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修真门派掌门路 齐可休

第六百六十三章 世间多意外

    若说楚恩城是军城,那九星坊就可称得上是座牢城了。

    对造成两化神一死一逃,无数修士灵兽殒命的此地,御兽门付出了无数资源在其警备上,除地主白山御兽门、齐云城田家主导的天姥阁势力、以及少量被特许入城承担低级劳务工作的左近九星坊仙凡外便严格限制别家修士入内。

    是以坊市建筑虽间间气派, 但行者寥寥,人数还没时刻不停穿梭巡逻的白山御兽门执法修士多。

    即便那些稀疏的行人也个个步履匆匆,似乎毫无闲游享乐的心情,因为白山御兽门规定他们来去必须有凭,停留时间、离开时间、所办何事等等皆要经过相关负责修士许可签发,事情办完,时间到了就必须走人,严进严出。

    作为大周书院东方巡察使座下的执法修士,闻心在这些繁琐规定下能勉强超脱自由些,但他无公事在身,御兽门修士又素来对大周书院缺乏敬畏,他依然被飞梭降落后御兽门修士的各种盘问、监视弄得有些心烦。

    “难得你们御兽门被只古兽折腾成如今这副魔怔样子……”

    外部修士若想由此往南,再进入白山御兽门,也就是原醒狮谷地界就更难了,闻心无法,只好边吐槽边加速行动,又走几道繁琐的手续离开坊市,然后按赵时指点, 往东穿过燕归门等九星坊诸家领地, 迂回前往白山方向……

    “他真的去了白山脚下?”

    顾叹虽在闭关, 其实早吩咐人时刻盯着他的一举一动, 偶遇赵时、被初始家族盛大招待、登上白山御兽门去九星坊的飞梭, 甚至途径九星坊诸家地界赴白山脚下的消息都被燕归门密报而回。

    刚结束一个大周天的行功, 顾叹便能在传入掌门静室的无数报告玉简上找到相关信息,然后推测出其完整的行动轨迹。

    “嗯,看来那位大周书院执法金丹应真的只是路过……”

    顾叹暗自沉吟, 眉头微微舒展, 旋即又翻看起其他报告来。

    事有轻重缓急,他最挂心的,还是人在外海的妻子明真,偏也正好,外海那边的加急密报刚刚飘进静室之中。

    “哎!总算有个准信了。”

    是个好消息,也是個坏消息,好消息是姬孝渊终于宣布准备妥当,将于近期择日打开那眼海魔井,坏消息自然是自己刚回家屁股还没在蒲团上坐热,又得匆匆往外海赶了……

    “左右能把这桩麻烦解决掉就好。”

    难得清静,顾叹边叹气边喃喃自语,先振作心情将楚秦的其他门派事务一一分拨调度完毕,然后对外传音,“无月,传话给杨寒,让他带上相关人手,去大殿等我……再叫上你明鹭和帕吉馨师叔。”

    “是。”

    外面的自是他嫡亲后代,拥有单本命单灵根天才修真资质的顾无月,如今也已是豆蔻年华了, 继承自他和明真的容貌也是一等一的。

    侍奉座前,受他亲传的顾无月刚在外应了一声,“你且等等……”又被顾叹叫住。

    “算了,你自去办事吧。”

    顾叹想到她也到年纪了,一时兴起想将她带去外海见见世面,顺便借机好好教导历练一番的念头,但又考虑到那边的局势还是有些晦暗,不太安全,于是又反口。

    “是。”

    顾无月哪知乃祖心思,只领命去办事不提。

    等顾叹到得大殿,杨寒等早已候着了,“嗯,事不宜迟,出发罢。”

    他赞许地点了点头,便马不停蹄领着众人登上飞梭。

    明鹭是她们那辈楚秦精英子弟的大姐大,又是自家妻族,帕吉馨近年于庶务上开始崭露头角,出身不过是齐休从明阳山领回来的一个无甚背景的小家族,杨寒乃执法一系修士能实心办事,性格也沉稳的,又和自己一样是外海散修出身。

