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我欲封天 耳根

第十五章 果断出手!

    清晨的平顶山,经过孟浩这大半个月来的兜售,尤其是陆烘这几日的霸道,修士已经很少,尤其是清晨时,更是稀少,只有那么三两人在外盘膝而坐。

    几乎在孟浩来临的一瞬,那几人顿时睁开眼看来,一个个沉默中内心却是叹息,暗道也不知这日子什么时候可以恢复如月前的样子。

    但很快,这几人纷纷一愣,他们看到孟浩居然没有进入山顶,而是在旁边盘膝坐下,闭目一动不动。

    这反常的表现顿时让这几人诧异起来,相互看了看,似乎想到了什么,都有些幸灾乐祸。

    时间渐渐流逝,日上三竿之时,慢慢此地之人多了一些,但毫无例外的,几乎所有踏入此地的修士,都被孟浩这与以往不同的举动吸引了目光,纷纷猜测之下,使得这平顶山上,出现了始终没有打斗之事。

    “莫非昨日陆师兄的话语起到了作用,这孟浩畏惧之下,已不敢在此地兜售?”

    “定是如此,陆师兄身为低阶弟子第一人,这孟浩岂能不怕,让他滚他就必须要滚。”

    “想不到这个家伙也是贪生怕死之辈,只会欺负我等低阶修士,这一次看他如何嚣张,以为不拿破旗,陆师兄就会放过他?”有些人就是这个样子,被他们强烈畏惧之人哪怕是强抢也都没有怨气,可若不认可,哪怕是温和的买卖,也都怨恨不已。

    陆烘积威已久,从最早的狠辣出手到如今的强行买卖,众人尽管无奈,可都能忍受,甚至大都还觉得陆师兄变的温和了。

    而孟浩入山不久,又没有强硬的嚣张,故而哪怕是温和的买卖,众人也都怨气极深。

    这些话语落入孟浩耳中,但孟浩神色如常,没有丝毫变化,只是闭目打坐在公开区外,不是他不想进去,而是他的修为到了凝气四层,已进不去公开区。

    众人议论之时,平顶山下走来一人,此人穿着绿袍,三十多岁的样子,神色中带着威严之意,背着手,缓缓临近,正是陆烘。

    几乎就是此人出现的刹那,孟浩双眼蓦然开阖,露出一抹精芒的同时,他身子在众目睽睽之下站起,一拍储物袋,立刻一把白色小剑出现,剑光数丈,寒气逼人,在孟浩迈着大步疾驰间,剑光随同直奔陆烘而去。

    这一幕落入四周之人目中,立刻掀起了嗡鸣之声,此刻他们岂能看不出来今日孟浩并非畏惧,岂能不明白这孟浩……今日竟是要寻低阶第一人陆烘的麻烦。

    “这……竟是与陆烘一战!”

    “他们早晚要一战,孟浩伤了曹阳,且陆烘抢了孟浩生意,这一战在所难免,就是没想到这孟浩竟真敢出手,不过未免有些自不量力。”

    “陆师兄凝气三层多年,此战孟浩必败。”

    几乎在孟浩起身迈出的一瞬,陆烘那里双眼同样精芒一闪,暗道自己本就打算今日若这孟浩再来,就斩杀了此人,既然对方敢主动出手找死,自己成全就是,他冷哼一声,不退反进,在众人目光里,他身影化作大地长虹,直奔孟浩,右手抬起一挥,立刻从储物袋内飞出一把金紫色的飞剑。

    这飞剑刚一出现,立刻传出刺耳剑鸣,一时之间金紫之色扩散十多丈外。

    “是陆师兄的紫阳剑!”

    “正是紫阳剑,听说这是陆师兄当年不知立了什么功劳,被宗门单独赏赐之物,犀利非凡。”

    二人一个山上,一个山下,此刻急速间瞬息就临近到了一起。

    轰鸣回荡间,陆烘面色一变,嘴角溢出鲜血,身子退后几步,看向孟浩时已带惊容。

    “凝气四层!”

