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真是大明星 尝谕

第196章【张烨的一句句偈语!】

    禅语?

    这人居然会禅语?

    生来坐不卧,死去卧不坐?

    一具臭骨头,何为立功课?

    不懂的人连听都听不懂,但真正懂的人,一听就知道这句禅语里处处玄机,精妙到一般佛学大师都没本事随口说出来

    张烨这句禅语的意思是:一具臭骨头是会朽坏的外相,若执着于坐禅的法相却不懂禅,就表现成“生来坐不卧,死去卧不坐”,这时反过来这样想,这四大根外假合,何者在建立功德?何者得法?或者说得简单一点,就是张烨在告诉他们:你是学坐禅还是学坐佛?若是坐禅,禅是坐不出来的,若是坐佛,佛又没有固定的神态,能坐得成么?用坐禅求得成佛,这条路是走不通的

    在佛家里,什么偈语啊,禅语啊,都是这么叫的,而不是叫做诗,但在张烨看来,这跟诗也没什么两样

    “你……”一小和尚不敢置信道。

    不止他,连住持都接受不了这么一句高深莫测的禅语竟是从一个打了他四个弟的“武夫”嘴里冒出来的

    住持看着张烨的眼睛道:“施主懂禅?”

    剧组的好多人没听懂张烨这个偈语,但他们看到这几个和尚惊愕的脸色,就知道张烨说的有多厉害了。

    姚建才笑了。

    副导演笑了。

    其他剧组的很多人也都笑了。

    他们知道,说起演戏来,张烨那纯粹一个外行,比一般的新人都不如,不然也不会浪费了那么多个镜头连几个动作都没拍过,可是说到作诗,说到学方面,这个张烨老师可是内行的内行啊,他们全剧组的人叠在一起也不如张烨一根手指头,或者说,这才是他的老本行大家笑是因为知道这帮和尚碰见硬茬儿了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他们有些人知晓张烨这个人都是通过这一首诗这一句话,短短一句,张烨的学功力就可见一斑了

    张烨微笑,“不能说懂。”

    “你也不必谦虚,就刚刚那句偈语,坐过几年甚至几十年禅的高僧可能都说不出来,呵呵,难得碰到,那咱们论一论禅学?”弟被打,住持估计也是憋着口气呢,武斗?打不过人家,改斗了

    小岩偷笑不已,跟张老师比学造诣?你们这是往枪口上撞啊,立时给张烨助威道:“张老师,跟他比”

    “对上”

    “让他们见识见识”

    “哈哈,现在还有人敢跟张烨比学?”

    “呃,这是禅学吧?张老师行吗?”

    “禅学不也是学么,都差不多嘛。”

    大家都吆喝了起来,撺掇张烨跟那和尚斗,大多数人都对张烨很有信心,只有少部分人不知道张烨的底细,不太看好。

    一个老和尚冷笑,“跟住持论禅?”

    另个和尚道:“根都不净,谈什么禅?”

    “一个俗人敢和我们住持论禅?不自量力。”一个小和尚嗤之以鼻,嗯,虽然他刚刚也被张烨的禅语给震住了。

    这帮和尚可不看电视,更不知道张烨的底细。

    看得出,两边的人都咽不下这口气呢,打是打不成了,也打不起来了,但总得分出个高下啊,这口气得出了

    张烨无所谓道:“好啊,那你请。”

    抽空,张烨手上做了几个动作,从游戏戒指里的商城买了一个记忆搜索胶囊,吃掉,快速回忆着他那个世界里的禅语偈语。这些字性的东西回忆起来比较快,眨眨眼,张烨已然搞定了。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炷香,这两天的积攒,声望又磨蹭上去了一些,买个记忆胶囊还是绰绰有余的,不为别的,就为装逼

    他看到,早在刚刚开始就有一个女剧务拿着手机录像了

    瞧瞧人家这个机灵劲儿吧,张烨只想给她点一个赞,太有眼色了啊

    装逼的最高境界需要什么条件?一,需要一个惨无人道的对手,二,需要一帮咋咋呼呼的围观者,三,就是需要一个录制设备,以便于张烨的风骚最大限度的传播出去,不能孤芳自赏啊

    这三点全部满足了

    住持轻声道:“施主刚那几句偈语,所意是坐禅无用,这一点老衲并不认同,老衲没有想靠坐禅求佛,坐是一种手段,是一种修心的方式,你即是习武之人,更应该知道手段对于武学的重要性,我一心向佛,你向武,都是一个道理,就好比你以大欺小出手打了我的弟们,用的可不就是手段吗?”