    此三人乃顾叹意中能托付楚秦庶务的未来备选,至于谁能最后胜出,还需要带在身边观察一段时日。

    他领人去外海,闻心往白山脚下赶路,更遥远的南方,楚无影则被困在了醒狮谷和蛮牛荒原的边境。

    蛮牛灵智很低,无论早年南下和现在的北上,楚无影其实都未遭遇什么大困难,但今时不同往日,如今的醒狮谷全境已被御兽门占领,北方门户有九星坊一样,在南方,他们更是立起了一座巍峨雄关:【南口关】。

    为了防御老狮子杀回来,御兽门围绕南口关建立了一整套无比严密的防御体系,其中又特别注重提前预警,漫长的边境各节点均有元婴存在相互守望相助,整个体系可称完美。

    饶是精通隐藏身形的楚无影,也无数次尝试偷渡未果,早年甚至数次被边境处隐藏的玄奥阵法发现,又因为他常年和兽类作伴,久不见人类同胞,下手时不免心软了些,导致有活口逃走,回去引出大批人手,追捕他许久。

    最终虽能脱身,可他也就这么被生生蹉跎了近十年时光。

    荒原空旷,也再无密林可供藏身,又摸回边境附近的楚无影趴在一丛枯草之中,未用任何幻阵法术,只凭本来手段便与环境融为一体,无声无息盯上远方的一个御兽门小队。

    御兽门毕竟舍不得蛮牛荒原上那些无数的灵兽、古兽、凶兽资源,不时会有队伍出南口关,南下到荒原之上捕猎。

    此时这个约五十人的小队已满载而归,有的御使飞剑在天,有的骑乘伴兽巡游左右前后,驱赶着茫茫看不到尽头的上万头低阶牛、马、羚类走兽返程,蹄声轰隆隆如雷,沿路扬起沙尘漫天。

    楚无影则小心翼翼窥探感应,挑选目标。

    时间越拖越久,他知道齐休屡受重伤,阳寿是不如寻常金丹修士的,结婴最后的关口时间大概不到三百五十岁,而且齐休修行速度并不慢,很可能现在已金丹圆满了,心中愈发焦急。

    为今之计,只有冒绝险变化身形,找一位自己便于伪装冒充的御兽门低阶修士,用敛息之法,看能不能光明正大经南口关北上了!

    既如此,那么这位替身目标年龄不能太大,他不善于伪装老者,而且人际关系必须简单,御兽门修士性格浓烈豪放,相熟修士之间关系往往热络非常,同阶无论老幼,多以兄弟相称。比如现在的这个小队,人人脸上洋溢着喜气,有人引吭高歌,有人相与唱和,相隔甚远却恍如把臂同游。

    若自己挑的目标不妥当,行为举止一个穿帮,很可能被相熟同门看破。

    “嗯?”

    终于,他瞄准了一位筑基男修,这男修看上去大约十七八岁,那么实际年龄应不过五十,容貌甚英伟,未着斑斓兽裙,而是穿着一袭白色道袍,似乎和小队里的其他御兽门修士不和,独自御使飞剑辍在队尾,只顾着慢悠悠欣赏沿途风景,不太理人,别人也不太搭理他,颇有些孤僻离群被同门排挤的味道。

    身量也和自己相近!

    太好了,来来往往那么多队伍经过,唯独等到了这一个合格的目标!

    楚无影心下计较好,又仔细倾听观察那人说话嗓音和动作举行,当夜便摸过去,这次不再犹豫,绵绵一掌闷却性命,然后瞬息之间便剥下了对方的道袍、储物袋等物穿上,同时用敛息易容之法换上对方的容貌。

    “田道友?南口关快到了,可别掉队!”

    掩好尸体,就稍微缓了四分之一柱香功夫,前面便有一名御兽门老修过来探问。

    “嗯,来了。”

    楚无影模仿腔调回答,御兽门老修果然毫不怀疑,又御剑回前头去了。

    可惜这筑基倒霉鬼的飞剑品阶很高,必须祭练一番后才能被下个主人使用,楚无影深怕异动惹来怀疑,赶紧打开挂在道袍腰间的储物袋,打算寻一柄低阶飞剑替换,其他的,再在路上从长计议。

    不过……

    “怎御兽门的人称他为道友?”