    孟浩面色难看,自己刚刚踏入凝气四层,还没稳固,散不出四层真正之力。

    方才看似简单的一击,实际上却蕴含了莫大的凶险,他面前的一把飞剑已经出现裂痕,明显不如对方法宝锐利,险些那一剑就要被伤到。

    孟浩虽说与人打斗经验不多,但这大半年来时常入荒山寻兽,反应极快,尤其这些日子在平顶山也看了不少打斗,此刻在陆烘退后的一瞬,他向前一步迈去,右手在储物袋上猛地一拍,顿时飞出一把飞剑,随同之前存在裂缝的那把,两支飞剑化作两道剑光,直奔陆烘。

    与此同时左手掐诀,身子向前逼近,四周火焰之力蓦然凝聚,在孟浩迈出三步后,立刻一条手臂粗细,但却足有半丈长短的火蛇,骤然出现,这火蛇灵动,出现后一声嘶吼,冲向陆烘。

    陆烘面色再变,来不及擦去嘴角鲜血,身子急急后退时,眼中有厉色一闪,自忖这孟浩想来也是刚刚踏入四层,自己有法宝之利,今日一战结果未定,若能灭了此人,倒也立刻立威,至于此人身后的许师姐,自己难道就没有靠山不成。

    想到这里,陆烘目中杀机一闪,右手掐诀,立刻在他手中出现了一团水球,其内光彩闪耀,一甩扔出,还在半空时水球立刻爆开,化作无数雨箭直奔火蛇。

    与此同时依仗法宝锐利,掐诀向前一指,立刻他的紫阳剑瞬间飞出砰砰如斩铁之声回荡,孟浩的两把飞剑竟在与紫阳剑碰触的刹那,全部崩溃碎裂开来,使得那紫阳剑随着那些雨箭直接与火蛇碰到一起。

    轰鸣回荡,掀起阵阵尘土倒卷,火蛇消失,雨箭成为雾气扩散,紫阳剑倒飞开来,其上紫金光芒有些黯淡,剑刃上已出现了一道裂缝,可却依旧带着锋利。

    “凝气四层又如何,没有利器,杀你不难,就算是火蛇术,没到凝气五层,我看你能施展几次。”陆烘尽管心中肉痛飞剑,但表面却是长笑,身子不退反进。

    “你飞剑虽利也有极致,我看你能斩多少把,飞剑……我有的是,至于凝气五层,有许师姐时常丹药相助,我总会踏入。”孟浩面无表情,可内心却很是紧张,这一战才算是他真正与人斗法,此刻身子索性不动,右手再拍储物袋,立刻三道剑光飞出,竟又出现了三把飞剑直奔陆烘。

    陆烘面色顿时难看起来,但却来不及多想,低吼一声,立刻孟浩的三支飞剑就与紫阳剑碰撞开来。

    砰砰砰,三支飞剑全部崩溃碎裂,但紫阳剑的紫芒已消散了大半,上面的裂缝更多,看的陆烘心痛至极。

    可还没等他有所动作,孟浩那里再拍储物袋,面无表情中又有三把飞剑呼啸而起,甩手间一条火蛇凝聚,又一次飞出,这一幕落入四周众人目中,立刻一个个心神震动。

    “这孟浩……他竟然……竟然让陆师兄如此狼狈,他竟是凝气四层!”