    此刻剧组的最高领导蒋导演闻言,刚压下的火气又冒起来了,气得嘿了一声

    “胡搅蛮缠”

    “张老师以大欺小?”

    “还打你的弟?”

    “你弟先动手,你怎么不说啊”

    “这老秃驴,还给绕打回来了”

    剧组的人都嚷嚷了一嗓,很不满那住持的话。

    张烨笑笑,看着他道:“是我打伤了你的弟吗?”

    “不是你又是谁?”住持回道,似乎马上就要回到禅学上绕张烨了,在这方面,住持可是“科班”出身。

    张烨却没给他机会,顿时拿来了他那个世界的一个佛经故事,指了指寺院角落的一杆旗,旗随风而动,“风吹旗飘,你们说是风动呢还是旗在动呢

    一个小和尚最快,“当然是风在动了”

    张烨微微摇头。

    一个老和尚道:“是旗在动?”

    张烨继续摇头。

    一和尚道:“那什么在动?世界在动啊?”

    张烨一抬眼,道:“是你们的心在动”

    这个佛家故事在张烨那个世界知道的人还是比较多的。事物是随自己的意愿的改变而改变的,这不是说事物本质上的改变,而是在对待事物时,我们最初总是先以主观的去判断事物的好坏。张烨就是用这个禅理告诉这帮人,我以大欺小?我打了你们?这只是你们自己的主观看法而已

    蒋导演一拍手,“说得好”

    那个女演员小岩哈哈笑道:“张老师厉害”

    剧组这边的人都意气风发,拍手给张烨鼓劲

    和尚这边则面色都不太好看,那人这个禅理一说,倒显得他们这边有点小家气,小肚鸡肠似的。

    住持却不动声色,静静道:“佛说,恶语伤人死后坠地狱,打人者岂不更甚?不知道施主信不信天堂和地狱。”

    作为一个迷信的人,张烨想也不想道:“我信。”

    住持道:“那天堂在哪里?地狱又在哪里?”

    张烨瞥了他一下,“在你们心里,也在四面八方。”

    “哦?我心里?我为什么看不到?”住持平和道。

    张烨呵呵一笑,直接骂人道:“你这个老秃驴”

    一个老和尚当即暴怒,几个小和尚也都纷纷拿起棍要和张烨拼命。

    张烨不疾不徐地指了指他们,“看,地狱之门打开了。”

    几个和尚一听,登时若有所悟,纷纷放下了手里的棍棒。

    张烨再次笑了一声,“看,天堂之门也敞开了。”

    和尚们面面相觑,原来天堂地狱在心里是这个意思

    住持问道:“那何谓天堂地狱又在四面八方?”

    张烨随口又是一句他那个世界的偈语,“一花一世界,一草一天堂,一木一浮生,一一如来,一砂一极乐,一方一净土,一笑一尘缘,一念一清静。

    约莫十个和尚听得一愣一愣的。

    姚建才拍腿叫好,“风骚啊太风骚了”

    “张老师威武啊哈哈哈说的真漂亮”剧组的人都呼好。

    住持也微微一失神,“施主既然信天堂,知地狱,那为何还要做出行凶伤人的事情?”他倒是抓住这个不放了。

    小岩气道:“还有没有点别的了?”

    姚建才道:“禅学说不过小张就死缠烂打是不是?”

    “谁行凶伤人了?是你们先行凶的好不好靠”一个男演员骂道。

    住持并不理会旁人,只是看着张烨,“无所谓因果,你信地狱,难道就不怕下地狱吗?”

