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我欲封天 耳根

第二十九章 内门试炼

    尹天隆面色难看,看了眼面前写着八字的玉简,抓住后身子一跃,风行术缭绕,也上了高台。

    几乎在尹天隆踏入高台的瞬间,王腾飞那里右脚抬起一踏,顿时整个高台轰轰震动,仿佛有气浪从其四周猛烈的扩散,王腾飞身子未动,但这无形的气势却是形成了强烈的威压直奔尹天隆降临。

    这一幕让尹天隆面色大变,在他看来,王腾飞还没出手,仅仅是威压就让自己体内灵气都运转生涩。

    “我认输……”尹天隆立刻开口,毫不迟疑,甚至连出手请教的念头都没有,抱拳深深一拜跃下高台,直奔广场外而去。

    欧阳大长老面无表情,缓缓传出声音。

    “王腾飞胜,第二战,二七。”

    这话语一出,小胖子立刻哆嗦了一下,看着自己面前的玉简,那里写着二,与此同时,脸上带着一道疤痕的那位凝气五层修士,阴冷的看了小胖子一眼,迈步间踏上高台。

    “上去就立刻认输。”孟浩低声开口,右手抓着小胖子向前一托,立刻小胖子圆球般的身体顿时飞起,落在了高台上。

    他身子刚一落下,立刻就要开口。

    “认输……”小胖子没敢说三个字,而是两个字,但那脸上有疤痕的修为眼中杀机一闪,右手抬起立刻一把飞剑呼啸间刹那直奔小胖子而去,这飞剑速度之快,眨眼就到了小胖子的脖子外,也正是此刻,小胖子认输的最后一个字,这才说出。

    但明显晚了,孟浩面色一变猛地起身,可就在这时,欧阳大长老右手一弹,顿时那就要没入小胖子咽喉的飞剑嗡鸣一声,直接被弹开,只在小胖子的脖子上留下了一道血痕。

    小胖子面色苍白退后,赶紧跳了下来,回到孟浩身边时,已经吓的双腿发软,方才那一瞬他从未有过的感受到了死亡的来临。

    孟浩望着小胖子脖子处的鲜血,眼中露出强烈的杀机,对方出手极为狠辣,明显就是要杀人,但对他出手可以,小胖子修为不高,如此出手,欺人太甚。

    尤其是孟浩目光一扫,看到了不远处一脸阴沉充满杀机的上官修,内心顿时充满了怒火,他自问从未得罪过这上官师叔,但对方却咄咄逼人,痛下杀手。

    孟浩在靠山宗多年,很少露出强烈的杀机,可现在,他的眼中杀机极为浓郁。

    这一幕就连四周观望的修士也都看出了不对劲,一个个纷纷看向孟浩那里,议论起来。

    “下一战,三六。”欧阳大长老皱了下眉头,缓缓开口。

    “得罪了上官师叔,今日不仅是你,他也要死。”韩宗抓起身前三号玉简,走过孟浩身边时,低声传出话语。上官修可以说是靠山宗内,除了掌门与大长老外,权势最大之人。

    这与靠山宗的没落有极大关联,如今的靠山宗人数之少,门规之乱,外宗弟子的混杀,这种种的一切,都是靠山宗日落西山即将消失的表现。

    丹药很少,怎么发……凝灵丹这种其他宗门近乎无限具备,弟子可大量吞服的丹药,在靠山宗,已是足以引起杀戮的丹宝。

    索性就乱下去,看个人造化,无论是凝气一层还是凝气五层,乱就乱吧,死就死吧,这里没有什么公平,生死由命。更没有讲道,无人去告诉该如何修炼,一本凝气卷,是虫是龙,看各自造化,成则活,败则死,命硬就生,命软就亡!

    谁能最终一路杀出来,成为了内门弟子,那才算是真正的靠山宗门人,也是掌门与欧阳长老,最为在意的弟子。

    曾经的掌门何洛华,也有心宗门强盛,可现实的压力,来自赵国三大宗门的制裁,这一切让他疲惫不堪,早就有了归隐离去之意,欧阳大长老性格偏软,早年为了修行,如今晚年寿元已不多,也没有太多精力放在宗门。

    至于内门弟子,许师姐长久闭关,性子冷清不问宗门任何事情,陈师兄一心向道,不愿参与宗门之事,如此一来,就只剩下了上官修。

    凝气九层的修为,九十多岁的高龄,深厚的宗门资历,使得他不由的成为了弟子中的师叔,但也这就是没落的靠山宗,若是换了其他宗门,凝气境,绝不会被称为师叔。

    孟浩望着韩宗,看到此人身子一晃上了高台,韩宗的对手是周凯,二人之间根本就不可能生死之战,周凯不迟疑的直接认输,结束此战。

    第一轮最后一战,孟浩站起身子,一晃之下踏入高台,他的对手是那凝气五层的魁梧大汉,身上弥漫煞气,整个人似乎经历了不少的血腥杀戮。

    他看了孟浩一眼,立刻低吼一声,整个人身体竟刹那膨胀了一下,迈着大步直奔孟浩而来,其右手抬起时,在他的手中立刻出现了一把战斧,这战斧晶光闪耀,一看就不是凡物。

    孟浩神色阴沉,二话不说一拍储物袋,立刻一把飞剑瞬间飞出,速度之快掀起尖锐呼啸,可就在临近那大汉身前半丈时,立刻从这大汉身上出现了柔和的光幕,直接将此飞剑阻挡在外。

