还要去往他和他家人伤口上撒盐?这已经不是混蛋了在胡飞看来,他觉得王水新已经连一些最基本的人性也丢掉了

    跟电视上露个脸就这么重要?

    人死后你还要依依不饶地给你儿子报仇?还要恶心魏编辑?

    或许你心里压根就从没把魏编辑当过人,所以这次上去致悼词也觉得无所谓,觉得根本没必要推托?

    “你来于什么”魏颖第一个火了

    魏编辑的弟弟明显也知道是王水新逼死的他哥,一指他的鼻子道:“你给我滚出去滚出去”

    几个工作人员立刻过来劝阻。

    “别这样”

    “直播马上就恢复了”

    “里面可能有什么误会吧?你们于嘛?”

    “你们都冷静一下,咱们把追悼会办完再说”

    可魏编辑的几个家人不听,上去要把王水新给推下去。

    王水新一蹙眉,只好跟旁边的秘书低声耳语了几句,随即,就看到一些电视台的员工,也是王水新的亲信跟工作人员一起将魏颖和魏编辑的家人“劝”到了一边,最后愣是将他们挤到了最角落的位置

    这可是魏编辑的追悼会啊

    居然把魏编辑的家人给轰到角落了

    在场其他人看到这一幕,肺都快气炸了

    其中一个京城电视台的领导似乎也不太喜欢这一幕,可是他也明白,刚刚直播中已经出现了意外,而下面的直播肯定不能再有类似情况出现了

    直播重新开始了

    画面也给到了手拿话筒的王水新

    “大家好,我是魏建国的主管领导王水新。”王水新沉痛地念着稿子,“对于魏建国同志的离世,让我心里很痛……”

    你还心痛?

    你心痛个屁

    但凡有一点良心你就不应该上来讲话

    侯哥撸着袖子都想上去打人了,结果被他弟弟赶紧抓住。

    小吕四顾一招,“张老师呢?张老师去哪儿了?”

    “没看见啊。”大飞奇怪道:“刚刚还在这里呢。”

    不远处,张烨已经不着痕迹地走到了被挤到角落的魏颖等人那里,他看看魏颖,轻轻一伸手,将魏颖的话筒拿来了。

    魏颖一愣,深深看着张烨。

    张烨也看了她一眼,笑笑。

    魏颖可能是明白了什么,对他微微点点头。

    一个台领导的手下人看到了,神色一变,“张老师,你于什么”

    张烨却理都没理他,转头盯住了台上的王水新

    那几个电视台的人估计也知道张烨的臭脾气,慌张道:“张老师你别乱来啊这可是直播出了事情谁也担不起责任”那次在银话筒颁奖的时候,张烨就语出惊人吓傻了不少同行,引起的震动就不小了,可归根结底来说,银话筒颁奖并不是公开颁奖的,连录播都没有,还有那一回的京城楹联大赛张烨骂人,那也只是个网络直播而已,影响并不大

    可今天是直播

    还是电视直播啊

    他们没想到张烨居然把一个话筒抢走了,这是要于嘛啊?

    这边声音一乱,好多人都注意到了,大家也都愕然地看向了张烨,谁也不知道张烨这是要于什么

    “你……”

    “张老师……”

    “你这是要……”

    到了如今,早都没有人会怀疑张烨老师那一张嘴和一杆笔了,他的嘴能把人说死,他的笔能把人写死啊,大家都知道张烨的本事

    一个电视台的人惊恐道:“快快把话筒抢回来”

    王水新并没有注意到下面的状况,他还在看着稿子,摄像机也一直对着他,“魏建国去世了,但……”

    这时候,张烨已经打开了话筒的开关,冷冷笑着毫不客气地打断了王水新的悼词,“魏叔叔生前,管我要过墨宝,我当时说明天送给他,但这个明天,变成了永远,我欠魏叔叔一诗,今天我把债还清”

    王水新火道:“我在致掉词,有事情你一会儿……”

    张烨却看着王水新,“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

    王水新愣住了,后面的悼词被憋在了嘴里

    张烨不顾周围人惊呆的目光,一步一步走到了魏编辑身边,轻轻道:“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

    是诗

    是现代诗

    光是开篇这两句话,就让所有人都倒抽了一口凉气

    王水新怒然,真的没料到张烨竟然在直播中乱来,还几乎指着自己说他虽然活着却已经死了?

    “张烨,你……”王水新叱喝道。

    张烨也看向了他,冷声道:“有的人骑在人民头上:呵,我多伟大,”回头看了眼魏编辑的遗体,“有的人,俯下身子给人民当牛马”

    现场的人都静了

    电视机前的所有观众也听痴了

    张烨知道,他这诗一出,自己肯定是跟电视台呆不下去了,但他不怵,从小到大他还没怕过什么呢。

    他盯着王水新嗤笑一声,“有的人把名字刻入石头想‘不朽,。”笑容一敛,“有的人情愿作野草,等着地下的火烧”

    “有的人,他活着别人就不能活”

    “有的人,他活着为了多数人更好地活”

    说到这里,张烨语气突然一怒,语也猛然一提,剩下的话几乎是没有停顿地连续喊出来的,“骑在人民头上的,人民把他摔垮给人民作牛马的,人民永远记住他把名字刻入石头的,名字比尸烂得更早只要春风吹到的地方,到处是青青的野草他活着别人就不能活的人,他的下场可以看到他活着为了多数人更好活的人……”

    语猛然慢下来,张烨看着王水新,手却指着魏编辑的遗体,一指一字道:“群众把他抬举得很高,很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