    张烨却是没有被他绕进去,根本不接他那暗藏杀机的禅,而是哈哈一笑,豪气万千道:“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这句偈语,可以说是张烨那个世界最有名的佛学禅语了,甚至可能没有之一

    副导演当即叫道:“好”

    其他剧组的人也大呼过瘾,“好一个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

    不过这话其实可能并不单单是他们理解的那种字面上的意思,他们实际上根本没有听懂,但主持听懂了,和尚有一个老和尚也听懂了,一时间,两人都面露动容之色,看向张烨的眼神也变了

    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

    这根本不是个大气概的话,而是一句大慈悲的禅语——堕在地狱道,求出无期,受极大苦,落入之的人生不如死,这个时候,我不去帮他们解脱谁去呢?

    住持双手合十,“阿弥陀佛。”

    后面的一个老和尚也合手道:“阿弥陀佛。”

    小和尚们却还都不服气,他们不相信以他们住持的佛法说不过一个世俗人

    这时,轮到张烨发问了,他指着院里的一块石碑,上面刻着一行字,一行让他非常感兴趣且非常熟悉的字,“我来的时候就看到了,请问这句偈语是何人所作?”

    住持一看,“是我前些日所作。”

    上面的雕刻还很新,一看就是新刻上去的。

    住持自己念道:“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这就是我的求佛之道。”

    剧组的人也都看了过去,一时也都惊艳不已,觉得这首偈语真的不错。身体就如同是让当年前人觉悟的菩提树,心就如同是一座一尘不染的明亮的台镜,时时不断地观照自己,不让尘垢障蔽光明的本性写得好啊真是这位住持之笔?剧组的人一下也对这位住持改观了一些,他们才明白为什么青山寺不接待剧组了,而且这么严厉地把人往山下轰,进都不让进,原来就是出自这个新住持的这句偈语,他们不想让寺庙沦为**之地,也正是那“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

    剧组有人微微点头。

    住持也看向张烨,想瞧瞧他的反应。

    谁知张烨却没太当回事儿地笑了,还真巧了,这个世界居然也出现这句偈语了,不过不一样的是,并没有出现张烨那个世界的后半段偈语。

    住持道:“施主因何而笑?”

    一个小和尚生气道:“你笑什么啊?”

    “是啊,有本事你写一个”另个和尚也不满道。

    张烨啼笑皆非道:“你们不让我们上山,打了我们的人,砸了我们的设备,就因为这一句偈语?”

    住持看他,“施主觉得老衲的偈语有不妥?”

    “何止是不妥。”张烨毫不客气道:“简直误人弟”

    “你说什么”一个小和尚怒然抄起棍,可一想起张烨刚刚禅学上提到了天堂地狱之说,他又恨恨把长棍放下了——当然了,其实更多原因是他知道就算自己拿着棍上去也肯定打不过那人。

    “什么叫误人弟?”一老和尚道。

    又一个小和尚气闷道:“你不懂就不要瞎说”

    剧组的人也不知道张烨怎么如此看不起这句偈语,在他们这些人看来,这四句偈写的很好啊,没有问题啊?

    张烨却道:“我这里有个故事,你们先听一下,从前有两个高僧在进行辩论,第一个高僧说道:‘我心有一面镜,每天都不断的擦拭,使它明亮照人,足以鉴我。,第二个高僧却说:‘我心没有镜,何用擦拭?,”

    没有镜?

    何用擦拭?

    在场所有人听了,都是一怔,有人似懂非懂,有人好像马上就要明白了似的

    然后张烨便道:“我今天再送你们一句偈语。”说罢,张烨望着那些和尚,望着他们每一个人,“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张烨眼睛一眯,将那句住持的偈语一句一句地反驳了回去,每一句都打在了那些和尚的心窝里,出一句,和尚们的脸色就变一次

    “菩提本无树”

    “明镜亦非台”

    “本来无一物”

    众多和尚已是鸦雀无声

    张烨笑着质问众和尚,“何处惹尘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