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我欲封天 耳根

第三十一章 战!

    “试炼最后一战,孟浩、王腾飞,胜者晋升内门弟子。”欧阳大长老望着孟浩,目中露出鼓励之意,缓缓开口。

    在他身影出现的一瞬,四周所有的目光刹那间凝聚在了孟浩身上,随着他的身体跃起踏入高台,随着王腾飞睁开眼,神色淡然的迈步也踏入高台时,整个广场上的外宗弟子,刹那间爆发出了起伏不断的嗡鸣声。

    “他还真敢上台,就算是这孟浩修为不俗,灭杀了韩宗,但他要挑战王师兄,这就是自不量力。”

    “强者路上,总会出现一块又一块踏脚石,他就是王师兄崛起中的某一块注定被踏在脚下的石头而已。”

    “我还记得当初此人敢抢走王师兄给人的法宝,结果当着所有人的面,被王师兄取回的一幕,那时的他,在王师兄面前就如同蝼蚁一样。”阵阵议论之声回旋,种种嘲笑之音传遍四周,倒不是这些人与孟浩有多么深的仇恨,而是王师兄在所有人的心目中,那是不容挑衅的存在。

    “他若死在王腾飞手中,储物袋就不好拿了。”上官修皱起眉头,看向孟浩。

    就在此地众人几乎全部嘲讽,推着孟浩再次置身于世界的对立面时,突然的,一个不洪亮但却尖锐的声音,蓦然间传出。

    “孟浩必胜,孟浩必胜,内门弟子定是孟浩!”小胖子在广场内扯着嗓子,以处于变声期的尖锐声音,大声的喊道。

    外界的一切杂乱之声,从孟浩踏入高台的一刻起,就已变的极为遥远,他平静的站在高台上,冷冷的看着前方的王腾飞,孟浩明白,这将是他踏入修行至今,遇到的最强大的对手,也将是最艰难的一战。

    但孟浩不会退缩,他要战,他要出手,男儿在世,有些事一定要做,只为一口气长存天地。

    往日的一幕幕浮现脑海,使得孟浩轻轻地摸了一下储物袋。

    那里,存放着他当初从手掌内拔下的数个染了血的指甲。

    淡淡的看了一眼孟浩,王腾飞平静的站在那里,目光平缓,里面蕴含了从容的高高在上与对蝼蚁的无视,一如当年。

    右手抬起一挥,仿佛在赶走蝇蚊般,刹那间在王腾飞身前,一股一人多高的旋风缭绕,卷着四周,直奔孟浩那里而去。

    孟浩眼中精芒一闪,与王腾飞之间,他没有任何话语要说,一切的话语都在剑上,都在法术中,都在这一场对他而言,十八年来的最强一战上。

    他身子向前一步迈出,右手抬起一道风刃刹那出现,与前方的旋风激烈的碰到一起,掀起砰砰轰鸣,更有残风扩散。

    战!

    孟浩一拍储物袋,二十把飞剑齐齐而出,尽管有些歪扭似难以平稳,可依旧是剑光刺眼,气势磅礴,随着他右手抬起向前一指,立刻这二十把飞剑化作一道道长虹,放弃了灵动,直来直往般向着王腾飞冲去。

    战!

    剑光如雨,掀起刺目绚芒,凝聚二十把飞剑之力,在这一刹那直奔王腾飞,眨眼间就与那旋风碰到了一起,顿时轰鸣之声回荡,旋风直接被撕开,但那些飞剑也同样被这旋风转动失去了方向,随风卷起,远远一看,如同化作了一场飞剑之漩,只是那风也越来越弱,眼看就要散去。

    王腾飞神色依旧没有丝毫变化,带着淡然的骄傲,向前迈出一步,这一步落下,他凝气六层巅峰的修为瞬间爆发开来,化作了在这个境界而言不弱的灵压,骤然降临时,右手掐诀间,一道水痕如丝线般晶莹而出,刹那直奔孟浩。

    这不再是靠山宗的术法,而是王腾飞家传之术。

    孟浩双眼一凝,毫不迟疑拿出妖丹吞下,左手遥遥一指那被风卷动的飞剑,在那些飞剑歪歪扭扭快速飞回的同时,孟浩右手抬起掐诀间一条数丈火蟒直接凝聚,向着前方水丝一冲,立刻轰鸣之声又一次回旋,仿佛化作了一场风暴。

    “水风,斩。”王腾飞淡淡开口,眼中没有轻视,但那平静的目光,却是如当初要废掉孟浩修为时一样,自信中带着无视。

    几乎在他话语传出的刹那,立刻那晶莹的水丝与天空的旋风连在了一起,化作了一根以风为速,以水为痕的长棍,直奔孟浩那里刹那落下。

    二十把飞剑倒卷而来,阻挡在那长棍之下,轰鸣间,这些飞剑如失去了控制,齐齐散乱,歪歪扭扭中更有不少直接崩溃碎裂,孟浩身子已退到了高台边缘,在他的身前,高台上出现了一道手掌粗细,足有三丈场的巨大水痕,这痕迹烙印在了高台地砖内,触目惊心。