    楚无影心内正因这个称呼疑惑,忽然,手中储物袋响起尖锐的嗡鸣声,“贼子敢尔!”一道元婴威压伴随着暴怒的厉喝和攻击,从袋内陡然爆开!

    又过了一段时日……

    “御史大人,那俩老太婆又来了!”

    外海,一眼已经被封印的海魔井周围已被座玄奥大阵完全罩住,海水不得入,本来海底又绕着魔井增了一圈建筑,拱盘桓在此的各路修士使用。

    大周书院监察御史姬孝渊所在的建筑内,一名传讯儒修惶急地过来禀报,想必是那令人头疼的甘家姐妹了。

    “慌什么!”

    姬孝渊这次却不躲了,老神在在坐在位子上训斥:“出去告诉她们,开井之日就在明天!若她们的丈夫真在井内,我找出来还予她们便是!”

    “是!”

    传讯弟子领命出去。

    “哼!”

    姬孝渊冷哼一声,起身遥遥盯着弟子顺利打发走外面的甘家姐妹,终究还是悄悄的舒了口气,“楚秦这位金丹掌门……”又见甘家姐妹果然进入另一座建筑,那是分拨给三楚和楚秦修士暂居的,不过他没和齐休打过交道,口中的楚秦金丹掌门乃是指顾叹,“呵呵,应是个自负很有些经天纬地之才的人。”

    “顾叹曾在稷下城生活过一些年,他求学的姚家学宫多年后还有人记得他,当年成绩极好,文采斐然。”手下金丹老修回答。

    姬孝渊又轻笑,不过这次稍稍流露出了些许不屑之意,手腕一翻,便多了一个小册子,“论孔孟之道十条……我看他当年文章,无任何个人独见,不过应题制文,摸到姚家学宫痒处罢了。”

    “确实是位善于钻营之辈,外海孤身散修出身,好像听说早年白山深处开辟时,他还在北丁申山还和楚秦门结过一些仇怨,没想到最后竟被他硬混成了楚秦掌门。”老修笑答。

    “北丁申山……”

    姬孝渊咬牙重复了一遍这个地名,然后微微摇头,“不管这些,如今的齐云派就是个没头苍蝇,陆云子又大限将至,抱死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齐云和各家的稷下前线那边,最好有一方齐云门下势力,主动帮我们破局……”

    “噢?您看中了顾叹?”老修问。

    “三楚元婴乃齐云干将,个个大道有望,此间事情不小却都不肯来儿,想必都在清修以图未来,那楚秦真正掌门齐休,听说是个奸滑的老狐狸,不过也已闭死关了。被顾叹这种自负智计无伦的幸进之辈掌控大局,说不定可资利用……”

    姬孝渊回身意味深长地笑道:“不过我等要好好合计,定一个对付聪明人的办法。”

    而那边的顾叹全然不知自己已被姬孝渊盯上,他正对满堂手下交待:“大周书院决定明日开井,姬孝渊又请来了酆水化神城主坐镇,安全应该无虞。”

    “为何舍近求远,去酆水请化神修士来?”堂下的明鹭好奇问道。

    “东政外院座主乃归古派化神,又在闭死关,若姬佳芊能把他请动,却早没姬孝渊这些归儒派什么事了,我齐云及周边外海化神也都和归古派亲善些,不肯有人来掺和此地事务。”

    顾叹笑答:“那姬孝渊拖延开井这许多年,想必就是被此节所困。他归儒派要开井揪出元婴魔蛇扳倒当年都督外海军事的姬兴德,却不能冒魔蛇出世后脱离控制,为祸人间的风险,那反而会送给归古派攻讦把柄。”

    “无论如何,总能把这桩麻烦了却。”

    由于当年曾亲手封印魔井,明真被姬孝渊列为证人拘在这外海已多年了,修行虽在附近灵地寄住未落下,但仍不免思归心切。

    “是啊。”堂下众人纷纷点头。

    “长风师叔怎仍未到?”