    “今日你死定了!”大汉狞笑,他来前上官师叔已给出法宝,就算是孟浩修为略高,他也毫不畏惧。

    “爆。”孟浩神色如常,淡淡开口时立刻那飞剑轰的一声,直接爆开,随着飞剑爆开,那大汉身子立刻倒退几步,但身前光幕闪耀,竟让他毫发无损。

    大笑中,此人正要冲出,但孟浩身子比他更快,瞬间临近,右手一拍储物的,立刻两把飞剑齐齐飞出,刹那临近后,再次爆开,轰鸣回旋,光幕阵阵扭曲,那大汉面色一变,可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四把飞剑瞬间临近,轰鸣再次传出时,光幕瞬间被撕裂开来,冲击直接落入这大汉胸口,使得他惨叫一声喷出鲜血。

    可他身子还没等落下,又有一把飞剑从孟浩那里呼啸而出,电光火石间直接穿透这大汉的咽喉,带起一腔鲜血,大汉落地,身体抽搐了几下,气绝身亡。

    孟浩从加入靠山宗后,很少杀人,此刻他出手极为狠辣,杀人之后身体飘落高台,冷眼看向韩宗。

    “下一个,杀你。”孟浩说完,盘膝坐在那里闭目。

    韩宗双眼一缩,杀机更浓。

    四周修士这才反应归来,立刻嗡鸣传出,纷纷被这血腥的一幕震撼。

    “孟浩胜出,第二轮第一战,王腾飞、徐格。”欧阳大长老淡淡开口,如没看到之前的血腥一样。

    那徐格正是之前欲杀小胖子的修士,此刻登台后毫不迟疑的立刻认输,恭敬向王腾飞一拜后,转身离去,匆匆出了广场。

    此时此刻,四周的所有人都已看出,无论是韩宗还是这四个五层修士,他们的目标根本就不是内门晋升,而是为了杀孟浩。

    “第二战,孟浩、韩宗。”欧阳大长老深深的看了孟浩一眼,话语传出的刹那,四周瞬间安静,所有目光都凝聚在了孟浩与韩宗那里。

    孟浩神色依旧阴沉,迈步间踏入这高台上,韩宗那里几乎与他同时来临,二人之间根本就不需要多说什么,立刻出手。

    轰鸣回荡,孟浩身前三把飞剑倒卷,韩宗那里身体外光幕环绕,身前一把五彩幡旗,散发五彩之芒,直奔孟浩那里刹那卷去。

    孟浩一语不发,在那五彩幡旗临近的一瞬,他身子不退反进,左手抬起一挥,顿时一条足有五丈多长的火蛇,刹那凝聚,咆哮一声直奔前方,这火蛇看起来已不再是蛇,而是如蟒,飞出时四周瞬间一片火热。

    与此同时,孟浩右手一拍储物的,这一次竟一下子出现了六把飞剑,刹那飞出。

    韩宗冷笑,眼中杀机浓郁,身子向前一步迈去,左手在地面一按,掀起时一声低吼,立刻整个高台颤抖,竟在他的身前,直接出现了一个约莫一丈大小的巨大石人,这石人咆哮向前快速奔跑,与那火蛇碰到一起后,发出了巨大的轰鸣。

    掀起冲击,回荡四周时五彩幡旗迎风而卷,直奔孟浩身前的飞剑,在相互临近的一瞬,韩宗双眼精芒一闪。

    “五芒术!”

    几乎在韩宗话语传出同时,那五彩幡旗猛然间一抖,竟在这一瞬流光四溢,散出两色雾气,化作两个如厉鬼之魂,凄厉嘶吼中向孟浩扑去,只不过第二个雾魂明显黯淡,显然以韩宗修为只能展开到这一步。

    这两色雾魂一出,顿时让四周修士纷纷骇然惊呼。

    “这是上官师叔的绝技五芒术!据说是宗门内筑基以下最强法术,韩师兄竟可施展两色!”

    “韩宗竟会此术!是了,原因在那旗幡,此物莫非是上官师叔炼制的法宝?”

    那两色雾魂尖锐嘶鸣,刺耳之声传遍八方,一路势如破竹,孟浩的六把飞剑刚一碰触就全部被这两色雾魂撕成碎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