    一道血痕在孟浩的眉心出现,鲜血流下顺着孟浩的鼻尖滴落在地,使得这一刻的孟浩看起来满是狰狞。

    二十把飞剑可撼韩宗,但面对王腾飞,甚至都无法让此人施展法宝,仅仅是一个孟浩从未见过的法术,就险些让他被斩在当场,如果孟浩的修为是凝气五层,这一斩他断然无法避开。

    “王腾飞天资极强,更擅长不少在凝气境中的大威力术法,就算是凝气七层遇到也会头痛,这一战孟浩必死。”上官修眉头皱的更紧,看着孟浩,眼中虽然杀机,可却在琢磨等孟浩死后,自己如何去拿储物袋。

    看到孟浩避开了这一斩,王腾飞依旧是神色平静,仿佛之前的一击对他而言很是随意,如大象践踏蝼蚁,就算是第一下被对方躲过,但第二下,依旧还是践踏。他俊美的容颜淡淡一笑,身子向前一步迈去,右手抬起向着孟浩那里随意一指。

    这一指出现的瞬间,孟浩听不到四周传来的阵阵嗡鸣议论,他的眼前仿佛出现了当日在这广场上,在那世界的对立面,王腾飞也是这样的一指束缚了自己的身体,一指碎灭了玉佩,一指取走了葫芦,一指要废去自己的修为。

    孟浩眼中露出强烈的战意,当日他屈辱这在这一指之下,可今天,他已不再是当初之修,虽说之前没决定是否要报名内门试炼,而是被逼来此,可孟浩也早有准备,这一个月来几乎大半的时间都在尝试牺牲灵动,以直来直往操控更多的飞剑。

    几乎在王腾飞指尖落下的一瞬,孟浩一拍储物袋,妖丹入口的同时他双手向外猛地掐诀一伸,立刻四周广场上那些散乱的飞剑齐齐一震,剑鸣之声在这一刻惊天动地,那是十多把飞剑的嘶吼,那是十多把剑的疯狂,在这一刹那,这些飞剑速度暴增,化作剑雨从四面八方直奔孟浩这里而来。

    瞬间环绕,在孟浩双手落下,向着王腾飞指去的一瞬,这些飞剑带着惊人的气势,呼啸间直奔王腾飞而去。

    与此同时,更是从孟浩储物袋内再次飞出数飞剑,凝聚在一起重新化作孟浩如今的极限操控飞剑数量,仿佛可以刺破城墙,带着惊人的呼啸,铺天盖地直奔王腾飞点来的那一指。

    轰!

    巨响震动整个外宗,二十把飞剑,与王腾飞的右手食指间隔半丈无形的碰到了一起,在这轰鸣中,这近二十把飞剑齐齐倒卷,中间有不少崩溃碎裂,但却阻挡了王腾飞的第一指。

    孟浩嘴角溢出鲜血,再次取出妖丹吞下,眼中已弥漫血丝,杀机浓郁至极,可却始终一句话没说,他性格就是如此,越是要杀人,越是愤怒,就越是沉默。

    王腾飞神色依旧平静,仿佛仍然还是对孟浩这里毫不在意,这种无视,这种骄傲,只因他是王腾飞!

    抬起脚步,点出了第二指。

    这第二指,当初崩溃了孟浩身前的玉简,如今落下时,孟浩没有擦去嘴角鲜血,而是直接吞下,掐诀间那些散乱的飞剑再次冲出,直奔王腾飞去的同时,孟浩果断的斩开与那些飞剑的操控,让其惯性前行。

    右手抬起猛地一拍储物袋,顿时剑光刹那而去,竟又出现了二十多把飞剑,成为了第二波,呼啸而去,剑雨前后,近四十把飞剑!

    孟浩心知自己的战术有破绽,因飞剑没有了灵动,只有速度与锋利,故而对方若想避开虽说狼狈但却不难,可孟浩拿准了以对方的骄傲,绝不会去避开。

    且就算是避开,孟浩既然想到了这一点,自然也有方法阻挡。

    这样的一幕,这样的巅峰之战,于凝气修士中极为罕见,可以说在整个赵国,几百年来凝气六层中也找不出如此惊人的一战!

    孟浩的飞剑足够,且他黑山一战后始终琢磨自己该如何斗法,以风刃术协助,使得他可以同时运转大量飞剑,但耗费灵力,能控制的只有二十把,且修为不够只可简单操控,只可一往无前,但却不能灵活,也无法转弯,等于是放弃了飞剑的灵动,而是只在意其飞出之利。

    故而,他可以操控众多飞剑,如凡人连续扔出一般,只不过他不是用手,而是用灵力去保持飞剑直行,只要飞剑足够,只要他灵力不枯,可撼同阶!

    王腾飞,根本就不施展靠山宗的术法,他看不起靠山宗,自然也看不上这里的术法,他所施展的,尽是其家族法术,因其家族势大震天,故而凝气术法威力之强能撼同阶!