    甘舞儿心挂丈夫,眼看明天就要开井,秦长风却仍没有到,便有些愤愤不平。

    “应就来了。”顾叹回答:“我拜托他协助杨寒他们,去捉拿郭泽了,郭泽躲藏之地情报已打探妥当,不远,长风与我也定好了归期,无论去那拿不拿得住……”

    正说着,他抚掌一笑,“果然回来了!”

    阵法护罩外,刚刚由深蓝海水中穿出一艘飞梭,正是楚秦门的,皎若女子的秦长风肃立艇艏,修为好像又有精进。

    “咦?!”

    众人大喜,随在顾叹身后全数迎出,性格最沉稳的展剑锋此时却失态惊呼。

    那秦长风身侧还站着一人,看举止神态也是位金丹修士,众人再定睛相看容貌,不是地沟剑郭泽是谁!?

    好家伙!他竟躲在外……晋阶金丹了!

    楚秦门岂非又增一金丹修士!?

    “哈哈哈,这世间的事,往往就这么出人意表……”

    顾叹扫了眼看着郭泽,僵立当场的展剑锋,知其向来心志如铁,长久不能结丹,别人对此询问关切,他总是一副无悲无喜,超然事外的反应,没想到,却偏偏被白山散修出身,以前经常在他旗下听宣听调的郭泽结丹成功给惊得破了养气功夫。

    但郭泽已随秦长风飘飞而下,他脸皮极厚的完全不提多年抗命躲藏在外,形同叛门的事迹,朗声笑道:“多年不见,众位同门一切可好?郭某在外侥幸成功,不曾回来帮过手,却是有罪。抱歉,抱歉了……”

    他对楚秦众人逐一拱手告罪。

    白沙帮主母甘家姐妹也震惊得张口结舌,面对这位门人的告罪,嘴巴开开阖阖,最后也只能对保持姿势干等着的郭泽回了记福礼,“无怪无怪,郭……郭师叔。”

    展剑锋大约也如此,迟疑数息才一咬牙,和同样长期困在筑基境界的身边妻子薛小昭同声称呼:“见过……郭师叔了!”

    “呵呵,多年不见,展师侄风采依旧,薛师侄,你也在啊。”

    郭泽回。“哈哈,明师侄……”又去招呼下一位筑基同门。

    展剑锋扭头,和身边的妻子对视,彼此心知,薛小昭悄悄伸手攥住了他的衣袖。

    “明日恐有大战,今晚不便设宴相庆了,郭师弟,我俩和长风师兄正好促膝畅谈一晚,切磋番结丹后修行,如何?”最后顾叹亲热的揽住郭泽肩头笑道。

    “不敢请尔。”郭泽低眉顺眼的很识趣。

    第二天,无论归古归儒,还是来助拳的齐云外海、三楚楚秦修士,俱都按姬孝渊分拨调度各守军阵本位,所有阵法大开,照得此地彩光熠熠。

    酆水化神高悬于魔井上空,对姬孝渊微微点头。

    姬孝渊则先对其恭谨一礼,然后挥动手中令旗,明真等当初参与封印的各家修士便一齐抬手,打出灵力,配合大周书院修士将那魔井之上的封印揭去。

    一道黑色魔气,应之冲天而起!

    齐云山,楚云峰中。

    正打坐的齐休突然冷汗横流,闭上的眼皮开始快速颤动。

    “哎!”

    正全身心描摹脑纹的他突然被拉入了那处熟悉的深渊之中,闭关这些年,这副幻象心魔已无数次出现了,他并不如何惊慌,只是对描摹再次被中途而废感觉有些挫败,明己心稍一流转,便轻松……

    “咦?”

    不过这次有些不对,并没有能轻松脱出幻觉,而是‘身体’笔直朝下方的巨棺中坠落!