    “他入宗门这才多久,居然到了凝气四层!定是四层,不然决不能让陆师兄如此,可他怎么修炼这么快?许师姐到底给了他什么好处,该死的,我要是有个这样的靠山,也能如此快速修行。”众人顿时嗡鸣,纷纷露出难以置信以及强烈的嫉妒。

    陆烘的面色这一次彻底大变,身子立刻退后,咬牙之下掐诀向前一挥,水球再现,他怎么也没想到对方居然这么多法宝。

    轰鸣回荡,随着孟浩三把飞剑的崩溃,随着火蛇的崩溃,紫阳剑的光芒已经暗淡到了极致,但让陆烘骇然的是,孟浩那里依旧面无表情,居然又取出三把,剑光呼啸间,一声震动四周的巨响爆开时,这三把飞剑虽说也崩溃,但那紫阳剑发出了一声悲凄的剑鸣,随之四分五裂。

    陆烘双目欲裂,身子踉跄退后,喷出大口鲜血,死死的盯着孟浩。

    孟浩看似面无表情,但实际上内心也是肉痛,每一把飞剑都是灵石,此刻右手一挥,火蛇术展开,身边火蛇嘶吼环绕,随着孟浩冲向陆烘。

    他身影如虹,刹那临近退后的陆烘,随着火蛇的嘶吼,孟浩手中飞剑再现,剑光带着杀机转眼逼近陆烘身前一丈之内。

    “这是你逼我的!”陆烘披头散发,衣衫沾满鲜血,他入宗门至今,从未如今天这样狼狈过,此刻双眼通红,低吼中一把撕开衣衫,露出了挂在脖子上的一个翠玉葫芦,全身灵气不顾一起的疯狂涌入这翠玉葫芦内。

    这葫芦翠绿之芒刹那刺目耀眼,嗡鸣间,竟在陆烘的身前半空,隐隐出现扩大了数倍,半人多高的巨大葫芦虚影。

    但陆烘明显修为不足以催发此葫芦,这虚影仿佛随时可以崩溃,还没等完全成型,陆烘就喷出鲜血,身子直接倒退,面色惨白至极,但目中疯狂更胜,露出强烈的杀机。

    尽管这葫芦还没成型,但其内蕴含了的灵压,让孟浩面色蓦然一变,就在这时,那虚幻的葫芦猛然间发出巨大轰鸣,一股冲击从葫芦口内猛地宣泄出来,成了一道粗大的绿光冲出,直接粉碎了火蛇,将孟浩身影刹那淹没在内。

    “这是王腾飞师兄送我的法宝,本要在凝气四层才可以施展,孟浩你既然找死,逼我付出代价不到四层施展此宝,这一次你死定了。”陆烘凄厉的大笑起来,可他的笑声还没等传开,立刻整个人如雷霆轰击,直接愣在了那里。

    绿光冲击着孟浩的身体,使得孟浩一连退出十多丈外,但最终却被他身体外的一层粉色光幕抵挡,直至绿光消散,那光幕也随之散去,化作了孟浩手中一枚粉色的玉佩,上面已出现一道裂缝。

    握紧玉佩,孟浩背后冷汗,心有余悸,之前的一幕若非是立刻取出这许师姐给予的玉佩,怕是在那葫芦的恐怖之力下,自己必死无疑。

    “这是什么法宝!”孟浩猛地看向陆烘脖子上挂着的翠玉葫芦,身子一跃而起,临近已重伤力竭的陆烘,一把拽下翠玉葫芦,看了眼后直接放入储物袋内。

    “那是王腾飞师兄给我的法宝,你若敢抢走,要承受王师兄的怒火!”陆烘声色内敛,身体颤抖,内心骇然至极,他怎么也没想到这葫芦居然也无法奈何对方。

    “门规有定,抢到手,就是己物。”孟浩内心迟疑了一下,但那葫芦太强,他不甘心送出,况且仇已经结下,难以化解,索性内心一狠,冷眼看向陆烘。

    “这里不是高阶公开区,你敢杀我,就是犯了门规!”陆烘眼中露出绝望,更有强烈的恐惧,此刻嘶声喊道,要让四周之人都听的清楚。

    “门规孟某不会触犯,但你昨日要废我修为,今日我就废你修为。”孟浩神色平静,右手一挥立刻飞剑瞬间刺入陆烘丹田毁去经脉,摧毁对方修为,在陆烘凄厉的惨叫中,孟浩的身影站在那里,震慑整个平顶山。

    ------------------

    准备7点半的三江访谈去啦,一会访谈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