    “好胆!”

    坠落速度越来越快,他咒骂一句,愈发奋力挣脱,终于,在落到那不知多少万丈的深渊约一半路途时,才将将回到现实。

    “咦?”

    他双眼睁开,静谧的四阶静室景色依旧,心头却升起一丝疑惑,“刚才……”

    脱身的前一刻,他也终于第一次看见了棺中骷髅的模糊形貌,其他不论,只有骷髅那头骨,却分明有些似曾相识之感。

    “不可能啊……”

    修士的记忆,特别是精修全知现在大道的自己记忆绝不可能出错,齐休纳闷地左思右想,终于脸色一变!

    他再度內视,束缚自身灵魂的那几道灵魂契约锁链的其中一条,正在微微颤动!

    “嗬!”

    他终于想起来了!

    那骷髅头骨形状,不正与自己和别人签订灵魂契约时,被直窥灵魂的鬼物头颅一模一样么!!

    “是的,我知道此间人类修士习惯称呼我为契约鬼,不过,我其实更喜欢自称为……公正之鬼。”

    一个和煦平淡的老者声音在耳边响起。

    白山,闻心也行到了山脚下的一座密宗寺院,当年他为了做好空问的密宗和尚身份,特意在去楚秦门查案之前来此挂单过一段时日。

    两百余年来,此寺仿佛没任何变化,还是那几栋落败的建筑,以及砌墙的白色石料。

    故地重游,他心怀唏嘘感慨,如凡人般拾级而上。

    “嗟!嗟!嗟!嗟!嗟!嗟!”

    不过此时寺中却无半个人影,只有半山腰上悠悠扬扬,传来密宗和尚们的齐诵之声。

    应是赶巧,碰到他们在做法事,闻心又嗅到了从那飘来的浓浓酒肉味道,微微一笑,循声行去。

    到得地方,那些密宗和尚全数穿戴整齐,正面向白山坐成一排,闭目嗟嗟有声。

    这些和尚修为最多不过相当筑基,没人感应到他的到来,但也不便打扰,闻心选择边旁观边默默的等。

    “嗟!嗟!嗟!嗟!嗟!嗟!”

    密宗和尚们俱喝得烂醉,上半身时而俯下,时而左右前后摇摆,人潮如浪,若疯若魔。

    闻心感觉有些不对,至少自己在此生活的那段时间,没见有举行过类似形制的法事,他往和尚们前方正熊熊燃着的篝火一探,突然面色一凝,大为骇然。

    那篝火上架着一青铜古鼎,鼎中热汤沸腾,肉味正由此而来,另有一个人头,随着翻滚的肉汤在其中隐约浮现,已被煮得只剩白森森的骨头!

    “岂可如此……”

    现在那肉味简直闻之欲呕,他看不过,正打算出言质问,突然,朗朗白日之下,长庚星光华大亮,悬于巍峨的白山上空。

    “嗟!嗟!嗟!嗟!嗟!嗟!”

    密宗和尚声音愈发洪亮疯狂,全身转而做趴伏状,以额不停触地,流血而不止。

    一道化神威压,从白山峰顶恢恢洒下,令人心生喜悦,亦不能止。

    闻心的心神也被其所摄,泪流满面地对白山跪倒,趴了下去。

    “此獠已重伤,再加把劲!”

    自不防又露了行迹后,御兽门派来追捕楚无影的已有元婴存在了,但仍被楚无影逃走,这名御兽门元婴脸上未免有些挂不住,裹起弟子穷追不舍,忽然,他难以置信地回头,看向北边白山方向。

    那颗亮起的长庚星,仿佛蕴含着一整个世界,某种心性大道的化神威压随之而至,惊逢大变,他只来得及裹着弟子们安全坠地,便和众人一道向白山跪下。

    追捕凶人之事早已抛之脑后,泪水挂满脸庞,喜不自胜。

    前方某处的楚无影也忘却一切,结结实实对白山磕了无数头,良久后,他上身终于能直起来,愣愣看向那颗长庚星,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